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cp的复杂程度已经无法用简介涵盖
ET坑会回来填
tsn文请移步子博@Antoinette_今天吃茶了吗

官配♡@甜死你的抹茶O

【TE】Inferno·地狱之火 Part 12

Part 11

TE有差注目。三观不正注目。贵乱注目。

本章前半有在随缘发过,后面有新更的小半章

完结倒计时1-2更

-------------------------------

 

(五十五)

五点钟的时候,Thranduil愉悦地开了家门,睡意全无,还哼着小曲。

他连夜去骚扰了Melkor和Annatar的两个助理,成果卓著,几乎可以坐实他的猜测。

事实证明,人在睡眠不足、心情不佳的时候,最容易口无遮拦地吐出些不该说的话。

他已经找到了出路,即使会让Annatar同样身败名裂,这也是他坚信的唯一解,他必须赢这场官司。

 

直到他看见沙发上枯坐着的Elrond,吓了一跳。

Elrond就一动不动地蜷缩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前方,有些泛红。

Thranduil两步上前搂住他的肩膀,轻声问道:“怎么了?”

Elrond深呼吸两次,张了张嘴,似乎用尽全力才发出声来,“Galion……是怎么得到我的书稿的?”

这句话问得Thranduil完全懵了,“什么意思?”

Elrond就像没有听到一样,自言自语地推理着,“不……不是你……你甚至都没有看过……一定有个途径的……没错……就是那个……那个程序……肯定是那个程序在偷我的文件……”

“什么程序?”眼见Elrond还没有回应,Thranduil有点急切地晃了晃他。

Elrond这下才半转向他,绝望地开口:“我的书写完了,前两天投去的出版社。结果刚刚,竟然……竟然有人给我打电话说,在我之前已经有人寄了一部同样的书稿,已经在审了,还问我是不是蓄意抄袭……怎么会,怎么会……”Elrond喃喃着重复着最后三个词,连连摇头。

“那万一是别人故意抄你的呢?这年头……你是不是在网上存档了?说不定是被人黑的。谁说早投稿就一定是早写完,甚至就是他本人写的呢?你是不是在写书的时候咨询过其他的专家学者,那都是证据啊!问出版社,那个人是谁?真不知道我是干嘛的吗?”

看Thranduil义愤填膺的表现,Elrond竟然笑了,笑容苦涩,还带些讽刺,“如果我说,抄我书的人,就是Galion呢?”

Thranduil的表情瞬间从愤怒变为了不解,“怎么可能……这里面是不是有误会?”

听Thranduil这样表态,Elrond心寒更甚,也彻底不再抱任何希望,然而他终究没忍住把心里的结论说了出来:“你在我电脑上装的那个Mirkwood法库程序,一定是那个东西在黑我的电脑。Galion和Oropher……他们是一伙的。Galion从一开始就对你有所企图,他恨我,想要夺走我最重要的东西……”

Thranduil本该去安慰Elrond,此时此刻却鬼使神差地发起怒来,“你能不能不要乱猜?Mirkwood的这个程序,每个律师都用的,也没见谁的成果被剽窃了啊?而且你的电脑上装了那个程序根本是巧合,如果是蓄意害你,成功几率也太低了吧?冷静一点,别胡思乱想。”

听Thranduil这样说,Elrond压抑许久的怒火也爆发出来,愤怒到极致的时候,反倒大笑出声,“呵,Thranduil,你承认吧,你只是不喜欢听到我指控Galion,因为你也早就对他有意思了!是啊,你要是让我举证,我什么实际的证据都提不出来,但我就是知道,而且你早就不再信我!”

