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cp的复杂程度已经无法用简介涵盖
ET坑会回来填
tsn文请移步子博@Antoinette_今天吃茶了吗

官配♡@甜死你的抹茶O

【ET】Deceitful Truth·虚假之真(十一)

我写到哪了我不记得了orz

---------------------------


Elrond话音落下的那一刻,Thranduil只感到释然。

极致的释然。

也是不容易,有个明白人可以直截了当地点破,免了那些毫无帮助、还可能贻误战机的纠结。

而且说这句话的是Elrond。

就像是对他们之间那些莫名其妙的纠葛、对Thranduil本人的最终宣判。

诚然,这个时候,他们在索伦面前越显示出不在乎他的生死,他反过来倒还有一线生机。

Elrond明白这个道理。

但这恰好也说明,他自己的性命在Elrond眼里毫无任何特殊的意义、是一个可以随意去赌博的砝码。

罢了罢了。

反正在密林那边,他已经把自己的身后事安排好。而在这个世界上,他早已茕茕孑立,没有任何挂念了。

Thranduil已经全身放松下来,一心注意着索伦是否会露出破绽,他可以伺机祭出舍命一击。

索伦缴了他的刀,现在正用它挟着自己的脖颈。

这也就意味着,他之前意图夺下的索伦的佩剑,仍然在索伦的腰侧,他反掌可及之处。

Thranduil已经打定主意,只要索伦有一刻的松懈,他就继续执行之前失败的那个计划,哪怕索伦极有可能抢先割断他的脖子。


在Thranduil计划着这些念头的时候,战场之上一片静默。

所有人都被Elrond的话震惊,同时盟军的所有人又不得不承认Elrond做得合理。

Galion气得红了眼睛,却还是伸手示意已经因为愤怒而躁动的密林精灵们不要妄动。

Thranduil也不会愿意自己成为全军的负累的。

只不过这样的话由Elrond亲口说出,对他来说太残忍、太残忍了。


而这个时候的Elrond,还在不紧不慢地指挥坐骑继续缓步前行,逐渐远离了盟军的阵列、靠近了索伦一方。

索伦也没有料到,他一开始志在必得,以为挟持住一名精灵国王,多少会对盟军起到牵制作用,没想到眼前的黑发诺多突然现身,直截了当地说了那么句话。

困惑在魔君的心头堆积,几乎要转化成愤怒——

魔戒之中有他的魔力和意识,昨天Thranduil被戒指的力量制住,他可以感知到戒指所窥探到的Thranduil心底那种绝望而强烈的感情,那种让他感到反胃的色彩,大抵就是首生子和次生子们所谓的“爱情”了。

Thranduil说,不会有人想要救他、用他的性命威胁全军的目的注定失败……可是他本以为Thranduil这句话只是一句逞强的故弄玄虚。他那样的视死如归,甚至在那种境地下还敢反抗自己,他到底爱恋的是谁、守护的是谁?


而Elrond在说完那番话之后,没有和任何人交流、没有和任何人确认,只是继续缓缓纵马向前,就连索伦也猜不透他的意图,只是继续用力挟住Thranduil,并且警觉地关注着Elrond的动向。

Elrond几乎到了无人区的正中才勒马停下。整个战场一时静默,没有人言语,甚至没有人动作。

变化就在这一瞬发生。

荒原之上仍是一片死寂,但所有谙熟魔法的精灵,以及对面的黑暗魔君,都感到一阵不寻常的波动。

敌军一侧的石子和砂砾忽得悬浮起来,在与他们头部齐平的位置形成了包围,仿佛下一刻就要把他们吞噬。

Gil-galad难以置信地圆睁双眼,惊讶和紧张让他的双手都沁出虚汗。

索伦也同时僵住,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Elrond身上,甚至放松了对Thranduil的钳制。

他们知道那股力量的来源。

维雅,风之戒,索伦遍寻多年而不得的精灵三戒之一。

至尊戒驭众戒。

精灵三戒虽未受至尊魔戒沾染,却仍然无法摆脱与至尊戒相连、被至尊戒钳制的命运。在此之前的持戒者,只要索伦拥有至尊魔戒一天,都断然不敢使用手上的戒指。

而现在,Elrond竟然如此轻易,甚至于鲁莽地将这枚维雅、将他持有维雅的事实暴露在索伦面前。

这不仅让索伦一时无法理解,Gil-galad更无法理解。

他将风之戒交托给Elrond,显然不是想让他动用它的力量和索伦对抗,以Elrond的审慎当然也能明白,一旦被魔戒的力量反噬、一旦被索伦得到风之戒的力量,将是他们无法承受的后果。

