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Millennium·千年(续《Era》,HPAU)CH3

分享一只被闪瞎的金花。。

------------------------

(三)代课教师

Elrond很快就有点后悔,他们靠在躺椅上说话的时候,Thranduil讲起最近学东西提不起兴趣,Elrond就主动提议到外面去过上两招,或许就有动力了。
结果他很快就震惊于Thranduil的魔咒巨大的攻击力,两招过后就疲于防守——
这这这哪像是号称无心学习的人?
与Elrond理论与实践并重、全面发展不同,Thranduil这两年越发看出他母亲的遗传,下咒优雅霸道,战术还极具创意。
这次演练的结果是,Elrond被一道咒语化成的银光闪闪的绳索捆了个结实,倒吊在了树上。
Thranduil还有些不尽兴地撇撇嘴,就像预先料到Elrond的赞美一样,评论道:“明明是你退步了。”
Elrond却仍然坚持把那句话说了出来:“Thran,你真的越来越厉害了。”
Thranduil看他这么诚恳的态度,也忍不住笑了。Elrond倒挂下来,高度正好让两人面对面,Thranduil主动走上前去,吻上他的嘴唇,彼此的鼻子抵住对方的下巴,嘴角情不自禁地向上扬起。
然后,因为Thranduil情动之下,撤去了魔力,捆住Elrond的绳索瞬间消失,Elrond在草地上结结实实地摔了个倒栽葱。


Thranduil当晚是在瑞文戴尔过的夜。Elrond在摔下来以后多叫了两声疼,就成功地让Thranduil主动抱上来问寒问暖。再之后两个人都没有多说什么,Thranduil留了下来,似乎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第二天早上,Elrond从身后抱着Thranduil睡得正酣的时候,玻璃窗上突然传来一阵敲击声,Thranduil在睡眼朦胧中一眼认出了他Ada那只高调的红棕色猫头鹰。
Elrond同样认得这只鸟,主动下床把它放了进来。
而既然是Oropher的信使,看见了Elrond总是要多啄几下的,尤其是现在Thranduil还在他床上。
Thranduil小声喝止了作乱的猫头鹰,展开Elrond递来的信看起来。
他因为困倦闷哼了两声,确认混沌的大脑正确理解了Oropher的讯息,开口向Elrond总结道:“我Ada好像有了什么有趣的新发现,应该不能在开学前赶回来上课了……他说已经帮我们找了代课教师,是个……很‘有趣’的人……”Thranduil在说到这个形容词时变了一下调,印象里他Ada好像从来没用这个词形容别人。”
Elrond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这则消息,只是在那只猫头鹰的瞪视下钻回床上,重新揽紧了Thranduil。

