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Millennium·千年(续《Era》,HPAU)CH2

(一)

坑已经多到随手一填不重样。。

--------------------------------

 

(二)不速之客

 

“Thranduil!Thran——”

身后传来好友拖长了声音的叫唤,Thranduil只是缓缓地转过头,挑起的眉头昭示着他的些许不耐。

Galion准确捕捉了他仍然举着魔杖,面对前面的矮桌的动作,一下猜中:“你在练无声咒?”

Thranduil甚至都懒得掩饰,没精打采地承认道:“是的,还是时好时坏,尤其是复杂一点的咒语。”

默默在心里吐槽无声咒根本是六年级的课纲且很多学生仍然不能有效掌握这一事实的Galion最终决定一言不发,直截了当地跟Thranduil说了来意:“跟我去伊姆拉崔吧!”

Thranduil兴趣缺缺地转回头,“不去。”

实话是,他前天晚上才和Elrond同床共枕过。

这个暑假,Thranduil的父母都不在家。Oropher当初争取这个教职无非是增大自己在巫师联合会里的影响力,但就算国际保密法的风波已经过去,Oropher反倒开始乐在其中——他发现了学术致富的潜力,无论是著书立说,还是发明专利,都是名利双收的大好事,这会大概直接跑到东欧哪里去做调研了,他还顺便带走了Thranduil的大角鹿。

至于Thranduil的母亲Eilian——在国际保密法通过以后,英国的巫师界果然如Oropher预料的那样发生了体制变革,原本松散的巫师联合会变为了巫师议会,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巫师议会只是个过渡形式,一个更加紧密的政体正在酝酿之中,而Eilian接受了巫师议会的职位。一方面,在国际保密法出台之后,和麻瓜的贸易往来、日常接触都极受限制,另一方面,在巫师界这场变革漩涡之中,及时身处其中,总比在边缘被稀里糊涂地波及要好。而眼下由于要举办三强争霸赛,Eilian和其他一些英国巫师议员已经远赴法国,商量筹办事宜。

所以Thranduil的这个暑假过得很安静。Lindir和Galion倒是仍然成天混在一起,不是在绿林就是在瑞文戴尔,但Thranduil和Elrond早先就有约定——距离产生美,之前都腻歪那么久了,这个暑假要减少见面次数,各自好好学习。

Galion很快对他的回应做出了评价:“啧啧,你就不想你的Elrond?”

“想啊。但是想为什么就一定要见呢?就光是想,不也很开心吗?”

和Elrond谈恋爱的一年多来,Thranduil对付Galion的水平见长——就算被戳中想法,大大方方地承认反而容易让Galion哑口无言。

“太肉麻!”Galion忙不迭地丢下这句评语闪人了。

 

Thranduil继续一个人在会客室里席地而坐,到鼓起他的无声咒来。

如果顺利的话,面前这张矮桌早就老老实实地变成一头鹿了……

不过实话说,这个咒语是有点太难了,他就算可以把咒文念出声,这也并不是他有百分百把握的变形术。

更糟糕的是,他觉得自己的注意力在慢慢流失。

无声咒原本就需要全神贯注,可他现在显然离成功更远了一步。

实话是,他从这个暑假开始,动力就明显不足,学东西比以前慢,集中度也比以前差。

要说动力,他其实有很多,比如和Elrond事实存在的竞争关系,比如他在刚刚那个学年里超过了Elrond排到第一的原因其实是他考黑魔法防御术当天睡过头,Elrond帮他从食堂带了早餐到考场,结果不小心把酱汁溅在了卷子上,被Oropher霸道地扣了五分卷面分。

还有三强争霸赛——他当然希望获胜,希望获得传说中“永恒的荣耀”,但这种目标还是有点不实在——他甚至都不知道火焰杯会不会选择自己做霍格沃茨的勇士。如果让他来选,让他模拟火焰杯的思维,他大概会在自己和Elrond之间选择Elrond——这好像是废话,无论Thranduil把自己设想成任何人或物,他都会选择Elrond。

至于其他的同龄巫师,他感觉真的已经被自己和Elrond甩了十万八千里远,实在让人打不起精神。至于自己前天和Elrond讨论过的令人心情沉重的黑巫师故事,也更像一种缥缈的杞人忧天。

或真或假、或重要或琐碎的理由堆在脑海,Thranduil也无意把它们一一辨清,只是心知肚明一个事实——他进入了一个小小的倦怠期。

Galion刚刚问,“你难道就不想你的Elrond?”

