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cp的复杂程度已经无法用简介涵盖
ET坑会回来填
tsn文请移步子博@Antoinette_今天吃茶了吗

官配♡@甜死你的抹茶O

【ET】Era(一个发生在17世纪的霍格沃茨学霸间的故事)CH45

两个比赛一个考试压身,很快可能就无法愉快地更文了orz

--------------------------

 

(四十五)不远万里

 

Elrond只是在跑,脑海里却没有任何成熟的计划。

他只知道他必须行动。

没有人会帮他的,甚至过来之前,学校三令五申地跟他们说,作为未成年人绝不可以乱跑。

急着赶回去,Elrond的第一反应当然是幻影移形或者门钥匙,然而这两个方案以他目前的水平,显然都不可能。

Elrond心里骂起自己的无能来,虽然毫无根据,但好歹可以转移注意力,让自己不至于陷于慌乱无措之中。

下一个选项显而易见,就是飞路粉,然而他到这里一个多星期,也没有见谁用过。

以及……飞路粉这个词用拉丁语怎么说来着?

 

急火攻心的Elrond也顾不上丢人,急转弯扑进他前两天发现的一家小店,上气不接下气,比比划划地示意他要什么东西。

“啊不对不对……我不是要做药……更不是要杀人……”一分钟后,Elrond的耐心就几乎用完,“那个……那个绿的,往炉子——不不不不不是做菜,那个生火取暖的是什么东西……墙上的……对对对对,壁炉壁炉!就是往里面一撒,然后人就到另一个地方去了!”

店主好像终于理解了他要什么,可是面露难色,好像意思是缺货一类的。

“拜托了,还有别的办法吗?”Elrond已经几乎在央求,“我朋友出事了,我一定要去看他……”

后面的隔间里走出了一个圆胖的女人,似乎是店主的妻子,看表情像是动了恻隐之心,两人简单地交流几句之后,女人把Elrond引到门廊处,示意他看一个破败的壁炉,然后在壁炉架上拿下一个灰扑扑的罐子,晃了晃。

罐子底部还有一小层粉末,已经和灰尘混在一起,还有些结块。

Elrond能听懂她解释的“最后一点”、“很久不用”、“只够去程”、“可能有一点变质”的警告,然而并没有在乎,如获至宝地接过以后,就往壁炉里一撒。

“撒”这个用词并不确切,其实Elrond是从罐底把结块的粉末抠出来扔进火炉的。

火炉中窜起的火苗绿中带蓝,还有一点微弱。Elrond甚至都没有想过如果有问题会有什么后果,就一头扎进去喊了声“霍格沃茨”。

 

这次旅行的速度并不均匀,有时及其缓慢,让Elrond担心是不是到目的地前就要失效,又突然一下子极速旋转,让人晕得直想把五脏六腑都呕出来。

最后Elrond带着强烈的恶心感被甩出了壁炉,膝盖还撞上了一张桌子。

本来还头晕目眩,因为膝盖上的剧痛一下子又硬生生清醒了,然后当他看到桌子前坐的是谁的时候,瞬间惊吓得说不出话来。

霍格沃茨的壁炉那么多,为什么偏偏霉运到从Saruman的办公室出来,而且他本人还在。

Saruman一时半会也理解不了情况,眨眨眼睛确认自己看到的是谁以后,眼神顿时严厉起来,“Elrond?没记错的话你现在应该在——”

“Obliviate!”Elrond没给他说完话的机会,直接一个遗忘咒上手,然后赶紧逃出了办公室。

Saruman因为咒语的力量狠狠撞上了椅背,然后目光涣散地看向壁炉的方向。

咦,他好像忘了什么事情?

 

Elrond没命一般地在走廊上疯跑,一心想摆脱Saruman。

他甚至顾不上担心自己刚刚攻击了一个教师,只是全心全意地祈祷Saruman不要跟上来。

他也不在乎自己会不会惹上麻烦,只要能看到Thranduil就好,如果他不采取行动,Saruman肯定会揪着他违规,先扣学院分,再把他拖去校长室一类的地方……

刚刚的遗忘咒有没有生效,Elrond没有把握,也并不在乎。就算Saruman还记着,抓到他后怎么罚他都无所谓,反正要先看了Thranduil以后再说。

他又突然想到,这个时候他本就不应该出现在霍格沃茨,得找个办法别让人发现。

脑海里跳出的第一个方案就是他暑假在书上读到过的幻身咒,虽然这是比较高阶的咒语,他不确定自己可以成功,万一还把自己咒出什么毛病来,但他只是回忆了一下操作规范,二话不说地在自己身上用了。

