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Decipher·解密(中)

ET-bgm公司专用号:

这几天的关键词就是先还债233

上篇在此

--------------------------------

 

Elrond从混乱的梦境中醒来。

枪炮的轰鸣,冷兵器的交接,血肉被撕裂的声音……烈焰的红,尘土的灰,还有满目的血腥……

经历过战争的人,从此将不再是他自己。

即使出生在黑手党世家,从小见惯了暗处的杀伐权谋的他也不例外。

当然他更加无法忘记同样会在他梦中出现的唯一一抹亮色。

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金发男人,俊美得仿佛不属于尘世的造物,一颦一笑之间尽是桀骜,那双明眸碧色之中带一点蓝,只略略一瞟,或许就能将人的心魄摄走。

在Elrond的心里,没有人比他更美好,没有人比他更无辜,也没有人比他更无畏。

然而毁灭即是战火的天职,没有例外,没有幸免。

那名多瑞亚斯的密码员只是被盟军派来支持工作的,而他的业务能力,每每让Elrond的长官感慨,相较之下,努曼诺尔的情报水平简直停留在中世纪。

困于连日的杀伐之中,美丽而强大的事物更能吸引人们的注意,甚至在潜意识中被默认为信仰和救赎。

毕竟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让人无法忽视、无法移开视线的人,比那些虚无的神祇或者主义来得真实得多。

可是连Elrond自己都无法解释,为什么那密码员唯独对他一个小小副官另眼相待。

那人曾经轻描淡写地对他说过一句,你哪怕埋在人堆里,第一眼看起来也和其他人不一样。

他的眼力不错。

Elrond并非在普通家庭长大,自认自己的气质和常人不同。

但他还是怀疑那人只说了半句话,虽然他直到最后都没有开口问那另半句。

 

那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炮击,耳朵几乎被突如其来的爆破声震聋,四周顿时火海一片,模模糊糊地伴有惨烈的人声。

他们当时离得很近,似乎还在插科打诨地谈着什么宇宙人生。

Elrond反应及时,一把抱住那人,贴地一滚摔进了最近的一条战壕。

还没等他感慨命不该绝,气体的释放的滋滋声和不远处传来的哀嚎让他顿时神经紧绷。

那人当时也极其冷静,弯下腰去翻找了一下,幸运地拽出了一个被半掩埋的防毒面具。

Elrond也下意识地俯身去观察,但并没有发现第二个。

想来自己这趟是要交代了。

然而Elrond此时却不由自主地挂上了一丝欣慰的微笑,至少,他可以得救了。

结果下一刻,那人竟不由分说地将面具扣在他的脸上。

Elrond震惊,却已经来不及推让。毒气已经开始扩散,这种无意义的谦让只会害了两个人的性命。

但他还是不甘心地紧紧捂住那人的口鼻,似乎这样就能有用一般。

那人倒也配合,按住Elrond捂在他脸上的手,窝进Elrond的怀里一动不动,好让自己的气息屏得长一些。

可他最终还是在Elrond的怀里渐渐失去了意识。眉头放松,近乎没有任何痛苦的表现,就好像只是睡着了一般。

Elrond愿意用任何东西,任何东西换他的好,或者更贪心一点,换以后的每一天,他都在自己的臂弯中沉睡,然后醒来。

他必须醒来。

 

Elrond很难界定,自己最深的梦魇,到底是那人在自己眼前昏迷,还是到医疗帐去看他的时候。

他问及那人的情况,医疗兵先是略略遗憾地摇头,但还没等对方开口,床帘后就传来那把熟悉的声音,低沉而慵懒,似乎只是在寻常闲聊。

“我是个什么情况,你亲自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Elrond近乎急切地撩开帘帐,那人却瞬间紧张地绷紧了身体,似乎被Elrond的急切吓到。

“其他倒也没什么后遗症,只不过,我看不见了,应该没办法恢复 。”

那时那刻,肯定有一股无形力量把Elrond的心和肺都掏去了。

不然他的胸口怎么会剧痛如斯?不然他为什么感觉自己无法呼吸?

听不到Elrond的反应,那人自嘲而局促地笑笑,“我现在有没有变得鼻歪眼斜、奇丑无比?”

事实上,他完全没有变化,只是那双眼茫然失焦,再也没了那种锐利的神采。

他为了他,永远牺牲了自己的光明。

Elrond牵住他的手,拼命地摇头,很快又意识到对方现在已经无法看见,于是用语言一遍遍地重复着:“没有,没有,一点也没有……”

他想拥抱他,想亲吻他,还想对他……

可是周围有那么多人。

他又有无数个不可以的理由。

 

