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cp的复杂程度已经无法用简介涵盖
ET坑会回来填
tsn文请移步子博@Antoinette_今天吃茶了吗

官配♡@甜死你的抹茶O

【ET】Friend or Foe·亦敌亦友(网球AU,暂定一发完)

祝我家老爷@保护大王 生日快乐~

这个脑洞屯了挺久的,一直没有实体化,今天考完瘫下的时候觉得这个脑洞在呼唤我,于是就放弃了原定计划,码了这么篇逗比文233

之前开脑洞的时候想写成连载的,当然一发完也蛮好,有小伙伴喜欢的话我就续(当然得是明年的事情了orz

网球手设定,部分事件和人设借鉴于三次元网坛,但不隐射对三次元相关球员和事件的评价

---------------------------

 

“El,请问你对之前Azog批评Thranduil赢球后‘庆祝过度’这件事怎么看?”

Elrond看向问话的记者,及时忍住了翻一个白眼的冲动。

“抱歉,我对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并不了解。我想我并不适合就此发表评论。”

典型的Elrond式回答,永远温文有礼,谁都不得罪。

事实上,Elrond挺清楚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也明白这个不怀好意的提问为什么会落在他头上。

 

Elrond Rivendell,25岁,澳大利亚网球选手,现世界排名第一。

Thranduil Mirkwood,25岁,美国网球选手,现世界排名第二。

Azog Orcs,26岁,新西兰网球选手,现世界排名第四。

Elrond和Thranduil在12岁的时候就在德国一家顶尖网校认识,到现在已经整整十三个年头。在他们还是一文不名的青少年选手的时候,蒙澳大利亚网协提携,曾经获得澳网公开赛的外卡参加双打比赛,结果两个主见极大的毛孩子在第一轮就惨败出局。

就在五年前,Thranduil和Elrond分别在上半年和下半年一战成名,一年之内分别抢下世界第一和世界第二的宝座,并且除了两人之间每隔半年到一年会交换一次排名外,再无人可以染指世界前二。

所以,对于两人相识多年、少年时代关系不错、而今又互为最有竞争力的对手这一点,总有媒体时不时想起来做点文章。

比如之前,Thranduil在蒙特利尔大师赛终于走出了三个月的低迷期,决赛险胜Azog之后,虽然比赛之后看上去尚属平静,但赛后他和他团队的大party声势浩大得都见了报,Azog据此批评Thranduil“不顾对手感受”、“没有运动员风度”。

其实Azog的表态,懂道理的人都知道,明明就是胡搅蛮缠,输不起还硬要逞口舌之快。

这就回到Elrond刚刚被提问的这个问题,他很明显能看出来是有坑的。

如果他表现出半点批评Azog的意思,估计马上就被夸大其词,然后引得Azog来手撕自己。同时说不定又被人捉住什么“力挺Thranduil”的梗,再被调侃一番。

而他就更不可能说Azog说得对了,明摆着睁眼说瞎话不提,当事的另外一方肯定要炸……

话说回来,他无论怎么回应,可能都要被Thranduil挑理了

如果前述的“力挺Thranduil”这样的字样见报,最恨媒体对私人关系说长道短的Thranduil脾气必然好不了。

哪怕Elrond现在回答的这个版本,也免不得被Thranduil说上两句。

“哼,你不知道前因后果?在Azog这两句垃圾话被报道出来以后,你就第一时间从我这个当事人那里知道了前因后果。你这家伙就是假惺惺,一点都没意思。”

Elrond暗叹了一口气,Thranduil就是那么难伺候,但莫名地他还有点乐在其中。

意识到自己马上要摆出一个非常不合时宜的傻笑,Elrond顿时警觉,绷住了自己的面部表情。

开玩笑,这可是记者会,说不定下一秒又一个大炸弹来了。

果不其然。

“现在Thranduil的比赛正在中央球场进行,他很可能从下半区脱颖而出,和你会师决赛。你对你们之间对决的前景是怎么看的?毕竟之前在温布尔顿你直落三盘获胜,可Thranduil同时又已经是三届美网冠军,在这片球场上具有无与伦比的统治力,你对此有什么说法?”

