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Millennium·千年(续《Era》,HPAU)CH4

昨天立完flag立刻开始忙。。但我还是顽强地用两天码出了一章(切那你之前摸鱼的时候都干嘛去了

后天左右来更虚假之真(嗯不要当真orz

全文tag

---------------------------------

 

(四)所谓课题

 

“你怂!”

“你才怂!”

“我这是防范风险,你也别给我逞能!”

返校日当天,Thranduil和Elrond约在了瑞文戴尔,一起返回学校。他们收拾停当后,刚下到门厅,就听见Galion和Lindir这对冤家又吵开了。

从他们互吼的对话里可以听出,Galion这次想秀一把,拒绝用原来计划好的飞路旅行的方案,而是要幻影移形到霍格莫德村,再进学校。

而Lindir当然就是那个不遗余力的阻止者,一方面当然是幻影移形的难度大、风险高,现在连Thranduil和Elrond都不敢拍胸脯说自己有百分之百的成功率,而他们身边又没有成年巫师,万一操作不当来个身首异处,都没有人可以帮他们。而另一方面——

“箱子怎么办?你人就算能到,你有本事把箱子带走吗?现在不是你显摆的时候,麻烦你太平点好吗?”

Elrond好像完全没有在意这个话题的严肃性,对此表现出了纯学术的兴趣:“嗯……硬要说的话,可以用传送咒先把行李送走,不过有点难度,一旦失误,送到哪里就找不回来了……”

Thranduil也兴致盎然地加入了谈话,“是的,要传送几百英里的距离……这个咒语和飞来咒机制相似、效果相反,咒语的难度会随着距离的增大而显著升高,心里必须要对目的地有百分之百的专注。”

Lindir无语望天,他觉得这几个人的对话已经完全偏离了重点。

正在Lindir无力地试图给这些人注入一点理智的时候,一只面生的猫头鹰从敞开的大门中扑棱棱地飞来。

猫头鹰径直栖在了Elrond的肩上,他疑惑地取下缠在猫头鹰脚上的纸卷,展读起来。

“为什么是Celeborn教授……让我今天在宴会开始前去他的办公室找他?”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Thranduil就莫名觉得心里不舒服。他并不想太疑神疑鬼,但他的第一反应就联想到了那天表现有异的Celebrian,而Celeborn是她父亲……

“别是强行要把他女儿介绍给你吧?”Elros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冷不防地吐槽了一句,让Thranduil的心情更加恶劣。

身为当事人的Elrond却好像完全没有想到那一层,迷茫地看向自己的孪生兄弟,“你胡说什么呢?”

凭Thranduil的观感,Elrond的确根本没有知觉。

可是他也说不好,Elrond的无知无觉是幸运还是不幸——毕竟如果他都根本没有这个意识,就根本无从去谈防备。

Thranduil心里一阵不舒服,顺手就把那只正想飞走的Celeborn的猫头鹰抓住了,还从Elrond手里抽过了系信的丝带,打了个活结,把那猫头鹰绑在了自己箱子的把手上。

那猫头鹰郁闷地叫着,扑楞着翅膀,显然感知到了自己的不祥命运,这个结虽然并非无法挣脱,但一时半会它的确是逃不掉了。

“如果顺利的话,我可以连它带箱子送到霍格沃茨,不顺利的话……至少还有个识路的知道我的箱子到哪去了……”

Thranduil危险地轻言慢语,抽出了魔杖,酝酿着念咒。

不大明白情况的Galion和Lindir给Thranduil的气场吓得毛骨悚然,而Elros则一眼看出Thranduil这个实质为发泄的试验,并且抱着一丝看热闹的心态想知道这个咒语能不能成功。

至于Elrond,在经历了不知道Thranduil为什么突然打算拿这只猫头鹰撒气的瞬间不解后,反而开始担心起如果Thranduil真的把自己的箱子弄丢,这只猫头鹰能不能真的指引Thranduil找回他的箱子。

毕竟这是Celeborn的猫头鹰,只会去找他的主人复命……但Thranduil拿教师的宠物做这么危险的试验……算了,猫头鹰也不会说话,Celeborn永远也不会知道它发生了什么……

在Elrond不着调的心理活动还没进行完之前,白光一闪而过,Thranduil的箱子就不见了踪影。

“好了,我要到学校去验证一下魔法有没有成功。”

Thranduil轻描淡写地丢下这句话,径直走出了门厅。

 

