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Deceitful Truth·虚假之真(四)

又一口万年坑撒点土,上一更好像是。。。去年四月来着?orz

前情:(一) (二) (三)

 --------------------------

 

自密林王加入盟军,军中对他的评价,几乎和兽人来袭的频率一样飘忽不定。

而这一切的原因,原本就多少教人困扰:

Thranduil从来不听Gil-galad的号令。

对于Gil-galad的战略,只要有不合Thranduil的意的地方,他都会直言指出,如果意见不被采纳,密林精灵则根本不会加入行动;而只要Thranduil发现战机,也根本不会去请示,甚至不愿屈尊通知一下,而是径自带兵出击。

这样的事一而再、再而三,Thranduil在盟军中的名声自然好不了。然而,Thranduil擅自行动的几役,都收到了意想不到的奇效,而Thranduil不予配合的行动,事后也多少会被证明有些问题——即使从大局上利大于弊,假设密林精灵参与,付出的代价也必然不小。

 

针对这一点,传令官Elrond受至高王授意,前来和Thranduil谈谈。

Thranduil习惯性地将治下精灵的利益放在最前,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无可指摘,但现在毕竟已经结成同盟,这样也不是长久之计。

Elrond刚接近Thranduil的营地,就碰上有骑兵纵马回营,再向前走,发现更多的士兵像是将将安顿,还有一些士兵奔忙着用担架运送伤员,另一些轻伤员就地坐下,自行包扎。

而一身银甲的精灵王就站在不远处,方才用布帕擦完剑,利落地入鞘;一张精致的秘银面具覆在他的左半脸颊上。

Thranduil的手指触到面具的下沿,似乎正打算把面具摘下,瞥见Elrond来时,又立刻停止了动作。

这一幕让Elrond感到少许蹊跷。

当然这不意味着他没有意识到Thranduil这个奇怪的习惯。而且别人只知道议论Thranduil这一莫名其妙的癖好,却只有他更多奇怪的是Thranduil戴这个面具的频率。

频率一词,也不恰当,甚至可以说连规律都没有。如果要Elrond强行结论的话,他会说,Thranduil在上午之前出兵的时候,一般不戴面具,而要是到了午后或者傍晚,则成了标准配备。

Elrond也很难说自己对于这件事有什么评价。他看Thranduil的侧脸时,还是会经不住暗叹这是伊露维塔完美造物的体现。

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原本就是首生子女的天性,并没有什么好怯于承认的。

若说这样绝美的容颜与眼下的战祸格格不入,需要珍贵金属的又一重保护,Elrond也是会由衷同意的。

然而,他并没有掩饰住眼神在Thranduil的面具上过久的停留,Thranduil见状,也没有寒暄,直接开门见山地说了一句:“黑暗生物的血液太脏,溅在脸上未免恶心。”

一句话说得清冷高傲,而Elrond却听出了几分心虚的意味。

他并没有再追问,只是酝酿了一下,准备说明来意。

Thranduil却仍然没给他开口的机会,冷笑一声抢了话头:“我知道你是来做什么的。我记得,我同意加入同盟的那天,就和你很清晰地约定,幽暗密林不是任何人的臣属。”

Elrond点头,试探着答道:“我并没有忘记。可是,如果同盟中的每一方都这样……”

“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与我无关。我不让渡我的主权,我再强调一遍。”

Elrond深吸口气,再次尝试:“但您同时也说过,为的是共同的利益。各方势力,只有统一指挥、一致行动,才能发挥最大的效用。缺了您的支持,很多战略就很难实施。”

Thranduil露在外的右眼再明显不过地翻了个白眼,“统一指挥,统一给谁指挥?”

“并非是具体的某个‘谁’。您亲自去过作战会议,自然是各方统帅一并商议后——”

“交由Gil-galad拍板。”Thranduil再次抢过话头。

“我原本想说的是‘达成共识’。”Elrond也忍不住提了气势。

“呵,存在吗?尤其是我和Elendil,何曾达成过‘共识’?”

那位人类国王倒也稀奇,每次他力主主动出击的时候,Thranduil都直言不讳他在送死,而每次Thranduil觉得应当把握战机的时候,Elendil也总是第一个出来批判Thranduil冒进。

“而且你知道更糟糕的是什么吗?所谓的战略战术很多时候并没有对或错的分界,只是主帅的思路不同,最终的结果,可能也并没有本质的区别,”Thranduil漠然地总结了这些天以来他的想法,“习惯的战法不同,各自的利益终究也还在——我听从了他的,是对我的人不负责。同样,他要是听从了我的,是对他的人不负责。”

Elrond默默地听着,其实他内心的某个角落得出的是和Thranduil相同的结论。可是他的来意本该是……

“我知道你的为难,Lord Elrond,”下一秒,Thranduil就仿佛读心一般地主动提及了这个话题,“但是,你们为什么不能打破一下思维定式,为什么统一口径、上行下效就是唯一的组织方式?我同样想赢得胜利,只要我认为应当出击,我绝不会吝惜我的人力,而我不参与你们的计划,也不意味着当你们真的陷入困境时我不会帮助——这笔账我们一起算过,让你们平白送死也并不符合我的利益,不是么?”

