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cp的复杂程度已经无法用简介涵盖
ET坑会回来填
tsn文请移步子博@Antoinette_今天吃茶了吗

官配♡@甜死你的抹茶O

【ET】Era(一个发生在17世纪的霍格沃茨学霸间的故事)CH44

越忙得炸裂越控制不住要写文。。抖M属性表露无遗2333

-----------------------

 

(四十四)关心则乱

 

虽然路途遥远,但在魔法加持下,正常要走好几个月的水路,Elrond一行用了五天就到了。

抵达之后,Elrond第一反应是要给Thranduil写信报平安,哪怕初来乍到,手忙脚乱地要安顿下来,也没影响他写信的决心。

不过,他们所访问的地方,着实让Elrond大开眼界。

与霍格沃茨坐落于人迹罕至的乡野不同,君士坦丁的魔法学校竟然隐藏在城市的地下,恍然间仿佛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不仅与地上的景象截然不同,甚至一切的风物都显得与当下的时代格格不入。

而且,这所学校也不像霍格沃茨是一座封闭的城堡,而是由一个建筑群所覆盖的区域,楼栋和楼栋之间就是开放的大街,不仅有学校的学生,也有其他的行人在街上来来往往。所以,更加确切地说,君士坦丁魔法学校更像是一座以学校为中心的城镇。

对于Elrond来说,街道两侧鳞次栉比的古罗马式建筑是从前只在书上读到过的存在。再观察一下街上行人,便很容易发现时至今日,托加长袍竟然还是这里的流行穿着。时不时地,还有人乘着飞毯从人群上方快速掠过,而人们用以交谈的语言,仍然是今日欧洲已经渐渐淡出人们视线、更多成为身份阶层象征的古典拉丁语。

就像往回穿越了千余年,罗马帝国的全盛时期在它的巫师世界中凝固。

Elrond心中惊叹不止,一边环顾四周试图把一切都尽收眼底,一边还把一本硬封皮的书托在小臂上,垫着信纸,迅速地把看到的一切记下,写在给Thranduil的信里。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他先后差点撞上数个行人,他的拉丁语许久不用、水平又有限,他也没想到到了地方以后,第一句练得字正腔圆的话居然是“抱歉”。

 

他把一天的见闻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四张羊皮纸,晚上再读一遍这封打算寄出的信以后,那种若有若无的焦虑感又回来了。

因为他无法再像以前那样毫无旁骛地面对Thranduil,他对他明明就有不寻常的想法。

所以他也会不由自主地多想一些,比如自己的字里行间有没有透露一些不该流露的感情,审视几遍以后,觉得一切正常,表面上和自己以前写给Thranduil的信没有什么区别。

即使如此,他却又感到另一番失望——原本不该是这样的,他喜欢Thranduil,他想Thranduil,这样隐瞒,自己心有不甘,更是对Thranduil的不坦诚。

Elrond勒令自己停止胡思乱想,不然这封信是寄不出去了,万一Thranduil要担心。

虽然只会是对一个寻常朋友的担心吧。

于是Elrond不假思索地落了款,却在看清自己写下的字以后吓得缩了一下。

他不经思考地写了“想你”。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他们暑假间的通信,十封里面有八封是署了“想你”的。

可是这次的“想你”,却又和之前任何一次的不一样。

Elrond纠纠结结地用魔杖抹掉了那一行,心想有什么更正常一点的问候语,可是总觉得其他的不是更肉麻,就是太疏离。

于是他还是选了“想你”,然后又怎么看怎么不对,再抹掉,回环往复,他涂改的地方都变得有些发黑。

最终,他还是妥协了,第五遍地写下那句雷打不动的“想你”。

至少他认为Thranduil只会像以前那样去解释。

放走了猫头鹰,Elrond突然感到一种挫败。这挫败之中还有一丝紧张,包括Thranduil会不会喜欢他写的见闻,包括Thranduil会给他回一封什么样的信。

已经患得患失到了这样一种地步。

 

 

而另一边,Thranduil的整个礼拜,也是在焦躁中度过的。

Elrond走了还没两天,Thranduil就想主动给他写信了,但是按理说是Elrond出了远门,是他路上可能遇到危险,是他去见闻新的事物,而自己还是在学校里面常规的吃饭睡觉上课罢了,怎么说也是Elrond先来信合适一点。

更重要的是,那天Elrond上船前,自己情不自禁的那个拥抱明显被Elrond嫌弃了,如果Elrond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心思并且有意地要疏离自己怎么办?

