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Decipher·解密(下)

认领一下233不过应该很多小伙伴都知道是我写的了

逗比综合症治疗系列,虽然到结尾本体貌似还是跑出来了哈哈哈

 

ET-bgm公司专用号:

上篇 中篇

--------------------------------

 

“嗯……我知道了。”Thranduil简简单单的一句应答,却让对面的老友更加无所适从。

“你……不用担心……说难听点,死要见尸,现在只是失踪而已,Legolas不会有事的。”

Celeborn话音未落,就恨起自己,为什么不能把最后那句话说得有底气一点。

Thranduil嗤笑,他已经盲了十七年,就靠听辨声音来观察周围的世界,Celeborn这句话的语气,实在是不能再假了。

“不必再说什么了。我对最坏的结果有承受力。Legolas自始至终非常确定他自己的选择,从这个角度说,也没什么遗憾的。”

不过Thranduil忘了,他太多年没有复习过控制面部表情的艺术——所谓的表情早已对他没有意义了。他此刻脸上的苦涩,甚至让Celeborn忍不住别过脸去,不忍再看。

 

从车上下来,穿过前院,走到大门,是二十七步。

熟悉到可以不借助手杖,下意识地完成。

事实上,Thranduil也没有心情去再想其他。

对他而言,世上最后一件珍贵可留恋的东西,没有了。

如他所说,他的确是有心理准备的。当Legolas笃定地说他要跟随他的步伐,加入情报局的时候;当Legolas跃跃欲试地告诉他,他要去努曼诺尔执行卧底任务的时候。

Legolas知道自己在做什么,Thranduil也知道Legolas在做什么。

这个孩子,从小决定了什么,是不会变的。

那个时候,他的前妻忍无可忍地离开他,还一门心思地想把Legolas带走,认为他这个脾气暴躁的瞎子连自己都养不活,可千万别把孩子害死。

而当时只有七岁的Legolas,无比坚定地说:“Ada看不见,我要照顾他。”

正如十三年后,这个孩子对他说:“必须是我,他们找不出比我优秀的特工。这件事是对的,我必须做。”

 

好了,现在就剩他一个了。

一个目不能视的人,失去了所有至爱的人……

所有至爱的人……

他还没来得及勒令自己不要想,那个人就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他堕入永恒的黑暗前,所见的最后一个人,也是他毫不犹豫地牺牲了光明,救回的那个人。

可是……

他毫不怀疑,自己的孩子是死在那个人的养子的手上的。

十七年的岁月,内中纠结的爱恨,竟然最终轮回成一幕极致讽刺的悲剧。

他不后悔救他。

虽然他从此以后必将恨他。

说到底,他仍无法停止爱他。

 

 

Elrond早就对最糟糕的情况有预料。

现在努曼诺尔的“官方”消息肯定已经流到多瑞亚斯了,Thranduil毫无疑问会认为Aragorn害死了Legolas。

他担心的不是跟Thranduil解释的那部分,而是Thranduil在误以为Legolas已经牺牲之后会有多悲伤。

Elrond来不及细想,命人查到Thranduil的住所后,直接潜入了Thranduil的屋子。

或许还应该有更稳妥的方式,然而来不及了。

Elrond进去的时候,Thranduil正巧不在。但他刚来得及把一楼的基本布局观察一番,Thranduil回来了。

Elrond藏在客厅的角落,当Thranduil的身影进入他的视线时,对他而言几乎有些猝不及防。

可能是因为这么些年活动范围受局限、没怎么经历过风吹日晒的缘故,Thranduil保养得相当好,比起Elrond记忆中的他,似乎并没有变老。

他甚至蓄长了头发,金发过肩,自然地披散,给他英气的面庞又平添了几分柔美。

不过Elrond随即猜测,这大约只是Thranduil为了减少去拜访理发师的频率才这么做的。

他看见Thranduil怅然若失的表情,心里的痛楚更加剧烈,呼吸也随之急促起来。

他喘气的声音已经大到足以让Thranduil发现他的存在。

Thranduil半转过身,准确地面朝他,警觉地问道:“是谁?”

Elrond别无选择,有点担心Thranduil还没准备好,只得尽量平稳地回答:“Thran,是我。”

Elrond紧张地揣测Thranduil的反应,是愤怒,兴奋,惊讶,还是其他?

