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ra(一个发生在17世纪的霍格沃茨学霸间的故事)CH48

总算考完了233这几天答卷答得右胳膊都酸得抬不起来了orz
说起来我真的很不厚道地折腾他们很久了。。这章继续纠结,下章拨云见日~
-------------------------------

(四十八)南辕北辙

当Thranduil趁着下课时间进到Oropher的办公室,旁敲侧击地问他和Eilian当年是怎么谈到一起的时候,Oropher是有些崩溃的。
Oropher心下叹气,Thranduil明显是已经动了跟Elrond表白的心,但是凭什么啊?他那天明明都已经听到Elrond在Thranduil昏迷的时候对他的表白,从种种迹象来看,Elrond一直闷到了现在,怂不怂啊?
不过想起往事,Oropher还是趣致地弯起了嘴角。
“这个嘛……说来话长了。跟你多讲讲也没什么。当年,我和你Nana,还有Elrond的父母,都是同一届的学生,我一个斯莱特林,和他们三个拉文克劳,”Oropher一提到Elrond的名字,Thranduil的表情就有明显变化,Oropher不动声色地补充道,“没错。有他们俩的份。Eilian一开始……确切地说是从二年级到五年级,喜欢的是Earendil。”
Thranduil近乎惊悚地瞪大了眼睛。
“啧啧,品味很瞎,我不得不说,”Oropher咂嘴调侃了一句,“不过Earendil呢,一开始喜欢的就是Elwing。所以你Nana至今还是不喜欢Elwing,从长相到举止。”
Thranduil有点担心地皱起眉头,“那么她们这样的关系……”
Oropher不用听Thranduil说后半句就明白了他的担心,不就是Elrond那码事,Thranduil担心Elrond的父母会连带着不喜欢他,或者给Elrond灌输点什么不好的想法。
Oropher觉得还是对Thranduil交底为妙:“仅仅限于她们之间而已,而且现在都是成年人了,大家心知肚明这是上不了台面的事。而且Elrond的父母很喜欢你,你Nana也非常喜欢Elrond。”Oropher惊恐地意识到自己后一句话都有点像说媒的腔调,赶紧继续说下去掩盖重点,“当然啦,我和Earendil之间并没有那种过节,我之前也说过的,我们之间当年一点不熟,我是到大一点之后,五六年级那会,才对你Nana有那方面的感情的,之前我们……嗯,有点像损友,Lindir和Galion之前那种,不过没他们那么好。”
“那你们之间是什么时候……谁先……”
“这个问题有点复杂,从某种意义上说应该是我。在她十七岁生日那天……并不是策划好的,只是那天早上我喝了杯茶,根据占卜学理论,那杯茶叶渣的形状好像是某种吉兆——其实是胡说八道,因为我占卜从来没学明白过,可能只是我蓄谋已久想做那件事,强行找了个机会壮胆,就冒冒失失地去了。可是喜欢我那句话……是她先说出口的。”
Oropher越回忆越享受,竟然开始抖包袱了。
在Thranduil好奇的目光中,Oropher停顿了三秒,揭晓了答案:“摄神取念。天赋比较强的,或者经过后天练习魔力强到一定程度的,不用刻意拿魔杖念咒语,就可以读别人的思想。你Nana就有这个天赋,虽然客观来说不是我见过最强的——她说我那个时候因为情绪太激动,想说的那句话就像写在脸上一样明显,所以还在我酝酿语言的时候,她就回应了我。”
Thranduil听得脸微微泛红,显然是在幻想某种情景,Oropher逼自己千万别试着如法炮制读Thranduil的思想,不然可能一时激愤做出什么来。
幸好,这个时候上课铃响了,Thranduil惊了一跳,有些恍惚地道了别,就匆匆跑走了。


 