他还在小跑,从脊髓后面突如其来的冰凉感差点让他背过气去,四肢还尖锐地刺痛起来。

幸好,他看了看自己的手,的确已经透明了,虽然仔细观察之下,他的身体还会像凹面镜一样把四周的景物放大。

虽然质量蹩脚,但总的来说还是让自己隐形了。

Elrond没有再浪费时间,径直往校医院赶去。

 

离校医院还有几步远的时候,Elrond正好看见Lindir出来,后者脸色苍白,眼眶还有点红。

Elrond二话不说地拦下了Lindir,先从Lindir这里打听点情况,心里也好有底,不然他还真的没有勇气直接进去面对事实。

Lindir着实吓了一跳,毕竟Elrond现在几乎透明,他的第一反应是被一股不明力量拦住了以后推在了墙上。

Lindir本能地拔出魔杖自卫,Elrond赶紧出声解释:“我是Elrond,隐身了。”

Lindir难以置信地细细打量了一下,因为Elrond现在的咒语水平有限,还能勉勉强强看出个轮廓来,麻木地问了一句:“你来干嘛?”

不过这句的确是废话,虽然不清楚Elrond是怎么知道出事了,但他明显是来看Thranduil的。

“Thran……Thran他……”

“你先冷静一下。没有人有生命危险。虽然那株攻击人的植物当时就在斯莱特林的学生聚集的那个角落,所以基本无一幸免,现在都是重度昏迷。Galion,Galion他……”Lindir本来还能冷静地叙述事实,突然忍不住提了Galion,摸索着抓紧了Elrond的胳膊,声音也哽咽起来,“都是因为我……当时,当时他挡在我面前,温室破了个口,他就直接把我从破口里推出去了……都怪我……”想来他也压抑了很久,没有人倾诉。

Elrond安抚地拍了拍Lindir的肩,突然有点负罪也有点惊吓地想起来:“那么Elros呢?他没事吧?”

这的确太不应该了。好歹是自己的亲兄弟,居然现在才想起来问他的安危……

不过谁叫Cenedril当时只说是斯莱特林的学生出事了呢。Elrond找了这么个理由。

“呵呵,他有事才怪。这家伙今天早上翘课了,在补觉,他最近好像忙着发明什么小玩意讨女朋友欢心,熬夜呢。”

暗暗感慨了一下Elros真是有福之人,Elrond示意自己要进去看Thranduil了。

 

之前心情那么急迫,回来得又不顺利,Elrond在踏进病房的时候,突然感到一种不真实感。

他要见到Thranduil了,他可以亲眼确认他没事了。

病房里几乎是饱和的状态,似乎还加了几张床,显得更加拥挤。

Elrond甚至没有费心一张张床找过来,几乎是直觉一般地,直接走向了靠窗一排最里侧的一张。

果然,那就是Thranduil,蜷着身体向右侧卧,左手曲在胸前,像是自我保护的姿势,右手外伸,仿佛是握着魔杖的动作。

Elrond推测Thranduil在面对植物攻击的当时,是拿魔法抵抗过的,既是保护自己,也可能是保护别人。他就算现在闭着眼睛,可他眉头微蹙、全神贯注的神情,更可以印证这点。他的魔杖,也被摆在了他的床头。

被单盖到Thranduil的腹部,Thranduil伸出的右手上,能看出明显被锋利的叶片划伤的痕迹,从手背横贯到小臂,已经有点结痂,可是在毒素作用下仍然很难愈合。