撇下面面相觑的另外三人,Elros是唯一能看透端倪的。

Thranduil心里的窝火他大致能猜出来——这不光是一个女生喜欢Elrond并且伺机接近的问题,更严重的是,她亲爹现在有假公济私的嫌疑,一旦Celeborn参与,事情估计会变得很难看。

最最糟糕的,就是Elrond自己还无知无觉,Thranduil总不见得反而要去提醒他,万一Elrond没办法理解不说,还有可能觉得Thranduil疑神疑鬼。

所以他猜Thranduil选择一个人移形到学校,也是为了一个人安静安静。

结果,在Thranduil出去后,尽管Elros有意用魔杖指挥着把所有的箱子都堆到了出门的必经之路上,Elrond还是以令他痛心疾首的敏捷,越过了那堆箱子,追了出去。

 

 

默想目的地、转身,熟悉的挤压感,然后是突兀的钝痛。

Thranduil撩起右边的袍摆,很快就找到了疼痛的来源——他小臂的内侧,有触目惊心的一道血口子。

他立刻就想到了原因。

分体。对于幻影移形的初学者,甚至就算是已经有经验的巫师,如果施展魔法时心有杂念,可能就会丢下某些身体的部分,非常凶险。

他Nana曾经神情夸张地跟他讲过若干起显形者被大卸八块的案例,而像他这次这么三心二意,只是破了点皮,根本就不值一提了。

他端详了伤口片刻,左手懒懒地伸到右边口袋去掏魔杖,却并不是很积极地想要把这个伤治好。

毕竟跟他堵得慌的心绪比起来,这根本不值一提。

他自己都难以说服自己这次的危机感是有道理的——他只是莫名其妙地有不好的预感,可他甚至都没多少预言的天赋。

归根结底,或许只是他和Elrond的感情至今都鲜少有别人的干涉,无论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一般,所有人的关注潜移默化地让他们觉得,在一起就是理所当然的。就算之前互相都有那么零星几个追求者,也都没什么存在感,只要两句话之内一暴露目的,敬而远之就可以了。

可是这次却不同,Celebrian以一种貌若正直无害的状态接近着Elrond,要是明着对她表示敌意,反而显得自己无理。更别提这位校长家的千金会不会动用父母的影响力——从Celeborn的那封信来看,她八成是已经动用了。

Thranduil想得出神,身后突然传来轻微的爆裂声,他赶紧放下袖摆,回头就看到了Elrond。

“Thran,我们赶紧去大厅看看你的箱子在不在,然后晚宴前我要去找一下Celeborn教授。”Elrond轻松而愉快地说道,Thranduil勉强笑了一下,跟着他走上了上坡的山路。

 

 

Thranduil的箱子的确被他自己的魔法准确送到了,而Celeborn的那只猫头鹰也已经挣脱,估计是躲到猫头鹰棚避难去了。

Elrond去了Celeborn的办公室,直到晚宴开始还没有露脸。

Thranduil盯着面前餐桌上的高脚杯,攥紧了拳,指甲已经掐痛了掌心。

Celeborn和Elrond的谈话时间越长,他心里就越不舒服。

但总不见得Celeborn会劈头盖脸地跟Elrond说“我女儿看上你了,快跟Thranduil分手然后和她交往”……肯定不会。

Celeborn是个拉文克劳,还是Elrond的院长,他肯定有高明得多的办法。

直到Galadriel起身致辞,Celeborn才悄没声地坐进了教工席,Elrond也尽量不引人注目地在拉文克劳的餐桌上入座。

本来Thranduil和Elrond互窜学院桌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可是这次在众目睽睽之下晚到,如果Elrond直接坐上了斯莱特林桌,必然是又怪异又失礼。

Thranduil甚至怀疑,这一情形,也是Celeborn故意导致的,更别提Celeborn刚刚坐下,就若有若无地注视了他几秒。

Thranduil低头瞪着桌沿,没有注意到Galadriel在瞥见姗姗来迟的Celeborn后,几不可察的一个摇头。

 

在所有学生的翘首期盼下,Galadriel讲了关于三强争霸赛的事宜,大意是这次的比赛会在法国的布斯巴顿学校举办,所有五年级以上,或者四年级学生征得监护人书面允许的,都可以报名参加代表团,万圣节之前启程,引得绝大多数适龄学生摩拳擦掌,只有被提前剧透、又挂心着别的事情的Thranduil兴趣缺缺。