一字一句,说得Thranduil既羞又恼,还有几分无力。平素能言善辩的精英律师,在此时却只能张口结舌,心里泛起冰冷的紧张。

许久,Elrond叹了口气,下定决心似地捏了捏拳头,“Thranduil,我们两个现在都不冷静,我觉得最好的办法是……退一步,都退一步。我暂时不会再打扰你的生活,过段时间我们……可以再说。”

 

 

(五十六)

Thranduil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二十分钟之内,Elrond就麻利地打好了包,离开了公寓。

他想说话,想动作,想用任何表示向Elrond道歉,让他别走。

然而身体就像有千斤重一般,动弹不得,只有在原地木然地看着。

 

门关上的那一刻,他的心痛得竟有些释然。

的确,依他的性格、依他现在掌握的事实,他也不会道歉,至少不会做出真心诚意、足以解决矛盾的道歉。

也许Elrond又一次对了。

他们现在都不够冷静。

而且这个问题,或许是死结。

 

 

(五十七)

时针刚指向六点,繁华的都市即将从夜幕中醒来,而整夜无眠的Thranduil,却觉得已经过了几世那般漫长,十二个小时前的事情,感觉如此久远又不真实。

 

然而就像他来到这座城市以来无数次做过的那样,即使再失序,在每一个全新的日子,也要将自己打理成最无懈可击的样子,去面对一个个难题。

而眼下这个难题,就是Annatar。

 

中午的时候,Annatar并没有如约出现,Thranduil也不意外,驱车径直向Annatar的住所而去。

 

“你的上司Melkor,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或者说,你对他到底是什么感情?”

Annatar磨磨蹭蹭地开了门,Thranduil单刀直入的一句问话,让他脸上不耐的表情瞬间松动。

“你问这个干什么?”

Thranduil的经验足以听出,Annatar这句话里带着心虚。

Thranduil打开了手机的录音功能,在Annatar面前晃了晃,手指作势要点上播放键,“有些有趣的东西,你或许会希望把门关起来以后再放给你听。”

 

 

(五十八)

Thranduil给Annatar放的,自然就是他昨夜从助理那里套出的话。

Annatar脸色更加不善,却还继续强作冷静,“我不知道从这两个人的废话里,能有什么有用信息,平时就一天到晚听他们的声音,烦都烦死了。”

Thranduil笑得波澜不惊,“这些问答的导向性很明确,自然就是你和你的上司暧昧不清的关系……或者说,你一厢情愿的单相思。”

Annatar拍了茶几,身体侵略性地前倾,语气却还维持着最后的高傲:“我让你为我辩护,没让你去获取这种无聊的八卦。我跟你保证,如果你让他们出庭作证,他们绝对不敢把这番话再说一遍。至于你这个录音……是非法取证吧?”

Thranduil笑得从容而危险,“谁说这个东西我要法庭上用了,把它卖给媒体,不是更有趣味?”

“呵,Thranduil,你是这方面的专家,不会不知道这样要吃官司吧?”Thranduil能听出Annatar的声音正变得愈发紧张。

“就因为我是这方面的专家,我当然有把握撇清关系。而且……要告我,你还是先想想怎么躲过一辈子牢狱之灾吧。”Thranduil放下最后一颗砝码,闲适地往后一仰,跷起腿,只最后懒懒地问了一句,“命案发生的时候,你是不是和Melkor在一起?你只要承认,虽然丢点脸,但是我就有九成把握救你。”

Annatar对他怒目而视,转瞬又没了脾气,“罢了……你把Galion也叫来吧,我的确……有不在场证明。”

 

 

(五十九)

因为Elrond的事情,Thranduil对再见到Galion,多少有些尴尬。

他也一直不愿想自己和Galion之间到底怎么回事。

或许,只是潜意识中在怕他不得不得出的结论而已。

 

当然,在工作环境中,他还是能撇开这些,全心专注于眼下的案子的。

最终,根据Annatar透露的信息,Galion和Thranduil拼出的故事是:Annatar对自己的上司Melkor有非分之想已经有一段时间,这也是导致他当初和Celebrimbor的婚姻破裂的重要原因,就在昨天下午,Annatar由于言语有些过激,和Melkor起了冲突,Melkor为了把情绪激动的Annatar推开,扭打之中造成了Annatar脸上和手腕上的伤痕,而Annatar并没有反抗。

 

跟Annatar谈完,Thranduil感觉到这个案子的天平正在朝他渐渐倾斜。

走在Annatar家前院的小径上,Thranduil和Galion梳理着思路,“……这样的话,还剩下两个棘手的点——”

“不,一个。”Galion胸有成竹地打断了他。

Thranduil忍不住向他戏谑地挑了挑眉,潜台词就是,难不成你解决了一个?

