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cp的复杂程度已经无法用简介涵盖
ET坑会回来填
tsn文请移步子博@Antoinette_今天吃茶了吗

官配♡@甜死你的抹茶O

【ET】法医证人速成指南(中)

上篇

哈哈哈原来的上下篇真的给我弄出上中下来了,小天使们快表扬我233

-------------------------

 

(5)

当晚讨论的时候,大家最终拍板决定,控方的证人就用案卷中的法医,由Galion扮演。

Thranduil太有攻击力,Glorfindel觉得他不上庭辩论是浪费;Bard又太老实,万一被对方问出了纰漏,可能满盘皆输。

而Galion则是最优的选择,心理素质绝对过硬,反应又很快,只要他愿意演,还有一种能把问话人噎死的痞气。

Galion还给这个法医编了个背景:三十五岁,年轻有为,风流倜傥却又嫉恶如仇。

 

确定角色后,Thranduil向Galion交代了他今天中午问出的东西。

Galion想了想,追问道:“那么真正的法医可以判断出那个伤是手打出来的,还是他撞到东西或者摔跤摔出来的吗?还有我能不能理直气壮地判断死者连续内出血到底有几天了?以及,你看这个尸检里说死者身上那么多乌青块,如果这个病本身让人血管更容易破裂,那对方要是追问我说,万一被告人只是轻轻地在他身上碰了碰,死者就满身乌青块了呢?”

Thranduil突然给问得有点心虚,这本来是他该想的问题,但是在Elrond面前,他正常的思考能力已经再见了。

故作正经地清清嗓子,Thranduil掏出手机,“我可以再去问问那个教授。”

“诶,你有他的联系方式?那干脆给我一个呗,有什么问题我可以直接问。”

Galion的脑子很快,但Thranduil居然不假思索地回了一句:“才不给你。”

Galion有些无语,Thranduil这状态,怎么像是护着个什么宝贝的不得了的东西,打死也不愿意分享给别人?不就是一个联系方式吗?

幸好Thranduil的辩才也及时上线了,“你想啊,这个人和我们非亲非故的,一天之内有一个人去烦他已经够了,欠多了人情也不好意思对不对?”

当然,Galion早就已经朝另一个方向脑补了。而且Thranduil虽然反应及时,但这句话里面明显也是有漏洞的——反正问题谁去问都是一样的,也不过就是通讯录里多一个名字少一个名字罢了。

不过Galion在脑补出结论以后,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坏笑了一下。

 

Thranduil随后就把三个问题打出来发给了Elrond,结果他在打字的过程中,脸上浮现出了神秘的笑容,这下不止Galion,剩下的所有人都开始玩味地面面相觑。

Elrond回复的很快,不过并不是直截了当的答案。

“稍等,我在开车。”

Thranduil的眉头皱了皱。开车还看手机,危不危险?

也没怎么经大脑,下一秒一条“注意安全”就发出去了。

啧,这怎么看怎么像老夫老妻的对话。其实他们认得还没满十二小时好吗。

“他说等下给回复。”真难为Thranduil还能面不改色地抬头对众人说话,虽然他刚刚微妙的表情早就已经让大家想入非非了。

过了一会,Elrond又来了一条消息,是一条语音。

“我当面跟你细讲吧。明天我十一点半下课,在2号教学楼的404教室,如果你有空的话,我们一起吃午饭。”

Elrond的声音怎么听怎么温柔,说的内容更加让人雀跃。Thranduil居然忍不住脸色微红地嗤笑出声。

下一秒,他硬是板起一张脸,用公事公办的语调宣布:“我问清楚了明天晚上告诉你们。”

于是众人也很纯洁正直地点头,就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

 

 

(6)

第二天,听Elrond课的学生都发现,这位一贯态度和蔼的教授,今天似乎更加愉悦,脸上挂着的谜之微笑和生动幽默的语言,把整个课堂都带得活跃起来。

只不过到快下课的几分钟,学生们发现Elrond开始有些走神,偶尔还往窗外瞟一眼,说话的语序也开始有点颠倒。

学生们也多少对Elrond反常的举动有点奇怪,最无良的猜测莫过于这位教授内急想去洗手间。

就在学生和老师各怀心思的过程中,下课铃响了。

而这个时候Elrond反倒没有那么急着走了,他瞥了一眼门口,藏起了略微失落的表情,磨磨蹭蹭地站在讲台前理包。

他并没有看到Thranduil。

 

回答完留下来的几个学生的提问,Elrond掏出手机,心想要不要问一下Thranduil,他昨天明确说了自己会按时到的。

但就在这个时候,Thranduil从门口探出头来,跟他打了个招呼。

Elrond的心情一下子又好了起来,不过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我还以为你有事不来了呢。”

“其实我二十分就来了,就在走廊拐角的地方。觉得站门口等有点……”Thranduil说到这里,突然觉得自己说得太多了些,在他及时打住的地方,没说出口的是“有点不好意思”,但是细想想,他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除非他从一开始的态度就并非公事公办的。

Elrond反倒是因为Thranduil的这句话,心情更好了。

“嗯,昨天那个问题,我可以跟你讲了,”Elrond略显突兀地切入了正题,不知怎么地,他有种感觉,如果他现在不说,可能他们整个中午都会是偏题的,“法医是可以通过观察淤青的具体情况,来推断是徒手伤还是器械伤的,但是你们的赛题里并没有包含足够细致的条件让人推断出来;内出血的时间同理,我只能说纤维素样物渗出是连续出血几天的征象,就算真的看见尸体,也很难说,何况你们只有一个尸检报告,就更加模糊了;然后你说的那个乌青块的事情,倒是不存在的,因为神经纤维瘤是中大型血管的破裂,而乌青块主要是毛细血管的破裂,二者不搭界。”

Elrond回答的过程中,Thranduil一直专注地盯着他。

他或许天生是为讲台而生的,他的声音中似乎有安抚人心的魔力,说话的速度适中,让人听来十分清晰,还加上适时的重音强调,让人简直无法把注意力从他的讲授上离开。

Elrond说完,没听Thranduil回话,还确认了一句:“讲的明白吗?”

