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Deceitful Truth·虚假之真(十)

前文在这我知道你们一定都不记得了因为我自己也不记得了orz

---------------------------------

 

Thranduil的心中翻江倒海,然而其实索伦也仅不过是随意猜测。

这些自诩为光明的精灵的那些小心思,随意揣摩一下倒也八九不离十。

Thranduil仍然竭力地保持着冷静与索伦对视,力争不让对方在他的脸上看到一丝破绽——索伦的这个揣度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坐实了以后会如何利用它。

虽说Elrond对自己显然不可能有那方面的意思……Thranduil心下苦笑。但如果让索伦误以为有了什么,从而无端殃及了他……

就在这个当下,Thranduil的第一反应仍然是为Elrond考虑。

视线忽得扫过索伦佩戴至尊魔戒的手指,Thranduil在极度被动的情况下,心生一计。

他冷笑出声,转守为攻,“呵,是什么让黑暗魔君一厢情愿地认为,精灵竭尽全力想保全美好的表象,背后必然也是由于一种美好的心理在驱使呢?时过境迁……或许魔君对于精灵的刻板印象也该改一改了……我们并不是那么纯洁无瑕的生物——至少,不全是。”

几乎只有不到一秒的反应时间,Thranduil倒还是顺利地组织完了这段话,并且满意地看到他的所言引起了索伦的兴趣。

“不知魔君是否想过,所谓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可以轻易地异化成谁更‘美好’的攀比?异化成让自己显得比本质上更好的粉饰?会不会变成,谁代表那些‘美好’的事物——俊美啊、善良啊、无私啊,就可以赢得更多人的肯定,进而为自己谋取更多的名利?我要是真的顶着这副可怕的本貌跑出去,你猜多少人会对我敬而远之?”

Thranduil说下一句话的时候,想起了他和Elrond的对话,想起了Elrond如何说出他只欣赏美好的事物、如何在自己可怕的容颜面前因为失望而呆愣……由此不经意流露出的憎恨和愤怒让他的表述在索伦眼中更加可信。

索伦微微侧头,似乎在重新审视Thranduil,后者乘胜追击,“你看我表现得无所谓、表现得大义凛然,那是因为我判断我十有八九要命丧这里,既然结局已定,我不如以一种相对有尊严的方式接受……可是只要有那百分之一的转机……不要小看我求生的愿望……事实上,我从来没有对这个世界百分之百地满意过。我参战,也只是为了求得一丝生机……我对站在谁那一边,其实并没有执着……”

Thranduil的嘴角随着他的陈述勾起笑意,从地上慢慢坐直,又渐转成半跪的姿势,双眸惑人地微眯,最终竟直起身体,向前两步,走到索伦面前。

索伦原本占据绝对的主动,此时却被Thranduil突然掉转的态度弄得有些疑惑——他的确没有料到眼前的精灵竟冷不防地表达了投诚的暗示,也并没有把握他到底有几分真心。

Thranduil还在继续加码:“我想魔君会同意,现在形势已经进入胶着,任何一边落下的砝码,都可能牵动整个战局的胜负……而我对于盟军的防务、弱点,都了如指掌……事实上,我们一族,与魔君从无旧怨,反倒是……我面对一支诺多当道的军队——他们一声令下,我的族人、我的臣民,就要为他们流血牺牲,我是什么心情,斗胆请魔君想象一下。”

Thranduil借着想起Elrond以后心里涌动的强烈的痛苦和不甘,惟妙惟肖地继续演着戏,就连索伦也开始信服。

索伦也不禁开始考虑起一种新的可能性——如果Thranduil真的有意效忠自己,或许是比挟持他来威胁盟军退兵更好的选项,毕竟一者只是缓兵之计,另一者却有一劳永逸的可能。

至于这只精灵……事成之后,称自己心的话,可以继续留着,如果不称心,除掉也不过是举手之劳。

魔君只余一副盔甲的躯壳看不出神情,Thranduil只能从他停滞的动作中推测他的确对自己的所言动心。他偷眼又瞥了一下索伦的戒指,然后微微侧头,装作因为头发粘在了左颊的伤上感到不适,伸手拂去,实则盯准了索伦的佩剑。