仅仅在两个小时之后,那位代课老师本人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那人看上去极年轻,应该从学校毕业没几年,一头卷曲的金发,明亮的碧绿眼睛,身上是一件相配的鲜绿长袍,朝他们咧嘴笑着,让人有种他能自行发光的错觉。
“我叫Glorfindel。想来拜访一下Oropher家的公子,在绿林没找到你,那对缠在一起的红发和黑发同学就指引我到这里来了,”自称Glorfindel的年轻人自来熟地说开了,“你就是Thranduil了吧——很难说你和你父亲还是母亲更像一点,或者说我觉得他们本来就很夫妻相,而这边这位……必然就是Elrond了。”
Thranduil和Elrond只是点点头,一时想不出什么更合适的回应,Glorfindel却继续自得其乐地说了下去:“说实话我也是昨天大晚上才接到的消息——你们能相信吗,他居然用吼叫信寄给我,天哪那个魔音贯耳……”Glorfindel夸张地掏了掏耳朵,Thranduil却已经发现了端倪——能让他Ada用如此反常的方式跟他打交道,再结合他现在的表现,此人必然是一朵奇葩。
Elrond也读出了Thranduil的意思,轻咳一声问道:“那么请问您的来意是……?”
“来意?好奇你们长什么样子可以吗?”Glorfindel灿烂的笑容几乎晃了他们的眼睛,然后一脸神秘地压低了声音,“我理解Oropher为什么选我……一方面当然是我们脾气相投,另一方面……我在上一届三强争霸赛中,是霍格沃茨的代表。”
Thranduil和Elrond都瞪大了眼睛,随即失笑——Oropher就算在千里之外,他们的小心思仍然躲不过他的预测。
“可是也难保学校的勇士一定会出现在我和Thran之间啊。”如今山高皇帝远,Elrond并不会放过这个指出Oropher漏洞的机会。
Glorfindel神秘一笑,“他是这样说的:如果Thranduil入选,他会觉得正常;如果Elrond入选,但没有拿冠军,他会重新考量你们之间的关系;而如果你们都不入选,他会考虑砸了火焰杯并重新考量你们之间的关系。”
Elrond崩溃扶额,Thranduil主动抓住他的手,“我Ada怎么考量是他的事,我怎么想是我的事。”
Glorfindel明显感觉牙龈酸了一下——只消几分钟,他就能大致估算Oropher的心理阴影面积了。
“言归正传……你们有兴趣听一些我之前比赛的经验吗?”
看着顿时正经危坐、一脸专注的两人,只大五岁的Glorfindel妥妥地找到了当长辈的优越感。
“我首先确认一件事,”Elrond在Glorfindel还在酝酿一个炫酷的开头的时候,就反应过来提问了他最关心的问题,“据说这个比赛非常凶险,每一届都有人伤亡,是真的吗?”
“凶险是真的,实话说,每个项目都可能造成生命危险,但最终会不会真正造成后果,和现场防护,还有选手本人的决策、实力和运气都是直接相关的。不过我那一届,广为流传的说法是有人‘严重伤残’……其实说的就是我,所以不排除有人以讹传讹、渲染恐怖的情况。但我们那一届情况比较特殊,我真的是运气好,布斯巴顿的代表是个草包,一个不对就开溜,而德姆斯特朗的……”他停了一拍,脸上浮现出的微笑近乎暧昧,“是特别优秀。”
Elrond隐隐发现了不妥,“你来跟我们讲这个,是Oropher教授并不想让我们参加的意思?希望我们知难而退?”
Thranduil抚上Elrond的手背,“我想Ada是希望我们充分了解情况后再决定参赛,不要冲动。”
Glorfindel对Thranduil点了点头,果然还是儿子了解亲爹。
Elrond适时追问:“所以项目的‘危险’具体体现在哪里呢?”
“考察内容非常全面,从魔法、意志到智力。第一个项目里我们都被灌了某种致幻剂,看谁能先战胜内心的幻境,我非常确定那是违禁魔药。第二个项目是个推理寻宝。最后一个项目尤其疯狂——那一届正好在德姆斯特朗举办,我们当时被扔进一个完全不知道名字也不知道方位的山——应该很北,六月还有积雪,更惨的是山上还有巨人……奖杯在山顶,先找到的人就赢了。我嘛……在接近山顶的时候被袭击了,断了好几根肋骨,还有一条胳膊和一条腿,不过我英勇地救了德姆斯特朗的那个黑发帅哥——”他拖了长音,似乎沉浸在什么享受的回忆里,Elrond和Thranduil交换了眼神,“他当时还推推让让地,认为我应该拿奖杯,我说,‘这玩意这么重,我折了一只手,你想让我怎么拿?这里这么冷你快拿了我们好下去’……”Glorfindel回忆的时候,竟然还低声笑了起来,脸上浮现的表情让Thranduil和Elrond有些毛骨悚然,“他直到颁奖仪式的前一刻,还在试图把奖杯塞到我手里,我呢……就亲了他一下。”
这段叙述在Glorfindel有点戏剧化的叙述中戛然而止,他自得地眯眼看着Elrond和Thranduil,希望有哪位听众配合地提个问,却落了空。
于是他自娱自乐地揭晓了最后的悬念:“他叫Ecthelion,现在是我的男朋友。”
“哦,”Thranduil冷静地点点头。
而Elrond的关注点更加让人抓狂:“你当时不还有一只胳膊可以活动吗?你们完全可以一起去拿奖杯,并列冠军,不是很好吗?”
