【ET】人品守恒定律·番外(上)

原文在此

先还番外债复健是个好办法2333

---------------------------------------

从维林诺回来以后,Lindir发现,Elrond多了一个很诡异的习惯,就是一直在刷学院的官网。

拜托,这个配色丑陋、排版混乱的网站有什么好看的。

过了两个星期,他终于知道了答案。

Elrond在终于刷到Thranduil要在他们学校办讲座的通知以后,脸上露出了让Lindir感到悚然的笑容。

然而过了两秒,Elrond的笑容又有点僵住了。

中土大学一共有两个校区,本科生在新校区,研究生在老校区。

而这次的讲座在老校区,意味着他还要穿越整个市区。

本来一点距离倒也无所谓,最糟糕的是,他在讲座之前还有一场考试,除非他会瞬间移动,不然肯定是要误了讲座的。

再过了两秒,Elrond心里打定了主意:两个小时的考试,他只要提前一个小时交卷,然后打车,就来得及了。


Elrond说到做到,别人还在抓耳挠腮埋头疾书的时候,他就在包括监考老师等人怪异的目光下交了卷,匆匆冲了出去。

但下一步并没有他料想中那么顺利。

上了出租车没多久,就开始下大雨,交通也堵塞了起来。

原本半个多小时就能到的路程,走了将近一小时了才只过了大半。

Elrond焦虑地查看着手机地图,离讲座开始的时间只有两分钟了,然而他还被堵在离老校区两公里的地方。

他咬咬牙,跟司机说就在这里放他下来,付清车费后,二话不说地打开车门,冲进了瓢泼大雨里,跑步前进。

Thranduil自然是不知道这回事的。

他走进礼堂之前,还带着些忐忑的期待,同时又多少有些莫名其妙的自信。

那个时候,明明察觉到两个人之间的暧昧,拒绝给联系方式,而只是隐晦地跟对方约定讲座时再见,就是想看看Elrond是不是三分钟热度。

更诚实的一句话是,他明知自己已经对Elrond动了心,但觉得这个过程有些快得不真实,两个人之间七八岁的年龄差也不是闹着玩的,所以更多也是给自己的一个缓冲。

但一个月来,那个人翩翩的风度、自信从容的表现、温润清澈的双眸,都一次次在他的脑海中和梦境中重现,让他不得不承认,他是在这个人手上栽了。

所以他反过来又怕Elrond改了主意。

Thranduil本来都想象好,Elrond会如何在第一排坐着,眼神热切地看向他的样子,却在进入会场,迅速打量了一下前三排的人后,心沉了下去。

那家伙到哪去了?

虽然礼堂几乎坐满,Thranduil也来不及去查看坐在后面的所有人,但他本能地觉得,Elrond就是应该坐在前排的,所以现在他肯定根本就不在这里。

哼,谁稀罕了。就知道这种小朋友不靠谱。

Thranduil用一句简单粗暴的感叹扼杀了心底泛出的各种情绪,集中注意力默默地又过了一遍讲稿大纲,在主持人介绍完之后,毫无波澜地站上讲台,根据既定内容讲了起来。

Thranduil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讲演内容里,直到门口“咚”地一声闷响吸引了他的注意。

一个浑身湿透的熟悉身影在门口被绊了一下,面朝下摔了个四仰八叉。

Thranduil这时候脸上的表情差点没绷住——有惊喜,有如释重负,有好笑,还有些许的心疼和好奇。

里面听讲的人也齐刷刷地盯住了Elrond,Thranduil突然来了玩心。

“啊,这位同学,”他故作浮夸的语气,“好像有点眼熟……对了,一个月前在维林诺大学的比赛,我们见过?”

