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cp的复杂程度已经无法用简介涵盖
ET坑会回来填
tsn文请移步子博@Antoinette_今天吃茶了吗

官配♡@甜死你的抹茶O

【ET】法医证人速成指南(上)

这是一个大好青年瑟兰兰参加了一个比赛,最终因此捕获了一个蓝朋友的故事233

来源于三次元高于三次元,如有雷同,反正我会说它是巧合hhh

-----------------------

 

(1)

“Thranduil,快看今年赛题……”Galion表情奇怪地召唤上铺的Thranduil。

“稍等,我现在在研究我的另外一个比赛。你可以跟我讲讲。”Thranduil盘腿坐在床上,全神贯注地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

“两兄弟打架,弟弟把哥哥打死了……本来这种打法是死不了人的,偏偏因为那个哥哥得了个什么……‘神经纤维瘤’,导致……呃……‘腹腔器官及血管病变’……‘腹腔膜后大出血死亡’……”

Thranduil狠狠按了一个回车,没好气地说:“说人话。”

 

 

(2)

“今年比赛规则还是老规矩,每个队要同时准备控方和辩方,具体持方到时候抽签决定。控方出两个检察官加一个证人,辩方是两个辩护人加一个被告,”领队老师Glorfindel兴致盎然地翻着案卷,“咱们先分个组,这次的起诉罪名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现在有几个人支持控方的?”

六个学生面面相觑,步调一致地摇了摇头。

“这个真的太冤了,不过是两个人打了一架,谁在小学中学的时候没打过啊?谁知道这个人有这种病,一打就死了……”Galion浮夸地咂嘴,代表所有人发表了意见。

Glorfindel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有道理。类似案例判下来都是过失致人死亡。但是如果这次比赛让控方起诉这个罪名,辩方又没法打了。所以说,这次呢……Thranduil、Galion、Bard,你们是控方组,Tauriel、Feren,还有Meludir,你们是辩方。”

Galion和Bard都一脸惊悚,只有Thranduil还强作镇定。

Glorfindel笑眯眯,“我知道控方难做。所以你们仨得让着学弟学妹。”

听上去好有道理,竟然连Thranduil都无法反驳。

 

 

(3)

“啊,Thranduil!”

第二天中午在食堂,Glorfindel兴高采烈地和Thranduil打了个招呼。

说实话,Thranduil看见他并不是很开心,尤其是昨晚看了很多天书一般的医学论文后。

Glorfindel还哪壶不开提哪壶,“你们那个‘神经纤维瘤’研究得怎么样了?”

Thranduil干巴巴地回答:“按照我们能查到的资料,就是得这种病的人血管更脆,说不定碰一下就大出血然后死了……赛题的案卷里最后法医的结论是就是因为被打的,不是这个人自己重体力劳动或者摔跤之类的弄破的,但是又怎么能肯定?更糟糕的是的确有新闻报导说有人是因为自己跳绳,或者好端端坐那,这个瘤就破了。其实这个题目里能挖掘的法医学的内容很多,用好了就是有利于我们的,可惜我们没有这个专业知识。”

Glorfindel也沉思起来,他觉得Thranduil说得都对,却在无意地一个转头后顿时兴奋起来。

“诶!Elrond!这边这边!”Glorfindel朝着斜前方一个买饭的队伍,手舞足蹈地叫着人。

队伍里一个黑头发的男人闻声转过头来,温文地笑笑,朝他挥了挥手。

“他是什么人?”Thranduil发问。

“贵人!”Glorfindel两眼放光,拉着Thranduil向那个人走去,“我的高中同学。医学院的教授,问他准没错!”

Thranduil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Glorfindel带到了那个名叫Elrond的教授面前,听他热切地介绍双方。

“Thranduil,这个可是我们学校历史上最年轻的教授!你别看他专业是医活人的,但对法医学也很有涉猎。Elrond,这是法学院大三的Thranduil,我们这次要参加一个比赛,有相关的问题还要拜托你解答。”

Thranduil近看Elrond的第一反应,就有点被他沉静的气质吸引,居然下意识地嫌弃起Glorfindel太吵,万一对方被他烦得不想帮忙怎么办?

