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Mr. Right·命定之人(上)

已经奔驰在只管挖不管填的作死大道上。。实在学不动的时候脑洞爆炸于是码文,谁知道下一更会不会是明年了orz

只是一篇逗比文,两个家长由于孩子早恋被找家长而结下的不解之缘233

副CP叶子x暮星注目,想写王子公主组有一段时间了~

----------------------------

 

“尊敬的Rivendell/Mirkwood先生,近期您的女儿/儿子与同班一名男生/女生走得太近,严重影响学习状态和班风班纪,务必请于本周五下午四点在高三年级组办公室面谈。”

两条短信,在两家投下了两颗炸弹。

“Arwen!你们班主任发的这条短信是什么意思?这都什么时候了,我一直是怎么跟你说的?怎么能犯这种糊涂呢?”

“Legolas!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长得好看吗?哦,就是你经常提起的那个又漂亮成绩又好的小姑娘对吧?”

 

***

 

Thranduil Mirkwood,当事的家长之一,正默记着自家儿子描述的办公室的位置,依Legolas的说法,从最右侧的楼梯一路上四楼,然后沿着走廊走到头以后找左手边的门。

他刚到四楼,就看见一个年龄相仿的黑发男人从左手边的走廊走来,朝四周略微张望了一下,礼貌地向他发问:“您好,请问高三年级的办公室在哪里?”

Thranduil微微挑挑眉,看这男人一副学究式的打扮,还以为是学校里的教导主任呢,结果却是不知道从哪里乱入的,但好歹他也知道答案,就随随便便朝前面一指:“一直走,找左边最朝里的一扇门。”

话音刚落,他就自顾自迈开脚步,注意到那个人也以非常均匀的速度走在自己后面。

 

直到走到办公室门口,一个表情严肃的老头站在门口迎接,点头招呼了一句:“Mirkwood先生。”僵硬的语气,活脱是要把家长一起批评进去。

让Thranduil惊讶的是,老头管后脚进来的那个家伙叫“Rivendell先生”,没想到他就是对方家长。

不过Legolas给Thranduil看过Arwen的照片,再细细打量之下,的确能看出他和他女儿的几分相似来——于是Thranduil变相承认了这个家伙长得还不错。

作为另一名当事人的Elrond Rivendell也是有点小崩溃的,本来他还以为这个颜值高得有些招摇的金发男人是老师,后来又因为对方在指路的时候透出的一点颐指气使的傲气有点不舒服,现在算是知道答案了,本来这种态度的人就不可能为人师表嘛。

如果此时和正在一脸苦大仇深的班主任Saruman大眼瞪小眼的Thranduil知道了Elrond的腹诽,一定会嘲笑Elrond在“为人师表”这一点上的双重标准——你先看看Saruman什么态度好吗?

Elrond在Thranduil旁边坐定,心里的不爽又加深了一分:就是这个人没好好管教儿子,连累了他的乖女儿。

 

Saruman也没有过多的开场白,只是单刀直入地叙述了Legolas和Arwen“交往过密、举止暧昧”的细节,然后浓墨重彩地叙述了高三年级在人的一生中的重要性,不能被这种心智尚未成熟时的恋爱拖累脚步,以及两人平时都算是好学生,应当起到引领模范作用,不能对毕业班的刻苦专注的风气带来不良影响……

Thranduil不耐烦地听着,心道都二十年过去了,中学老师还是这几把刷子,中学教育还是换皮不换芯的存天理灭人欲。

他知道自己有点克制不住嘲讽的微笑,也无意去刻意收敛。

他还顺便用余光打量了一下旁边的“Rivendell先生”,发现对方正襟危坐、全神贯注地听着讲,不由得更加想笑。

Saruman严厉地瞟了Thranduil一眼,明确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Thranduil觉得是时候说些什么来终结这场愚蠢的谈话了,结果正好Saruman接了一个电话,干脆地允诺了两声以后,就站起身来说:“不好意思,我有事稍微走开一下,二十分钟后回来。”

 

Saruman刚从门口消失,Thranduil就轻哼一声,放松地彻底靠向自己的椅背。

旁边的黑发男人投来一个不赞同的眼神,开了开口,在一句话说出之前,最终还是决定先迂回一下:“您好,您必然是Legolas的父亲了。我是Arwen的父亲,我叫Elrond。”

Thranduil几乎要为Elrond前面那半句废话嗤笑出声——他要不是Legolas的父亲,至于今天下午被迫坐在一个笨蛋身边被另一个笨蛋训吗?

最终Thranduil只是淡淡地报了自己的姓名,“Thranduil。”

Elrond对这个人的不满又多了几分,但还是决定不要太早放弃和他交流的努力,毕竟孩子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没有双方家长的共识,很难妥善解决。

于是他又强行找话:“说实话,我有点惊讶。在工作日的下午,我原本以为——”

这次,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Thranduil打断:“以为会碰到一个中年家庭妇女?我并不喜欢你这个问题里面的隐含意思,不过我得承认我有同样的惊讶,那我就明着问出来了:你们家是你太太比较忙,你管带孩子吧?”

