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衍生】Elapse·流光(Tom Doss/Richard Hayes)(31)完结

全文

---------------------------


McCarthy扫视了一下站在沙发背后、两手相握的两人,微笑着轻叹口气,表示妥协,“好吧,反正本来我来找你就是坏了规矩,不在乎做得更过一些……”他眨了下眼,切入了主题,“麦科德,这个名字你还记得吗?”

Hayes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两年前从CIA安全办公室离职的,如果你指的是他的话,”然后由于心里浮现的猜测皱了下眉,“这个人出什么问题了吗?”

“前天有五个人因为擅闯民主党总部的水门大厦安装窃听装置被逮捕,这个人是其中之一。”

Hayes的眼神深邃起来,伸手托了下下巴,“这倒是光靠读报没法知道的信息,原来是他……虽然一开始我就觉得这条语焉不详的新闻有妖,说什么四个是古巴人,一个‘自称’是CIA的人。”

Doss也积极参与了进来:“感觉现在的导向是让人认为古巴人在窃取情报。但在现在改选的关头,跑进民主党的大本营去……共和党的那位总统先生脱不了干系吧?尤其现在他和民主党候选人比较大的分歧就是,民主党方面主张对古巴采取更加谦让、宽容的态度,所以现在弄出一场古巴人闯进民主党总部搞窃听的闹剧,不正好帮他打了民主党的脸吗?”

McCarthy把视线转向Doss,轻笑,“你不去当政治家真是屈才了。”

Hayes翻了下眼睛,以示对McCarthy这句话嗤之以鼻,“麦科德早就不在CIA供职,这个只要稍加调查完全清清楚楚的事情,现在会形成你觉得棘手、要来跟我讨论的局面,肯定背后还有更复杂的牵连吧?”

McCarthy点头,“报纸还没报道出来的是——虽然我觉得快了,麦科德自承在为白宫工作,但同时牵扯的还有霍华德·亨特,”Hayes的眼神更沉了几分,McCarthy跟他交换了一个了然的眼神,“同样是现在正在为白宫工作的前CIA特工。不仅如此……那些所谓的‘古巴人’——”

Hayes未卜先知地补完了后半句话:“同样之前有CIA背景。”

“如果说这件事情真的和尼克松有关,那么继续调查下去,只会是他和CIA两败俱伤……他把自己的命运和CIA绑在一起了,”Doss冷冷地点评道,心里有些后怕的庆幸——幸好Hayes现在已经远离了这一切,所以他反应过来质问了McCarthy一句,“按理说这事情现在和Richard已经没关系了,你来找他干嘛?”

McCarthy笑了两声,对Hayes说:“你家Doss先生真是你的守护神啊……不过,Richard,你懂最糟糕的结局是什么的。”

Hayes了然,“尼克松把CIA扔出去当饵,自己撇清关系。他会这么做的……到了那一刻,就是CIA的末日。”

McCarthy随即明说了他的真实目的:“你知道,这件事情现在归FBI调查,如果我坚持查下去,可能就是这么个后果……咱们那位学弟,现在估计快被逼疯了。”

Hayes知道McCarthy指的是谁,恰好在此时,电话心有灵犀地响了起来。

Hayes踱过去接电话,“哦……是Edward啊……”他问候完,和McCarthy同时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然后语速很快地打断了电话对面的人可能正在提起的某个话题,“最近身体好吗?我早就跟你说过,啤酒肚大得低头看不见脚面是一件很危险的事……话说有几个非常好的食谱我可以推荐你一下,健康清淡还好做……”

接下来,Hayes不歇气地连续介绍了五分钟的食谱,然后简单粗暴地做了个结语:“你需要的话我可以把烹饪书给你寄一份,祝你健康,再见。”

Hayes利索地挂完了电话,对于如此打发了现在显然已是热锅蚂蚁的Edward Wilson并没有什么内疚——显然对方是打电话来问他意见的,但他现在并没有了解全局,暂时还不适合发表评论,而且退一步说,就算他现在本人身在局中,也难保有什么好的对策。

McCarthy在此时还不正经地吹了声口哨,“我是没懂当年你提拔他做你的继任是看重他什么。”

