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cp的复杂程度已经无法用简介涵盖
ET坑会回来填
tsn文请移步子博@Antoinette_今天吃茶了吗

官配♡@甜死你的抹茶O

【ET】Friend or Foe·亦敌亦友(网球AU)(8)

前情:一个来自领主的双打邀约

----------------------------------------


Elrond问Thranduil愿不愿意和他双打。

彼此都能察觉到此刻气氛的微妙,Thranduil防御般地反问:“为什么?”

Elrond答得毫不迟疑:“练习网前技术。”

满分答案。

不是想和对方在一起,不是想弥补之前的争吵,只是作为职业球员想与水平相近的人合作提高。

Thranduil点头回答:“我考虑一下。”

事实上,就是以点头为准,已经允诺了的意思。



Elrond在Thranduil附近租到了房子,但两个人在整整一个月内几乎都没什么交集,各休各的假、各练各的球,直到十二月下旬一起飞抵卡塔尔为比赛做准备。

世界前二准备组队参加卡塔尔公开赛双打比赛的新闻早已经传得铺天盖地,但Thranduil对媒体向来简单粗暴,Elrond对媒体向来无懈可击,再有Galion在门前一挡,外界可以获得的信息实在有限。

事实上,两人一直都表现得正经而职业,倒是第一天尝试合练的时候,Oropher和Gil-galad毫不客气地抢了回戏。

Oropher一句“这是我有生以来最糟糕的圣诞节”点燃了战火,然后就是那些关于什么交手战绩、场上风度、场外言论一类的陈芝麻烂谷子,于是Elrond和Thranduil自顾自地练起球来。

虽然Elrond已经吸取了教训,但并不妨碍他练球的时候去观察Thranduil的表现,乃至偶尔击球加力去试探Thranduil。

Elrond的心思也没有逃过Thranduil的眼睛,后者倒也没有计较,反而多少还有些窃喜(尽管他自己不会承认),而且也不吝于犀利地回击Elrond的那几个刁球,也算是表明自己已经无恙的意思。

就在Gil-galad和Oropher忙着互怼的时候,Elrond和Thranduil已经悄无声息地把练球打成了一场决赛级别的对战。


然而等到Oropher终于数落完久远以前的一场比赛里Gil-galad在他非受迫性失误的时候坏笑了一下,回过神来叫停了Thranduil和Elrond已经快变成正式比赛的练球后,原本意气风发的两个人也只能乖乖站好听Oropher说话。

Oropher在球员时代参加过不少次双打,成绩都很不错,如今Thranduil在同时代球员中顶尖的网前技术和Oropher也是分不开的。

还沉浸在怀旧模式里的Oropher上来就提起了他俩十六岁时那场灾难性的澳网双打。

理所当然地,他对Elrond的吐槽要显著多些。在正常的双打剧情中,很多球都是本方选手发球,然后站在网前的另一位选手把对方的接发球直接截击,十秒之内就能拿分。而Elrond的网前……哪怕他贵为当今的单打世界第一,都是不大跟得上的。

更何况,这次Elrond以锻炼网前为名来找Thranduil,他总觉得是Thranduil亏了,以及Elrond这么做背后显然有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还是不要点明的好。

Oropher讲得激情四射,但Elrond和Thranduil已经开起了小差。

他们悄悄对视一眼,发现对方眼底映着如出一辙的笑意。

他们忆起那一年墨尔本的阳光,忆起那个比往常更加燥热的夏天,忆起当时还一无所有、空有雄心壮志和不确定的未来的岁月。

Elrond顷刻想起十六岁的Thranduil。

那时还处在叛逆期的Thranduil在不久前打定了留长发的主意,蓄到肩头的金发只能扎到一半,但Elrond最喜欢看在不打球时它们披散下来的样子,闲暇的时候他随意地披一件卫衣,要是顺手拍张照片下来,放在某个流行专辑做封面也毫不违和。

但其实Thranduil心底是有点奇怪为什么Elrond能和自己成为朋友的。他不屑于社交辞令,更没有整天被一群叽叽喳喳的人环绕的心理需求,他的朋友至今也并不很多,在他的青少年时期尤其少。


用Thranduil当年一位网校老师的话来说,十几岁的Thranduil,就是个眼里只有网球、视其他一切为粪土,也从不掩饰自己不满的坏脾气小孩。

要解释这件事,或许只有两个用滥了的词:“互补”和“志同道合”。用网校老师的评价,如果Thranduil是那届里脾气最坏的,Elrond就是最好的,Elrond跟人说话永远是温文尔雅、有理有节,好像永远不会生气。而他们俩又是当之无愧的最有天赋的学生,Elrond和Thranduil有同样的对网球的执念。Elrond也发现,Thranduil虽然对别人苛刻,但实际上他对自己更加严厉。

认得Thranduil的第一天,Elrond就试图对Thranduil伸出友谊之手。

“你好,我叫Elrond,Elrond Rivendell,来自澳大利亚。”

“哦。”Thranduil抬了抬头,然后继续给他的球拍缠吸汗带。

第一次努力宣告失败。

第二天下午有安排练习赛,Elrond不废吹灰之力地横扫了一个大他两岁的孩子。

那时Thranduil刚刚大比分获胜,喝水的时候无意瞟了一眼隔壁场的战况,结果盯着Elrond的技术动作就没有再移开视线。

Elrond察觉到了Thranduil的注视,笑了一下后继续投入了战斗。

“你很厉害。”

已经摸清了对方的脾性,作为胜者下场的Elrond反倒是先赞美了Thranduil——当然对方站在场边看完了自己的比赛,本身就是个好兆头。

Thranduil抿嘴,几乎是笑了下,淡淡地回应:“你也很不错。”

对Elrond来说,其实从这一天开始,在所有人对他的肯定中,来自Thranduil的就成了最重要的。

“你是叫……Mrikwood?”Elrond有些小心地试探,猜测Thranduil更希望不熟的人老老实实地称他的姓。

结果他下一秒就得到了惊喜,“Thranduil。我的名字是Thranduil。”


四年后当澳大利亚网协邀请这两位小有名气的天才少年空降大满贯时,Elrond已经能名正言顺地称他“Thran”了。

他们习惯性地以Thranduil的指挥为最高纲领,在双打时总还会习惯性地压单打的边线,为抢一个落在两人中间的来球碰了头……

就像Oropher说的那样,按他们那种打法,不输才是不正常的。

那场比赛输完以后,Thranduil宣布了一句如今已经被他自己打脸的话:“我再也不要和你双打了。”

但他的表情却是笑着的。

双打的第一轮比赛被安排在外场,观者寥寥。他们故意磨蹭地收拾东西,不约而同的将视线投向了不远处的中心球场,里面正在进行着比赛,隐约可以透出观众的欢声雷动。

“将来我要在那里打球,拿大满贯,当世界第一。”Thranduil眼睛微眯,内中闪现着期待而胸有成竹的光芒。

同样的话他们其实早已说过若干次,只是在此时此地有一种别样的仪式感。

再四年以后的故事,所有人也都知道了。


Oropher絮叨了很久才发现两个说话对象好像一点都没有听进去的样子,而且还一脸谜之微笑地对视着。

一旁的Gil-galad早有察觉,还幸灾乐祸地大笑出声。

Oropher没好气地向他砸了个网球,然后面向俩小的,危险而挑衅地扬了扬眉。

“你们俩自我感觉那么好,就一起来一局。我保证,我老人家一个人就能把你们两个打得落花流水。”



TBC

评论(11)
热度(51)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