从某种角度,Thranduil的这番话并没有那么必要。Elrond其实是为数不多可以理解他的人,虽然如果他的立场不这么强硬的话,Elrond会觉得自己的生活轻松许多。

Elrond无奈地笑笑,觉得不妨跟Thranduil交底,“Thranduil陛下,其实我可以理解您的想法。只不过我现在是代表不理解的那一方试图跟您沟通,当然我也早该知道,这不会有效。如果他们只是一味地想把自己认为的正确强加在您的身上,这本来就是不公平的。”

Thranduil嗤笑出声,“不得不说,我活了这些年,从来没料到自己还会碰见一个诺多是能讲道理的。虽然我能听出来你话里更多批评的是Elendil,但本质上你走的这一趟,不过是因为Gil-galad心里不舒服罢了——当然我知道你们的感情,所以也不在你面前多说什么,不然不是和Elendil无异么?”

Elrond禁不住也笑出声来。自Thranduil之前,他很久没有经历过这样言辞和头脑上的交锋了。他遇到过的那么多人,从思维到行事,几乎都是千篇一律的模式,仿佛被同一个蹩脚的工匠机械地打造一般。

而Thranduil,是与众不同的。不仅是他表现出的犀利,或许还有表象之下不为人知的秘密。

 

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分,战地的日落,更有几分别样的凄美。

Thranduil注意到时间,而Elrond还在身边,有些紧张地攥紧了拳头,意识到面具还覆在脸上时,又勒令自己放松。

Elrond把目光从天边的红霞收回时,已经来不及注意到Thranduil肢体语言的异样,不过他还是近乎本能地提了个问题:“已经日落,我是否应该离开,让陛下休息?”

“我会非常欢迎你的离开,”Thranduil冷冷地打趣,“不过承你关心,这里光照充足,我的作息大致已经调整过来,夜战都打了好几场了。但这不意味着我欢迎日落后的打搅。”

Thranduil补上最后这句话,明显是赶Elrond走的意思。

后者也决定识趣地离开,可还是忍不住多余地确认了一句:“明天攻打敌人右翼的计划,您是否确定不参与?”

Thranduil最后给他讽刺的一瞟,“我想我已经把意见表达得很明确了,你们那是送死计划。”

Elrond认命地行了个礼节,转身想走时,又听Thranduil来了一句:“如果你死了,我和那群诺多和寿定凡人,就真的彻底‘无法沟通’了。”

精灵王表达祝愿的方式的确不拘一格,Elrond既是好笑,也是荣幸,微笑着答道:“我会尽力活着回来的。”

 

 

第二天,当Elrond被困在那血肉横飞的修罗场中的时候,再次想起了Thranduil的那句话,和他的回答。

可能他要让Thranduil失望了。

挥刀格挡住身侧的袭击,在砍翻那个兽人的同时,左臂又再次见伤。

而四周还有源源不断的兽人军逼近。

躯干和四肢上都有深浅不一的刀伤,随着血液和体力的流失,Elrond渐渐开始感到神志模糊。

心里是略略的不甘——他明明那么自信满满地跟Thranduil保证了的。

Thranduil的面具,Thranduil奇怪的言行……他都还没找到答案。

Thranduil是对的,这个战略是个巨大的失误,他们亲手把自己送到了敌方最为密集、也是最为精锐的所在……

Thranduil……

Elrond在最后一刻,竟然满脑子都是那王者的名字。

直至他看见了幻影。

如此显眼的坐骑,金发的林地之王长剑轻灵,在兽人中间杀出一条血路。

他甚至都没有戴他的面具,面容俊美无瑕,恍若神祇降临。

一袭金甲的密林军队随后而来,冲开了兽人军密集的包围圈。

是否这就是曼督斯之路上的景象?

直到他被粗暴地吼了一声:“你还在愣什么?!上来!”

他的大脑迟钝地开始运作,慢慢反应出这可能是真的。

身体先于意识行动,他跨上Thranduil的鹿,一手环过Thranduil身前拉紧缰绳。

Thranduil没有再浪费时间,驱鹿原路杀出重围。

 

奔驰在荒芜的平原上,Elrond才渐渐理解了整件事情。他试图张嘴道谢,发现自己此刻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而他甚至都没有发现,他已经脱力地靠在了Thranduil的背上,脸颊几乎贴上他的后颈。

Thranduil的金发拂在他的脸上,柔顺而冰凉。

Thranduil本人则对此刻两人紧贴的姿势感到有些尴尬,鉴于对方是伤员,竟也说不得什么。

Elrond终于攒足了说话的体力,“谢谢你,Thranduil。”

当然,Elrond这会也没有精力去注意,自己竟突然对Thranduil直呼其名了。

Thranduil则明显觉得刺耳,然而此刻也顾不得这个,一方面仍然是因为Elrond受伤,而另一方面,又快到了太阳落山的钟点。

天色逐渐暗沉,Thranduil简单粗暴地答了一句:“没什么可感谢的。”

谁成想Elrond还有力气继续絮叨:“你又一次说对了……这次是最大的失误……但你还是出手相救……我……”

Elrond的思维并不清晰,只是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必须要把这番话说出来。

而Thranduil则听得烦躁,眼见已有半轮夕阳沉下地平线……

于是在Elrond发出下一个音节之前,就感到后颈一阵钝痛,旋即失去了意识。

 

 

TBC

评论(24)
热度(53)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