“这小子有资历、有头脑、有经验,在大事面前虽然有点魄力不足,但恰到好处的圣父情结让他不会做出太出格的事。”Doss代Hayes回答了这个问题。

McCarthy啧了一声,“你现在了解的东西,可能比CIA的中层雇员还多了。”

“尼克松找了他,”McCarthy改换了态度,向Hayes交代了更多情况,微微颔首表示他赞赏Hayes刚刚顾左右而言他的决定,“想让CIA出面,以涉及国家安全为由,阻挠FBI的调查。”

“如果你们双方都配合演戏,或许这件事情就能掩盖过去,”Hayes冷静地评论道,“但也不是绝对安全了,尼克松仍然可能过河拆桥,一旦有个什么变故,就可能把CIA推出来做替罪羊……那个时候CIA就真的百口莫辩。这些利害你都懂……而你最终想征求我意见的,不过是你该不该让FBI消极调查罢了。”

McCarthy再次点头,“Richard Hayes就算远离政治整整三年,敏锐度仍然不同凡响。是的,于公于私我都应该给你一个表态的机会……尼克松可能是无意,更可能是有意,让这些前CIA雇员加入到竞选团队里、给他做这种事……CIA太难全身而退了。尼克松的人现在已经着手准备封口费给那些被捕的人,而这笔封口费……也要由CIA来筹措、CIA来转交……做与不做、交与不交……都是万丈深渊——”

“你把这个问题交给Richard,太不公平了,”Doss有些愠怒地打断了他的话,“Richard做的任何一项决定,都可能扼杀这个他亲手参与创立、倾注了几十年心血的组织,你明明知道这个问题根本无解,所以把它推给Richard拍板,好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罢了。”

“Tom……”Hayes轻声喝止了他,挽住他的手臂作为安抚。

McCarthy失笑,“好吧,我收回之前他适合从政的话……他的头脑和勇气够用,但是太护着你了,在你的问题上太情绪化……”

Hayes淡然地做了结语:“说这个没有意义,我反正从来没有想过把Tom拉进这一切……这是肮脏的工作、黑暗的艺术……我没有忘记我的情报学导师当年说过的话……嗯,虽然他最终死在我手里了——这是他那句评论最生动的注脚,不是吗?我们认得这么多年了,Sean,我非常感谢你对我的帮助,甚至于……宽容,”Hayes别有深意地笑笑,双方都会意地微挑了眉,“我也当然知道,你不可能有恶意,只是想尊重我的意愿和想法。这的确是如何选择都会蒙受损失的局面,但这些年我们经历得也并不少了。其实你也早就猜到我会怎么说……查他,毫无顾忌地查,查到最后一环线索、查到真相大白为止。

“我知道按Wilson的性格,也不会向尼克松妥协的……就算走向毁灭,也要拉我们的总统先生一起垫背。你这边坚持把事情闹大的话,反而CIA还有一线生机,只不过我估计Wilson局长的位置这一趟是很难保住了。如果有机会,转告Wilson——最近不要抛头露面,找个由头,把棘手的事情扔给副局长,反正沃尔特斯那家伙我也一直看不顺眼,以及……让他在离职之前,把从Philip Allen时代就开始的那套关于心灵控制和迷幻药剂的研究资料毁掉。我们的时代结束了,CIA再也不是我们的CIA。”

McCarthy在听到Hayes当着Doss的面开诚布公地谈起他们的机密实验时,见怪不怪地吐了下舌头,随后正色点头,赞同Hayes说的话。

Hayes最后慵懒地笑了笑,“以及,局长大人,有机会的话,麻烦你务必把尼克松搞下台……他恶心到我了。”

Hayes的遣词不太正经,但嘴角勾起的锐利微笑让Doss和McCarthy恍然间又看到了当年那个还未满三十、意气风发的情报精英。


问题已经谈开、共识已经达成,McCarthy没有再拖延,起身告辞。

在他将要转身时,Doss突然发了话:“Sean McCarthy,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兜兜转转,居然又在这个地方碰面,”McCarthy听了第一句就忍不住笑了——Doss指的“又”,就是几十年前在毕业典礼之后,他们俩狠狠打的那一架,“我想我欠你一句谢谢。Richard遇到你,是他的幸运。在我愚蠢推开他的时候,是你陪在他身边,在Richard工作上碰到难题的时候,是你能帮助他……希望我这样说不会招你厌烦,但我的确觉得有必要说这声谢谢。”

