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Friend or Foe·亦敌亦友(网球AU)·番外2:Elrond的“情敌”(下)

我是一条咸鱼,你们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

一点点渴望、一点点刺激、一点点欣慰,细碎的情绪杂合在Elrond心头,让他吻得越发投入。
两人都已情动,最终还是Thranduil在彻底迷失前抓住了最后一丝理智,考虑到场合,轻轻挣动了一下,断续地提醒着Elrond随时有人会进来。
Elrond正试图调动全部理智来听从Thranduil的话,就有脚步声传来。
Elrond赶紧松开了Thranduil,而下一刻他们尴尬地发现两人都已经起了反应。
就在有人从转角处现身的那个刹那,Elrond捡起刚刚掉下地的毛巾遮在身前,而Thranduil则急中生智地拎起Elrond的球包挡住自己。
两人第一时间就认出,正在走近的这个包子脸小球员名叫Meludir Ithilien,曾经在采访中不止一次公开说过自己最崇拜的是Thranduil,是看着他的比赛长大的。
当听到有后辈这么说的时候,你在沾沾自喜的同时也不得不感慨自己已经老了。
不过说真的,可能是由于技术革新,老一辈球员们注重保养,再加上新生代力量没几个扶得上墙,Thranduil和Elrond的同辈人,相互之间竞争得最激烈的几个,除了Thranduil提早退出以外,都仍然活跃在当下的网坛。Thranduil他们初出茅庐的时候,二十八九岁的球员就已经被称作老将、把退役事宜提上日程了,然而现如今Elrond这帮已经三十多岁的家伙仍然动不动拿个大满贯。
Meludir曾经和Elrond交过一次手,并且毫无悬念地完败,但这却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自己的偶像Thranduil。
他的第一反应是狂喜——终于见到真人了,第二反应是愤慨——Thranduil居然帮Elrond拎球包?
“Mir…Mirkwood先生……”Meludir结结巴巴地问好,连舌头都来不及捋直。
Elrond不引人注意地瞥了下嘴角以示不爽——这个小朋友是Thranduil的超级粉丝,全世界网球迷都知道了。
而Thranduil倒是觉得十分趣味,他之前看过这个人的比赛,觉得小伙子很有天赋,而且接下来这场比赛,他要打的,就是和Elrond场上场下互怼了那么多年直到现在的Thorin Oakenshield。
说起来,本来是Thranduil和Thorin互相看不顺眼,Elrond又无条件站在Thranduil一边,进而生动诠释了一出“冤家易结不易解”的闹剧。
“Thranduil,”权威的Mirkwood先生淡淡地纠正了后辈的称呼,这就是Thranduil主动跟人拉近距离的惯用套路,El rond不禁有些吃味——12岁的时候,他也是在认得Thranduil第二天的时候才得到这个殊荣的,看着后辈一瞬间被点亮的脸,Thranduil淡淡地提点道,“对Oakenshield不要想着一直去压他反手,他反手不行都是几几年的老黄历了。最近他正手偏软,不要怕把球回到他的正手位。以及去年大修过以后,今年的场地速度似乎是减慢了,”Thranduil顿了一拍,和Elrond交换了一个眼神确认,“所以不要太迷恋平击,加旋转、保证安全性,体能上是你有优势。”
后来有人开玩笑说,修缮完毕的中心球场一定是铁了心要找位大种子血祭一下,Elrond大难不死,于是霉运就到了Thorin头上。


