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cp的复杂程度已经无法用简介涵盖
ET坑会回来填
tsn文请移步子博@Antoinette_今天吃茶了吗

官配♡@甜死你的抹茶O

【ET衍生】Elapse·流光(Tom Doss/Richard Hayes)·番外三(上)

咸鱼了很久以后的复健。。实在是因为三次元太忙(复健的过程就是一边在腹诽写出来的是什么鬼然后一边很坚强地逼自己继续写

本来应该先填隔壁的虚假之真,鉴于我的茶要看这个所以先码

时间线:正文第十六章两个场景之间,1946年圣诞节

-----------------------------

 

“……其实,你问的这些,我甚至自己心底都没有答案。我可以举出你父亲的很多特质,但如果说到我为什么会选择他,我可以诚实地告诉你这些都是似是而非的答案。我不知道,也并没有自问过……他这个人,他的存在、他的一言一行,或许就是答案本身。”

平安夜后,Desmond兄弟俩又在Doss家多待了一天,直到第二个早上才启程。在出发前,Desmond没忍住心里已经酝酿了一天的好奇,忍不住就Hayes和自己父亲的情况,向Hayes多提了几个问。

的确,在Desmond眼里,Hayes和Doss来自不同的阶级、不同的背景,本该没什么交集的两个人,却从Hayes十几岁的时候纠缠至今,经历了那么多波折才拥有了现在的一切。

“嗯,Richard,还有……”Desmond犹豫少顷,接着问道,“之前我爸说……你可以凭一纸文书就决定我那个案子的结局,是真的吗?”

Hayes浅浅一笑,“这个说法并不准确……”他故意顿了一顿,“事实上,一句话就够了。”

Desmond微睁大了眼,“虽然前天晚上从你知道的那些事情就已经可以知道……而且我的确也不该多问,但是我还是得说……你是有多大的权力……”

“‘过去’有很大的权力,”Hayes笑吟吟地强调了过去时,“只是一个在战时为国效力的特殊职能罢了。和平年代,我并没有太大野心——或许也不该这么说……但那些什么权力啊、官位啊……跟Tom比起来,我宁可平平淡淡地陪他一辈子。”

Desmond心下触动,同时忍不住开了个小差:要不是他也曾真真切切地坠入爱河、现在已经处在一段幸福的婚姻中,他可能都要嫉妒Hayes了。

这时从前院传来了汽车的鸣笛声,Dorothy摁完喇叭后,从副驾驶的窗口探身招手,示意Desmond应该走了。

“那好……Richard,我们以后再见,好吗?保重,祝你们幸福。”

Desmond用力和Hayes握了握手,在厨房收拾完餐具的Doss也走到门口,和Desmond点头示意,并没有太多的言语,只是互相挥了挥手。

 

Hayes和Doss目送Desmond的汽车远去,Doss轻笑一声,意味复杂地说了声:“臭小子。”

Hayes仍是笑,“你应该意识到,Hal和Desmond认可这件事,在道德和法律层面做出了多大的让步。”

Hayes说完,身体放松,微微后倾,Doss会意地上前半步,从身后抱住他,半真半假地哼了一声,“他们敢不认你,我就不认他们。”

“Tom!”Hayes半是感动半是嗔怪地打断了Doss的宣言,握住了Doss圈在自己腰上的手。

Doss明显地感受到Hayes手心偏低的温度,把他抱得更紧,吻了吻他的耳廓,一语道破:“你之前在紧张,整整一天一夜,你都是这个状态。你表现得从容自信,却唯独骗不过我。你还是担心他们不接受你。”

“担心是不合理的。首先,我早就确定,我们之间的关系,不会以他们的态度为转移;其次,我早就做好他们不接受的打算,而且他们就算不接受,也是完全有理由的。但是我控制不住,”Hayes坦诚回答,“毕竟他们是你的血亲,我当然希望——”

“他们怎么会不接受?他们怎么能不接受?Richard,你那么优秀——”

眼看着Doss又要近似表达出“你这么好,我根本就是高攀”的意思,包括Desmond之前的问题也隐含了这种倾向,Hayes不赞同地略略皱起了眉。

但Doss随即话锋一转,“我曾经一直在想,我的条件和你相差太多,不能误了你,而你当年那么坚持地要跟我在一起,我觉得只是十几岁的孩子一时冲动。但经历过那么多事情,在完全绝望之后又因为命运那样的巧合而失而复得……见识过那么多风浪的你,已经成长的你,仍然选择的是我,那么我又有什么理由退缩?只有在感到无比荣幸之余,尽自己所能,让你和我度过的每一天都能开心,让你永远不会后悔当初的选择。”

破天荒地,Doss流畅而自然地说了那么多话,Hayes却被心头溢满的感动和幸福噎得说不出话来,只是在Doss怀里一直笑,笑得眼角都微微湿润。

看着这样的Hayes,Doss默默决定,自己藏在心里的某个计划或许可以提前实施了。

Doss又一次把唇凑近,吻了Hayes的太阳穴,“我的Hayes先生,今天好好休息一下,明天的话,你愿不愿意跟我来上一段汽车旅行,去找一位故人?”