McCarthy几乎要止不住自己的笑声,“那容我提醒你,当年的重点不在于和你打了一架,而是之后骗了你,也骗了Richard。”

“不,Sean,你太高估他了,”Hayes也带着笑意插了话,“那个时候就算你不骗他,他仍然不会推开那扇门来找我,那段时间他就铁了心觉得,我跟他纠缠在一起的话是害了我。而且几年后让我们再次遇见的机会,还是你给的。”

Doss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点了点,表示Hayes说的是对的。

McCarthy已经开始大笑,“哈哈哈……明明大家都已经心知肚明几十年的事情了,事隔这么久你们竟突然明着说出来了……”

“还是说出来比较畅快,”Hayes跟着一起笑,“你自己应该也有体会,人老了就容易话多。而且……我们这辈子守口如瓶的事情太多了,能多明说出来一件,也是好的。”

最后,他们谈笑着道了珍重,目送McCarthy驾车远去。



那天晚上,Doss觉得外面晚风轻拂、气候比较适宜,就想拉着Hayes一起去散步。

而Hayes欣然答应,并且突然起了看日落的心思,于是直接提议徒步到附近那座名为East Rock的小山上去看。

天边被霞光染出一片优雅而绚丽的红,Doss突然想起多年以前,十八岁的Hayes在弗吉尼亚的蓝岭之上,向大声表白着他们的爱恋,在群山间被反复唱颂、铭记。

现在的Doss非常想重复一次Hayes那时的行为,可是碍于身边还有若干来赏落日的路人,只能悄悄靠近Hayes,在他耳廓上吻了一下,声音轻轻地传进他的耳中:

“我爱你,Richard。永远永远……”



等他们下山回家,夜幕已然降临,在穿过一条窄巷时,几名衣冠不整的青年和中年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Doss第一反应是把Hayes护到身后,可随即发现还有几个人从身后围拢过来。

Hayes沉着地吸了口气,一只手轻轻拍开Doss环住自己的手臂,不动声色地微微侧身,用阴影掩护住另一只伸进裤子口袋的手。

他从两把家门钥匙中解下一把,表面上是和Doss的手相握了一下,实际上是把那把钥匙交给Doss,必要时可以作为武器。

“不要担心我。各自把面前的人干掉。”Hayes轻声嘱咐。

或许是觉得Hayes的语气过于自信,包围他们的恶棍嘲讽地笑出了声,然后没有任何预兆地冲了上来。

Doss全力迎战自己前面的几个人,有早年的底子加上后来坚持锻炼,就算现在年纪大了,身手仍然矫健,而且因为一心担忧着身后的Hayes,出手更加狠厉,不一会那几个人就全都被他撂倒,头破血流、不省人事地躺了一地。

他急急回头去看的时候,Hayes和其他人竟然都不见了踪影!

他一时僵在原地,拒绝相信,狂乱地扫视下,发现前方有一条交叉的小路,从那条岔路里似乎隐隐传来些响动。

他赶紧跑过去,第一眼就看见毫发无损站在那里的Hayes时,终于放下了心。

Hayes知道Doss的担心,主动窝进他的怀抱以后,才开口解释:“这几个眼看打不过要逃,我还是觉得收拾了好一点,万一让他们招来更多的人就不好了。”

Doss想起白天的事,试探着问道:“会不会是……”

他刚说几个词,Hayes就会意了,“不会。要真是白宫或者其他任一方的人,我们大概不可能还这样好端端地站着。我现在对他们任何一方都没有价值,不至于在我身上大动干戈。这几个就是一般的混混,只带了刀,连枪都没有。本来这里治安就不大好,今天是我们选路线太大意了……不过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还没有改善。我记得我和Sean大二的时候就接受了FBI的招募,偶尔导师实在懒得专门给我们安排训练,就让我们专门晚上出去,找小混混打架。”

Hayes带着玩笑提了点往事,想让Doss轻松一些,但Doss还是把他抱得更紧,“我刚刚害怕了,Richard……怕你出事……怕我把你丢了……”

Hayes故意抵了一下Doss的脑门,安慰道:“不会的……有你在,我相信我不会出事,你也不会丢了我。”

他们拐出巷子,把那里面横七竖八地躺了几个混混的事告诉了碰到的第一个警察,Doss的情绪也终于平复下来。

“不过呢,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想想这里一摊烂事,”终于回到家的时候,Hayes做了个决定,“要不,我们暂时先放弃一下田园风光,直接去拜访一下欧洲大陆?”