其实Elrond早就已经习惯了Glorfindel的大大咧咧,但这次是由于被引见的这个学生,直接把Glorfindel自动屏蔽了。

耀眼。

这是Elrond脑海中的第一个词。对方甚至还比他略高一些,长相俊秀,一头金发,碧蓝的眼里满是犀利和自信。太引人注目了,他几乎无法从对方身上移开眼睛。

队伍正好排到Elrond,但此时他完全忽视了窗口阿姨一连三声的“吃什么”,幸好突然有个保安闯进来,朝整个饭堂嚷嚷,才让他不至于显得太失态。

那保安大声报着一个车牌号,说是停在外面被别的车撞了。

Glorfindel崩溃地一拍脑袋,哀嚎道:“天哪是我的车啊……”

 

 

(4)

于是就只剩下刚刚认识的Thranduil和Elrond,因为双方都有些小心思,所以显得更加拘谨。

端着餐盘找到了座位,Elrond先找回专业的态度,向Thranduil问道:“Glorfindel刚刚说你们有个比赛,涉及到法医学方面的问题?”

“嗯,是一个模拟法庭……”Thranduil也收敛了心神,向Elrond大致复述了案情,然后引入了正题,“现在我们就是想了解一下神经纤维瘤这个病。”

Elrond点头以示明白,“你说你们的赛题资料里有一份鉴定意见,我可以看看吗?”

Thranduil从包里翻出资料,递给Elrond的时候,两人的手指有短暂的触碰。

Thranduil的呼吸急促了一下,他自我安慰说对方应该是注意不到的。

他不知道的是,Elrond也在为同样的事情庆幸。

 

Elrond在几十秒之内扫完了六页纸,Thranduil原本是盯着他认真阅读的侧脸的,可Elrond逆天的阅读速度没有让Thranduil如愿。

可是这种一目十行的天赋,到头来反倒让Thranduil的心更加悸动。

Elrond抬起头,问Thranduil:“有笔吗?”

Thranduil递过一支笔,Elrond把那支普通的黑水笔握在手里,不必要地摩挲了一小会,朦朦胧胧地幻想如果这是Thranduil送给自己的,然后才回过神来,“介意我做点批注吗?”

Thranduil摇头,“好……没问题的……太好了……”

然后他自我嫌弃了一下,居然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这个因为是模拟案例,这个鉴定书写的是不大专业的,略去了很多东西。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里……你看这个6乘3厘米的青紫,就是一个拳形,还有这个‘纤维素样物渗出’,就是连续内出血几天的征象,和你提到案情里这个人在打架后几天才死亡是吻合的。”

“那么像后面,这个法医证词里说的,这个人从内出血开始不一定有不适感,几天后才发作,是可能的吗?”

“没错,是可能的。”

“那么像这个人后来去进行重体力劳动什么的,有可能自发地血管破裂吗?”

“其实……这个是有可能的。不过概率很小。”

Thranduil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心里知道还有更多的问题要问,但是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毕竟他们还在最粗略的准备阶段,今天也是没有料到能遇到Elrond,何况自己面对Elrond的时候还在走神……

一阵静默,Elrond也趁机观察起Thranduil,对方垂下目光,似乎在想些什么,他的眼睛眨动的时候,长睫似乎扫到了Elrond的心上。

然后,Thranduil和Elrond先后开口。

“可能还有后续的问题……”(“你如果后面还有问题……”)

“能不能留个联系……”(“要不加一下……”)

两人乱七八糟地说完,才意识到对方和自己似乎表达了同样的意思。

Elrond欣然点出了自己的微信二维码,Thranduil反应很快地扫码。

就是这么默契。

“谢谢您,Elrond教授。”

“不用客气。而且,我和你并没有教学上的关系,你可以叫我名字。我本来也比你大不了几岁。”

这可谓是一个很明显的暗示。至少,Elrond一句话,就把两人之间看似最大的障碍扫清了。

Thranduil觉得自己大概是懂了Elrond话里的意思,但是一时半会还不打算一味地往好处想。

哭丧着脸的Glorfindel非常不合时宜地回来了,于是Elrond和Thranduil只得分别安慰了他两句,然后Elrond端着吃完的餐盘和他们告别。

至于Elrond拿走的那支Thranduil的笔,Thranduil既没有要,Elrond也没有还。

 

 

TBC

评论(65)
热度(80)
  1. 保护大王Antoinett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ET-bgm公司专用号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