这话的确问得他心痒起来,一个念头慢慢滋生,然后根深蒂固——

他想见Elrond。

好吧,那就去见,去他的矫情的距离产生美。

他又在心里掂量了一下交通方式,最后还是选择了简单粗暴但效率最高的飞路网——如果这种浑浑噩噩的时候贸然尝试幻影移形,他搞不好得把半截身子留在绿林。

 

 

Thranduil选了位于瑞文戴尔正厅的那个壁炉出口,结果一跨出去就因为眩晕,一脚踩上了自己的袍摆,一个不稳就要摔跤。

眼看着Thranduil就要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Elrond原本就不甚熟练的幻影移形突然超水平发挥,在他自己反应过来之前就瞬移了十米的距离,把Thranduil接了个满怀。

Thranduil还没反应过来,不得要领地发问:“你们这里室内可以幻影移形?”

Elrond怀里抱着Thranduil就习惯性地笑起来,一板一眼地回答:“只有在大厅是可以的。”

没等Thranduil再说什么,那女生就已经缓步走近,有礼有节地问了个好,“Thranduil同学你好。我叫Celebrian,来自拉文克劳,开学后上四年级。”

“Thran,这位就是Galadriel和Celeborn两位教授的女儿,你应该见过她的,”Elrond尽量得体地做了解说,“今天他们两位来这里谈事情,还有其他一些英格兰的著名巫师。”

而现在看来不仅是会议室……Thranduil不引人注目地朝Elrond噘了噘嘴,现在都变成校长夫妇的托儿所了。

依Elrond的性格,在待客方面也没什么创意,一律把人往巨大的藏书室引。

她的父母做了他四年的老师,Thranduil就算对他们没什么好感,但也没有特别的恶感。可是她的举止却让Thranduil本能地觉得威胁,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反正她的声音、发色、举止……加在一起就是让Thranduil不自在。

她开口就问了什么很高深的占卜学名词,Thranduil只是有所耳闻,但因为自认没有天赋也从来没感过兴趣,自然也就无从加入谈话。

而Elrond显然是被勾起了学术兴趣,把自己知道的、想到的,都和盘托出。

Thranduil有些窝火地听着他们讲完,最后Celebrian还别有用心地用了一句话结尾:“窥探未来的学问,实在是太高深了……拥有天赋的人,是何其有幸,但我们的努力,可能终究是沧海一粟、历史尘埃罢了……”

乍听只想是矫情过度的故作高深,但Thranduil品味之下觉得这句话的意味并不友好。

“拥有天赋的人”,明显指的就是她和Elrond。实话的确是,巫师中真正有预言能力的少之又少,而Elrond显然算其中之一,Celebrian就更不必说,她的母亲被公认为当代最有占卜禀赋的女巫,而她必然也得到了传承。那一句“我们”,就更是不动声色地把Thranduil隔离在外了。

拐进藏书室的时候,他们一眼就看到转角一张长桌正中摆放着Thranduil两年多前在生日时送给Elrond的那个海蓝色水晶球,拉开一半的座椅表明了Elrond在走开前很可能正在使用它。

Celebrian似乎也对它颇有兴趣,径直走过去,微笑着猜测道:“这是威尼斯特产的彩色玻璃?”

Elrond的第一反应是骄傲而幸福地和Thranduil交换了个眼神,同样笑答:“是的。”

然而Celebrian很快不着痕迹地泼了冷水:“算是一种地方特色,但对于巫师匠人而言,工艺并不复杂,材质本身并不比真正的水晶球名贵,”她说到这里,Elrond本来都想出言反驳,想详述一番这个水晶球对他而言有多么无与伦比的意义,她却正巧转换了话题,“说起来,预言的映像,并不只能通过水晶球来呈现……你听说过我母亲有一面水镜吗?大概全英格兰,甚至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呢。”

Thranduil这下脸色已经微变,却还是没有立刻发作——对方无论从礼节到言谈,除了让他不舒服以外,倒是挑不出任何毛病,只好先装作对书架上的某本书产生了兴趣,背对两人离开了几步,以此来遮掩自己的表情。

“水镜?这个真的是从来没听说过,如果哪天能有机会去看看就好了。”

“当然会有机会的!我到时候邀请你来我们家做客好了!”

