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衍生】Elapse·流光(Tom Doss/Richard Hayes)(1)

这是我的茶 @密林谷的抹茶 要的生日文。先发点看看是不是你要的那个调调233

说明:

1. Doss来源于果叔电影《血战钢锯岭》;Hayes来源于佩佩电影《特务风云》,没看过的。。应该并不影响阅读

2. 《钢锯岭》中Doss媳妇这个角色视为自始不存在,lo主无能处理去向

3. 年龄差16岁,他们爱上对方发生在Hayes18岁,Doss34岁那年

4. lo主有很努力地尊重史实,有bug请温柔指出

5. 有不少原创角色出没

---------------------------------

 

“骷髅会召唤,接受还是拒绝?”

那是1935年的深秋,Richard Hayes接到这一预料之中的要约的时候,正和他已经认识十余年的另一位受要约人在一起。

五分钟以前,Sean McCarthy拉着Hayes溜进了宿舍区顶的钟楼,嬉笑着说要把之前教他抽烟的事付诸实施。

Hayes慵懒地将胳膊支在栏杆上,探了半个身子出去,似笑非笑地由着他来。

高大俊朗的金发男生和Hayes身高相仿,比后者要壮上一圈。他站在Hayes的左侧,点了烟,很无必要地用右手环过Hayes的后背,再把烟喂到他嘴边。

Hayes也并没有说什么,试探着吸了一口,随后呛得轻咳起来。

“Richard……”McCarthy仍然维持着两人过近的距离,并没有去触碰他,只是挂着微笑,深深地看着他,念了一声他的名字。

Hayes顺口气,貌若无辜而迷茫地一挑眉,询问般地“嗯”了一声。

彼此都是聪明人,很多话不必明说。

McCarthy抽回手,把Hayes抽过的烟放在嘴边啜了一口。

含义已经不能再明显,Hayes温和地拒绝了他,而McCarthy则温和地表示了自己不会就此放弃。

然后,两名穿着黑色长风衣的三年级学生仿佛凭空出现,带来了骷髅会的讯息。

他们永远有办法找到你,他们知道一切。

 

 

蔽体的斗篷滑落下来,轮到Hayes躺上祭台,向终生的兄弟交托他最珍贵的一则秘密。

颀长俊秀的身体如同一尊无瑕的雕塑,Hayes两手交叠在胸前,姿态放松地仰起头,露出颈上的喉结,纯洁得如同真正的献祭。

他长吁口气,道出了那个他发誓此后会永远埋葬的故事。

 

***

 

1916年12月,Richard Hayes出生在马里兰州,一座距华盛顿特区仅有半小时车程的小镇。

小镇貌若不起眼,却安宁富裕,居住了许多和Hayes的父亲一样在政府机关供职的人员。

由于父亲工作繁忙,Hayes从小的假期没少在亲戚们家度过,他最喜欢的一位是他母亲的幼弟,Alex舅舅。

Alexander O'Keefe曾经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五岁那年,Hayes就对他家中的几张老照片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有两三个人的合照,也有一群人的集体照,都是身着军装的年轻人,勾肩搭背,笑得意气风发。

那几张照片并不摆在显眼的位置,Hayes兴致冲冲地问起的时候,舅舅的神情有些异样,而刚把茶端上桌的母亲则有些严厉地喝止他别问了。

Alex摆摆手,“也罢,也没什么不能说的。这些都是我的战友,同一个小队的,我们在17-18年的时候被派到法国作战。这是Morgan,之前在芝加哥的汽车工厂做工,Mike,来自迈阿密,曾是渔夫,Jim——哦我都不记得他是做什么的了……”Alex一个个地指过来,手指有点颤抖,“他们都没能活过这场战争……事实上,只有三个人——这是Musgrove队长,战后留在了军队,还有这个家伙——”Alex拖着长音,指尖点在照片上寻找,最终落在了一张三人照中站在最边上的一个身影,“Tom Doss,住在不远处的林奇堡。我们逢年过节的时候还偶尔联系……这位可怜的老兄过得可能不太好……不过怎么说呢,能捡一条命回来,已经是万幸了——啧,可能对他我甚至要收回这句话。我后来听说,他有几个乡里乡亲的兄弟,同时参军的,都没能活下来。”

Hayes夫人抿着她的茶,对角落里的一大一小投来不赞成的目光。

她原本只是不想让弟弟提起那段痛苦的往事,现在则是担心Alex过于黑暗的讲述会不会给Richard带来阴影。

而Hayes本人则完全沉浸在舅舅的讲述里,端详着照片中那个叫Tom Doss的人。事实上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舅舅找了好几秒才指出这个人,而Hayes在看到这些照片的第一眼,就注意到了他——帽檐下几缕头发覆在额前,双眼柔和而有神,鼻梁高挺,弯起的嘴角带出几分狡黠——Hayes在心里默默计算了一下,这些意气风发的青年,彼时也就是十七八的年岁,如果“长大”可以变成这样,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Hayes第一次见到Tom Doss本人,是在九岁那年。

他和舅舅一家出去露营,回程的路上,汽车在弗吉尼亚的公路上抛锚。

问路之下,最近的市镇正是林奇堡,还有大约三英里远。Alex舅舅来了劲头,发动全家人徒手推车,他或许还能找到老熟人借宿一晚。

 