比赛后,Oropher先带着Legolas回去,Thranduil本来是想等Elrond吃个晚饭再走的,结果开完赛后发布会,突然天降大雨,属于车开在路上能见度都堪忧的那种,而且看上去下个没完根本没希望停,Elrond当然就抓住机会把人留下了。
看着Thranduil只披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Elrond只得用力抿了抿嘴来抵御本能的反应——去年辛辛那提的教训太过惨痛,他今晚要是再敢造次,别说明天面临Gil-galad的怒火了,估计当即就能被Thranduil踹下床去。
Thranduil一边用毛巾随意地擦着还泛潮的长发,一边走到窗前,打开窗帘,对着窗外的雨景若有所思。
Elrond走到他身后,从他手里抽走毛巾,刚想帮他擦头发,Thranduil就不配合地走开了,弯腰从沙发茶几上拿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Elrond不知道Thranduil打给了谁,只是满肚子疑问地听他谈了什么球场的事,然后简单道谢,挂了电话。
Thranduil慵懒而神秘地一笑,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然后带着Elrond往上面一倒,枕在Elrond胸口,示意他帮自己擦头发。
Elrond轻柔地捋过Thranduil的金发,就听他说了一句:“明天五点半起床,跟我训练去。”
“啊?”
Elrond下意识地问了一声,就听Thranduil继续说道:“你看这雨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室外训练场肯定都泡汤了,唯一可以用的就是中央球场了。我刚刚打给了组委会,问他们明天白天的比赛开始前,场地能不能给我们用。而且我怀疑你对场地降速还不大适应,正好可以多适应适应。运气不错,我的名字在美网还是能开很多后门的,他们答应明天可以给我们用到十点,日场比赛十一点开始。”
“Thran……”Elrond这下也不知道怎么表达,只知道搂紧了他一遍遍地亲吻。


Elrond再次被Thranduil惊讶了。
Thranduil告别职业网坛已经五年,虽然前几年一直陪着Elrond训练,但两人之间打这种对抗性的练习赛还是第一次。这也是Thranduil主动提出的。
一个犀利的反手直线狠狠砸在Elrond的底线死角,球网对面的人金发飞扬、神色镇定,恍然间让Elrond回到了那段两人隔网相对的时光。
对于那些年少成名的球员,媒体总是会习惯性冠以“天才”之称,他们这一代里面,最后成才的、没成才的,大多被这样打过标签,不管最后有没有真的成才。
但在Elrond看来,他们这一代球员中,只有Thranduil才是真正的天才。
试问有谁能在四岁拿起球拍的时候,就确定要把这项爱好当事业追求?有谁能在顶着一个前名宿父亲的光环时,从容地踏进球场然后青出于蓝?有谁在停止系统训练那么多年后还能随意打出这种神来之笔的击球?
Elrond从来不否认,他对Thranduil,从朋友、到对手、到伴侣,是一直有一种膜拜的情结在的。

这时从入口通道处匆匆跑来的两个人打断了Elrond的思绪。
Galion带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匆匆走近,和Thranduil低声说了两句,大意是和这个记者之前就约了一个采访,本该是昨晚的,结果因为暴雨造成飞机晚点,所以就改成了今早。
Thranduil的表情放空了两秒,根据Elrond的了解,是他完全忘了这件事的意思,不过很快无所谓地耸肩,示意可以开始。
结果那记者下意识感叹的第一句话就触了Elrond的逆鳞。
“天哪,Mirkwood先生……介意我叫您Thran吗?您刚刚那一球,简直是经典级别的。您当初为了Rivendell先生牺牲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从Elrond听到的对话中,这是一篇以刊载在一篇娱乐性商业杂志为目的的采访,Thranduil是以投资人的身份受访的,却没想到对方冷不丁扯到这种事情。
在来得及反应过来前,Elrond就出口打断:“我不是很喜欢你所谓的‘牺牲’这个词,”记者和Thranduil都转头看他,“Thran选择退役,只是他个人兴趣点的变化使然。我也无比怀念和他作为对手的那段时间。我想这些问题在他退役之初,我们就不止一次地对外解释过了。我没有权利让他‘牺牲’职业生涯,更没有自我膨胀到认为自己有这个能耐。”
那记者愣了一下,偏偏不知死活地争辩道:“那么您总归不能否认,Mirkwood先生的提前退出,客观上成就了独属于您的伟大,不然您也不会那么快地破了大满贯数的历史纪录。而且,为什么每次都是Mirkwood先生来现场支持您的比赛,还帮您训练?这难道不是他为您付出的证据——”
Thranduil的眉头越皱越紧,那人话音未落,他就打了个手势让Galion把人扔出去。
Thranduil嗤之以鼻,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示意Elrond收拾东西结束训练。
而Elrond反倒沉思起来,刚刚那个人虽然意淫过度外加胡搅蛮缠,但有些话的确戳到了他的心里。
无论是否刻意,事实就是,Thranduil给了他一个王朝、给了他一份爱情、给了他一个孩子——虽然不是通常的那种解释。
但他现在所做的,却是对一切习以为常,还暗暗抱怨Thranduil不来看自己比赛?
Thranduil看着Elrond发呆,刚想出声提醒,却被Elrond一把抱住。
Elrond磨蹭着他的耳鬓,一遍遍地喃喃着:“Thran,你真是太神奇了……你是完美的……”
没头没脑的赞美听得Thranduil双颊发红,不过也很快猜到了Elrond的所思所想,于是也就任他抱着。
第一场比赛马上就要放观众进场了,前来清场的志愿者好巧不巧看见这一幕,捂着眼睛哀嚎了一声后,立刻想起来尖叫着求签名。