Thranduil再次强行把自己的社交礼仪拉回来,彬彬有礼地回答:“嗯,很明白,谢谢。”

Thranduil完美的社交辞令反而让Elrond有些失落,结果下一秒Thranduil就情不自禁地加了一句:“事实上你讲得太好了。刚刚从我那个角度正好能看见前排那些女生的眼神,简直是在发绿光,到底是来追星的还是来听课的?”

完了。Thranduil非常肯定,他突然冒出的这句话显然是失礼的,而且语气里浓浓的醋味连他自己都听出来了。

Elrond反而笑出声来,“说实话,她们有的时候让我挺苦恼的。”

Thranduil从Elrond的表现中得到了两大积极信息:第一,Elrond并不反感他刚刚有些逾矩的话;第二,Elrond貌似也不享受那些花痴女的关注。

一边分析,Thranduil又想到了更多的问题。

“其实,虽然你刚刚说的那些很有用,但是我们在比赛里,出控方证人的话,说的话必须要对控方有利的。如果我们要说被告人的行为致人死亡了,就一定要证明他打人的行为和死者的死亡之间有因果关系,也就是说要一口咬定就是打死的,而且需要打完以后死者就开始内出血了……所以,听起来有点不道德,但是保持中立对我们来说是不够的,我们需要专业知识的目的,是可以在比赛里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Thranduil流畅地说完,暗暗舒了口气。好歹他在面对Elrond的时候,智商第一次上线了。

Elrond也开始沉思,“嗯……好的,我懂你的意思了,让我想想。”

Thranduil表示感激地一笑,Elrond的心里一下就暖起来了,心想让他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他也愿意,只要能帮到Thranduil就好。

Elrond刚想开口和Thranduil提吃饭的问题,Thranduil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Thranduil叹口气接了电话,听了两句后,表情更加无奈。

“你在搞笑……当时不是教务办自己说那份证明不要的吗?呃……好吧好吧,多谢。我十二点前肯定到。”

Thranduil撇着嘴挂掉电话,抱歉地对Elrond说:“我要到我们院教务办补交个材料,今天十二点前截止。而且……我们十二点半就有课,今天可能是吃不成……”

“没事,以后还有很多机会。”Elrond这一句话,暴露的信息量不少,Thranduil显然也懂了。

“好了,你快点去吧。哦……等等,如果你来不及吃午饭的话……”Elrond喊住了Thranduil,从包里找出早上没吃完的半卷饼干递给他。

Thranduil伸手去接,两人的手再次相触。

不过这次他们鬼使神差地保持着这个动作,甚至手指还短暂地互相缠紧了几秒。

然后,赶时间的Thranduil才有些不舍地先松开,道了声别后跑出了教室。

已经不能再明显。

 

 

(7)

Elrond花了一天,想出了一种对于Thranduil一方有利的说法,而且绝对专业,辩方要敢提问,分分钟哑口无言。

他在第二天下午的时候给Thranduil发了消息,甚至带着些邀功的心态等着Thranduil的回复。

然而过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得到Thranduil的回应。

本来这时间也不算太长,而且说不定现在是上课期间,学霸如Thranduil是不会看手机的。

可是他就是莫名地焦躁。

他很不必要地给Thranduil连发了好几条“在吗”、“干嘛呢”这种无意义的消息。明知道如果Thranduil现在没在看手机,他一条都收不到。

 

Thranduil从电影院走出来,把飞行模式关掉,然后惊悚地发现自己的手机像抽风一样震个不停。

十几条消息都来自Elrond。

先前的几条是Elrond对他提的问题的答案,还有详尽的解释,后面就变成了“在哪”这种提问,从发送的频率来看,Elrond发这些消息的时候是很急的。

一方面有些无语,Elrond不会是脑洞大开地觉得自己出了什么事吧。另一方面,Thranduil却又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他的关心、重视,甚至是……喜欢。

 

“抱歉,我刚刚在看电影。”

“哦?今天下午没课?比较有空?”

“没课是真的,但是我其实忙死了。”

“忙还去看电影?”

“就是因为觉得自己的生活太失序,所以最好的解压方式就是短暂地走进别人的生活,哪怕一两个小时也是好的。”

然后对面是短暂地沉默。

Thranduil盯着自己的手机,有点懊恼地觉得自己是不是说得太多了些,还这么矫情,简直是徒增尴尬。

他终于收到下一条消息的时候,愣住了。

“那么,Thranduil,我能否邀请你,走进我的生活?”

 

 

TBC

评论(47)
热度(77)
  1. 保护大王Antoinett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ET-bgm公司专用号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