Alex去敲门前,对其他人说,你们离远一点,这位老朋友说不定会拿着枪出来应门。

在Hayes看来,他那句话似乎也不是全然在玩笑。

过了许久,一名棕发的男人开了门,他手上并没有如Alex所料拿着枪,而是晃着一个玻璃瓶子,看清来人后,表情惊讶而复杂。双方几句寒暄,Hayes判断就是Tom Doss本尊的男人点头同意,完全打开大门邀请他们进去。

再近一点观察,Hayes发现这男人虽然和他的舅舅同龄,却更有些沧桑的味道。事实上他们今年都只有二十五岁,但如果让他估测,他会认为Doss不低于三十岁。

 

埋头推车的路上,Alex曾经只言片语地多介绍了几句Doss的情况,他说Doss有两个儿子,应该只比Hayes小三四岁,还笑说Hayes可以跟他们做伴玩玩。

其实,Hayes一点也不喜欢同比他小的孩子,甚至是和他同龄的孩子玩耍,他们的很多思维和行事武断、幼稚到Hayes无法理解的程度,相较之下,还是大人更聊得来一点。

不过Hayes这次是不用操心这点了,在迎他们进去的同时,Doss说了一句:“正好,Desmond和Hal今晚在他们Anna姨妈家过夜,又多出一个房间来……那两个小子,大概少在这里待一天都是好的吧。”

Doss说得像打趣的语气,早慧的Hayes却敏锐地捕捉到了里面带着的苦涩情绪。

 

家里的大人们在客厅的沙发上为Hayes铺了一张舒服柔软的床,自己很快进房间睡去了。

而Hayes原本就是精力旺盛的年纪,之前并没有玩够,现在又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翻来覆去很难睡着。

突然有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出现在客厅,借着拐角处的亮光Hayes判断出这正是这家的主人Tom Doss,而他手上的那个玻璃瓶反着光,特别显眼。

Doss并没有注意这个他以为已经睡着的孩子,径自拉开餐桌下的木椅坐下,从玻璃瓶中灌了一口,双手颤抖,长叹一口气,似乎在沉思。

距离近了,Hayes从那股不熟悉的气味,大致判断出Doss正在饮用的东西。

时值禁酒令期间,国内生产销售酒精度在百分之零点五以上的酒类制品都属于违法。Hayes家里偶尔在允许的限度内自己酿些葡萄酒,他也见自己的父亲买过那些浓度在法定标准以下的酒,而这股气味让他确定,这瓶酒并不属于上述的任何一类。

Hayes也没想太多,只是玩兴突起,掀开被子坐起身来,直截了当地问了一句:“先生,这个好喝吗?”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Doss一瞬警觉,直到反应出声音的来源,才放松了紧绷的肌肉。

他原本有些恼火,可是这孩子的眼睛亮闪闪的,一副全然无害的表情,不知怎么就让他的火气发不出来了。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有过这么好的兴致了,可能对自己的儿子都没有过。他晃晃那个瓶子,拖腔拖调地提问:“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酒。”Hayes很有把握地回答。

“那你知道在现在的美国,喝酒是什么样的行为吗?”

“喝酒是合法的行为,但酿酒和卖酒是违法的。”

Hayes的回答让他有些惊讶,Doss并不觉得八九岁的小孩还能知道的那么详细。

“你对这东西,又了解多少?”Doss还是忍不住带着成年人的优越感继续问。

“我们偶尔酿一点,我爸爸也会喝,他说,男子汉是应该会喝酒的。”

“哦?那你喝吗?”

“我爸爸说,不到二十一岁不能喝。”

“嗯,那你就不是男子汉了。”

“很快就是了。”

这个貌若老练的孩子,终究还是有些童趣,Doss甚至都忍不住发笑。

“但是……这个酒明显太浓了,我听说……”Hayes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有些被耍,急于说出之前的发现给自己挣面子,却突然卡在诸如“黑市”、“地下组织”这种表述上,组织不出语言。

Doss也看出来了,揶揄的表情越发明显。

很快,Hayes决定直接跳过他说不来的那句,直取重点:“我们来的时候,看见镇上的教堂后面有条黑巷子,我想这就是您手上这个的来源吧?”

Doss终究轻敌,被这个九岁的小人精反将一军,哑然失笑。

而这个晚上,是Doss长久以来睡得最踏实的一晚。

 

TBC

 

(耶鲁大学·Saybrook College  脑补中文首的那一幕就发生在顶上尖出来的那个钟楼里。私照一张,去年夏天有幸拜访过海局的母校)


最后再啰嗦地PS一下:

名字缩写为SM(?)的发小就是一只原创的酱油君。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时候美国的同性恋行为还是违法的,事实上直到2003年的劳伦斯诉得克萨斯案,才通过最高法院的判决宣布全境的反鸡奸法违宪。至于发小为什么还敢去撩,后文有(很可能牵强附会)的解释

以及美帝在20-33年间实行全国禁酒,目的貌似是公共道德和减少犯罪一类的考虑,个人可以喝,但是制造和售卖是违法的,只有很少一部分的家庭自酿和宗教用途的酒是合法的,于是黑市和地下酿酒很兴盛。钢锯岭开头有Doss在墓地喝酒的场景,应该也是发生在二十年代,可能的解释就是他从黑市上弄来的

评论(30)
热度(46)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