这下Elrond被Thranduil的犀利惊得都忘记了生气,只是下意识地回答:“并不是。我已经离婚了,女儿跟着我,还有一对双胞胎儿子跟着前妻。我是做同声传译的,所以工作不规律,而不工作的时候相对自由。”

“我从来没见过四十岁的人还在这一行做的,到这个年纪反应一般都跟不上了,”Thranduil甚至都没有费心让自己的话显得婉转一点,“看看您的发际线,我建议你快点转行,不然到五十岁你的头发可能就保不住了。”

Elrond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咬牙切齿地问:“敢问您是做什么的?”

“我是律师。”好极了,不损人的时候,Thranduil的答句永远都短得不走心。

轮到Elrond惊讶,但他还没发出声音,就又被Thranduil侵略性十足地插话:“一看你这张脸,就知道你想象的是那种整天四处开庭、案卷成山、加班到十点的诉讼律师。我是做非诉咨询的,按时计费,一天工作四到六小时就足够再养活二十个Legolas了。”

既然Thranduil是这种画风,Elrond也没有顾忌地说出了他的又一个疑问:“据我所知,在你们这行,做非诉咨询能做到这个境界的……可你只有四十岁……”

“我父亲就是大律师。托他老人家的福,我在这一行少走了不少弯路。”Thranduil毫不讳言,而Elrond虽然有点赞赏他的坦诚,但还是忍不住越来越不喜欢这个纵容他儿子带坏他女儿的家伙。

说到这个……

Elrond清清嗓子,决定闲谈时间到此为止,他要和Thranduil谈谈真正重要的事情了。

“Mirkwood先生……”

没想到,他刚开腔,就又被Thranduil抢白:“Thranduil。告诉你名字是干嘛的?”

Elrond磨了磨牙,忍不住针锋相对:“我并没觉得我们之间熟到了用名相称的程度。”

“是没有,”Thranduil的回答让他又惊又气,“但是现在一般只有正经的公务场合别人用姓称呼我,用名字称呼的被我归为无足轻重的社会关系,当然了……世界上最最重要的人,管我叫爹。”

Thranduil说出最后那句话的时候,脸上陶醉的表情让Elrond恶寒了一下。

明显就是一个对儿子无条件溺爱的臭屁家长,这事情麻烦了。

 

正好,在Elrond束手无策的时候,Saruman回来了,继续他语重心长的“教育”。

Elrond本以为Thranduil会忍不住反驳Saruman,却有些惊讶地发现Thranduil除了百无聊赖以外,却并没有开口的意思。

Thranduil自己心知肚明,依Saruman这性子,他要跟他废话,别说今天晚饭,估计吃宵夜的钟点还会被困在办公室里和Saruman打嘴仗。

果然,在说教了一个小时以后,Saruman也有些疲倦,说要回去查看学生自习课的情况,最后嘱咐两位家长一定要“说服孩子端正态度、专心学习”。

Thranduil敷衍地点点头,而Elrond则诚恳地连声保证,一路把Saruman送到了走廊的拐角。

 

Thranduil翻了个白眼,要是将来Legolas真的和这女孩走到一起,这亲家公可是有他受的。

而这位“未来亲家公”好像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拦到他面前义正词严地说:“这可是高三,而且他们的心智都未必成熟,恋爱也未必长久,影响了考学更是一辈子的事情。”

“呵,你倒是给我个证据他们现在学习考试受影响了好吗?而且,为这么个可笑的考试错过了那个对的人,更是一辈子后悔好吗?”

“关键是他们现在才十七岁……还这么……”

Thranduil只反问了一句,Elrond的语气就显得不那么坚定。

而且,Thranduil这下是把握住了真正的症结所在。

“据Legolas的说法,Arwen告诉他,她爸什么都好,就是在谈恋爱这件事情上,自从青春期以来就一直在她耳边叨叨,那严厉的劲,说不定到大学你都未必会让她谈。其实你是怕她轻率决定,然后后悔,更怕其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伤了她的心,不是吗?”

Elrond也解释不清,为什么Thranduil就占了上风,更解释不清为什么他要把接下来的话向Thranduil和盘托出:“我实话跟你说,我从我的婚姻失败里得到的教训,就是年少气盛的所谓爱情不可信,太盲目、太冒失。我和前妻大学毕业就结婚,但是没几年就发现,在现实生活的面前,我们很多理念不同、性格不合。”

Thranduil勾了勾嘴角,第一次朝Elrond露出个全不带嘲讽的笑:“平等交换,我也告诉你好了。实际上我也离婚了,而我的教训正好和你相反,我就是因为在学校里各种原因不愿找,结果到了社会上全是利益关系。你前妻还好,好歹你们有一段真心的日子,好歹她还养你儿子,我的‘前妻’,啧……那个女人只是把我当提款机,分了上百万的婚内财产以后再不相见。”

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和对方坦诚这个,虽然事实上这是造成他们在这件事上截然不同的态度的根本原因。

从立场上,他们都没有让步,但同时又很矛盾地对对方多了几分理解。

Elrond看着快到放学时间了,表示要到教室去接Arwen,而Thranduil则说他到车里去等Legolas。

两人就在楼梯口告别,互相挥手的时候都有一种恍惚而难言的情绪。

至少,他们之间这事没完。无论是从孩子的角度,还是他们自己的角度。

 

 

TBC

评论(33)
热度(68)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