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Deceitful Truth·虚假之真(九)

前文

挖坑一时爽。。至今最难填的一坑没有之一。。

----------------------------------

 

“他是最优秀的将帅,也是最勇武的战士……”Elendil苍白着脸色评价。

他们素来不合、针锋相对,可人类国王最终还是发自内心地赞叹道。

然而于事无补。

那个时候,Elrond被重重敌兵围困着,只能在远处无力地看着那一切发生——

Thranduil被索伦扼住脖颈,反掌击晕后带走,眼下生死未卜。

所有人都不敢妄断,索伦不取他的性命,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

毕竟,大家也都知道,索伦的上一个战俘,最终是个什么下场。

这一次,连临时代表绿林参与会议的Galion都同意,他们除了观望,可以做的事情十分有限,而贸然出手营救,显然是一开始就被排除的选项。

盟军眼下渐渐占了上风,索伦最有可能的用意,就是以Thranduil为筹码,或是威胁,或是交易。

Galion冷笑着总结:“他本可以在战场上就杀死Thranduil,既然那个时候留他活命,也只能姑且推论他现在仍然有暂时不杀Thranduil的理由。说不定他甚至想借此调拨盟军之间的关系,断定密林精灵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出兵相救,而你们为了所谓大局肯定会阻止……”他漠然地瞥了一眼Elendil,后者因为些许的羞愧和自责蹙紧了眉头,“虽然从我的角度,宁可死一千一万个你,也好过让Thranduil出事——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没有人能逼他牺牲自己。而且现在都既成事实了,我会尊重Thranduil的本愿,哪怕,哪怕这意味着……”Galion强装的冷静终于在说到此处时崩塌,他用力张了张嘴,最后仍然无力明说那个可怕的后果。

只有Elrond沉默地立在营帐的角落,拒绝去想,拒绝接受,拒绝聆听。

Galion对待Elendil都是一种冷漠而平静的态度,可如果Elrond稍加注意,就会发现唯独Galion投给他的几个眼神中,蕴含着仿佛能将人洞穿的愤怒和憎恨。

Elrond还不知道,如果Thranduil真有个三长两短,他对于Elrond的误会,就将成为让他永远抱憾的伤害。

但无论如何,Elrond此刻都深受煎熬。

Thranduil可能会承受巨大的痛苦,同时也可能再也回不来了……而这种可能性让Elrond只要略想一下,心口便感到撕裂般的疼痛,浑身皮肤都如针刺一般,让他坐立不安。

Elrond再也承受不了,一言不发地转身出了营帐。

大角鹿听从Thranduil的命令,把Elendil驮回来以后,就一直站在帐外。

Elrond看见它,不久之前的那一幕再次鲜活地袭上心头,让他下意识地咬住了嘴唇来抵御心中的阵痛和无能为力的自弃。

大角鹿低低地哀鸣一声,其中传达的哀痛和Elrond心中的情感共鸣起来。

Elrond走上前,抚上大角鹿的颈侧。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想丢下他,可是你又必须服从他……”Elrond大致能知道大角鹿的所想,轻抚它的皮毛,低声应答,“我是那么恨我自己……我在那么远的地方,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我多想,如果我能……一下子消灭挡在我面前的成百上千的那些敌人,赶到他身边,救他……宁可以我自己的性命为代价……”

心中的情感纠结成一团乱麻,可只有一点,随着Elrond的絮语,显得越发澄明。

初见Thranduil时针锋相对的论辩,对他独树一帜的作风的好奇与欣赏,看见他脸上触目惊心的伤疤的痛彻心扉……直至今天,他几乎觉得自己的生命都被抽空,自己的存在都不再有意义……