Elrond心里刺痛,忍不住半跪在Thranduil床前,俯身下去,用右臂去环住Thranduil。

本来只是轻轻的触碰,但只要一接触,就像有瘾一般,无可抑制地加大了力道、越抱越紧。

因为中毒的原因,Thranduil皮肤上起了密密麻麻的红点,连脸上也未能幸免。

想象了一下一向注重仪容的Thranduil如果现在醒着,会怎么样恼火自己脸上发的东西,Elrond心痛之余还是忍不住想笑。

不过他不在乎。Thranduil无论怎样,在他眼里都是好看的。

而且仅仅“好看”这种词太肤浅了。确切地说,Elrond现在想吻他。

Elrond几乎要那么做了,可是转念一想,他根本没有征求Thranduil的同意,而且对方可能永远也不会同意……

于是,他只是就着姿势握住了Thranduil的手,用自己的体温去暖Thranduil冰凉僵硬的手指。

Thran……你要快点好起来啊……

Thran……为什么我当时不在呢……我可以保护你啊,就像Galion保护Lindir那样……

一边想着,Elrond下意识地说出了声。

“Thran……如果早知道的话,我宁可会拒绝这次机会……你知道吗,那天船开出去没几个小时,我就开始想你……Thran,我喜欢你啊……可是我该怎么跟你说?两年多了,你都是把我当朋友看,如果我冒冒失失地跟你说,你会不会生气,会不会从此不理我?我不知道……我无数次地试图在水晶球里找到答案,但是没有用……我没办法平静地去观察……Thran……回应我,或者,就让我永远忘记这种感情,只作为朋友陪在你身边,可不可以……呵,我在说什么,这也不是你能控制的啊……你好好的就行……虽然这样下去我可能会疯掉……”

Elrond越说越乱,疲惫地将额头靠上Thranduil的肩膀,却突然听到人声,顿时警觉起来。

“Celeborn,学校的态度已经这么不可理喻了,就让我单独和我儿子待一会都不行吗?我已经强调了很多遍,我不接受你们的解释!”

说话的人是谁,已经很明显了。Elrond推测Oropher是和Celeborn,可能还有其他人,来查看学生的情况的。

“Oropher,我觉得你才不可理喻。你很明白,我们开的是魔法学校。就算是麻瓜孩子,长大的过程中还有那么多磕磕碰碰的,何况是魔法事故?小概率事件总会发生的。”

“‘小概率事件’?!三年级都还没上到一半,我儿子先后经历魔杖回火事故和危险植物攻击事故,都是有可能致命的!你自己养女儿的,如果事情发生在你女儿身上,我倒是不信你能这么心宽。哦说到植物攻击,半年前Elrond还差点因为同样的原因致盲,我当时又是怎么跟你说的?你自己看看,这次倒下的不是一个学生,是十几个!这样下去,你们这夫妻老婆店的学校迟早有一天要关门大吉的!”

Oropher连珠炮似地高声指责Celeborn,后者重重地叹了口气,“Oropher,你能不能少说几句,你这根本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

“够了够了,走走走,看你就嫌烦。我看这学校里是没王法了,所以你再多嘴我就要使用暴力了。”

Elrond已经躲到了角落,看拐角处的剪影,Oropher仿佛真的举起魔杖威胁了。

而且这个威胁明显有效,从Elrond这里,都可以听出Celeborn迈着重重的脚步离开了。

 

看了Thranduil,Elrond的心愿也了了,转而想起明天在君士坦丁堡那边还有一场课堂测验。

今天下午缺了一节课还可以找理由打个招呼,明天的测验还是不去不行的。

以及,Saruman到现在还没找他麻烦,应该就是遗忘咒见效了。

所以Elrond开始盘算回去的事情了。正好Oropher现在在病房,让他想到Oropher办公室是有壁炉也有飞路粉的,而且Oropher现在在这边,也可以给他机会溜进办公室。

于是趁着Oropher往里走的机会,Elrond蹑手蹑脚地反方向往外走,屏住呼吸让过Oropher以后,三步并两步地跑出了病房。

 

Elrond不知道的是,Oropher准确地目送着他的背影出了病房,还低低地嗤笑了一声。

其实,Oropher早就进到病房了,也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看到Elrond在里面。

拜托,那么不熟练的幻身咒,还能看出人影来,活像只蹩脚的变色龙。

不过也难为他了,也不知道他怎么知道的消息,也不知道他怎么赶回来的,有这份心也实在不容易。

于是Oropher就静静地躲在拐角处观察,还断断续续地听到了Elrond的低语,心里也震动起来。

他想通的时候终究是到了。

而且,在Celeborn即将走进去的时候,他也是故意找茬,把Celeborn堵在门口吵架,以防Celeborn走进去发现Elrond。

虽然他骂的那几句话也很过瘾就是了。

Oropher走上前去,替Thranduil掖了掖被角,顺了顺他的金发,笑得温柔。

祝贺你,我的孩子。

你是被人真心爱着的。

 

 

TBC

评论(40)
热度(64)
  1. 保护大王Antoinett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ET-bgm公司专用号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