然而,Elrond猜错了其中的任何一种。

Thranduil仰起脸,摇头苦笑,后退一步靠着墙根蹲下,喃喃自语,“怎么会……怎么会……为什么这种时候会听到他的声音……”

他甚至都不愿意相信。

Elrond在心口剧烈的绞痛之外发现了一种名为自我憎恶的情绪,他双手握成拳,仍在颤抖,指甲深深地掐进了掌心。

他又试了一次,“Thran,这是真的。我来找你了。有些事情你必须知道,Legolas没有出事,他现在很平安,Aragorn救了他。”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只是拒绝接受Legolas已经……不行,不能这么下去……”Thranduil还是认为自己陷入了幻觉,一手用力地按着太阳穴,一手掐紧眉心,想让自己清醒过来。

Elrond忍得咬牙切齿,他想直接上前去,把Thranduil拥进怀里。但他很清楚,Thranduil现在这么没有安全感,如果贸然触碰他,或许只能带来反效果。

“Thranduil,这不是你想象出来的。这是真的。如果你愿意,向前走大约十二歩,你就可以碰到我。我活生生地在你面前。你想知道的任何事,我会原原本本地告诉你。或者……”Elrond顿了一拍,摸出口袋里的枪,扔在地上,“我已经扔掉了我唯一的武器。如果你不相信我,你甚至可以捡起它,指着我。”

Thranduil的头脑从一片混沌中渐渐冷静,他听到的话吐字清晰、有条理有细节,不像是自己的臆想。而且,他的确听到了类似枪支落地的声音。

也罢,反正他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了,不是吗?

 

Thranduil数着步子向前,通过呼吸声,越发确定自己的正前方站着一个活生生的人。

他在这个时候才想起来紧张。

可在这种情绪控制他之前,他就已经机械地用手指碰上那人的手。

多么奇怪,只是这种浅浅的触碰,他甚至还不能完全认定来人的身份,他就几乎窒息。

不,他其实早已知道。

指尖试探性地顺着那人的手指游移到手背,然后精准地按上那人左手虎口一道略微突起的伤疤。

“真的是你。”强烈的情绪炸裂开来,说出话时,反倒是诡异的平静。

Elrond回答时,也是惊讶而虚弱,“你竟然……记得这个……”

Thranduil哼了一声,“怎么不记得?你当时笨手笨脚的,一定要给我开个罐头,结果划破了手……”

“而你当时紧张过度,把我往你的军用摩托上一扔,直接飙车冲去了医疗帐……”

“你明明缝了十几针,还说呢!”

他们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笑声中还能明显听出双方的拘谨和紧张。

Elrond的手还被Thranduil握着,Thranduil笑得身体前倾,拉近了和Elrond的距离。

Elrond悄悄抬起空闲的右手,试图顺势把Thranduil搂过来,对方却好像有察觉一样,谨慎地退开半步,再面朝他的方向时,表情又变成了一脸严肃,“你还没告诉我,Legolas到底怎么了。”

Elrond有点泄气,同时也理解Thranduil想问清楚的急切,于是把Aragorn的所作所为,加上他的善后措施原原本本地告诉了Thranduil。

Thranduil的神色仍然没有缓和,追问道:“你是说,Aragorn早就发现了Legolas的身份,却隐忍不言,几乎还有自己送死的意思,后来本能性地绝地反击,Legolas落到他手上以后,Aragorn的第一反应却是保护他?”

“没错,非常正确。”

“呵,为什么?”

“Thran,你很明白是为什么。我不会贸然动用我在政府的影响力,有些资源是一次性的。但是Aragorn跟我说了一句话——‘如果我必须选择,我想我会把活下去的机会留给他’。Thran,你知道,你知道的……”

Thranduil的双颊通红,气息的紊乱程度比Elrond之前更甚,或许是这一切太过突然的缘故,他仍然在下意识地退后。

而Elrond终究是不愿再忍了,与生俱来的、后天培养的掠食者的本性,保护与占有的本能,让他的思路越发清晰起来。

“Legolas的布局那么完美,Aragorn原本已经放弃反抗,可是Legolas犹豫了,你明白为什么的……”Elrond以小辈作为话题,似乎与眼下的场景无关,却是另一种旁敲侧击的步步紧逼。

“我们是盟友,他们是敌人,没错,但是你看到共同的东西了吗?Thran,我们不如他们,不如他们啊……”

“这不一样……”

“Thran,不要提那个理由……这是我最后悔的事……我怎么能把你拱手让给一个不会照顾你、不能保护你的人,让你一个人受了这么多年的苦……”

“你……不是也有自己的理由吗?”

