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cp的复杂程度已经无法用简介涵盖
ET坑会回来填
tsn文请移步子博@Antoinette_今天吃茶了吗

官配♡@甜死你的抹茶O

【ET】Friend or Foe·亦敌亦友(网球AU)·番外2:Elrond的“情敌”(上)

完结了《流光》后瘫了好一阵,本来想把这篇正文续下去的,但因为功课没做好,状态也不在,就先来个甜饼复健(我是怎么又把一发完搞成上下篇的。。
梗都是老梗,就是为了撒糖而已(不我甚至觉得它并不甜orz
时间线在正文之后7年、番外1之后4年,所有全文请点击文下第一个tag
---------------------------

“Elrond,我麻烦你专心一点……你和Thranduil从谈恋爱到结婚的这几年,只要他一不在,你就经常训练走神,被我这种老人家打了穿越球,你丢不丢人啊?”
Gil-galad用球拍撑着地,无奈地敲打着自家徒弟。
“可能这个季节的纽约对我来说还是太热了一点。”Elrond讪笑着找补。
“得了吧,对你来说,Thranduil不在的地方,都不是好地方。”Gil-galad一针见血地吐槽。

三年前,在这片场地上,Elrond在Thranduil和Thranduil的家乡父老的见证下,终于征服了美网,完成了年度全满贯的伟业,并且向Thranduil求婚成功。
一路凯歌赢下年终总决赛后,他和Thranduil在当年的12月完婚,他那一个赛季的胜负场定格在可怕的85胜3负,是网球史上公认的最伟大的赛季,或许没有之一。
在一个月后的墨尔本,Elrond强势卫冕,职业生涯的大满贯数量达到17个,持平了前辈Celeborn Lothlorien的历史纪录。
就在Elrond踌躇满志,想在这一年的法网一鼓作气打破纪录的时候,却在参加法网前的马德里大师赛时,训练中脚踝严重扭伤,不得不伤退休战。
这段时间里,Thranduil轻松积极的心态给Elrond带来了极为正面的影响,一边配合康复的同时,Thranduil拉着Elrond全世界兜风,专去那些不举办网球赛、或者他们从未参过赛的地方,笑称权当补了蜜月旅行,留得青山在,之后随便什么时候拿一个,记录也就破了。
Elrond足足休养了大半年,直到10月的上海大师赛才悠悠闲闲地复出。
在此之前,他们两人的生命中还发生了一件重要的事、迎来了一位重要的来客。
收养孩子的想法是他们在结婚之前就模模糊糊提过的,而出乎Elrond的意料,Thranduil似乎对这件事更热衷一点,可能是由于退役了以后想给自己多找些事做的心态使然。
也着实是有缘,他们收养了一名和Thranduil颇有几分相像的男婴,Elrond大大方方地把冠姓的权利让给了Thranduil,Thranduil给小家伙起名叫Legolas Mirkwood,据说在某种古老语言里,这个名字是绿叶的意思。
自从这个消息泄露出来以后,各路媒体都躁动着想得到一张小绿叶的照片,然而Thranduil对小家伙的保护极为严密,坚持认为在他能自主选择之前,过早地让他暴露在聚光灯下对他有害无益。偶尔有特别幸运的小报记者能拍到度假照,或者就在住宅区附近蹲守扒墙角的,都遭到了Thranduil的王牌经纪人Galion的“特殊照顾”——当Galion Greenwood大爷笑得一脸玩世不恭,像评论天气一样列举让报社破产倒闭的N种合法途径的时候,至今还没有谁不交出照片的。

不过Elrond还是有小小的不爽的——Thranduil给了Legolas那么多关注,不可避免地,分给他的注意力自然就少了。
要是Elrond能预测之后发生的事,他大概在去年的澳网真的会考虑放水——去他的历史纪录,去他的三连冠,去他的完美回归……
在此之后,Thranduil表示自己在他们晚到的蜜月旅行,甚至是更早之前,就有了宏伟的投资抱负,现在Elrond攀上了他的人生巅峰,Thranduil也要去攀登自己的了——或者说对他来说已经是继网球以后的第二座高峰。
据说华尔街有位大佬说过,“如果你不了解华盛顿州的苹果园,就不要从事苹果业务”,这句话被Thranduil奉为座右铭,对各个行业深入研究、甚至不惜满世界飞实地考察成为了Thranduil的新爱好,而在Thranduil做书面研究的时候,一般也都喜欢在家守着Legolas,Thranduil不在的时候,Legolas都让Oropher带着。
新婚才一年多的Elrond表示,就因为自己拿了创纪录的18大满贯,还有了个儿子,反而导致自己现在过得连单身狗都不如。

