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Mr. Right·命定之人(中)

上篇

生存状态已经到了写文即是最大的放松的程度。。战专业课不开脑洞会无聊死,把爆炸的脑洞都写下来可能会累死orz

剧情并不美好,部分剧情借鉴于三次元真实经历,但正主之间一直挺好,而且会越来越好

----------------------------------

 

“你爸那里怎么样?我爸就跟我说的一样,完全没理Saruman。”

“我爸还是说了两句的,不过比我想象的已经好多了,本来以为他回来要把我念死的。”

Arwen回完Legolas的消息,有些后怕地舒了口气。说实话,她完全没想到自家老爸这次的表态,虽然从原则上还是表示了强烈的不赞同,但是根本没强令她和Legolas分手绝交一类的。

 

 

Elrond在隔壁房间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自己也在反思,本来他打定主意要对Arwen误入歧途的事情严厉制止的,没想到今晚和Arwen谈心的时候突然改了主意,变相表达了“我觉得你做的不对,但是选择权还是在你”的意思。

反正他不会承认,Thranduil说了那几句话以后,他的想法其实已经不一样了。

 

 

Elrond在那之后,一连三个晚上都梦见了Thranduil。

这个人是他的噩梦,字面意义上的。

Thranduil那天当面教训了他一顿还不够,在他的梦里依然继续毒舌。

可是在两天之后,Elrond竟然有点舍不得这些梦了。

他在睡前甚至有些孩子气地许愿,今晚在梦里再和Thranduil来一场嘴仗。

无论如何,他总得赢一次吧。

五天之后,Elrond放弃。

“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原来真的是存在的。

 

 

又是一个周五,Elrond照例开车去接Arwen放学,在路边正好找到一个可以停车的空位,长度大概能停两辆车。Elrond想了想,还是决定停在中间把两个位置都占上,省得被人刮蹭。

可是就在他倒车的时候,一辆跑车潇洒地一个甩尾,就把他前面空出的空间填上了。

Elrond郁闷地瞪着前面那辆车,这辆车的顶棚还是打开的,可以看见车主似乎还在打电话。

然后那人继续讲电话,一边从车里走出来。

Thranduil。

Elrond下意识地开了车窗,探出头去。

Thranduil讲电话的声音并不小,从Elrond的距离可以很清晰地听到。

“……我觉得我们早就无话可说了。你们的理念本身就是原始、残暴、落后的,我见过成年人压力太大过劳死的,也见过小孩受不了打击自杀的——我只是说事实,你爱说这是威胁就是威胁好了,没空跟你玩文字游戏。‘我我我’,再‘我’啊,你能怎么样?在自主招生名额里做手脚?我告诉你,我儿子不需要!而且你想玩‘非常手段’,我奉陪到底。好了,底牌已经摊了,你也就不用再骚扰我了。不见。”

Thranduil粗暴地挂了电话,就发现Elrond从后面一辆车的车窗里探出头来,傻呆呆地看着他。

Thranduil只是点点头,以示自己看见他了。

Elrond几乎又要为Thranduil的态度恼火了,但他还是忍不住发问:“你刚刚是在和Saruman讲电话?”

事实上Elrond说不清为什么Thranduil每次都是一副拒人千里的态度,而他却因此对Thranduil更加好奇,甚至不惜一厢情愿地追问——所以归根结底,也难说他到底是气自己还是气Thranduil。

果然,Thranduil只是带着一脸“这不是明摆着”的优越表情,冷冷地点头。

和上次一样,Elrond郁闷至极以后也就顾不上矜持了,“你是个律师,平时对客户也是这样吗?”

Thranduil照例丢给他一个漠然的眼神,“有什么问题吗?客户看重的是我解决问题的价值。想要堆着笑脸帮你顺毛的,到居委会找老娘舅去好了。而且,对那些人,更要把那些官样文章都早些扔掉,那些‘事业有成’的先生们,天天戴着张假脸说假话,说多了以后自己甚至都信了,而在争议解决里,最忌讳的就是你的当事人只把对自己有利的事实说出来,甚至还带着自己的夸大,同时把那些不利于自己的全都藏起来——那我还帮你解决什么问题?”