“那件检方作为证据的血衣,是一件尺码为175的男士衬衫,然而——”

“Annatar身高有185!”Thranduil不无激动地领悟道。

“没错,”Galion继续神秘一笑,“而且经办这个案件、提交这份证据的警官……就是上次打算起诉Annatar离婚案伪造证据罪的那个,害得我们俩还蹲了会拘留室。”

“哼,我可是蹲了大半天好吗?”Thranduil顿时更加轻松,“所以说,现在就只剩一件事……”

“怎么说服Melkor来作证。”

 

 

(六十)

出乎Thranduil的意料,Melkor几乎没有让他们花时间劝说,就面无表情地答应了。

“Annatar这个人的确荒唐。我怎么也想不到,他为我工作了这么些年,居然脑子里有这种邪念……说实话,让我想起来觉得有点恶心。但是他有没有杀人,就是另一码事了。那件命案发生的时候,他的确就在我身边,本来工作讲完了,平常寒暄一下,他就突然开始说些荒唐的表白话,赶也赶不开,我就只好下了重手。”

 

异乎寻常的顺利,Melkor所言和Annatar的话可以互相印证,完全没有破绽。

虽然案子还没开庭,还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Thranduil却已经开始感到轻松。

Galion显然也有同感,完全没有顾及昨天忙了一夜的事实,说什么也要拉着Thranduil去夜店。

 

靡靡的音乐、舞动的人影,灯光变幻下,一片光怪陆离。

Galion一杯接一杯地要酒,冲到舞池中央肆意地蹦跳,或是手势夸张地胡言乱语,最后好不容易到角落的沙发安顿下来,口齿不清地睡倒在了Thranduil怀里。

而Thranduil并没有推开他。

 

 

(六十一)

Thranduil是能感觉到有些事情不大对劲的。

但是这个时候的他,仍然按照事态的进展按部就班,只是说不清这个时候,他是被动观望,还是主动参与。

他对整件事情仍然是有把握的——至少他自己是这么相信的。

 

他的良好感觉在某次拜访Annatar后消失殆尽。

本来,对于这个案件的准备已经到了最后阶段,Thranduil本来只是去找Annatar跟他再对一下庭上的问答的,可是却无意中发现了让他彻底陷入危机的事实。

 

Thranduil靠Annatar给他的门禁进入了他的房子,离约好的时间还有三十秒,客厅里却空无一人。

暗暗生气Annatar在这种紧要关头还改不了耍少爷脾气的恶习,Thranduil却突然从楼梯方向听到了暧昧的声气。

他忍不住过去查看,却发现Annatar被Melkor压在扶手上亲吻,从两人紧紧交缠的姿态来看,简直是不能再两情相悦了。

Thranduil已经不知该惊诧还是该气恼,Annatar居然还一脸平静地转过头,从台阶上居高临下地打量他,“哦,是时间到了对吧?我之前都忘了。”

如果不是他双颊还泛着情欲的红,他这句语气无辜的话几乎是可信的。

Thranduil的愤怒终于占了上风,开口的时候,还因为眼前的场景无法消化,语序有些错乱,提起的话题也主次颠倒,“别忘了你现在是取保候审期!想会见任何人都要经过批准,他是怎么进来的!?”