之后的赛程进行得顺风顺水,Elrond状态稳中有升,而出现在看台上的Thranduil和Legolas日常抢镜。
直到Elrond闯进决赛之后。
周六是女单决赛,男子休赛一天,而事情就出在这一天的训练上。
Thranduil中午带着Legolas去他新买下的中餐馆,只要Legolas尝了以后皱眉的菜一律枪毙、而拍手的菜都要大力发扬。
等Legolas吃饱了也闹够了,Thranduil接到Elrond的一条信息,“Thran,我刚刚把腰扭了。”
Thranduil心道不好,捏紧了手机。
决赛之前受伤,就几乎可能抹杀一切的胜机。

事情已经发生,多说什么也没有用,Thranduil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当天晚上出现在Elrond的卧室里。
Elrond一开门,Thranduil就带着神秘的微笑投进他怀里。
“你还记得吗,四年以前……”
Elrond把Thranduil朝旁边一带,在墙角箍住他,微笑着接了话,“我还在冲击我的第一个美网,决赛之前的那个夜里,我把你留下了……”
又轮到Thranduil补充:“事实证明,我大概真能给你带来好运。”
Elrond的吻烙上了Thranduil的额头和脸颊,小心翼翼地,生怕过了火后惹出什么不可收拾的后果来。
感动、安心、甜蜜,却同时又有一丝苦涩——临阵折戟,都没有了赢下比赛的能力,要再多的幸运又有什么用?
Thranduil再次洞察了他的所想,“不要多想。你都这把年纪了,任性一点、享受一点,在不伤害自己的前提下,把最好的球打出来。无论如何,我都会为你骄傲,Legolas都会为你骄傲。”
Elrond拥着Thranduil,一夜无梦。


就算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到现场眼睁睁地看着一切发生,还是另一回事。
开场几局一过,Thranduil就知道Elrond今天胜算渺茫。
站在Elrond对面的,也是他们同时代的著名刺头Azog,Thrandui几乎没听说这人和谁关系好过。
Azog身高体壮,球风以暴力蛮横著称。本来他这一型的,哪怕在少壮的时候,也没有打进过美网决赛,结果今年场地降速,反而正中他的下怀。
比起Azog火力全开,Elrond明显由于腰伤而动作拘谨、疲于防守。
在Elrond的发球局终于失守后,连Legolas也感觉到了情况不妙。
Legolas被Thranduil抱坐在腿上,两指小手紧紧抓着Thranduil的胳膊,全神贯注地盯着场上的情况,紧紧抿嘴、下意识地鼓起了脸颊,就好像他在场下使劲就可以帮到Elrond一样。
当Elrond终于不支,一只手拿球拍撑地,身体前倾,另一只手捂住腰部,向裁判申请医疗暂停的时候,Legolas一脸揪心地转头问Thranduil,“Papa怎么了?他有没有事?是不是会输?”
Thranduil的目光专注地追随着Elrond,看着治疗师进场,让Elrond躺在地上、按摩他的腰部,一边对Legolas轻声答道:“他腰上受了伤,在昨天训练的时候。”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就戛然而止,既是忙于观察Elrond的状况,也是在酝酿如何答Legolas的话。
随着Elrond重新踏上球场,整个观众席掌声雷动,把全心全意的支持和鼓励都毫无保留地给予他。
“至于他会不会输……我不知道,球场上不到最后一分,从来没有百分之百的概率。”
Elrond一个犀利的发球,Azog救球不及,球在他的拍框上弹出。Elrond强势拿下这个发球局的第一分。
“当然,客观上不得不承认,他今天的胜算并不大。”
Elrond的第二个一发因为动作变形而挂网,二发由于偏软,被Azog毫不客气地来了个接发制胜球。
“可是,重要的是,他仍然愿意带着可能不到一成的胜算、带着身上的伤,走上了这片赛场,并且在自己现有的能力范围内,努力做到最好。”
15:15,Elrond本局的第三个发球被Azog接起,两人进入相持。Azog正拍加力,一个上旋势大力沉地砸在Elrond的左侧底线。Elrond及时赶到,反手毫不相让地回出一道大斜线。
“叶子,你知道吗?这个道理,还是他十几岁的时候就告诉我的……你能控制的,就只有你自己。比赛还没有结束,谁又敢轻言结果?”
这一回合还未结束,Azog在击球中突然一个趔趄,回球出浅,Elrond趁机跟进,精准的正手一击让对方只得望洋兴叹。
观众兴奋至极,甚至不乏有人起立鼓掌。