Thranduil咬紧牙,一手攥紧了一本书的书脊,克制着自己不要发怒——同样,这只是一个意味纯洁的、符合礼仪的拜访邀请,哪怕它只是表面如此,但他要是现在说些什么,反而会显得自己没有道理。

他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假装自己想拿那本书看,把它从书架里抽出来后,就捧着它朝门口的方向走去。

一则,他不想再看再听这两人的交流,二则,他也算是委婉地对Elrond表明态度,希望Elrond能注意到他的反常。

至少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还在继续响起的语声宣告了他第二个目的的失败。

 

赌着气走在走廊上,Thranduil迎面碰见捧着一堆糖果的Elros。

Elros的目光穿过摇摇欲坠的糖果盒,痞笑着和Thranduil打了个招呼。

“女朋友店里的新品?”Thranduil直接发问,不过心里已经有了肯定的答案。

Elros连点好几下头,脸上绽开的微笑让Thranduil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Elrond呢?”

Thranduil翻了个白眼,Elros竟已经了然。

“那个校长家的千金又来啦?”

“‘又’?”Thranduil准确捕捉了Elros话里最要命的一个词。

“之前来过几次,你知道,现在全英格兰的巫师都喜欢在这里开大会,而只要一开会,又怎么缺得了校长两夫妻?”

“所以现在开会都时兴把小孩带来了?”Thranduil语气不善地反问。

Elros耸肩一笑,看来Thranduil已经凭借敏锐的直觉发现了那女生的不对,绕过了多余的解释,直截了当地冷笑道:“每次可都是带着‘学术问题’来的呢。当然我能保证Elrond的兴趣也只局限在‘学术’领域,只是这‘学术问题’多得看不到头啊……”

Thranduil的神情越发凝重,Elros最后补充了一句:“而且你大概也已经发现了,你还找不到她任何的茬,表现有理有据、落落大方。”

这句话和Thranduil自己的发现暗合起来,让他的郁闷之情又上了一个台阶。毕竟他现在已经是十五岁而不是十二三岁,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无理取闹地因为自己“不喜欢”就强要Elrond不理某个人。

Thranduil长出一口气,鼓着腮从Elros抱着的糖果山顶上拿过一个小盒,抱着那本艰涩的魔咒学书古籍往露台的方向去了。

留下两手满满、甚至没法抽出魔杖的Elros在他身后哀嚎:“喂那可是限量的比利时巧克力,你还给我!”

 

Celebrian和她的父母走后,Elrond第一时间跑出去找了Thranduil。

他其实在和Celebrian的谈话末段已经开始猜测自己和一个Thranduil素未谋面的女生说上这么久、冷落了Thranduil,是不是惹对方生气了。

Thranduil斜靠在露台的躺椅上,悠闲地翻着书,没有抬头看他一眼的表现已经让Elrond看出了端倪。

“Thran……”Elrond先不由分说地在Thranduil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观察到对方的表情有所松动的时候,一鼓作气地解释,“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和生人谈那么久的话,而且话题还把你排除在外?如果可以选择,我当然希望跟你在一起,跟你讨论,但你也知道,她是校长的女儿,而且Galadriel夫人跟我们家交情也不错,总得礼貌一点,不是吗?而且……她提出来的问题的确很有挑战性,你知道我就是很喜欢研究这种问题……”

Elrond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隐隐觉得自己又说错了什么,Thranduil心头也着实默默了窜起了无名火,可是在看到Elrond诚恳又有点无辜的表情时,火却又发不出来了。

“根据Elros的说法,她来不止一次了吧?”Thranduil把目光转向远处的风景,淡淡地问。

“的确是的,但我也从来没有骗你说她只来过一次啊,”Elrond的辩解让Thranduil噎了一下,好像是无懈可击,“而且,也就只是讨论一些占卜学和其他的魔法学科上的问题,说实话我到现在都还没怎么记清她长什么样,开学了要是真在走廊上碰见都有可能认不出。”

Thranduil心里诚实地腹诽,Celebrian长得好看到极容易记清的程度,但听了Elrond这句哈心情还是好了一些,往旁边挪了挪,让出半张躺椅,暗示地瞟了一眼Elrond。

“记不清蛮好,永远都别记清最好。”在接受Elrond的拥吻前,Thranduil如是说。

 

 

一百英里以外,在另一片树木参天的茂密森林里,美丽的金发女巫正若有所思地从泛起涟漪的水镜前挪开脚步。

“你要知道,你们是想发起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呢。”Galadriel淡笑着向她的丈夫评断道。

“吾爱,我只是一个庸人,我不相信注定的未来,只相信事在人为,我更相信我们的小公主的能力。”Celeborn同样自信地向他的妻子答道。

 

 

TBC

评论(18)
热度(48)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