Galadriel自然还介绍了临时顶替Oropher的Glorfindel,这位年轻的代课教师阳光帅气的外表第一时间就俘获了响彻礼堂的掌声和口哨。

Galadriel说完、宴会开始后,Thranduil一边味同嚼蜡地吃东西,一边瞟向拉文克劳的餐桌方向。

也不知道Celebrian使了什么神通,居然坐到了Elrond的对面,Thranduil非常确信五分钟前她还不坐在那个地方。

她切割着餐盘中的东西,含笑和Elrond交谈着什么,也时不时让身边的人也参与进对话——又一次,从表面上无懈可击,却恰到好处地占据了Elrond的注意力。

低了一级的学弟Feren凑过来搭话,稍微让Thranduil分了下神。

于是Thranduil也乐得和他交谈,以免自己真的忍无可忍朝拉文克劳那边下个恶咒什么的。

从一本正经地讲三强争霸赛的历史沿革,到八卦起Glorfindel那个从德姆斯特朗毕业的男朋友,这顿在Thranduil看来长得难受的晚宴终于结束了。

 

Thranduil本来想去找Elrond,却突然被涌动着退出礼堂的人潮激起了一阵难以名状的绝望,想跟Galion一起回宿舍时,又发现Galion也不见了人影。

他也的确没有想到,推开宿舍门的那一刻,迎接他的竟是一个满怀的拥抱和落在唇上的亲吻。

“Thran……”Elrond的鼻梁摩挲着他的脸侧,温温软软地叫他的名字。

“你……你来干嘛?”

“今天晚上我陪你睡啊。我让Galion去找Lindir了,他那个高兴得,跑得别提多快了。”

“哼,我还以为宿舍里有坏人,差点就掏魔杖了。”Thranduil嘴上不饶人,肢体动作却再明显不过地表明了他享受Elrond的这个拥抱。

“不过……Thran……我有事情跟你说……关于Celeborn教授的……你可别生气……”

Elrond支吾着的后一句话又让Thranduil的心情沉到了谷底——按Elrond这个说法,难道Celeborn真的按照他心里最荒唐的那个剧本,直接让他们分手?

见Thranduil不答话,Elrond深吸口气继续说下去:“Celeborn教授让我帮他做一个课题,关于缩身药水的研究,可能每周要去两到三个晚上……可是我跟他说,在魔药方面其实你比我好,照理说如果他要选助手,起码应该包括你,如果只选一个,那也应该是你而不是我……我就跟他直说了,但他很坚定要让我去,不过他也明着跟我承认了,他就是心里对本院的学生有偏袒,所以这不是你能力问题……Thran,你不生气吧?”

Thranduil当然生气,都快气笑了,可他偏偏又不能对Elrond说。

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这父女俩果然是一脉相承。

 “嗯……还有……我当时是很想快点出来和你一起吃晚饭的,但Celeborn教授给我看了各种细节的研究大纲、研究计划什么的,所以耽误了……所以想来想去,我必须今天晚上都来陪你……你看好不好?”

Elrond的确是很在乎他的,只是重点有点歪,Thranduil也并不知道怎么纠正。

所以他又能说什么?

“好吧,勉强算可以弥补了。那么你在那里烧化坩埚的时候,我就去找Glorfindel,让他教我几个拉风的魔咒好了。”Thranduil故作轻松地说,脱下外袍挂在了衣架上。

他忘记了手上还有一道没有治的伤口,袖摆落下的时候正好给Elrond看了个正着。

“Thran!这是怎么回事?!”

Thranduil这次可是真笑了,听Elrond的语气,不像他手臂上破了个口子,倒像是他骑着扫帚从几百英尺的高空掉下来、随时可能咽气那么严重。

“下午幻影移形分体了,也没怎么疼,后来忘记治了。”Thranduil这句话,除了“没怎么疼”以外,倒是百分百的实诚。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Elrond小心翼翼地捧过他的胳膊,忍不住把唇凑上去吮了吮,“还疼吗?”

Thranduil摇了摇头,任Elrond取过魔杖,念咒让他的伤口愈合。

暗恋了一年多外加明恋了一年多,Elrond对自己流露的温柔,仍然会让Thranduil心里悸动不已。

越好的东西,就越不喜欢别人觊觎。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TBC

评论(27)
热度(61)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