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cp的复杂程度已经无法用简介涵盖
ET坑会回来填
tsn文请移步子博@Antoinette_今天吃茶了吗

官配♡@甜死你的抹茶O

【ET】Era(一个发生在17世纪的霍格沃茨学霸间的故事)CH47

(四十七)大人都很坏

 

“你已经给他们学院——不,确切地说是你自己的学院扣了五十分了,还想怎么样?”校长办公室里,Oropher把Thranduil护在身后,面色严峻地和Saruman对峙。

“你心知肚明。明明几天前你自己还在说针对学校里恶性事故频发的状况,一定要严厉整治,”Saruman也是气势十足,虽然身上还粘着刚刚墙面爆炸洒下的石灰,袍子也有些破烂,“Thranduil这种在课堂上蓄意制造危险的行为,不开除也得留校察看吧?”

“呵,Thranduil只不过是正确地使用了你教的魔咒,如果你觉得粉碎咒可以造成‘恶性事故’,还在这个关头教给学生,那同理你是不是可以直接卷铺盖回家了啊?”

这边Oropher和Saruman争得激烈,然而照理应该对整件事情做出最终裁判的正副校长两夫妻,一个安然地坐在高背椅上,另一个一手搭着椅背站在妻子身后,脸上是如出一辙的看戏表情。

而真正的当事人Thranduil也没什么表情,但是心里的情绪却搅动得激烈。他既是真心地感到有些抱歉——并不是对Saruman,而是因为没有充分意识到在Saruman面前一时尚气,到头来会给自己Ada带来这么大麻烦;他同时又觉得深深的不服气,只有Saruman这种人才会对这样的事都抓住把柄大做文章,他早就知道Saruman跟他的父母就有梁子,之前和Elrond和他自己也早有过节,这次明摆着是挟私报复。

不仅如此。他又不合时宜地想起了Elrond。

如果Elrond在这里,他会不会也和Ada现在这样为自己慷慨陈词、挺身而出?

想来他是会的,这并不是Saruman第一次找他们麻烦。而且,上一次意外变小事故的时候,Elrond甚至差点因此攻击Saruman……

可是,他是以什么样的立场呢?

朋友。对,只是朋友。就像他们之前一直坚信,而Elrond到现在为止还坚信的那样。

说到底,他刚刚之所以会一时不爽下了重手,不还是因为Elrond不在,不还是因为他被自己对Elrond的感情折磨得难受吗?

这个时候的Thranduil,早就已经把逻辑扔到了一边,毫无根据地怪起Elrond来了。

 

Thranduil神游至此,从Saruman嘴里突然蹦出的Elrond的名字猛地把他拉回现实。

“这是一场有蓄谋的针对教师的攻击!我有足够理由相信Elrond也参与了!”

听到这话,Galadriel夫妇的表情都亮了,交换了一个饶有兴致的眼神以后,继续津津有味地看着这场精彩度升级的好戏。

Oropher直接被气笑了,“你为了满足一点可怜的报复心,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需要我提醒你,Elrond现在在欧洲大陆的另一端吗?如果你是妄想症发作,建议你早点吃药的好。”

“要是我说,半个月前Elrond违规回了一趟学校,并且攻击了我呢?”

“哦?我倒是要听听看你怎么编故事。”Oropher火药味十足地回了一句,Thranduil也有点紧张地竖起耳朵,不知道Saruman是什么意思。

“我缺失了一小段记忆,应该就是几分钟之内的事情,当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过后慢慢地觉得异样,有一个很模糊的片段呼之欲出——功力不够的遗忘咒的典型后遗症。虽然我没办法回忆得太真切,但我能清楚地记得是有个人从我的炉火里摔出来,然后攻击我。这个人身高比较矮,黑头发,应该是个十几岁的男孩。”

Oropher嘴角抽了抽——想来这是真的了,不过表面上他还是一脸揶揄,“你确定你是中了遗忘咒而不是老年痴呆?再者,世界上黑头发的男生千千万,凭什么你就说是Elrond?”

“我有目击证人。壁炉上方有一幅画像。”

“你是指那幅独眼老男巫的画像……哎哟那简直是我学生时代被罚留堂最大的心理阴影,活脱糟践艺术。那老巫师的视力绝对比你还差、脑子绝对比你还糊。”心知Saruman提出的证据有些要害了,Oropher第一反应就是打击它的可信度。

“呵呵,Oropher,如果你没有老年痴呆,我说一个日期,你就可以闭嘴了,”Saruman的表情越发阴冷而胸有成竹,“那是温室事故当天,你儿子昏迷之后。”

这下Oropher都有些心虚,还没等他组织起语言再来反驳,Thranduil就攥着他的袍摆,从他身后走出来质问:“可是他远在君士坦丁堡,怎么知道这件事情?从我们通信的情况来看,他的确根本不知情啊!”

因为Thranduil是这么相信的,所以说起话来格外有底气,而且从他难掩委屈的语调听来,他一直在意这件事。

Galadriel和Celeborn本来真的都要有点相信Saruman的话了,虽然就算他们相信了也不会有什么后果,顶多就是赞叹一下这年头的年轻人谈起恋爱来真是劲头十足,但是被Thranduil这句话一说,顿时更加倾向于Saruman只是无理取闹的结论。

而且心想让他们这样闹下去根本没底,马上都要到饭点了,于是Galadriel开口,不痛不痒地调解了几句,就让双方散了。

Oropher和Saruman不是没看出来,这两夫妻就是把他们当成消遣的,然而也只能郁闷地磨磨牙。尤其是Oropher,觉得至少没让Saruman占到便宜就好,毕竟是Saruman还是院长,以他的虚荣心,给自己学院扣掉的分数,就算Oropher不出力,他自己也会找机会加回来的。

不过他也很奇怪,为什么Elrond甚至连给Thranduil写信都没有提及过这件事?