“呵,我自己的理由……那是个谎言,我对你说过的唯一一个谎……什么‘我的妻子总体上还是个温柔明理的人’……她的本质其实是反义词才对。她甚至不是为了两个家族的利益平衡而来,她就是为了毁灭我们。我发现了她的阴谋,将她们的整个家族赶出了努曼诺尔——我很怀疑我的孪生兄弟的死和她有关,但我没有求证过,因为那样就不仅是驱逐他们那么简单了……我当年跟你那么说,一方面是为了让你安心,另一方面,也是另一种自我麻痹,让我安于回到属于我的暗角,而留给你安乐正常的生活,我原本以为你的妻子会好好待你……这是我最大的错误,我将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其实……并不是她的错……”Thranduil别过脸,他已经没有和人错开视线的必要,但本能是让他在过于激烈的感情面前顾左右而言他,作为在这场突如其来的转折面前的最后一层掩饰,“我看不见以后,变得特别易怒,一点点风吹草动就会让我大发雷霆……我摔东西、朝人大喊大叫、伤害自己,没人能受得了我……”

他没有再后退,Elrond看准时机,捉住他的肩膀,把他往自己的怀里一带,用双臂紧紧禁锢。

“Elrond,你知道吗,只有你在我身边,我才会感到安全。”

所有伪装已经用尽,只剩下最极致的真实。

 

可是,听到Thranduil说出这句话的Elrond,都还没来得及放松,就被Thranduil从他的臂弯中抽出手,狠狠地揍了一拳。

“所以,你为什么那么多年都不在!那么多年!”Thranduil开始宣泄着自己的委屈,声音第一次带了哭腔。

他很明白当年那样是唯一合理的方案,他很明白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做错,只是命运捉弄而已。

但他已经用这样的理智压抑了自己太多年。

他只是想要发泄,正是因为这样的失而复得,惊喜到几乎到了劫后余生的程度,反而让他更想无所顾忌地挥霍。

挥霍这已被剥夺了多年的,任性的机会。

更多的拳头狠狠地砸在Elrond的肩膀上、胸膛上,Thranduil不成调地重复着“那么多年”、“你不在”这类控诉的话。

他甚至扔掉了他依赖多年的手杖,腾出两手去打Elrond。

至少,他不再需要那个了,不是么?

 

Thranduil虽然已经很久没有跟人动过武,但早年训练的底子还在,没有太过收束的力道打在Elrond身上,终究还是疼的。

Elrond也不劝说,也不阻挡,只是默默地承受着。他的两臂还微微伸出,护在Thranduil身侧,生怕Thranduil用力过度失了平衡。

如果要怪,的确是怪他。怪他当年的自以为是,怪他之后的自命清高。

Elrond的身后是墙壁,退无可退。Thranduil打得有些乏了,直接摸索着扼住他的脖子,把他按在了墙上。

直至这样性命攸关的姿势,Elrond都没有想过反抗。

Thranduil低低地笑了起来,眼眶泛红,仿佛下一秒泪水就会溢出来,“为什么?你明明知道我在无理取闹。”

“而我最憎恨自己的,就是在你的生命中缺席了那么多年,连你‘无理取闹’的权利都保护不了。不……Thran,在我眼里,你从来没有所谓的‘无理取闹’,如果你想做任何事而没有做到,那就是我的无能、我的失职。我的一切你都可以拿去,因为如果没有你,我如今不会拥有其中的任何一样。Thranduil,你是我的原则,我的律法,我至高无上的指引……”

Thranduil的右手还掐在Elrond的脖颈上,感受他有力的脉搏和随着语音的声带振动。

Thranduil溺在Elrond的絮语中,心乱如麻,左手颤抖着,找到了Elrond翕动的嘴唇。

然后,他主动地吻了上去。

对距离无法太准确地预判,Thranduil急切地找到Elrond的嘴唇的时候,不慎把牙齿磕上。

Elrond已经无瑕顾及唇上吃痛,以及在口腔中弥漫的若有若无的血味,他一手托住Thranduil的后脑,一手箍紧Thranduil的腰,后来居上地占据了这个深吻的主导权。