没过几天就到了圣诞假期,由于大人们的恶趣味计划,Oropher夫妇和Thranduil都在整理行李,准备一会就启程去君士坦丁堡。
而Galion把Lindir带了回来一起过圣诞,可以想见这个假期绿林城堡里的其他人的眼睛是别想要了。
Thranduil把自己的箱子放到大厅,一边念念有词地默记着某本书的内容,正巧看到Galion路过的时候,一把逮住。
“帮我个忙,我要试验一个魔咒。”
“啊?不会有生命危险吧?”
“绝对没有。”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Galion大大咧咧地让Thranduil试。
Thranduil把魔杖举高,杖尖正对Galion的眉心,后者从这时候才开始觉得阵仗不对,吓得眼睛都有点对起来了。
“Legilimens。”
Thranduil心心念念的这个咒,就是摄神取念,他想着如果有机会可以对Elrond来这一手,不就可以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了吗。
然而,咒语没有起到他想要的效果,一到淡绿色的光芒闪过,Galion的眉心给蛰出了一个大包,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Galion也没有料到,捂着额头惨叫了一声,“Thran,这是蛰人咒吗?”
Thranduil也愣了,在他尝试过的所有咒语里,失败到这个地步的,用一只手就可以数过来。
Lindir循声而来,看不下去了,他一把扯住Galion,质问Thranduil:“你干嘛?”
Galion拍拍Lindir的胳膊想息事宁人:“没事的,我和他以前也相互这样练习的。”
“凭什么?这种伤人的咒语,凭什么他不能自己对自己试?”
Thranduil也不是个甘心嘴上吃亏的,忍不住反驳:“这不是伤人的咒语,对自己是用不起来的,本来不应该这样的,失误而已。”
这动静把Oropher和Eilian也吸引来了,听了己方的说法后,Oropher只想无语望天。
他后悔把自己的故事告诉Thranduil了,这不仅启发他了,还启发的是个歪的。
“Thran,这的确是你太冒失了,”Oropher公允地评价道,“你应该知道凭你的魔力现在还控制不了这样的咒语,可能会出大错的。”
话虽如此,Oropher还是把手搭上了Thranduil的肩,安抚地拍着,以示自己并不是责备他,还转头拿妻子开了个玩笑,“你看,这都是你给孩子的影响,谁让你有个新奇的咒语就拿我做实验?”
另一方面,Oropher也很明白,Thranduil通常是很知道轻重的,这次仍然是Elrond影响了他的判断。
十分钟以后,Oropher朝壁炉中撒了一把他十分不喜欢的飞路粉,盯着蹿高的绿色火苗,开小差地思考着到了地方他要不要先把Elrond爆揍一顿,或者把他拎到Thranduil面前大声宣布,这家伙在你昏迷的时候就已经对你表过白了。

要不是有Eilian,Oropher很可能已经把上述的念头付诸实施了。
但鉴于老婆大人在旁边拽着,Oropher只能默默旁观早已等在约好的地点的Elrond和Thranduil的小别重逢。
不过从Eilian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视角,这一幕的确又尴尬又喜感。
因为彼此都怀着特殊的念头,都勒令自己控制言行,于是本来按照他们的习惯,一定会把对方抱个满怀,可现在却缩水成了尴尬地互相碰碰胳膊。
“Thran,我……”
“Elrond,我……”
一起愣愣地开口,却在说了两个字以后就不知该怎么说下去。
明明是自己的行为给对方造成了误会,反过来又通过对方的谨言慎行来反证自己的错误结论。
简直有那么些自作孽的意思。

Oropher忍不住瞪Eilian,大圣诞节的,这么折腾孩子真的好吗?
Eilian回瞪,是谁在两年前就禁止我的一切提示行为,又是谁信誓旦旦要赌那把露西安的古琴的?
Oropher一下子噎住了。
眼见Thranduil和Elrond都要用空气中的无形尴尬把自己淹死了,Eilian适时插话:“圣诞快乐,Elrond。真是有段时间不见了呢。要不你先带我们转转,这里有什么好玩的?”
这句话简直是救了Elrond,Elrond机械地点头,然后背书一般地给他们介绍起街边的古老建筑来。
Thranduil有些泄气地走在Elrond身边,心里混杂着紧张、难受和不安。

Elrond也只是在麻木地说着话,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具体说了些什么。
Thranduil来信说他圣诞要到这里来过的时候,他兴奋得几乎一夜没睡。
可是他第二天早上再细看那封信的时候,他的心又被Thranduil信里那句“我Ada和Nana计划”打落谷底。
本来就该是他父母说了算的,也没什么不妥,而且这不正意味着Thranduil的父母支持他们交往吗?
可是,现在处于患得患失期的Elrond只会朝悲观方面想。在他读起来,这句话的意思是,这只是大人的安排,不是Thranduil主动想来;再者,Thranduil父母的意思,多半也只限于那种纯洁的“交往”,而非他想的那种“交往”。
Elrond胡思乱想着,突然心里模模糊糊来了个主意,领着Thranduil一家拐了一个弯,往他上占卜课的那栋楼走去。
那一面厄里斯魔镜。如果Thranduil可以和他看到相同的东西……

