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Friend or Foe·亦敌亦友(网球AU)·番外2:Elrond的“情敌”(中)

这本该是一发完啊。。为什么先变成了上下现在又变成了上中下。。。

-----------------------------
观众前所未有地疯狂,Elrond自己的心绪倒是澄明起来。
原本当空晒得火辣的太阳藏进了云中,Elrond站起身,走向底线,原本乱七八糟的脑海,突然就变得井井有条,对方的一举一动、长处短板,在他眼里都变得无比明晰。
去年Elrond和Thranduil的约定是,今年年初的澳网就把Legolas带去看,可正准备启程的时候,Legolas突然发了高烧,Thranduil纠结了半天后,得出了“你留在这看着也不会帮他病好”的结论,二话不说把他赶去了墨尔本。
后来的法网和温网,都因为各种行程问题,仍然没能把Legolas带上。
所以这样算起来,这是Legolas第一次现场看他的比赛。
他又怎么能让自家的宝贝儿子失望呢?
当然Elrond是不会承认的,如果他真的来了个一轮游,不仅是Legolas脸上失落的表情会让他无法承受,更严重的是,Thranduil之后知道了会作何感想……何况Thranduil说好了后面的比赛会现场来观战的。
于是结论就很明显了:他一定不能输。
Elrond这样已经成为传奇级别的球手,在对手硬实力不那么强的情况下,铁了心想要逆转,通常总是有办法的。
盘分0:2落后又被破发怎么样?把小分归零,不就相当于赢一场直落三盘的比赛再让对手一局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在天气转阴后,Elrond脱胎换骨一般地,瞬间回到巅峰状态,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连赢了六局,6:3扳回一盘。

Thranduil就是在第三盘结束后的休息中,趁着现场观众山呼海啸般的欢呼,悄然进入赛场、爬上看台,无声地在Galion旁边的一个空位上落座的。
Thranduil一路上光顾着不要被人发现引起骚动,还没来得及抬头看大屏幕。他坐下来的第一反应是向Galion吐槽:“居然还没结束?这帮观众那么高兴干嘛,很精彩吗?”
Galion撇嘴做出个很诡异的表情,往上指示意Thranduil看比分板,Thranduil一看就变了脸色,“什么?前面差点输掉,还是第三盘扳回来的?这得打五盘了?”
“Papa厉害的!第三盘先被人破发的!”一个无比熟悉又不该在这里出现的声音突然冒出来,Thranduil猛地转头看Galion另一边的位子,终于发现了之前藏在Galion半身阴影里的自家儿子,手上还捧着一块曲奇饼,顺势一个眼刀丢向Galion。
“我跟你说,要不是第三盘盘初落后的时候Legolas在看台上喊的那声加油,估计你现在回来就等着看Elrond灰溜溜输球退场吧。”Galion大大方方地摊开手。
Thranduil仍然瞪着他,“所以你就自作主张地把他带来了?”
“当然啦。严格来说,目前我为Elrond工作,他赢了奖金我是可以分成的,”Galion笑得一脸欠扁,“而且你看他可享受了,一点都不怕生。”
“你……”Thranduil气结,“你还给他吃这么多甜食,第几块了?”
眼看着Thranduil可能真会一念之差把Galion掐死,坐在后面一排的Oropher也出声帮腔:“是小叶子自己说要来看Elrond比赛的,怎么哄都哄不好,正好Galion发短信跟我求救,我就把他带来了。”
嫌弃地坐得离Oropher两个座位远的Gil-galad趁机吐槽了一句:“可爱的小朋友来就行了,你来干什么?”
“呵呵,我要送小叶子来救场啊。你身为教练,对Elrond的作用还不如一个四岁小孩大,趁早退休了吧。”
Thranduil没理后面俩老的的掐架,他只是象征性又埋汰了Galion一句,面对Legolas的时候完全换了一副脸,越过Galion,把Legolas抱坐到自己腿上。
“小叶子,这是第几块饼干啦?”
Legolas扳了扳手指,骄傲地把五指伸出,“第五块了!”
Thranduil别过脸去抽了抽嘴角,又斜了Galion一眼,转过身来一脸和蔼地咬了一口Legolas还拿在手里、吃到一半的饼干,“小叶子的饼干分给我一点好吗?”
Legolas大方地把剩下的饼干塞进了Thranduil嘴里,“好!都给Daddy吃!”
摄像师总是有一些特殊的禀赋,本来只是想再抓拍一下Elrond那个萌炸天的儿子,没想到这回有了更大的发现。
Legolas坐在Thranduil的腿上,而那位曾经在这篇球场上叱咤风云的王者一副休闲的打扮,金色长发扎在脑后,笑弯了双眼。
这温馨的一幕再度引起了全场躁动,而Thranduil发现动静以后,抬起头,朝着摄像机的方向略带严厉地看了一眼。
Elrond淡淡一笑,心里明白,Thranduil这一眼是针对自己的,是在告诫自己好好打球。