但Gil-galad也随即明白,Elrond这么行事的原因,显然就是因为现在索伦手中的那个精灵了。


Elrond不为所动,渐渐收拢双拳,笼罩敌军的砂石也顿时聚拢,将索伦的人马困在剧烈的尘暴之中。

几乎没有准备的时间,他就等来了索伦意料之中的反扑。

更强大、更黑暗的魔法威压而来,几乎让Elrond喘不过气来。邪恶的絮语涌入他的耳际,像有钢针楔入他的大脑一般,剧痛无比。

胸腔的压迫感越发强烈,每一口呼吸都成了痛苦。Elrond怀疑索伦是想用魔力把自己生生扼死。

一股不合逻辑的冲动涌上,他想狂怒,他想杀戮,他想掉转头去攻击身后的盟军……

似乎在这样的念头闪现的时候,身体的痛苦就会减轻些许。

“Thranduil……”

他咬着牙念出心上精灵的名字,来抵抗索伦的蛊惑。


Thranduil?

通过两重魔法的传递,索伦这次分明地听见了Elrond的心声。

黑暗魔君几乎要大笑出声,这一切多么感人,又多么荒谬。嘴上说着不在乎他的生死,好让人放松警惕,行动上却宁可押上一切也要救他……

软弱而又矛盾。这就是伊露维塔的造物。

可就在他分神的时候,已经不知不觉更加放开了Thranduil,直至给了他相当的活动余地。

Thranduil看准机会,抬手钳制住索伦握刀的右手,反手抽出索伦佩在左侧的剑,却在瞬间发现索伦留给他的动作空间不足以让他用剑锋碰到索伦的手指。

大抵是索伦此时动用了绝大部分的魔力来针对Elrond的缘故,Thranduil在这次靠近魔戒时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他的头脑仍然清明,在顷刻之间做出了决策,没有执着于完成预定动作,而是顺势将左手中索伦的剑权力刺进他肩胛部的盔甲缝隙处,趁他吃痛而微松开手时,从他手上夺回了自己的刀,之后贴地一滚,先脱出索伦的控制范围,然后将刀横在身前,与此时已是盛怒的魔君对峙。


而另一边的Elrond,也突然觉得自己可以呼吸了。各种意义上的。

然而他立即反应过来,Thranduil现在一人对上索伦,仍然是凶多吉少,于是即刻催马赶向他们的方位。

Gil-galad眼见时机成熟,便也当即指挥全军发动总攻。

可是,后面山呼海啸冲锋的声音,前方杀声震天迎战的声音,Elrond全都听不到了。

他眼里只有Thranduil、只有Thranduil的安危。

一如在上,他原本害怕在面对索伦、说出那句“快动手杀了他”的话的时候显出一丝一毫的破绽,结果落得个反效果害了Thranduil、也拖累了全军。或许幸而他的心痛如此剧烈以至麻木,让他近乎完美地演完了这出戏。

现在,他恨不得下一秒就到Thranduil身边去,保护他、和他并肩作战。

说起这个,那两个人,到哪里去了……


Elrond正想着,就见两道身影仿佛凭空出现,和Thranduil一起,将魔君合围。

在索伦带着Thranduil出现,Elrond上前劝索伦直接杀死Thranduil之前,Elrond就向Elendil和他的儿子Isildur交代了他的计划。

“我会出去迷惑索伦,告诉他用Thranduil来威胁我们没有用。然后我会在他产生怀疑的时候吸引他的注意,然后你们趁机绕到敌人前方,靠近索伦,伺机砍掉他的戒指。”

Elendil和Isildur都认可了这是个好主意,并且也愿意照此执行,不过在行动之前,Isildur直言不讳地点明了:“我们自然会尽力。但谁也不能保证索伦在听到你的话后不会直接杀掉Thranduil,或者他在之后因为什么原因被杀死。”

Elrond坚决而冷静地摇头,“没关系。”

Isildur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就二话不说地悄然离开了。

而他的后面半句话,只有后走一步的Elendil听见了。

“曼督斯之路上,我会陪他。”



TBC

评论(28)
热度(80)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