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衍生】Elapse·流光(Tom Doss/Richard Hayes)(2)

衍生CP。小众自娱。前情和说明请见第一章

-------------------------

 

Hayes记得很清楚,在他十三岁那年的秋天,某天他父亲脸色煞白地回到家,晚饭后在客厅里和他母亲低声聊了很久关于什么股票的事情。

1929年10月24日,黑色星期四,自此开启了长达四年的经济萧条期。

后来的Hayes,自然可以就相关的事项做出鞭辟入里的长篇大论,而那个年纪的他印象最深的,却是Alex舅舅可称之为浩浩荡荡的那次搬家。

那年圣诞节,当一家人都在好客的舅舅家济济一堂的时候,他有点勉强地笑着,宣布了搬家的决定。

大致的意思是,现在工厂不好开,他打算关停在弗吉尼亚和马里兰的三家分厂,收缩资金,全力保住位于弗吉尼亚的总部,而他自己搬家,一方面是可以挤出钱来,另一方面也可以住得离工厂更近。

最后,Alex还向Hayes的父亲开玩笑,说后悔早几年的时候放荡不羁不屑于端政府的饭碗,一心想办实业吃肉,才导致现在连喝口汤都危险。

全桌的大人们都配合地发笑,但Hayes已经足以察觉到他们笑声中的勉强。

 

Alex舅舅的家当着实不少,正式搬家的那天,基本方圆五十公里内搭得上边的亲戚,都去帮了把手。

而Hayes家,一如往常地,父亲忙得脱不开身,于是母亲就一起把他带去了。

那一次是Hayes见到Tom Doss的第二面,后者在当天中午拉来了一车家具,从车上下来和Alex舅舅握手。

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Alex O'Keefe已经尽量通过请亲戚帮忙来节省开支,至于那些不得不雇人完成的活计,他便顺便给老战友一个人情。

然而当家里的大人都忙活起来之后,Doss这个只是来送趟货的外人和Hayes这个能帮的忙很有限的小孩就成了现场最多余的两个存在。

Elaine舅妈做主,把Hayes托给了Doss照管,连声说着什么“真是麻烦了,您或许可以带Richard去镇上散散心”之类的话。

Alex舅舅是一年前结的婚,Hayes通过几次串门就发现,他的妻子精明强干,乃至有些斤斤计较。

Hayes能看出来,Elaine本能地有点嫌他麻烦,重要的原因大抵因为他还是个小孩子。

在这个问题上,Hayes倒是挺想为自己喊冤,他一直觉得自己和周围的大多数同龄人格格不入,可他这位舅妈甚至都没怎么费心了解过他。

如果换作Alex来做决定,他未必会放心把外甥托给这位有酗酒问题,时不时举止粗暴的老朋友。

不过这一次,Hayes倒是不怎么排斥舅妈的这个决定。算上看照片的一次,和实际见面的一次,Hayes对Doss这个人还是挺有兴趣的。

而莫名其妙被指派了任务的Doss,则惊讶于这个素未谋面的女人的脸皮厚度,甚至一时忘记了反对。

等到他有些反应过来的时候,Elaine已经自我感觉良好地道了句谢,把Doss和Hayes晾在一边,自己忙去了。

 

Doss和Hayes面面相觑,一时有些尴尬。

片刻之后,还是Hayes主动开口:“Doss先生,您好。我是Richard Hayes,我们四年前见过。”

Hayes的落落大方倒是弄得Doss有些尴尬,他有些潦草地点点头,“我记得。”之后随随便便做了个手势,“走吧。”

Hayes默默地跟着Doss走,同时偷眼观察他。

Doss和Alex舅舅同岁,却比他的舅舅显得年纪大得多,反倒因为这一点,他现在比起之前Hayes见到他的那次,倒没觉得有什么变化。

Doss平日和人相处就有些障碍,现在突然被迫和这么个只见过一面的十三岁男孩共处,则更想不出有什么话可说。

终究还是Hayes不愿意维持两人间的沉默,再次挑起话题:“Doss先生,林奇堡那家教堂后面的酒类黑市现在怎样了?”

Doss没想到Hayes还记得这个细节,哑然失笑,下意识地回答:“挺好的,欣欣向荣。”

Doss答完,没有下文,Hayes便又问,“您平时是做什么的?”

“木工、运货、修理……这个那个,都做一点。”Doss不太认真地列举道。

Doss的被动回答并没有阻止Hayes提问的热情,他再次问道:“Alex舅舅说,您有两个儿子?”

Doss的眉头一沉,像是不大情愿提及一般,简略地说:“对,Hal和Desmond,两个小鬼。”

“他们多大了?”