Glorfindel扶额,耸着肩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该赢的。在那之前他都已经帮过我好几次了。”
Thranduil和Elrond还是面无波澜,Thranduil非常自然地往Elrond肩上一靠,让Glorfindel感慨面对一对秀恩爱成自然的情侣,如果自己试图秀恩爱却没带男朋友,只能是分分钟被反杀的命。
“这样……我问你们,如果是你们面对巨人的包围,会使用什么样的咒语?”片刻之后,Glorfindel找回了一点过来人的气势,抛出了问题。
Elrond托腮想了一秒,随后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巨人周身的皮肤保护是绝大多数魔咒都无法穿透的,唯一脆弱的部位是眼睛……所以最方便的办法应该是眼疾咒。”
Thranduil在Elrond怀里换了个坐姿,表达了不同意见:“但是巨人本性狂暴,你击伤了它们的眼睛,更是雪上加霜,尤其在敌人众多的时候,难保不被误伤。所以,有可能的话,应该先用幻身咒隐形,或者使用悬浮咒让自己脱离它们的攻击范围,毕竟万幸的是它们并不会飞。”
接下来,Elrond吻上Thranduil的脸颊,在他耳边夸赞道:“你太厉害了!”
Glorfindel别过眼去,拒绝视力伤害。不过他心里同时觉得有趣,跟他之前从Oropher和其他朋友只言片语的描述中猜测的一样,Elrond是典型的学术型,永远会给出最标准、最切题的答案,而Thranduil的创造力和发散性则更胜一筹,或许更适合实战。
“我倒是好奇,火焰杯到底会在你们两个之间怎么选呢?”Glorfindel想着,不由自主地说出了声。
“想要参加的肯定不止我们两个。”Elrond再次指出这个问句暗含的前提错误。
“火焰杯选择的标准,是看应选者的实力吗?”Thranduil默契地追加了一个或许能让Glorfindel的前提更站得住脚的问题。
Glorfindel摊手,“据我观察,实力肯定是重要的因素,但也不能完全保证……我怀疑目前的在校生里的确没你们强的了,但像我们那年,Ecthelion就是最最出众的,至于我倒是没什么把握,当时有好几个高年级生都很厉害,不觉得谁比谁更强,更夸张的是布斯巴顿的那个……根本毫无战斗力,不知道火焰杯怎么瞎了眼。不过……”他坏心眼地顿了顿,看这俩都一脸向往的样子,“假设火焰杯就在你们中间二选一,你们希望谁上?”看你们卿卿我我的,这下得争起来吧?
Thranduil和Elrond对视一眼,这个问题其实在他们知道要办赛的时候就想过,虽然当时并没有深入讨论。
之后两人同时作答,Elrond答的是“Thran”,Thranduil答的是“我”。
Elrond给出的解释是:“这是独一无二的机会,是永恒的荣耀,我希望Thran得到。”
Thranduil给出的解释是:“因为比赛很危险,Elrond这家伙又太讲风度,我不放心。”
Glorfindel绝望地再次被秀了一脸。
“诶,我突然想起,”Glorfindel戳戳Elrond,“你有预言天赋的吧?你如果想知道是可以尝试窥探一下未来的,对吧?”
Elrond如实以告:“我的确得到过在未来应验的映像,但至今在我主动想知道某事的时候,都从来没有成功过。一方面我想是因为能力有限,另一方面可能尤其和Thran有关系的事……关心则乱,都没法集中精力。我曾经那么执着地想要看到我们的未来,想看到Thran的心是不是属于我……水晶球没能告诉我答案,直到命运最终为我揭晓。”
Thranduil拍拍他的胳膊提醒他:“你不是从水晶球里看到过我们的吗?拥吻的两个人?”Thranduil在把具体的场景提出来的时候,还是微红了脸。
“我们当时很迟钝,甚至没有直面事实、迈出那一步的勇气,所以浪费了那么多时间……”Elrond搂紧Thranduil,轻笑,“不过话说我的确不能完全排除当时看到的本来就是Lindir和Galion的未来……对他们也的确适用。”
再之后他们就一起笑,伴着再自然不过的落在眉间、腮边的亲吻,虽然Glorfindel这个旁观者捂着眼睛表示完全没懂笑点在哪里。

Glorfindel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客厅里最多余的人,也承认自己意识得有点过晚,于是又寒暄了几句后就找时机告辞了。
站起身来的时候,他瞄了一眼Elrond和Thranduil放在桌上、已经喝干的茶杯,自娱自乐地发现他们喝剩的茶叶渣形成的图案都很喜感——Elrond杯里像是一头猪,而Thranduil的是一条蜥蜴。
再之后,对于占卜学的零星记忆,让他有点笑不出来了——
在茶叶占卜的征象中,蜥蜴代表隐藏的敌人,而猪代表在爱情中遇到困难。
但愿是他一时眼花看错了图案,或者三年级时那本教科书纯属误人子弟。


TBC

评论(38)
热度(57)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