这前后两个问题已经准确命中了Elrond最不喜的两大类。

黑发的世界第一照旧摆着他的好好先生笑,“我想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即使Thranduil今天胜出,我们都还有半决赛需要考虑,Bard和Thorin也都是相当厉害的对手。”

呵呵,谁跟他们那么熟,Elrond其实更愿意称呼那两位为Dales和Oakenshield先生。

 

整场赛后发布会开得一团和气,Elrond微笑着面对记者,记者同样对Elrond报以谜之微笑。

然而大家都心知肚明,谁都不满意。

媒体已经努力多年,试图从Elrond嘴里撬出点可以做文章的言论,可是这位世界第一至今没有给他们什么爆点。

同样对于Elrond而言,如果说至今有哪个因素会让他质疑当初成为职业球手的选择的话,必然就是台下坐着的这些家伙了。

 

 

Elrond发现自己落下了一条毛巾,折回球员更衣室的时候,正好碰见打完比赛的Thranduil。

看到进来的是Elrond,Thranduil下意识地拢了拢已经汗得透湿、胡乱披散的金色长发,挑眉打招呼时倒仍然派头十足。

既然碰都碰到了,Elrond决定还是向Thranduil主动报告一下之前那场危机四伏的记者会,毕竟涉及到Thranduil和上个月那件事了,让Thranduil从新闻上看到的话,后果绝对会糟糕十倍。

“今天有个记者,问我怎么评价上个月Azog Orcs那码事。”

“哦?”Thranduil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貌若不在意地问着,但其实他的眼睛专注地盯着Elrond,等着他的回答。

Elrond如实复述了他的答案,也很快得到了Thranduil意料之中的反应。

也不确切。

Thranduil按照Elrond的脑内剧本说完了话,居然话锋一转,“当然了,你回答说支持我还是支持他,更加里外不是人。反正以你的性格,就是会给这种没毛病的答案。”

Elrond心里升起一种近乎奇怪的感觉,为了转移注意力,于是换了个话题:“你刚刚那场比赛怎么样?”

Thranduil翻了翻眼睛,叹了口气,“好艰难,差点被干掉。”

“诶?怎么会,你对Lindir不是……”

“是啊,上半年连送两个鸭蛋。但是这一场这家伙像打了鸡血一样,我本身也不够兴奋,而且太阳快下山的时候斜晒,球场一半亮一半暗,我都快瞎了。”

Elrond刚想说点什么,Thranduil就从球包里拿出一个面目全非的球拍,“你看,我忍不住又摔拍子了,第二盘好几个我有利的关键球,都被误判然后重打。第四盘抢七打了11比9,如果给他拖进决胜盘我大概凶多吉少。”

“呵,按理说我们大概还是要决赛见的——如果我能过半决赛的话……和你说那么多干嘛?”Thranduil意识到自己有点太啰嗦,于是这般找补,貌若潇洒地把球包往肩头一甩,“我去记者会了。谁敢跟我提那种问题,有他们好看。”

“Thran——”Elrond下意识地叫住对方,大脑空白了一秒,一时想不起来要说什么,然后马上从脑海中抓了一句话,“Oakenshield最近几场比赛网前截击的成功率异常高,你想对他放短的话可以在非关键球试一试,不对劲的话就尽量把他拖在底线打,我看这两场比赛他的反手稳定性不行——其实他这个短板就没有成功改善过。”

Thranduil的神色难掩惊讶,像是没反应过来为什么Elrond要跟他掏心掏肺地说这个,但是略微勾起的嘴角已经说明他根本不讨厌Elrond这样做,“多谢了,Elrond教练。跟Bard的比赛,记得抓他二发,他最近二发的平均时速低得惨不忍睹。”Thranduil回以一条建议,再附加了一句“决赛见”,然后走出了更衣室。

 

按理说,他们本来不应该希望在决赛里碰到对方,因为对方是他们能想象到的最难缠的对手,如果任何一方被爆冷,另一方夺冠的概率会大大增加。

职业网坛本来就是这么回事,Elrond的教练Gil-galad评价过,这是一项孤独的运动,你不可能有真正的朋友,或许退役后会,但现在不会。

然而明知道总共的资源就这么多,明知道同一时代的球员中,想要成就伟大就是那么个此消彼长的道理,Elrond和Thranduil在内心里仍然愿意称对方一声“朋友”。

或许,有些友情终究是超出名利的。

然而,也有一种可能性,Gil-galad没全错,Elrond和Thranduil也没全对。

那就是,还有一些感情是超出友情的。

 

 

TBC or END?

评论(24)
热度(71)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