Doss有些排斥关于他两个儿子的话题,这多少会提醒他他和孩子间日益突出的矛盾和裂痕,以及Anna,他妻子的姐姐对他是一个失败的父亲的指控——心里的某个角落,他认为她说得有理。

以Doss的性格,如果不想回答,可以发一顿火吓吓Hayes了事,可是很莫名地,Doss看着Hayes,就是发不出火来,和四年前一样。

如果不想让Hayes占上风,提出那些让他不愿回答的问题,那就只有自己来引导对话了。于是Doss转而问道:“那你多大了?”

“十三岁。”

“那么Hal比你小两岁,Desmond比你小三岁。所以你今年上中学——七年级,对吗?”

“是的。”

“你在学校……嗯……有什么喜欢的课和老师吗?或者你讨厌的?”

Hayes眉毛一挑,明显是对Doss主动参与谈话感到惊喜,转而详详细细地说起自己在学校的那些事。

Doss也便只有听他说,心想这样好歹能阻止那些让他不适的问题。

他转而反思,似乎他自己的孩子在学校的情况,他连一句这样的过问都没有。

或许他回去以后也可以找机会了解了解。

 

从Hayes一长串的叙述里,Doss能清楚地得出结论,这孩子绝对是一个热爱学习的优等生,根本没有他不喜欢或者感到困难的科目。

但Doss发现,Hayes也并不是那种无趣的模范生,他有那么些调皮捣蛋的趣味,同时又很有主见。比如Hayes长篇大论地批评了某个教师的教学全无体系,甚至分享了他偷换了某个照本宣科的无能老师的教案,导致那老师在黑板上照抄他准备好的“标准答案”的时候,黑板的竖列读出来是一句精彩绝伦的骂人话。

说到这里的时候,Doss终于忍不住笑了一下。

他甚至产生了一种久违的好奇,问Hayes:“那个老师后来发现了吗?”

“发现了。说实话我当时有些欣慰,因为终于确认了他还有最基本的理解句法和词汇的能力,不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痴。”

Doss又笑,这次甚至笑出了声,“那他难道没有追查?”

“追查了。我嫁祸给MarkJohnson了,他是个喜欢欺负人的混蛋,考试还偷看我的答案。”

Hayes笑得狡黠,Doss甚至有点欣赏这个小恶魔了。

“后来呢,这个人被开除了吗?”

“没有。通报警告,找了家长……我挺失望的。”

“嗯……太遗憾了。我告诉你,以后要是再遇到人欺负你,哪怕块头再大,打他这里——”Doss在反应过来之前,就拿自己的经验指点起Hayes来,“还有小腿,踢他小腿前面,这个地方够疼。”

Hayes虚心地听着,决心不提自己已经成功修理了那个Johnson两次,快把他教育得改邪归正的事。

 

就这个年纪的男孩来说,Hayes绝对算是好带的。

到了镇上,他也没怎么瞎跑,而是一头扎进了书店,找了一本书,自得其乐地看了起来。

Doss本来觉得任务已经完成一半,想把Hayes先丢在这里,然后自己去买点酒的时候,被面色不善的店老板拦下。

“孩子都自己管管好行不行?上礼拜在我这走丢了一个,他爹到现在还来闹呢,我这又不是帮你们看孩子的。”

Doss本想回嘴,这不是我孩子,丢了我也不会来闹,不过转念一想,把别人家的孩子带丢了显然更加麻烦,于是只得被困在这里看Hayes看书。

Doss自己对这些被油墨印得密密麻麻的纸张毫无兴趣,只得百无聊赖地四下打量。

Hayes察觉到Doss的无所事事,竟走到Doss身边,把书里的内容分享给他听。

也罢,随便听听好歹也比在这干站一下午要好。

于是他们就这样一直待到天色向晚,脾气很冲的店老板挥舞着鸡毛掸子来赶人,再三强调他要关张了。

Hayes的书看完了二分之一不到一点,由于要向Doss讲述内容,更加拖累了他的阅读速度。

Hayes满脸失望,“这本书学校的图书馆只有一本,还被人借走了,我一直想看……”

Doss看着Hayes的神色,突然就有些心软。

Doss咬咬牙,将手伸进口袋,悄悄点了点钞票,允诺道:“你要看的话,我帮你买好了。”

Hayes仿佛整张脸都亮了起来,Doss在心里暗叹,也算是做了一件值得的事情。

他还给自己强行又找了一个理由:如果不是Hayes刚刚要跟他讲内容的话,他可能已经看完了,所以多少还是和他有点关系的。

他或许要和下个月的酒钱告别了。

 

夕阳西下,Hayes捧着他的新书,脚步轻快地走在前面。

只走过一次的路,这个年纪的Hayes居然能记得,Doss又一次有些惊叹。

看着Hayes的背影,Doss对自己无奈地笑了下。

的确是个小恶魔。

 

 

TBC

评论(32)
热度(42)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