他能做出的最接近的猜测,就是Elrond的确没有道理知道这件事(虽然他现在也没想明白Elrond当时是怎么知道的),而按照Elrond现在的心态,可能是太患得患失,他没有百分百的把握Thranduil会回应他的感情,所以生怕提及半点可能暗示他对Thranduil有逾矩的感情的事情。

可是,Thranduil又为什么根本没有写信告诉Elrond呢?仅仅是不想让Elrond担心吗?

或者,他也单方面意识到了自己喜欢Elrond,同样也不确定Elrond是不是也喜欢他,于是尽力避免表露自己的脆弱、避免表露自己想要对方关心的事实?

说起来,Thranduil这段时间敏感易怒的表现他自然是看在眼里,一开始还觉得只是Elrond不在身边的习惯性郁闷,而他仍然没有看清自己的心……然而,事实摆在面前,Thranduil多半也开窍了。

 

 

“哈哈哈哈……我赌一百个加隆,Thran现在一定也想通了!然后他们目前处于一种‘天哪我真的喜欢他,但是他是不是也喜欢我,如果我贸然表白会不会吓到他会不会友尽’的纠结期……哈哈哈太好玩了……”

Oropher无奈地看着妻子坐在自己的办公室的地上,毫无形象地哈哈大笑。

 “Thran也没有跟你说过?”

“没有。估计他现在就自己心里憋着呢,他性格本来就这样,”Eilian好不容易正常地说了半句话,又笑开了,“哈哈哈真是太可爱了……”

 “至于这么夸张嘛……看你心情这么好,上半年放给矮人的债收回来了吗?眼看都圣诞节了。还有,对于Thran和Elrond,我的态度是让他们自己发展,我们不干预,你怎么说?”

“当然收回来了。事实证明,只有你人品不行,老碰到恶心的债务人。说到圣诞节……我们虽然不干预,但捣点乱怎么样?”

 “你什么意思?”

“我想到一个完美的度假地点。”

Oropher瞬间明白过来,“你是说去君士坦丁堡?带Thran去看Elrond?天哪我简直能想象那种尴尬……”

“但是绝对会很有趣不是吗?”Eilian狡黠地眨眨眼,“而且无论如何,Thran肯定还是很想见Elrond的,他们放暑假都没分开那么久过。说不定,他们在假期就自己把这一关给过了呢?”

“可以考虑。不过……一想到他们可能随时要确立关系,我这心里啊……”Oropher叹了口气,往沙发上一瘫。

 

 

君士坦丁堡的学校是一年三学期制,每个学期三个月,所以才会有Elrond一行十一月份被赶去做交流,那正是他们学期开始的时候。

Elrond选修的占卜课,按照安排,在半个学期过后要换教室。

新教室所在的楼地处偏僻,Elrond几乎没有造访过那里。

而第一次走入那栋楼,Elrond就被拐角处一面巨大的镜子吸引了注意。

Elrond还没有完全走到镜前,所以还没看到镜中自己的映像,但是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华美的镜框上刻着的文字。

从上到下拼读,似乎是完全不通顺的……然而,一个念头很快击中了Elrond。

魔法学校,华美的大镜子,读不懂的符文……如果他的猜的正确……

厄里斯魔镜。

印证他的猜测最高效的办法,就是实际去照一照这面镜子,它应当能映照出他心里最迫切的欲望……

没有悬念。

可是Elrond还是忍不住为自己见到的景象加快了心跳。

他和Thranduil,应该是比现在大几岁的样子,可能已经成年,手挽着手并肩站着,笑得幸福,镜中的Thranduil还主动地侧头吻了吻他……

在Elrond看过的著述,和从小听到成年巫师的描述中,都将厄里斯魔镜视作危险的魔法物件,一旦人们沉溺于镜中的幻象无法自拔,就会彻底疯狂、彻底迷失……

他深切地体会到了这种危险。

 

下课后,Elrond忍不住留下来提问,为什么这样一件物品会被陈列在教学楼的必经之路。

他在这里的占卜老师也是一位很美丽的女巫,和Galadriel夫人有几分相似。

她听到Elrond的问题,神秘一笑。

“你说‘危险’?没错,厄里斯魔镜是很危险,然而危险的不是这面镜子,危险的是这面镜子所照出的人心,照出的欲念……这也是为什么我把它放在门口,直面它才是最好的态度。你只有看清了内心,才能和它和平共处,你只有看清了欲望,才能知道怎样抛开它达到清心的境界。嗯……不过容许我纠正一句。并不是所有的欲望都是恶的,无谓地沉湎于它,才是恶的。对于根本无法实现的幻想,你要知道怎样去面对它,而对于可以企及的目标,放手去追寻又有什么不好?”

对于可以企及的目标,放手去追寻又有什么不好?

可是Elrond却并不确定,在Thranduil的问题上,他目前是否有勇气“放手”一搏。

 

 

TBC

评论(18)
热度(64)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