这个猜测在Thranduil心里发酵了好几天,让他越来越坐立不安。

 

幸好,在Thranduil憋闷到无差别攻击走廊上任何一个移动物体之前,Elrond的信到了。

他的字迹还是一贯的俊秀,不过稍有些歪斜潦草,Thranduil猜测他是迅速落笔,或者是靠着墙体一类的东西写下的,至少反映了Elrond在看到他描述的东西时的惊喜之情。

至于这份惊喜里包不包括急着跟他分享的意思,这就不知道了,Thranduil也不愿无根据地往好处想。

Thranduil津津有味地读完了Elrond的见闻,在他的落款处看见了那句熟悉的“想你”,或许因为纸质的问题,那一块纸面还显得颜色稍深,就好像在着重强调一般。

但是,这并不可能是他所希望的那个意思。

毕竟他们之前在写信的时候用这句落款,就平淡得好比人们日常说“你好”、“再见”一般。

Thranduil终究还是没忍住,手指细细地摩挲上Elrond写的那句“想你”,和Elrond的名字。

Elrond……

心里唤了他两遍,Thranduil疲惫地掐住自己的眉心。

对方以友谊待他,可他的心态却已经回不到过去。

 

 

最终,Elrond的来信也没法阻止Thranduil越来越暴躁的趋势。Thranduil自己也讲不清,这种时候,他是更希望Elrond能在眼前把话说清楚,还是更希望Elrond像现在这样远在万里之外,好阻止他一时心血来潮做出什么让自己后悔的举动。

Galion和Elros发现他这个状态,都嘲笑他得相思病了,而Thranduil每每都会脸色通红、色厉内荏地呵斥他们。说起来,在他想清楚之前,面对这种嘲笑也会是差不多的态度,所以至少表面上骗过Galion是绰绰有余。

至于Thranduil为什么不愿意跟Galion说,答案非常明显,那就是Galion现在和Lindir基本可以被视作一个人,而如果Lindir也知道了,那离Elrond知道还远吗?

而人精Elros,显然更难糊弄。

天知道Elros是怎么能察觉出来Thranduil前后心态的不同的。

不过Elros很快吸取了教训,不敢再揶揄Thranduil,自然也更不敢声张——

某天变形课后,不知闭嘴的Elros被忍无可忍的Thranduil咒得石化在走廊的角落,直到半天后才被人发现。

 

 

“……没错,这里的人把使用无杖魔法的能力发挥得很好,是的是的,他们是真的可以通过学习来控制那种能力,就好比我们在上学之前,自己魔力觉醒的时候,不是总会莫名其妙地让什么东西着火或者飞起来一类的吗?”一周以后的一个下午,在去上课的路上,Elrond再一次碰到了这次和他同来的一名五年级女生,后者手里正拿着一个方形物体滔滔不绝。

那女生注意到Elrond打招呼了,潦潦草草地回了一个,继续对着手里的东西说话,而Elrond反倒来了兴趣。

“诶,Gail,等等——这个是……”

名叫Gail的女生对Elrond的反应,既有些优越,也有些意外,“不要告诉我,大航海家的儿子,伊姆拉崔的少爷,连这个物件都没有见过?”

Elrond没有接茬,走近了看,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双向镜?”