Thranduil狡黠的眼神没逃过Elrond的眼睛,后者很配合地点点头,“是的,Thranduil法官好。”

剩下的人齐齐抽气——他们早就被Thranduil的演讲迷得七荤八素,现在这家伙居然还和这么帅的法官认识,人家对他的态度还这么好?!更别提Thranduil还是出了名的不随和。

副院长甚至非常识趣地装作有事离场,让出了第一排的座位给Elrond。

Thranduil按照既定的内容完成了他的演讲,其间和Elrond又有若干次的眼神接触。

Elrond双颊泛红,让他得意之余又暗自发笑,殊不知自己脸上也早已带了几不可查的红晕。

讲座结束,副院长殷勤地小跑过来邀Thranduil吃饭,而Thranduil却淡淡地摇摇头,“我一般晚饭吃得晚。而且你们的校区很漂亮,就让那位同学先带我逛逛吧。”

Thranduil近乎有些无礼地拒绝了饭局,但大法官一句“你们的校区很漂亮”这种不走心的赞美就瞬间让副院长有了种蓬荜生辉的荣耀,而Thranduil对他们的学生Elrond印象这么深刻这件事,更让副院长顿生祖上积福的狂喜。

听完了副院长一定要好好招待Thranduil的露骨暗示后,Elrond如愿以偿地和Thranduil走在了学院楼背后的林荫小道上。

今天的Thranduil没有穿法袍,而是一身西装,却并未规矩地打领带,而是将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一颗,若隐若现地露出脖颈,算得上正式,但也带了点随意,甚至诱惑。

他也没有绑头发,和裁判Elrond那场比赛时一样,金色的长发一丝不苟,服贴地披在身后。

Elrond原本只想不着痕迹地偷眼欣赏,但顷刻就发现自己根本移不开视线。

Thranduil转头轻笑,好像早已看透了Elrond不可告人的心理活动。

一阵晚风吹过,他们都快忘记Elrond身上的衣服仍然透湿,Elrond被激得打了个喷嚏。

Elrond赶紧捂鼻掩饰难堪,Thranduil的第一反应则是担心Elrond着凉。

“你之前是有什么事吗?还冒雨那么狼狈地赶过来。”

Elrond对Thranduil说了两个校区,拼着提早交卷,还冒大雨跑了两公里的事,Thranduil不得不承认,他心里是很有些感动的。

“去我的酒店吧,换套衣服,不然可能真的要感冒了。就在学校旁边的那家。”

Elrond起先听到“去酒店”这个邀约,陡然产生了不纯洁的联想,整个人都僵住了,直到Thranduil补全了后半句,他一边谴责着自己的邪念,一边结结巴巴地用些“不用麻烦”这种话来谢绝。

但Thranduil却很坚持,“又没几步路。我还有多余的换洗衣服,就当是送给你好了。”

于是Elrond边和自己不合时宜的旖旎幻想作斗争,一边被Thranduil不由分说地拉走了。

“喏,这里有个多的洗衣袋,你可以拿来装湿衣服……嗯,我看看……”Thranduil低头在行李箱里翻找,而Elrond用尽全身毅力直视窗外的风景,而不是Thranduil身侧那张大床。

“就穿这个吧,反正是不值几个钱的旧衣服,你不嫌弃就好。”Thranduil最后扔出一条运动裤和一件纪念T恤。

Elrond低头看那T恤上的字样,“多瑞亚斯大学?”

“没错。我的本科,”Thranduil说得有些轻描淡写,眼睛向墙壁一瞟,“明年的国际刑事法庭比赛,可能会在多瑞亚斯办,据说那边校方在争取。”

Thranduil说这句话的态度颇为奇怪,但Elrond却也看不出什么端倪,第一反应是忙着表衷心:“虽然规定说不能连续参赛,但我明年会带队去的!Thranduil……”他试探着直接叫对方的名字,顿了一拍,得到的是对方近乎鼓励的浅笑,“你明年还会做裁判吗?”

“说实在的,做这个裁判真的很没意思……不过如果你去的话,我就勉强再去一年吧。”

这句话既意味深长,又浅显易懂。

Thranduil看了看时钟,表示大概不得不去赴Elrond的学校安排的盛大宴会了。他最后给了Elrond一张名片,“接下来几个月我不在国内,你可以用邮件,或者其他的什么即时通讯……我们邮件里再说。”

Elrond足足在宾馆的走廊里呆站了五分钟,仍然无法记清他接过名片、从房间里走出来、和Thranduil告别的全过程,只有极致的喜悦,在心头躁动不已,带出几分不真实感——

但又有什么好不真实的呢?他分明手上攥着Thranduil的名片,身上还穿着他的衣服。

但很快,他又不可避免地陷入今天没有得到一个吻的郁闷当中。


“……我们上次比赛上千块的报销发票被学院财务莫名其妙地搞丢了,然后期末作业突然那个老师把一个选题枪毙掉了,我已经写了六千多字了……”

Elrond这两天不大顺心,在和Thranduil聊天的时候,忍不住多抱怨了两句,却很快后悔把负能量带给了Thranduil。

还没等Thranduil回复,他又手速快于大脑地打了一句“你有Skype吗”,并且发了出去。

“怎么?”

