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cp的复杂程度已经无法用简介涵盖
ET坑会回来填
tsn文请移步子博@Antoinette_今天吃茶了吗

官配♡@甜死你的抹茶O

【ET】关于两个实习生如何勾搭上的那点事(下)

上篇

甜饼交货以后我会努力填坑的(嗯,重点在努力,不在成果orz

-------------------------------

 

Elrond没想到的是,在这一波折腾结束以后,财务破天荒地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风平浪静和善解人意。

这就意味着他没有理由再去联系Thranduil了。

虽然他们的确还会隔两天互发一下短信,吐槽吐槽老板或者无常的天气什么的。

一开始他们只是纯粹的公事关系,而且互相的面都没见过,可聊起短信来反而像熟识已久一样——更诡异的是,他们中根本就没有谁觉得奇怪。

 

 

“欢迎致电市政府办事中心……投诉请按1,咨询请按2……”

Thranduil不得不克制住自己按1的冲动。

“线路正忙,您前面还有6人等待,继续等待请按1……”

Thranduil咬牙切齿地按了一个1。

“……线路正忙,您前面还有2人等待,继续等待请按1……”

Thranduil忍无可忍,他按下来的1已经在座机的拨号显示上长成一个电话号码了。

他一时冲动挂了电话,一秒后又有点后悔,只得硬着头皮再打。

奇迹发生了。

“您好,我想咨询一下关于……”Thranduil尽量吐字清晰地报了一遍那个生僻的法规名称,得到的回答却是:

“哦,关于这方面的问题,您应该去咨询……”

又是一个长得拗口的中心名字。

果然,奇迹不会那么轻易发生的。

Thranduil再打电话到那个名字长长长的中心,再提问了那个名字长长长的法规,得到的回复是,这也不归他们管,而是要找一个名字更加长长长长的机构。

就这样被踢了三次皮球,他最后拿到的一个机构名,已经长得让他辨不清语法了。

Thranduil气得较上劲了,继续按照电话去找那个所谓的机构,他偏要看看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请问您这边是……”Thranduil读完这个机构的名字,已经有点脱力了,“那我想咨询一下……”

再把法规的名字读完,Thranduil几乎想瘫在桌上了。

结果对方的回答是:“我不知道。”

Thranduil一下子噎了,磨着牙,默默趴在桌上酝酿火气。

“……喂?你听见了吗?”

“我听见了。我只是不知道,你凭什么说不知道。”Thranduil被气激得一下子来了精神头,非常拗口地反击道,“找到你这边来,是先经过政府办事中心然后再经过……再经过……”Thranduil不歇气地把所有找过的机构都毫不停顿地报了出来,“现在你跟我说不知道?”

“这个的确不归我们管。”

这个人应该庆幸,如果这是当面谈话,Thranduil大概已经一拳揍上去了。

“哦,那请问‘您’知道这个应该找谁吗?”

“不知道。”

“哦……你不知道啊……我真为我纳的税居然养了你这种人感到悲哀。”Thranduil说完这句,愤愤地挂了电话。

没错,Thranduil是正经纳税人,实习工资高到了需要交个税的程度。但显然这么高工资的差事也不是好做的。

呵呵,说起来好像在楼下买个包子就不要负担增值税、不算纳税人了一样。

Thranduil赶走脑海里不着调的小剧场,有些颓废地往桌上一趴。

 

结果Thranduil一闭起眼,耳边居然是Elrond的声音,温暖和煦,就算在想象中也能让人瞬间平静下来。

说起来……林顿从事的经营范围,好像就和这个法规搭边,说不定可以请Elrond帮个忙。

他二话不说地拨通了Elrond的电话。

“Thranduil?”

Elrond叫他名字的时候,Thranduil居然就抑制不住地笑出声来——就是某种莫名的快乐在心里膨胀,自己也说不清机理。

Thranduil单刀直入地询问了那个法规的事情,“……天哪别逼我再重复一遍它的名字了。”

Elrond也轻笑出声,给了Thranduil好消息:“嗯,那个我有,昨天才帮老板做过翻译。你说的几个问题,其实在它的实施条例里有说明的,虽然它的实施条例特别不好找。我都发给你吧。”

“嗯,好啊,太感谢了。”

听到Thranduil道谢,Elrond一方面是开心,另一方面却有一丝难以解释的不满足在心头扩散。他这会正吃完午饭往回走,于是没事找事地拉了一个话题,目的仅仅是为了延长通话:“你吃过午饭了吗?”