Elrond心塞地暗叹口气,怀疑自己今晚回去又要做噩梦。

而Thranduil刚把Elrond教训完,突然觉得气氛不对,好像街上的行人一时间都看向了同一个方向,指指点点的。

Thranduil顺着人们的视线看过去,吓了一跳:学校教学楼大概五楼的位置,有一个学生,正在跨过栏杆,一看就是要跳楼的架势。

Elrond也注意到了,满脸紧张地看着。

可是,还没等任何人采取行动,甚至连眼睛都来不及眨一下,那个学生就已经跨过栏杆,纵身跃下。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几乎所有人都懵了,有些人发出的下意识的尖叫声听上去是那么遥远而不真实。

然后,Elrond和Thranduil同时反应过来,“四五层是高三的教室!”

虽然他们坚信自己的孩子心理健康生活愉快,不可能走绝路,但是可能这个孩子是他们熟悉的人,而且现在是放学时分,要是一个不巧,还伤及了楼下的学生就不好了。

Thranduil还是更有行动力的一个,二话不说牵了Elrond的手,就带着他穿马路。

 

现场一片混乱,惊恐的家长们在校门口聚拢,而在学校里的学生也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或是僵立在楼下,或是从教学楼里探出头来。

Thranduil拉着Elrond挤开人群,站到栅栏门前面,第一眼就看见了离那个学生落地的位置不远的Legolas和Arwen,Legolas带着保护意味地侧身为Arwen挡住面前的景象,虽然极力表现得镇定,但是脸色明显惨白,而Arwen靠向Legolas,看不清表情。

那个跳楼的学生正好落在有几株灌木缓冲的绿化带中,万幸没有当场死亡,洇开的血迹触目惊心,但明显还能看到他还在动弹。

接下来,学校的医务人员陆续赶到,查看这个学生的情况,保安则开始驱赶堵在门口的家长,打开大门,方便让救护车进入。

站在人群正中的Thranduil和Elrond也帮着指挥人群散开,当然过程中没忘记招呼Legolas和Arwen过来,Thranduil右臂一揽护住了两个孩子,一边左手还在比划着对拦在路口的人发号施令。

只是他们俩这个时候好像都没注意到,Thranduil的左手和Elrond的右手还是相牵的,他们对别人做手势的时候,也是两只手握在一起的。

五分钟后,救护车赶到,那名学生被抬了上去,随后救护车很快鸣笛呼啸而去。

之后仍然是长时间的静默,仿佛时间就凝固在了这个傍晚。

 

Thranduil和Elrond过了很久才意识到对方的手还被自己攥在手里,惊了一跳的同时,松开的动作又有点拖泥带水。

他们能感觉到对方掌心的虚汗,那是和自己如出一辙的无力和惊悸。

而且,谁都不反对在这种时候,需要一点额外的慰藉。

Legolas和Arwen的手也是牵着的,不过这个时候就连Elrond也不会去管这个了。

“他就是我们班的同学。”Legolas声音闷闷地揭示了一个残忍的事实。

Arwen的眼眶红了,可以看出她握Legolas的手握得更加用劲,却仍然保持着最后一点控制,没有哭出来。

Thranduil和Elrond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破天荒地达成了一次共识:他们还小,又亲眼目睹了这么可怕的事,他们现在还不足以互相安慰,反而互相传染负能量的可能性大一些,不如各自领回家的好。

Elrond向Arwen伸出手,Arwen会意地轻轻松开Legolas,投入父亲的怀抱,脸埋进Elrond的肩膀,微微颤抖,可能是终于忍不住哭了。

Legolas也深知自己现在做不到Elrond对Arwen的安抚效果,而且自己同样是满心的恐惧和悲伤,于是任由Thranduil揽着他的肩膀,和Elrond简单道别后,把他带离校门口。

 

 

回家后,Legolas依然脸色不佳,Thranduil能看出他除了这件事本身,还有别的心事。

他把Legolas按在沙发上,自己坐在他的对面,“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出来。”

“其实……今天那个人,我和Arwen平时都不大喜欢他。他给Arwen递过情书……当时Arwen很礼貌地拒绝了,我还蛮气的,我说你对他那么客气干什么……”

Legolas声音越来越闷,说不下去了,于是Thranduil轻声问道:“你觉得你们有责任?”

