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Friend or Foe·亦敌亦友(2)

网球AU。其余说明详见第一篇

并没有放出来。。还有一个星期更加艰苦的试要考。手痒了就先来一小篇轻松的

祝大家在忙到炸的(农历)岁末都开开心心、顺顺利利❤️

------------------------------------------


“Deuce.”

“Advantage Mirkwood.”

“Deuce.”

“Advantage Oakenshield.”

“Deuce.”

“Advantage Mirkwood.”

“Game, set and match, Mirkwood.”


五盘三胜,四个半小时的鏖战,Thranduil如释重负地扔下球拍,举起酸软的双臂向全场致意。

深深呼了口气,Thranduil走到网前和落败的Thorin Oakenshield握手。

对方的脸色不算太好,想必是输的比较憋屈的缘故,Thranduil也懒得去听他说了些什么,反正多半是些恭喜祝贺的客套话。

法拉盛的观众在为他们的本土宠儿鼓掌欢呼,不少人已经期待Thranduil第四次加冕美网冠军。

Thranduil从来不是最会讨好球迷的那类球员,但在自己的家门口,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平易近人了一些。

他甚至很给面子地沿球场边缘绕了个远路,朝观众挥手,才到镜头前签下自己的名字。

Elrond曾经私下玩笑过,Thranduil是当代球员中反社会人格最严重的一个。包括他在镜头前签名的时候,也从来没像其他的球员一样卖个萌画个笑脸,或者签个华丽的大花体。他随随便便的两笔从来都只能辨别出他的姓名首字母T和M,然后那两个字母拖了俩小尾巴,就是他的全名了。

不过这次,细心的观众发现,Thranduil草草签完名后,朝镜头露出了一个近乎挑衅的神秘微笑。

Thranduil在镜头前笑了。笑的还很意味深长。

没错,对于Thranduil来说,这都能成为一条新闻。

而Thranduil这个笑容,也并非无从解读。

如果在明天上半区的半决赛中,Elrond没能进入决赛,而Thranduil又获得冠军的话,Thranduil的积分将反超Elrond,重返世界第一。


可惜,本该乖乖在电视机前接受Thranduil的迷之微笑挑战的Elrond,正被教练Gil-galad困在训练场加训。

不过这不意味着Elrond没有关注这场比赛。

“诶诶,El,休息结束了,我跟你讲你最近这个反手切削——你看什么呢?”

Elrond仍然充耳不闻,拿着水壶慢动作一般地喝了一小口,又极为磨蹭地拧着瓶盖,低头专注地看着放在长凳上的手机。

“Elrond!”

Gil-galad忍无可忍地又喊了一声,Elrond才稍稍回神。

“看什么这么入神?”

Elrond大大方方地回答:“Thranduil的比赛。”

Gil-galad心下叹口气,Elrond眼下明明应该操心明天的半决赛,谁进决赛是之后才要考虑的事情。

可是谁让现在中心球场里有一方是Thranduil呢?

自他们双双成名后,Gil-galad原本对他们这份“友情”是持悲观态度的,认得的再久、之前关系再铁,在如此激烈的竞争关系中,反目成仇的并不在少数。

人性的弱点,一在利,二在名。职业网坛也不能免俗,两样全占了。

就像他当年和Thranduil的父亲,也是Thranduil现在的教练Oropher那样。

偏偏这已经四年过去了,两人的竞争愈发胶着,感情反而还有越来越好的趋势。

Gil-galad其实一直在隐隐地担心,万一哪天莫名其妙来个变故,两人彻底闹翻。不过眼下,他也不好说太多泼冷水的话,于是他只是顺着Elrond问了一句:“现在什么情况?”

“第一盘Thranduil赢,6比4,Oakenshield第二盘6比3扳回来,现在第三盘抢七,Oakenshield7比6拿到盘点,但是比分好几分钟没有动过了……”Elrond的描述详细得有些啰嗦,那忧心忡忡的语气让Gil-galad忍不住腹诽,哪怕Elrond本人在场上比赛,估计都担心不成这样。

一般情况下,在线比分板卡住有三种解释:因雨暂停,一方申请医疗暂停,或者网络故障。其中以第一二种情况占到多数。

而显然现在是大晴天,Elrond比较担心的就是第二种情况。确切地说,他是担心Thranduil有个什么不好要申请医疗暂停。

Elrond忍不住,又开了一个网页去看文字直播,结果正是最坏的情况。

看着Elrond一心一意为Thranduil担忧的样子,Gil-galad叹了口气。

要是Thranduil有个什么伤病,决赛打Oakenshield相对还是比Thranduil有把握的。

可是Elrond偏偏不会为自己算计。

下一秒,Elrond就无比激动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扳平了!”

“Ace!8比7!”

“二发……反手失误!第三盘拿下!”Elrond大声读出直播的内容,安心地放下手机,兴高采烈地拿起球拍,准备继续训练。

看上去,Thranduil这次扳平也让观众们特别兴奋,此时在训练场地似乎也能隐约听见中心球场传出的欢呼声。

Gil-galad无奈地笑笑,往中心球场的方向看了一眼。

Thranduil Mirkwood,这里有你最重量级的一个球迷,你知道吗?


Thranduil是在第三盘后半段感觉右肩不适,本来想撑过这一盘,却在一个反手引拍的时候突然刺痛,击球下网。

Thranduil这下感觉事态严重,同时也不甘心就这样轻飘飘地再送一分让Oakenshield拿下这关键一盘。

于是Thranduil示意申请医疗暂停。

这种做法并非没有争议,有太多球员试图在关键时刻利用医疗暂停来打乱对手的节奏。Thranduil自己在少不经事的时候也使过这样的手段。这次好在是自己的主场,Thranduil毫不怀疑如果现在来这一手的是Oakenshield,管他真伤假伤,都免不得要被本土观众嘘一顿。

虽然之后仍然可能成为被人嚼舌头的话题,但现在的Thranduil无暇顾及。

简单处理之后,Thranduil庆幸地发现自己几乎已经感觉不到异样。

你可是要进决赛的人。就像去年一样在这里送Elrond一个3比0,打到他没脾气。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Thranduil给自己打着气,重新拾起拍子上场。


赛后,Thorin Oakenshield的确隐晦地批评了Thranduil那个医疗暂停,不过另一当事人甚至都无暇去了解他说了什么。

这场比赛消耗了太多的体力,他要赶紧调整,打起精神来面对两天后的决赛。

至于对手,他已经一厢情愿地给自己选好了,甚至还发了条短信给他打气。

“谢谢,Thran。”另一头的Elrond微笑着回复。

决赛见。他把这句话留给了自己。这么霸气的话终究不是Elrond Rivendell的风格。

而且,不仅是下一个决赛。

是下一项赛事,是下一项的下一项,是以后许许多多的赛事……

甚至,比这个更久。


TBC


评论(14)
热度(55)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