Thranduil虽然趁机给Legolas上了堂励志课,而Elrond也很给力地同时用实际行动给了详解,但Thranduil作为职业球手多年的理智还在,他对这场比赛的胜负概率的预估依然没变。
然而有的时候,的确是人算不如天算,而老天今天就不打算按常理出牌。
第一盘盘分来到5:4,Azog的发球胜盘局。在被破发过一次后,虽然Elrond坚持守住了自己的发球局,但整体局面上仍然被动。
可是在上一局Elrond保发成功后,Azog居然也叫了医疗暂停。
Thranduil远观了Azog从和治疗师交谈到实际的治疗流程,断定Azog的问题大致是脚底起了个水泡。
水泡对于球员而言是个尴尬的存在——算不上是病,但疼起来着实要命。如果起泡的位置比较微妙,甚至已经磨破的话,就算包扎,也必然多少会影响移动。
Thranduil经不住起了些不厚道的念头——当然他坚定认为,对Azog这样的人不必厚道。
事实居然还真如Thranduil所愿。Azog回到场上以后,脸色明显不善,脚步也迟滞了许多。
Elrond没有浪费机会,趁势反破,把第一盘带入抢七。

事后有毒舌的评论员说,这绝对是有史以来最难看的美网决赛之一,两个真正意义上的老弱病残扭扭捏捏地磨完整场,比的不是谁打得更好而是谁打得稍微不烂一些。
但现场的球迷用震耳欲聋的欢呼和鼓掌声证明了,他们真的不关心这一点,只要“纽约的儿婿”赢了这场比赛,就比什么都好。
更别提镜头里还时不时出现给Elrond用力拍着手的Legolas,和几乎少见他如此柔和一面的Thranduil。
前两盘战至1:1平,当Elrond用一个神来之笔的小球赢下关键的第三盘时,Thranduil甚至大方地朝镜头飞了一个吻。


这是Elrond的第20个大满贯冠军,却只是他的第二个美网冠军。
他和美网最为有缘,也和美网最为无缘。
在全场欢声雷动外加对手的臭脸中,Elrond发表了他的冠军感言。
“法拉盛的各位,大家晚上好。嗯……说实话,我刚刚在心里打了半天的腹稿,都不知道我这次该说什么,”Elrond不好意思地轻笑,“大概只有多说几句感谢吧,感谢运气……当然,还有诸位的热情支持,自然还有我的团队,以及……我的伴侣和孩子,你们是在这个世界上对我最重要的存在。”
在欢呼和口哨声中,Elrond顿了一顿,随后直接对自己的孩子说话:“Legolas,这是你第一次现场看我的比赛,我当然希望你喜欢它的结果,但更希望这个过程对于你而言能有积极的意义。做到最好,并且享受过程,但你要明白,小概率事件终究是小概率事件——我想这一点Thran已经跟你讲过了,作为父亲,他比我做得更好,一直都是。”
Elrond最后对着全场做了结语:“最后,我不得不在此宣布,退出今年剩余所有的比赛,”在一片惊呼中他狡黠一笑,“伤势严重,诸位也都看到了。而且,养伤的这段时间里,我会专注陪伴我的家人。Thran,之前是你跟着我世界各地地打比赛,现在,不知道你是否愿意,让我跟着你走遍世界去淘金?”
幸好现在是晴天,球场上方的顶棚处于敞开状态,不然观众发出的惊天动地的鼓噪声可能真会把顶棚掀掉。


不久之后,油管上出现了一个点击量爆表的视频,名字叫“撩汉表白大全”——点开来一看,其实是Elrond历年的颁奖讲话的合集。


END

评论(36)
热度(61)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