他对Thranduil,早已不止什么所谓的好感或是喜欢。

他爱上了Thranduil。

这个念头像是灵光乍现,却更似顺理成章。

然而太晚了。他意识得太晚,更可能再没有机会向Thranduil表达。

大角鹿侧过头看他,哀伤的眼睛中满是悲悯。

Elrond一遍遍抚摸着大角鹿的脊背,疯魔一般地喃喃着,“我爱他,我爱他啊……”

黑气笼罩的天空,只有稀少的星辰微弱地透出光芒。

Elrond下意识地抬头寻找启示,回应他的却只有一片默然。

 

 

Thranduil感到一股猛烈的硫磺味灌进鼻腔,身上的新伤老伤也随着意识的恢复隐隐作痛起来。

这必然不是曼督斯的光景。

Thranduil心下冷笑,不紧不慢地张开眼,毫不意外地看见一身黑甲、居高临下俯视着他的黑暗君主。

“这样做没有任何意义。”没等索伦做任何表示,Thranduil先发制人,用干哑的声音开了腔。

Thranduil未卜先知的表现引起了Sauron的兴趣,回应他的是一声玩味的轻笑,“哦?怎么做?你说的‘意义’又是什么?”

“不会有人为搭救我与否起争端,更不会有人真的蠢到来搭救我。”Thranduil直截了当。

一瞬间的死寂,随后又被索伦的轻哼打破。

“这么确定?你是幽暗密林的精灵王……所以你的说辞,我并不相信。”

“与我亲近的人,自然能懂我的所想,所以不会轻举妄动;而仇视我的人,巴不得借你的手,把我除而后快……有什么好惊讶的呢?”

“那就真的没有你想要‘亲近’的人?或者想要‘亲近’你,可你却一无所知的人,没有这个默契?”索伦敏锐地找到了漏洞。

Thranduil的身体一瞬僵硬,脑海中条件反射地就出现了一个名字,并且只是因为想起了那精灵,一股凉意便不禁在心头洇开。

表面上,Thranduil还是不动声色地回望向索伦,嘴角还勾起了一个嘲讽的弧度,却没有把握索伦是否能看出端倪。

索伦却似乎没有继续揪着这个话题,而是一指托起Thranduil的下巴,恶意地打量起来。

夜幕已然降临,Thranduil的魔法自然也已失效,近乎狰狞的半面龙伤毫无遮掩地暴露在索伦面前。

“龙……真的是神奇的造物,不是吗?”索伦的轻言慢语邪恶而蛊惑,“它们在魔法上的能力和创意甚至都令我惊叹了……真是可惜了一张漂亮的脸蛋,你看你那么努力地想要掩饰……说起来,什么是美,什么又是丑呢?这本就不是绝对的概念,只不过是大多数人制定的标准而已。就好像……所谓的善与恶,也是一个道理啊,大多数人所期望的,便是善,他们厌恶的,便是恶……我们在此兵戎相见,不过是因为我们对这个世界应当怎么运作抱有分歧罢了……”

Thranduil仍然维持着不为所动的表象,心里暗暗警惕起索伦跟他说这一番话的动机。

按前几句话的走向,听起来是招安之语,但Thranduil本能地断定这不会是索伦的目的。

下一刻,他的猜测就被印证。

“哎呀呀,没忍住说了这么多偏题的废话,”索伦戏剧性地话锋一转,“其实,我最好奇的,还是你死撑的这个障眼法……在今天这一仗之前,你本来就伤得不轻,却直到我击晕你之后,你的潜意识仍然维持着你的魔法。如果像你之前说的那样,你已经洒脱到了无挂碍、连自己的性命都无所谓的地步,还会在这个龙伤上如此执着吗?”

Thranduil一时被戳中痛处,暂时也想不出任何有力的回应,事实上,他让自己脸上的表情保持漠然,就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努力。

多说多错,Thranduil暗自深吸口气,无畏地迎向索伦的目光。

索伦再次笑出了声,停了一拍后,一字一顿地论断道:

“你心有所爱,对吗?”

 

 

TBC

评论(35)
热度(54)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