到了地方后,Elrond装作平淡地介绍着,“我在这里上占卜课,就在三楼,”他作势上前指楼梯,然后装作突然想到一般,“哦对,门厅里还有这个……”
Elrond顿了顿,他犹豫要不要说出来,Thranduil毫无防备地去照一照最好,如果他知道了这是什么,万一拒绝呢?
可这抵不住Oropher是个识货的,他在几步开外就兴致勃勃地笑道:“哟,厄里斯魔镜啊。这东西在英格兰还算是违禁品,很少见到在大庭广众之下乱放的,你听说这学校里有谁整天粘在镜子前做白日梦然后疯掉的吗?”
“这个老师说,只有直面它才是最明智的选择。”Elrond答道。
Oropher只是轻笑两声,看上去很赞同这个说法,之后他竟主动地到镜子面前照了照。
“啧啧,如我所料。”Oropher带着优越感摇头晃脑,“所有欲望都被满足的人,在镜中只能看到自己。”
Elrond目瞪口呆。不过细想想Oropher这种人好像还真是什么都不缺。
Eilian也跟上去照了照,转向Oropher,有些无辜地耸耸肩,“上次我在巴黎看中的那枚鸽子蛋……”
Oropher煞有介事地长叹口气,“这镜子太坏事……本来在一个月以后,你生日那天,它会自动出现在你的梳妆台上的。”
Elrond看着这两夫妻,直觉得眼睛疼。
所谓天道好轮回,在学校里职业放闪的Elrond也有这一天。
Thranduil其实知道自己会看到什么,但是看自己的父母都这么大大方方地去照了,自己还这么支支吾吾反而更加可疑。
但他还是被镜前的景象震住了。
不仅是他和Elrond。
镜中的他们约莫是十年后的模样,Elrond一手环着他,他们还各自牵着一个孩子,那两个双胞胎男孩的样貌,就是他想象中Elrond和Elros的四五岁左右的样子。
他要的不光是Elrond……他要的是他们长久地在一起、组成一个家庭……
Thranduil的脸上泛出诡异的潮红,下意识地用手背去碰,发现脸颊滚烫。
可是这怎么说……怎么能告诉Elrond……
“哈哈哈,Elrond,我毕业的总成绩比你高。”Thranduil虚张声势地笑了几声,硬装出一副得意的表情,对自己看到的景象扯了谎。
Elrond也跟着笑,可心情却无比苦涩。
两个大人照例默默地交换着眼神——
Thranduil到底看到了什么?
那不是很明显的吗?
Thranduil谎撒得也太明显了吧?
是啊,可是Elrond居然信了的样子……

Elrond心情低落地继续导游,最后把他们带到了自己宿舍转一圈。
可就在他刚要打开门的时候,突然吓了一跳。
他之前在绘画课上画的那幅Thranduil的小像,还摆在他的床头。
Elrond尽量正常地推开门,三两步走到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那幅画像一捞,藏在了口袋里。
这件事本来应当的发展方向是,Elrond忘了收起画像,然后Thranduil看到了,Thranduil逼问,Elrond支吾,Thranduil再逼问,Elrond无奈招了,再之后两人摊牌,皆大欢喜。
所以,Elrond这是属于典型的自作聪明。

晚上有焰火表演,Elrond带Thranduil一家去看。
Eilian还兴致冲冲地到地上的麻瓜世界去买了烤饼,里面卷着香喷喷的牛羊肉。
Oropher有点无奈地瞟她一眼,她这劲头绝对不是看焰火的,是看俩孩子的戏的。
Eilian无辜又狡黠地眨眨眼,把手里的饼往Oropher嘴里塞了一口,阻止他说破。

Thranduil和Elrond之间的气氛照旧微妙,明明是看个焰火,正襟危坐得比上课还要夸张。
转折发生在散场之前十分钟。Thranduil前一天晚上并没有睡好,渐渐地耐不住睡意,往Elrond的身边靠,直到枕着他的肩睡着了。
在确信Thranduil已经睡着的情况下,Elrond也不再拘谨,直接把Thranduil抱到自己怀里,让他睡得更加舒服。
他忍不住想拥紧对方,却又怕用力太大把Thranduil惊醒。
不得不说,Thranduil这个时候没有醒,的确是一个遗憾。


 

TBC

评论(28)
热度(60)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