Legolas沉默地点点头。

“第一,至少你们并没有把这种‘不喜欢’表现出来;第二,这个人平时是不是脾气就很奇怪,有点自卑,而且不讨人喜欢?”Thranduil放柔了声音问道,平生少有的几次希望自己的态度能再和缓一些。

“的确是这样的。他就是有点……他曾经在课上答错问题就哭了一个下午。他也是父母离婚的,跟他妈妈过,而他妈妈好像特别严厉。最近Saruman也非常针对他,一直批评他上课不专心、没有紧迫感什么的……”

“而且Saruman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批评的吧?”Thranduil已经对原因越来越了解了。

Legolas又点头,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Legolas掏出手机,汇报道:“是Arwen。”

Thranduil点点头,“你接吧。”然后站起来走向厨房,想去冰箱里拿些吃的,把空间留给Legolas。

没想到,他刚把冰箱打开,Legolas就跟进了厨房,举着手机跟他说,“是Arwen她爸,有事跟你说。”

Thranduil有些疑惑,却又有些明白,他接过电话贴在耳边,没有主动出声。

“Mirkwood先生,”Elrond开口,再次用姓称呼他,而且在Thranduil抢白前先发制人,“按你的理论,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是‘正式’一点好。”

Elrond的语调里,既有些恼怒的嘲讽,也有些若有若无的暗示。

Thranduil还没笑出声,Elrond就已经切入了主题:“Arwen她……情绪不是很好。我以前也没处理过这种事,想知道——”

Thranduil只缓冲了几秒,就再次夺回了主导权,“想知道Legolas的情况怎么样以及我有什么招对吧?我估计Arwen也跟你说了,今天跳楼的那个小孩对她有想法。啧……我一方面能理解他们心里过不去,但是另一方面——责任来源于义务,他们对那个人不负有任何义务,本身就不需要给自己揽责任,退一万步就说是一个‘诱因’好了,但是他们的作用真的是微乎其微的,明显老师和家长是主因,归根到底当然又不免一堆批评体制的话……我们可以帮他们分析,但是归根结底,这个心理关还是要他们自己过的。毕竟我们也没有在他们的视角经历整件事,也未必有立场去多说什么,”Thranduil的话语仍然流利,但因为心情原因语速放缓了许多,他叹了口气,还是说出了那句他本想憋住的话,“我也不知道……我不会安慰人……真的不会……”

“Thranduil……”这一次,和那些关乎称呼的无聊争议无关,Elrond是真心实意地,想叫他的名字。

Thranduil清了清嗓子,像是有点懊恼他最后那句话,“既然你打电话给我是希望从我这里得到一个对策的,我也只能想到我刚刚说的那些,而且,你来说那些话,效果肯定比我好得多……呵,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特殊,在Legolas的事情上,我总是在想自己是不是做的不够好……表面上,我一直非常确信我的做法是对的,可是每每还是忍不住疑问……父母的一举一动对孩子的影响太大了、太大了……更何况,Legolas他只有我一个……没有人了解,也没有人可以帮我……”Thranduil说到这里,突然打住,狠狠皱了皱眉头,根本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对Elrond这样推心置腹。

电话那头的Elrond沉默了两秒,Thranduil说的每一个字,都打在他的心上,和他产生了如此强烈的共鸣。

而且,平素那么强势,以至于有点恼人的一个人,突然向他暴露那么脆弱的一面,让他既有些心惊,又有些莫名的荣幸。

深吸一口气,Elrond回答得平稳而温柔:“你这种想法并不‘特殊’,其实我感同身受。而且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从Legolas身上我就可以看出来。”

说完以后,Elrond仍然感到一种词不达意的无力。

在这个深秋的夜晚,他突然很想拥抱他。

 

 

TBC

评论(23)
热度(58)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