顷刻之间,Thranduil闪身上前,一手握紧索伦的剑柄,另一手扭住索伦的右臂,侧跨一步,想借力抽剑,然后砍去索伦佩戴戒指的手指。

魔戒仅在他眼前咫尺。

他突然感到头脑一阵剧痛,纷乱的意象在他眼前掠过,繁杂的声音也在他耳边炸开。

他重新看见父亲的死亡,看见遍体鳞伤的母亲踏上西渡的航船,看见面目全非的家园,看见马革裹尸的子民……

然后,他看见Elrond。

黑发的智者与他谈论自然万物、谈论日升日落,那精灵微笑,礼貌而淡漠,说着“只有美好的事物才值得追求”;

Elrond的指尖抚过他的戒指,牵上他的手,手心的温度在他记忆中却是冰冷;

他竭尽最后一丝力气维持着掩饰的魔法,却终究在真相大白的那一刻得到了对方幻想破灭的愕然……

魔戒的蛊惑人心之处,在于它能映照人心底最大的遗憾,进而唤起最为强烈的欲望。

“放弃他,毁灭他,或者……征服他……”

两个声音交叠着在耳边回荡不去,是索伦注入那戒指的灵体在读取Thranduil的记忆之后自发的反应——那邪恶嘶哑的,属于当下的魔君索伦,而那清亮优美的,大抵属于从前蛊惑了大半个中土的迈雅Annatar。

“不……”Thranduil紧咬嘴唇,调动起全部的意念与魔戒的力量相抗。

只是须臾的时间,却足够让Thranduil丧失主动。

Thranduil原本带伤,力量有限,索伦趁机反扭过Thranduil的双臂,膝盖猛顶他的腰侧,在他完全丧失反抗能力后,盛怒地用全力掐住了他的脖颈。

所以这就是终结了。人事已尽,天命使然。

转瞬即逝的不甘之后,Thranduil释然地闭上了眼睛。

 

 

当Thranduil再醒转时,眼前所见也仍然不是曼督斯。

他被索伦挟持着面对千军万马,横在他脖颈之前的,正是他自己的佩刀。

索伦被魔法扩大的声音回荡在山谷之中,震耳欲聋地宣布他要以Thranduil的性命,与盟军做一场交易。

Thranduil拼尽全力挣动着,却被索伦大力的钳制禁锢得动弹不得。

 

盟军阵中,虽然表面上仍然齐整,躁动的私语也渐渐传播开来。

他们之前已经猜到了索伦的用意,然而在真实面对的时候,仍然无解。Gil-galad的脸色凝重,悄悄看了一眼身旁的Galion。

Galion的双手已经颤抖,拇指生生把食指的指腹掐了出血,出口的话语却是绝望的平静:“不要听他的,犹豫只会徒增伤亡。就算我们退了兵,你觉得他会放过Thranduil吗?”

Gil-galad默然。道理他都明白,可是眼下谁都下不了手做那个下令冲锋的人——索伦如果杀了Thranduil,这一声令下就是有直接的因果关系的。

 

“早就听闻黑暗魔君智计非凡,可是这一招,的确是手臭棋。”

忽得有一个清朗声音打破了战场之上短暂的沉默,一个身影纵马向前,走出阵列。

竟是Elrond。

“这是战争,性命如蝼蚁,每天都有人在丧生……一个国王的性命又比一个小卒的性命高贵多少?死了一名士兵,还会有其他士兵冲锋在后,少了一名国王,自然也会有人替补。他们犹豫,他们沉默……不是因为他们难以决断,而只是不愿意做出头鸟,明着讲出那个众矢之的、却是大家心知肚明的答案。”

Elrond直视索伦的盔甲上双眼处的空洞,自信的笑容冰冷而可怕。

“快动手,杀了他,也好节省双方的时间。”

 

 

TBC

评论(29)
热度(48)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