“哦?去哪里?又是哪一位故人?”

Doss绕到Hayes身前,仍然保持着环抱他的姿势,说得认真:“我们去纽黑文,耶鲁大学。我们去找学生时代的Richard Hayes,因为他一直在等我,而我从来没给过他我的答案。”

“Tom,我……”Hayes再次失语,他从未想过,在他和Doss之间,有一天他会变成笨嘴拙舌的那个。

Doss捧住Hayes的脸颊,诙谐地补了一句:“拜托,Richard——就当给我一个去参观你母校的机会好吗?我上一次去,居然只是为了跟McCarthy打架。”

Hayes倾身用一个深吻表达了同意。

 

进屋的时候,Doss有些心虚地瞟了一眼客厅里的沙发,他的这个“计划”,刚刚只是完成了第一步,而关键在于藏在沙发下面松动的那块地板下的东西。他在平安夜那天出去采购最后一批食材的时候顺路从镇上带回来的,趁Hayes在厨房忙的时候悄悄藏了进去,后来又发生了两个儿子的突然拜访,说起来,他当时藏得急,甚至——

“沙发好像有点歪了。”Hayes一眼就看出了异常。他从事过数年的情报工作,对细节有着超乎寻常的敏锐,前两天没有发现,只是因为他刚忙完大餐,Desmond他们就来了,而他后面一天的注意力也显然不可能给到任何一件没有放正的家具上。

Doss在那个瞬间来了个急中生智,他在Hayes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突然把他抱了个双脚离地,“亲爱的Richard,我突然想问你讨一件圣诞礼物,你看怎么样……至于沙发,我要先在上面‘拆礼物’,等它发挥完作用以后,我们再把它摆正,好吗?”

Hayes只是象征性地捶了下Doss的肩膀,然后毫无异议地迎着Doss的吻,任由他把自己压倒在沙发上。

 

 

第二天一早,由于某个很显然的原因有些无精打采的Hayes被Doss抱进车座,一边补眠,任由Doss驱车向北。

Doss看着身旁安然地闭目养神的Hayes,心里百感交集。

前两次他沿着这个路线开,一次是和儿子们矛盾激烈的时候,借着酒劲的赌气,另一次就是收到Hayes那张含义不明的明信片,满心纠结地去看他的毕业典礼。

而Hayes因为前两天心理负担比较大,昨天又体力消耗过度,几乎昏昏沉沉地睡了大半天,直到傍晚的时候他们抵达目的地。

北上了数百英里,Hayes在差不多清醒过来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寒意,打了个寒噤后,裹紧了Doss盖在他身上的大衣。

Doss发现了Hayes的状态,直接探身过去抱住他,一手探进去找到Hayes的手,轻柔地握上去捂暖。

而Hayes在这时候却发现Doss明显呼吸粗重,手还有些颤抖,就像在压抑什么不适的情绪,担心地疑问出声,“Tom,怎么了?”

Doss在一个深呼吸后,还是决定向Hayes和盘托出,“你以为我只来过这里一次,其实不对,是两次。再之前那一次,是我和Hal和Desmond吵得很凶,借着酒劲离家出走。我上了车一直开、一直开……在我反应过来之前,我就已经开上了来找你的这条路。那一次我也是停车停在这个街角,正好看见你和你的同学从那个路口走出来,”Doss伸出手指向斜前方,跟Hayes比划着当时的位置,“你们这些优秀的同龄人走在一起、意气风发。当时我想,这才是你应该有的生活,而且我武断地猜测,你已经忘记,你可以遇到真正合适的人……”

Doss的声音因为痛苦和内疚渐渐低了下去,而Hayes却反掌抓住他的手,有力地握紧。

“Tom,你真是个傻瓜,”Hayes的语气玩味而温柔,随后又渐渐正色,“我不解过、我怪过、我怨过,可是如今回头看,你做的一点没错。当年的我无论说得多么煞有介事,但实话是,那个时候我没有能力去掩藏自己的私人生活,更没有能力——至少没法纯粹凭借自己的能力,让我的生活、我的感情不被外人侵入和扰乱,反而最终可能是我害了你、也害了自己。”

“Richard,我……”

眼见Doss还想辩白什么,Hayes只是带笑摇了摇头,他双掌一摊,斩钉截铁地做了总结,“我觉得从前的事情,到此为止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不就是你带我来纽黑文的目的么?解决所有的遗留问题,好让我们下半辈子心无芥蒂地一起过下去。”

此时的Doss只得重新把Hayes抱回怀里,默默无言地吻他的额头。

对于他来的目的,Hayes只猜到了一半。但他并不想太快揭晓另一半的答案。

 

 

TBC

评论(21)
热度(38)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