现在的Elrond,正站在纽约的艳阳下,一边系鞋带,一边回忆去年的辛辛那提大师赛。
自从他年初赢了澳网破了记录之后,一方面是Thranduil对他的关注程度和鞭策力度都大大降低,他自己诚然也因为这样一个重要目标的实现而有些倦怠,于是他之后的比赛成绩虽然没到一塌糊涂的程度,至少不温不火是个很贴切的形容词。
法网温网一个四强一个亚军。大师赛也是输的输、退的退,除了其他大种子悉数出局、不把冠军拿下就有点对不起观众的罗马大师赛以外,他连决赛都没进过。
他自己都没想到能在美网之前的辛辛那提大师赛中打进决赛,而且晋级之路上还着实打了两场硬仗。
Elrond有同时代球员中技术最为全面的美誉,即使Thranduil未退役时,也没从他手中抢过这个名号,因此Elrond是历代球员中大师赛冠军头衔集得最齐的——
只差辛辛那提大师赛。
辛辛那提是快速硬地,场地球速比美网还要快上几分,对Elrond这种均衡型选手来说反而比较吃亏——用Thranduil更加不客气的评价,就是发球和网前不够好导致的悲剧。他有打到决赛的实力,却总是会碰到比自己更适应、更会利用这片场地的对手。
去年Elrond打进决赛后,得到的最大的惊喜是,Thranduil终于舍得从他正沉迷的巴西金矿中飞回来为他加油。
没成想,他们相拥着倒在床上的时候,Thranduil还在向他复述从Oropher那里听来的、Elrond也接收过同样版本的二手信息,关于他们儿子的。
“……据说小叶子现在能从电视上认出你呢,一转播你的比赛,他就会指着电视上的你大笑、拍手。”
Elrond喉咙发干,可看着眼中盛满温柔的Thranduil,还是顺着他聊了下去,“我觉得是时候让他现场来看我比赛了吧?我希望打给他看,现场的那种,也希望他能为我加油。”
“我还是觉得对他来说有点太小了。”
“Thran,他已经三岁了,而且从他看电视的反应来看,他已经能懂了。”
“嗯……那么明年澳网吧,带他去看看你出生长大的地方,怎么样?”
他们交换了亲吻作为达成共识的标志,Elrond一翻身,把Thranduil压在了身下。
他们把Oropher多年来一直强调的比赛前不宜进行和谐运动的告诫抛在了耳边——反正Gil-galad一直是中立派。
结果,第二天比赛Elrond输了的主要原因就是:第二盘中后段体力不支。
Gil-galad嘴角直抽,平生第一次不情不愿地认可了Oropher貌似还是对了一次。


辛辛那提赛被称为美网的风向标,因为时间接近、场地相似的缘故。因而,Elrond在辛辛那提遭遇的困难,在纽约并没有少多少。
自从三年前和Thranduil确立关系后,纽约人民视Elrond为亲人,美网几乎成为Elrond的主场。
可是除了他实现全满贯的那次,法拉盛从来不是Elrond的福地。
过去两年,他还就有本事在全场观众山呼海啸的鼓劲声,甚至是对他的对手毫不留情的嘘声中输了比赛。
当然,让他找个牵强附会的理由,那就是Thranduil都不在。

这一年,Elrond觉得自己的美网的打开方式更加不对了。
虽说纽约是Thranduil的家乡,可之前两年Thranduil都在另一个半球公干,没能现场督战,而今年好不容易Thranduil这段时间有空,可他却突然心血来潮地说要去买下几家皇后区的中餐馆,只去一个下午实地考察一下,第二轮开始就可以陪Elrond比赛。
此刻仅仅和Thranduil隔了一站地铁的Elrond,却开始怀疑自己能不能通过第一轮。
球网对面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将,却已经赢下了前两盘,并且在第三盘盘初破发成功。
一般来说,这样的形势,有九成概率已是死局。
观众近乎歇斯底里地倒向Elrond,可对手却有越战越勇之势。
第三盘小分0:3时,换边休息,Elrond用毛巾覆脸,努力想理清思绪、找到胜机。
看台上突然传来一把稚嫩的童声,由于音质清脆而传得格外远。
“Papa,加油!”
摄像头迅速捕捉到了那个藏在Elrond团队坐席处的小小身影,金发的小男孩有一双水灵灵的蓝眼睛,喊完以后捧着手里的曲奇饼吃得津津有味。
旁边的Galion翘着二郎腿,痞痞地朝摄像机挥挥手。
那一刻,中心球场癫狂了。


TBC

(这一章有关于现实中现役球员的两个梗,如果有小天使能第一个认出来可以在正文点梗2333

评论(27)
热度(59)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