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来丢个脑洞(*/∇\*)前两天夜里突然冒出来的
律政题材的文写了不止一篇了,还有两口大坑填不上_(:з」∠)_所以现在先写个开头过过瘾,不一定会写下去,先平两口坑再说。。

-------------------------

“所以我很惊讶,你居然能找到我……Gil-galad先生。”
暮色已开始四合,位于顶层的公寓房内的灯都未打开,只靠最后一点斜照透进窗来,不大清晰地勾勒出背窗而坐的男人的轮廓。
那男人的表情也因背阴而看不清晰,他变着调念出了访客方才自报的名字,语气戏谑,却自带威压。
坐在他对面的中年人整了整特地穿上的西装的下摆,以此来稳住自己的情绪,强用轻松的语气回道:“Thranduil律师,找到您的确是费了一番功夫的。”
“呵,‘一番功夫’,这个用词也有点太轻描淡写了,”名为Thranduil的男人冷笑一声,一针见血,“而且我必须要提醒你,我已经不再是律师了,三年前那场诉讼……”
“我知道,”Gil-galad终究暴露了急切的语调,“但您仍然是最好的,只有您能救Elrond……”
“呵,有三年前那件事,我还能称‘最好的’?我早就声名狼藉了吧?当年媒体可是写了个轰轰烈烈的故事,而我就是小说里的终极恶徒。”
Gil-galad攥了攥拳,“恕我直言,您早在那之前的声名就不怎么样。不过我现在需要的正是您这样的人,为了救出我儿子,我会不择手段。”
Thranduil没有搭话,只是静静托着下巴沉思。
Gil-galad赶忙补充:“证据都是假的!是魔多集团联合检方,狼狈为奸伪造出来的!Elrond是无辜的!”
Thranduil在Gil-galad说话间抬起头来,似乎话中的某些关键词引起了他的兴趣,不过随后泼了一句冷水:“他无不无辜,我没有兴趣。”
就在Gil-galad的心情瞬间沉落下去的时候,Thranduil突然拿过桌面上的支票,若有所思地打量起来。
“你可以做到更好,比如,我不想让这笔钱的来龙去脉能被追查。”
Gil-galad顿时充满希冀地瞪大了眼——Thranduil只认金钱,他早该想到的。这样的话,就是这件事有戏的意思。
Gil-galad一边满口答应,一边取出公文包里的一沓材料,一边介绍道:“这是现在的律师收集到的材料,包括证据清单——”
“我是专业的,麻烦你少说两句。”Thranduil迅速翻着材料,冷漠地打断了Gil-galad。
两分钟后,Thranduil把纸张往桌子上一拍,“一塌糊涂。现在什么乱七八糟的货色都可以做律师了吗?”
“那——”
“你想让我接手的话,现在、马上,把这个庸才炒掉。”
Gil-galad闻言,二话不说拨了个解雇电话。
Gil-galad挂了电话,满怀期待地看着Thranduil,却等来一阵满是冷意的轻笑。
“可是……现在有一个大问题……我已经不再有律师资格了,所以按照刑诉法,不能再做被告人的代理人了。”
Gil-galad如雷轰顶,浑身僵硬、呼吸困难地瞪视着Thranduil,他想怒吼指责Thranduil,却依然被Thranduil惑人的邪笑压得说不出话来。
“但是……”Thranduil欣赏完Gil-galad无措的表现,不紧不慢地说了转折词,“在阿尔达,依法可以做辩护人的,两种——第一,持有律师资格证的人,第二……与被告人有直系亲属关系的人。”
Gil-galad一时没有跟上Thranduil的思路,疑惑荒谬感堵在心口。
Thranduil没有掩饰眉间的失望和嘲讽,继续保持了几秒钟的悬念,云淡风轻地揭晓了答案:
“我的意思是,他必须,跟我成为合法伴侣。”

(我可以直接打END吗2333

评论(31)
热度(26)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