Gail撇撇嘴,果然他还是知道的。

不过她从一开始就会错了Elrond的意,Elrond并不是不了解这件东西本身,而是因为这东西在英格兰并不普及,也有点好奇是什么人让她需要以这种方式联系。

毕竟,他和Thranduil都没有过……

摇摇头赶走了不合时宜的想法,Elrond解释了自己的意思,换来对方玩味地一挑眉。

“嗯,说来也是。法国人发明的物件……说起来还真是浪漫得很典型,只要呼唤对方一声,就可以随时随地看到对方、和对方通话……我建议你也可以买一对,或者我不信你Ada的收藏里没有。”Gail意有所指的语气让Elrond不大舒服,“不过呢,很遗憾,我这面镜子的对面只是我表妹而已,在拉文克劳上三年级,只是因为感兴趣,所以我走之前把这面镜子塞给我,想亲眼看看这里的风景。”

“来,跟你们学院著名的Elrond同学打个招呼。”Gail毫无预兆地把镜面对准了Elrond,Elrond被动地朝镜子对面清秀的女生挥了挥手,因为是同班,偶尔也搭过几句话。

Elrond还顺便注意了一下那一头的景象,立刻认出这是草药课的温室,那女生明显是藏在一堆植物中间,悄悄和她表姐通话的。

然后Elrond反应过来,他们比英格兰快两小时,所以现在他们还没下上午的课。

以及……Thranduil现在应该也在那节课上。

Elrond发誓他的表情并没有太夸张的变化,纯属这女生临时起意要看他笑话,坏笑着提议道:“你需不需要找Thranduil讲两句?”

Elrond张口结舌,以前他只会怨围观群众八卦不纯洁,现在反而暗暗心虚是不是自己表现得太明显。

可是,还没等他回应,镜子对面突然一声巨响,画面模糊起来,似乎正在剧烈晃动,然后依稀有重物落地声和人的尖叫声传来,图像随后消失不见。

Elrond和Gail这下都吓到了,僵立在原地,屏息乞求着图像重新连通。

Gail担心她的表妹,而Elrond,自然是担心Thranduil。

“Cenedril?!”Gail连声从镜子那头呼唤她的表妹,希望能联系上对方。

万幸的是,两分钟后,Cenedril就重新出现在了镜子里,头发有些蓬乱,喘着粗气,但看上去并无大碍。

“发生了什么?”

“有株植物突然失控了,喷洒出大量的毒汁,好像还有触手,触手上还有刺蜇人……”

“五号温室最北面角落的那一株吗?大概有一人半高,暗红色锯齿形叶子的?”Elrond急急地问道。

“没错,就是那一株。”

Elrond心道不好,继续追问道:“那有人被击中吗?”

Cenedril顺了口气,环顾四周,“等下,我看看……我们学院大多数人都好好地在外面了……有那么几个……哦现在他们出来了,天哪好可怕,全身起红点了,基本捂着胳膊或腿……等一下……然后就不大妙了……有被人抬出来的了……我看看……不对了,好像斯莱特林的学生都是横着出来的,已经失去意识了,他们那一帮人好像离那株植物最近……”

Elrond已经变了脸色,失态地搭住了Gail的胳膊,才稳住自己。

“那是什么?”

“Rubrum Calvariam,red skull,是对这种植物的俗称。因为……”Elrond说话的时候,感觉都不像自己的声音,“它的树根具有很高的药用价值,然而树汁剧毒,极具攻击性,中毒的话,皮肤会显现红色斑点,神经麻痹,呼吸困难,失去意识……如果……如果毒量大的话……可以致死,没有解药……”

“Thranduil……”Elrond也再无心掩饰,直截了当地挑明了他恐惧的原因。

Cenedril也赶紧回过头去看个究竟,Elrond的心也随着她张望的动作提到了嗓子眼。

半分钟以后,Cenedril不忍心地看向镜面,垂下眼睛不敢和Elrond对视。

Elrond的脸色瞬间煞白,只是断断续续地念着“不”字。

“人都送去校医院了,至少……呃,至少现在没有人死……”Cenedril的声音越来越弱,自己也明白这句安慰太没底气。

Elrond转身就跑,几乎空白的大脑中,唯独只剩一个念头。

 

 

TBC

评论(32)
热度(66)
  1. 保护大王Antoinett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ET-bgm公司专用号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