他们在相识之初就在闲谈中得知,彼此都有完整的家庭。

“完整”这个形容词,放在对方的家庭身上,完全没什么问题,可是用于形容Elrond的,就有点讽刺。

他生长于社会暗面的自治帝国,这些家族中的儿女的婚姻嫁娶,上演的也不过是一幕幕的政治联姻。

从小到大,Elrond的孪生兄弟对这一切的接受态度,比Elrond要良好一些。

而Elrond一直抱有一些关于逃离的幻想,然而最终还是不得不迎娶了敌对家族的女儿作为两派暂时休战的姿态。

Elrond一气之下加入军队,是他这个幻想仍未破灭的体现。

可有些叫做命运的东西,终究逃不掉。

他原本以为可以对自己的生活做出一些改变,却在战后不久,他的孪生兄弟意外身故,终究还是要轮到他接掌家族。

一切就好像在自动运行,最终不可避免地指向唯一的结果。

 

哦对了,Elrond一直不大愿意说。那个人的名字,叫Thranduil。

这个人的名字刻入他的血髓之中,既像诅咒,也像祝福。

Elrond有意让自己对Thranduil的了解局限在很有限的那部分,没有再去探究,没有再去追查。

不然,以他所拥有的资源,他会忍不住去寻找他,然后,困住他,拥有他,囚禁他……

好似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便覆水难收。

Thranduil应该生活在阳光下,和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一起平平安安地过下去。

Elrond本以为这样是最好的。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Elrond的沉思。

Elrond微微挑眉,能知道这个号码的人,屈指可数。而在这个当口、在这个钟点会找他的,应该只有……

Elrond接起电话,不等对方寒暄,就念出了养子的名字:“Estel。”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Aragorn言简意赅地说道:“我做了……一些事。需要您的帮助。”

Elrond有些无奈地轻笑,“鉴于你的语气,你并没有给我留什么选择的余地,不是吗?”

 

 

当Elrond看到那名被Aragorn锁在沙发上的青年时,还是暗暗感叹他过去可能是低估了自己的养子。

他很快注意到,这个金发的年轻人,面部的轮廓看起来有点熟悉。

据Aragorn交代,这个人是多瑞亚斯派到他身边的卧底,三年来窃取了大量情报,并且差点成功设计把他杀死。

如果千钧一发之际,不是对方转瞬即逝的手软,Aragorn现在也根本不会站在这里。

可是制服对方之后,Aragorn竟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下手杀他或者把他交出去。

直至他如此大胆的一步,一手造成了这种骑虎难下的僵局。

“这个人,对你的影响太不一般了,”Elrond轻笑,甚至都没有用疑问句,“你研究过他吗?”

Aragorn一言不发地递上了满满一个文件夹的资料。

Elrond一挑眉,“你早就疑心他。可是对他的布局,你几乎是半放弃的状态,你甚至可以允许他杀死你,对吗?”

对Elrond,掩饰无用。Aragorn点头承认:“是的,如果我必须选择,我想我会把活下去的机会留给他。”

这句话听上去如此熟悉,Elrond翻资料的手都有些不稳。

他本来可以掩饰,可是下一秒他在“家庭情况”一栏看到的名字,让他明显地颤抖了一下。

“他的父亲……参加过上次战争对吧?后来落得个失明?”

Aragorn显然不知道Elrond还知道资料之外更加细节的信息,下意识地补充道:“没错。据Legolas说,他从小跟着他父亲长大。现在想来,他这也算是子承父业。”

Aragorn的表述让Elrond起了些疑心,“‘跟着他父亲长大’?我对他的父亲有些了解,这孩子应该是父母双全吧?”

“他父母很早就离异了。据他说,他父亲在战后性情大变,变得暴戾而且敏感,而且眼睛又看不见,他母亲没有办法忍受……”

Elrond几乎克制不住自己的愤怒,纸张在他手里被捏得有些起皱。

他的立场并不客观,但他忍不住咒骂这个自私的女人。原本就是因为这个,他才能毅然决然地把Thranduil推开,他原以为Thranduil能过更好的生活,他原以为这个所谓的妻子能担负起照顾他、保护他的责任……

Elrond闭了闭眼,勒令自己不要失态,脑海中的想法也越发清晰。

“我去打几个电话。”他冷冷地说道,走出了房间。

 

Elrond的表现,让Aragorn有些忐忑。几分钟后Elrond重新回到大厅,Aragorn也不敢先开口发问。

“你们两个现在官方眼里,都是失踪状态。近一个月你带着他到大宅去,不要出来活动。现在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有二十几个议员收到了死亡威胁,足以在一个月内争取到足够多数通过内阁的停战决议。再之后,围绕你们两个的故事就是在事故中跌落山谷,幸运得救,不会再有下文。”

Aragorn的心惊喜得狂跳,他几乎不敢相信,Elrond这次竟然为了成全他的疯狂之举,做出了如此激进的事情。

然后Elrond的下一句话,隐隐地让Aragorn对于他的养父又有了新的认识:

“这几天所有的事情都听Lindir和Erestor的调度,你也不例外。而我……要去多瑞亚斯会一位老朋友。”

 

 

TBC

评论
热度(49)
  1. AntoinetteET-bgm公司专用号 转载了此文字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