 

1972年6月27日,Hayes和Doss抵达荷兰阿姆斯特丹。

刚走出火车站,Hayes就对视线范围内的一栋建筑表达了兴趣,“看那个,”他指向河岸边一幢不高的尖顶堡垒,“Schreierstoren,是古荷兰语的缩写,原意好像是指它相对于这座城市城墙的位置,但现在通常被误认为译作‘Weeper’s Tower’,泪之塔,这个说法应该起源于大航海时代,那个时候,船员出海极为凶险,对于亲人来说,很可能就是永诀,所以家人们在这座塔上送别远航的船员,以泪洗面……”

Hayes表面上只是平静地叙述,Doss却能看懂他眼中被激起的感情翻涌。

那个时候,Hayes也曾带着一颗破碎的心远渡重洋,投身险象环生的战场,在战火的轰鸣中,在真与假交织的飘渺中,以信息为工具、以秘密为武器,罗布起一张穿越英吉利海峡、笼罩欧罗巴大陆的谍报网。

那一年二十三岁的Hayes,是曾设想过自己再也回不来的情形的,是接受过他们的感情只得在残破中划上句号的可能性的。

幸而命运眷顾,他们终究没有失去、终究寻回了彼此。

Doss想拥紧他、想亲吻他,却碍于周边川流不息的人潮。

 


忽然,一群列队行进的人引起了他们的注意,队伍中有男有女,大多穿着淡紫色的服饰、打着同色的横幅,还举着几块绘有粉红色三角的标识。

Hayes和Doss一瞬反应过来这游行的意义。

“已经整整三年了啊……”Hayes轻声感慨。

1969年6月27日的纽约,石墙事件爆发,同性恋者第一次明示反抗警方的抽检和逮捕,并引发长达五天的骚乱。自此以后,维权运动在若干个欧美国家兴起并发扬。

队列中一名高大的男青年听见了Hayes的话,主动停下脚步和他们攀谈,“请问你们是游客吗?”

Hayes微笑点头,同时握住了Doss的手。

男青年看到他们相牵的手,征询地望向他们,这回是Doss笑答:“我们在一起已经三十年了。”

在男青年艳羡的目光下,Hayes纠正道:“三十八年了。”

Doss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可是那几年……”

“我的心只属于你,你的心也只属于我,为什么不能算是在一起?”Hayes沉静地反问,激起了Doss心中波涛汹涌。

Doss拉着Hayes跑到了岸边,深吸口气,以手扩音,用尽气力对古老的城市宣言道:

“我,Tom Doss,爱Richard Hayes!我们在一起三十八年了,以后也会一直一直地在一起!直到永远!”

喊完之后,Doss还有些脱力地喘着气,Hayes就含笑主动搂住了他的脖颈。

他们久久地拥吻,宛若永恒。



END


在East Rock上俯瞰New Haven,私照


注:

1. 水门事件采用野史并且在事件处理进程上有点放飞(本来连FBI和CIA的局长就都是虚拟人物。。)真相是什么也未必真有人能说清楚,不当真就好。《特务风云》中海局的历史原型,理查德·赫尔姆斯就是在水门事件中的表现让尼克松不满所以被解职了

2. 象征LGBT运动的彩虹旗是七十年代末的产物,七十年代初只有淡紫色和那个粉色三角标识(粉色三角原本在纳粹时代作为迫害男同的标识,后来被作为平权运动的象征)


最后的最后,还是带着不舍把《流光》完结了,可以说是我今年最喜欢的一篇文(废话你今年也没正经写几篇长一点的)。这个cp有种让人欲罢不能的魔性,虽然自己也解释不来是为什么,当然本来海局长就是我最喜欢的佩佩的角色之一。虽然衍生并没有太多人看,但这篇文真的很喜欢,所以应该是会出本的。计划中本文大概还有三个番外,目前还没有决定要不要先放在本里,出本之后再公开(嗯话说除我自己之外真的还有人要吗2333

评论(36)
热度(52)
  1. 汴桦Antoinette 转载了此文字
    留作纪念🤓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