Elrond心里的原定剧本是Thranduil说“吃过了”,然后他们再讲两句吃了什么、周边有什么好吃的之类的事情……或许再约个饭什么的?

没想到Thranduil只是近乎大梦初醒的一声“嗯?”然后砸了砸嘴,“原来都十二点三刻了,早上忙忘了,又花时间打了那么多电话……算了,我现在也不是很饿。”

“Thranduil!”Elrond有点急了,“午饭得准时吃啊!”

再一次强调,他们甚至都不认为互相很熟,但这段对话到此,他们还是都觉得很自然。

“没事的。”Thranduil含含糊糊地答,也没了底气。

Elrond突然来了点子:“我帮你送吧!想吃什么?我听说你们这里地铁站附近有家网红芝士烤饭,还是你想吃别的?”

“你你……你不用了,我还不如点外卖呢……”拒绝的话下意识出口,不给人添麻烦、不欠人情自然是重要的考虑,可是Thranduil在话音未落的时候居然就有些后悔。

幸好Elrond如Thranduil所愿继续坚持:“我保证我肯定比外卖快,而且外卖只管送到楼下,我上楼面交!”

Thranduil心里因为马上要和Elrond见面这个认知紧张了一下,嘴上还是习惯性地欲擒故纵:“那你下午不要上班吗?不会耽误吗?”

“没事,这里午休时间长,两点多还有人晃晃悠悠地回来呢。”

Thranduil没有理由了。

是因为Elrond完美地会了他的意,否决了他的所有理由。

Thranduil调低了电脑屏幕的亮度,从屏幕上映出的倒影里理了理自己的衣领和头发。

毫无必要。

但他就是做了。

 

 

Elrond从办公楼冲出去、冲进地铁用了五分钟,地铁全程用了十分钟,再冲出地铁以后排队买饭用了十分钟,找到Thranduil的办公楼并搭上电梯又是五分钟。

和Thranduil讲完电话的半小时内,一份热腾腾的饭就送到了Thranduil的面前。

Thranduil的女同事们,从刚入职的小姐姐到儿女已经入职的阿姨,眼睛都亮了起来,追着问:“哎呀这是哪家外卖,小哥这么帅,还送货上楼的!”

Elrond给问得窘迫,只知道一直盯着Thranduil。

他的确只知道盯着Thranduil了——那么好看的眼睛那么好看的鼻梁那么好看的发色……

“只是朋友,顺便给我送饭的。”Thranduil轻描淡写地交代了一句,顺手就把Elrond拉出了休息区,把那些自作主张说起了“男朋友”的女同事们屏蔽在了转角那头。

他们相视而笑,却一时忘了怎么说话。

 

片刻之后,还是Elrond反应过来,“饭快点趁热吃,马上都要一点半了。”

Thranduil反倒回了一句有点不领情的:“既然我已经拿到了,你就走吧。”不过他貌若不经意补充的后半句才是重点:“到了两点外面会很热的,赶紧回去,别误了上班。”

Elrond的微笑越咧越大,最后终于把心里的想法实话实说:“我留下来等你吃完。”

 

 

因为中午的时候和Elrond非常投缘地闲扯了一个小时,Thranduil的下班时间也顺延了一小时,成功解锁了加班到十二点成就,并且面临末班地铁已经开掉的情况。

Elrond这下直接玩了大手笔:“我开私家车来接。”

免不了又是几句Thranduil欲擒故纵、Elrond热心坚持的戏码。

他们之间似乎就有这种默契,可以心照不宣地这么玩。

 

Thranduil一坐进副驾驶,Elrond就给他递了一条巧克力,“送给你。”

是名牌,包装精美,Thranduil侧过头,不让Elrond看自己微笑的表情,故意找茬道:“这是你们供应商送的吧?经销合同还是我校对的呢。”

Thranduil一针见血,Elrond讪讪地笑了,不过很快就打住了。

因为Thranduil凑上来吻了一下他的嘴角。

Thranduil带着些恶作剧的笑容,补完了后半句:“当时我看见新品广告的时候就想要了。”

一切顺利得让Elrond不敢置信,满心喜悦地想要去拥抱或亲吻Thranduil,后来还是选择了先把手覆上。

Thranduil的拇指轻抚Elrond的手指,反掌与他的手紧紧相握。

这样的一幕,简单而平淡,但他愿意重演许许多多次——

一个月、三个月,三年、五年,三十年、五十年……

只要一直这样下去,也可谓之幸福。

 

 

END

评论(47)
热度(69)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