这一个比赛日的中心球场票绝对是物超所值。
观众目睹了一场惊天逆转的五盘大战、第一次看到了Elrond和Thranduil家的萌娃,以及Thranduil本人时隔很久以后在Elrond比赛现场的再次现身。
现场主持已经抑制不住洪荒之力,酝酿了一堆问题想要问Elrond。
经历过近五小时比赛的Elrond不由得感到一阵疲惫,但还得强打精神把这套例行公事完成。
就在这时,Thranduil不紧不慢地踱进球场,霎时成为了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他径直走向了Elrond,伸手抹去了他额上沁出的汗,甚至亲昵地捧住了他的脸,和他碰了碰鼻子。
在全场兴奋的尖叫中,Thranduil冲着Elrond耳边说:“你直接去休息,我来对付主持人。”
Elrond顺势吻了一下Thranduil的脸颊,听话地背起了球包,低调地走近球员通道,悄没声息地闪人了。
的确没有太多人注意,所有人目光的焦点都集中在Thranduil身上,他大大方方地在观众的鼓掌和口哨声中走向主持人,主持人倒也没说什么,反而觉得Thranduil能赏光,也是一种荣幸。
“Hi,Thran,欢迎回到法拉盛!”气氛随着主持人的这声招呼变得更加热烈,“今天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我想绝大多数人还是第一次见到你们的儿子,而El又在这里完成了一次漂亮的逆转,你是怎么看的?”
Thranduil清了清嗓子,用一句冷幽默开场:“嗯,我想大多数人都应该同意我,这场‘逆转’原本是不应该发生的,”全场哄笑,“至于Legolas……我一直认为,他不应该因为他父亲的身份,就必须在聚光灯下度过一个非一般的童年——他没有选择,所以这是不对的。当然,他也一直希望能够亲临现场看Elrond的比赛,而且从今天的情况看,他似乎适应良好……”
听着Thranduil的尾音弱了,主持人追问:“Thran你今天应该是没听到在第三盘开始,El被破发之后,Legolas喊的那声加油吧?可以说,那是整场比赛的转折点。”
“嗯,就一幕得感谢我伟大的经纪人Galion,本质上就是为了雇主能多拿奖金进而给自己多发工资,利用小孩子进行的一项黑心之举,”Thranduil辛辣的幽默再次让看台上哄堂大笑,“当然,恕我先入为主地假设一下,在座的诸位,是希望Elrond留下的——”他得到一阵欢呼作为回应,微笑欠身,“我也非常感谢,近几年来,纽约球迷一直给予我丈夫非常温暖而热烈的支持,谢谢你们。希望各位享受接下来的晚场比赛——并且我要为Elrond这场打得太长、耽误了各位的晚饭时间致歉,晚安。”
说完这句,Thranduil也没和主持人多废什么话,在排山倒海的掌声中离了场。
但不得不说,这位纽约客的宠儿,在退役、结婚、为人父以后,比起以前那位回答采访从来懒得超过三句的网坛天王,已经在镜头前有人情味多了。

经过五盘大战后的Elrond着实感到疲惫,匆匆冲了个澡后,正用毛巾擦干头发,就看见Thranduil晃悠进了球员休息室。
“Thran,这地方你是这么进来的?”
“在法拉盛,我这张脸就是最好的门卡。”Thranduil还有心开玩笑,说明他的心情并不差,有些懊恼自己刚刚那场表现的Elrond稍稍放下心来。
Thranduil察觉到Elrond表情一瞬的变化,眯了眯眼,“谁都有个打盹的时候,大难不死就是成功。你后两盘打得还可以,由此我都能猜出前两盘你打得多差。”
Elrond不住地点头,对Thranduil的话照单全收。
Thranduil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关注他的比赛了,他甚至也已经有段时间没像这样和Thranduil独处过了。
想到这里的Elrond上前一步捉住Thranduil的手腕,把Thranduil轻轻按在储物柜上吻了起来。

TBC

评论(32)
热度(57)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