Elrond灵活地卷住Thranduil的舌,在对方专心侵略而疏于防守的时候顺势滑进了他的口腔,在上颚反复地摩挲,仿佛宣示主权一般。

Elrond分神张开了眼睛,观察Thranduil的表情。

大抵是因为没有必要的缘故,Thranduil并没有闭起眼睛,迷茫的眸子纯洁而无辜。

Elrond心里一紧,把Thranduil抱得更加用力,直到对方一声闷哼表达了些许的抗议。

 

Thranduil不会知道,在那一吻终结之后,他红肿的嘴唇,面带的潮红,无意识的喘息,和眼角终于抑不住溢出的眼泪,已经让Elrond濒临疯狂。

“Thran,你知道吗,我终究还是有错的……”Elrond强行开口,声音低哑,想借此转移几分注意力,“如果我当时去追查你,关注你的情况,后面的那些事情就不会发生……可是我不敢,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哪怕你过得一切都好,我可能也会忍不住把你抢来……你不知道……我想对你做什么样的事情……”

“哦?什么样的事情?”Thranduil明知故问,脸上满是蛊惑的笑意,“那就……让我知道吧……”

 

这之后的事情,他们理当什么都记得,可是能够确定的,不过那几个片段而已。

Elrond把Thranduil整个人抱了起来,Thranduil故作镇定地指引他,上楼左手边第二扇门是卧室。

Thranduil不紧不慢地解开衬衫,狡黠地笑着说,他并没有备着“那种东西”,但神色和动作中明确地表达了他并不在乎有没有“那种东西”。

Elrond则显然是在乎的,他跌跌撞撞地冲进浴室,浴液、肥皂,看着像那么回事的东西都被他搜罗过来。

很快,Elrond满手滑腻的液体,浴液的清香此刻带了些别样的暗示意味,他一边吻着Thranduil,一边口齿不清地诱哄他为自己打开。

 

因为不能视物,Thranduil的触觉感知比常人更强,一点点逾矩的触碰,都能换来他甜腻的呻吟。

Thranduil也没有费力隐忍,他把自己每一丝情动的表现,都一览无遗地展现在Elrond眼前。

他就像一位真正的国王,授权予他的骑士,进入他的领土,在他的领土内驰骋攻伐。

他们结合绞缠,直到夜幕降临。

 

***

 

两个月后,两个年轻人并肩趴在一座庄园三层的露台栏杆上谈笑。

“哦天哪,我觉得我已经没眼看他们二位了。”金发的青年扫了一眼在楼下花园里依偎的两个身影,微红着脸玩笑道。

旁边的黑发青年耸耸肩,“我是真没想到这一切居然那么巧,简直像在做梦一样……Legolas,你要不掐我一下——嗷!”

Legolas没有客气,用劲地掐了他一下,换来他一声痛呼。

“不过我偶尔也觉得,现在的一切好得不真实。Aragorn,我真怕哪天一觉醒来,发现战争还没有结束,我还在计划怎么干掉你……”

Aragorn本来想拥抱他,但并不敢那么冒进,转而拍了拍他的肩,“不会的。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Legolas应和道,突然又蹙着眉转向Aragorn,“但这不意味着我对你不生气了。”

Aragorn瞬间紧张。说起来,他把Legolas绑回来,也并没有征得对方的同意,尤其是最开始几天,Legolas的确激烈反抗来着的。

Legolas欣赏着Aragorn的表情,带着些坏笑把后半句话说完,“你家厨子总是把肉煎得太老,还总是做那些气味很难闻的蔬菜,比如芹菜。”

Aragorn如释重负地笑起来,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一瞬无言,Aragorn为了缓解尴尬,又把视线投向了花园中的两位父亲,“哦天哪……据我统计,这是他们今天的第十二个吻了。”

Legolas轻笑出声,“你在行动力上严重退化了,你知道吗?”

趁Aragorn愣神的一瞬间,Legolas给了他一个吻。

 

 

END

评论(16)
热度(75)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