Elrond很老实地回复:“我想看看你。”

Thranduil最近在联合国总部参与某个高大上的会议,两个人之间的时差是一早一晚,视频连上线的时候,正好是Thranduil早上刚冲完淋雨,随意地披着浴衣,湿漉漉的金发覆在锁骨上,Elrond不得不深呼吸了两下才没有失态。

“话说,你夏天想来国际刑庭实习吗?现在有两个岗位空缺。”

Elrond刚深呼吸完毕,Thranduil就发出了一个重磅邀约,以至于他愣了片刻,才确定自己的大脑处理信息正确。

这种实习相对冷门,但事实上足够高大上,门槛也并不低。

“就是……在海牙那个?你……会在吗?”

Thranduil轻笑一声,“不是海牙那个,还是哪个?我是国际刑庭的法官,我不在那还会在哪?”

于是,Elrond只剩下点头啊点头。

“那么,我一会把网址给你。我顺便给你写个推荐吧,这样基本就板上钉钉了。”

“不……Thranduil,不用了。这样还是有点……”

Thranduil嗤笑一声,“这又算不上什么开后门,你的能力配得上。我在今年的比赛里非常看好你,所以给你写了个推荐,非常常见的事情啊。”

“我知道,但是……我知道这样说可能有点傻,但是我不想依靠你,我想自己争取。你那么优秀,我……我如果一直借助你的帮助,我又有什么资格站在你身边?”

Elrond说完后一句话,就愣住了——这一句话,真得算作是他和Thranduil认识以来最露骨最冒进的一句话了,一不当心把自己的长期目标给暴露了。

而Thranduil只是笑,“好了,我明白了。你那边也不早了吧,我先挂了,早点睡觉。记得查收网址。”

Thranduil毫无预兆地中断了通话,徒留Elrond溺在越积越多的窘迫和亢奋的情绪之中。

说是要早点睡觉,但Elrond是显然睡不着的。

他第一时间就根据招募信息上的要求修改了自己的简历,认真地比照之后觉得自己还是符合条件的,还趁着情绪高涨,写了封热情洋溢的求职信,一并发了。

这还不够,虽然理智上知道八字还没一撇,Elrond已经迫不及待地搜集起了荷兰乃至周边欧洲国家的旅游信息,幻想起实习之余和Thranduil的愉快假期来了。

同时他免不了一遍遍地回忆今天的Thranduil,那么随意而不设防地出现在自己面前,那副刚出浴完的样子……

其实在这个过程中,Elrond一直硬着。


Elrond经历了大起大落的三个礼拜。

从发出简历后隔天就得到了回复,到安排两轮视频面试,为面试各种准备演练,到最后苦等一个多礼拜后那封彬彬有礼又让人气闷的拒信。

“Thranduil……对不起……大概还是我不够好吧……”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向Thranduil道歉,不论这件事做的合不合逻辑。

Thranduil却全然不怪他,大大方方地揭开了真相:“其实你和另一个申请人条件相似,但那个人走了门路。只是运气问题。如果说我真要怪你,那就是怪你傻得不要我的推荐……不过这个做法同时也耿直得可爱。”

Elrond的注意力全然只放在了最后几个词上,以至于他差一点错过了下一条重磅消息。

“我的飞机刚降落在中土机场,你有时间来接我吗?”

Elrond都没来得及惊讶为什么Thranduil突然来中土,只是二话不说地给了肯定回答,忙不迭地打了辆车直奔机场。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Thranduil——不是法袍加身,不是西装革履,而是一袭休闲装,头发束起,帽檐低压,看上去活脱像个明星。

Thranduil远远地看见他,松开旅行箱的拉杆,向Elrond挥手。

Elrond急急地大步走近他,一句问候的话都没说。

因为他吻了他。


TBC

评论(48)
热度(71)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