“我想进来,自然就能进来,而且没有人会知道。”Melkor平淡而冷漠地回答着,就好像对刚刚那一幕习以为常一般。

Thranduil自然是把他这句话理解成一个特权者的宣言,而绝不会想到Melkor这句话背后关于超自然能力的暗示。

然后,Thranduil才真正反应过来,最最要紧的是什么,“你等等!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作为本案的重要证人,核心证言就是你和Annatar在案发当天有过冲突,而冲突之所以会产生,就是因为你厌恶他对你表达的非分之想!”

Thranduil第一次看到Melkor波澜不惊的脸上出现表情,但仍然是一个慵懒的冷笑,“此一时彼一时。”

Thranduil已经气得浑身发抖,“你们明明很早就已经这样了,什么因为他单方面的死缠烂打导致冲突,都是鬼话!”

随之而来的更可怕的顿悟是,其实他早就知道。

他的直觉向来准确,本来在他向那两个助理套话的时候,就可以察觉出来。

但是他的心里早就已经预设了答案,并且自欺欺人地相信了,因为这是他赢下这个案件最巧妙、最稳妥的方法。

 

而Melkor似乎察觉到了他难以言说的心理活动,笑容里的嘲讽意味越发明显,“都跟你说了不是这样了。爱信不信。”

他甚至最后还和Annatar交换了一个亲吻,大摇大摆地走下楼梯,消失在门口。

Thranduil咬牙攥紧了拳头。

Melkor早就看出来了。

Thranduil会继续自我催眠。

因为他已经走了这么远,他无法接受失败的结果。

 

 

(六十二)

开庭的当天,Thranduil和Galion提早到达法院,这个时候的Thranduil早已把满心的焦虑和怀疑抛到了脑后。

他就是来赢的。

 

依靠Mirkwood在中土市各级法院不成文的“规矩”,Thranduil和Galion很早就被放进了待会要开庭的那一间,从容地开始最后的准备。

可是,Galion去过一趟盥洗室回来,脸色不佳地拉住了Thranduil。

“怎么了?”

“Thranduil,我要跟你说个事,你千万,千万要冷静。”

“你一副见了鬼的表情,还要我冷静?”

“等我告诉你,你就没法这么事不关己了,”Galion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还是打算迂回着来,“你了解这次的检察官吗?”

“不就是那个很有名气的Gil-galad,被许多刑辩律师称为噩梦的家伙?”

“你知道他是哪里毕业的吗?”

“这个有关系吗?”

“维林诺大学。而且……他应该通过校友的关系,认得了……Elrond。”

万万没想到Galion会主动提起这个名字,Thranduil的心突然揪了一下,而且Galion说到这里,Thranduil已经猜到了最坏的结果。

“Elrond是这次被害人亲属的委托代理人。这次检方刻意捂住了这个消息,看上去是故意的……也怪我们疏忽,没有提前查清,一般情况下觉得被害人和被害人代理人这种存在都比较鸡肋……”

其实,Galion说得不错,一般情况下的确如此。

根据阿尔达刑事诉讼法,被害人代理人在庭上享有与被害人相同的诉讼权利,即可以在庭前陈述、可以提问被告人和证人、可以举证、可以参与庭辩……

一般情况下,被害人通常是按照检方的剧本在庭前卖惨,就算在被害人死亡的案子里,也鲜少可以请到靠谱的代理人,一方面,检察官自己就可以包揽这些职能,另一方面,也不大可能找到优秀的律师,本来在这一行里,律师和检察官就是天生的冤家,怎么可能并肩作战?

可是,像Elrond这样拥有律师执业资格却并非职业律师的情况,简直是独一无二。

而且,那么多年了,Elrond对Thranduil在诉讼中的伎俩了如指掌。

这对他们来说几乎是致命的。

 

TBC

 

*这个刑事诉讼程序已经脱缰了。。不科学的地方全是我编的,部分借鉴天朝刑诉法,学的还不好orz

评论(24)
热度(21)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