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Friend or Foe·亦敌亦友(网球AU)·番外:三年之后(中)

原来真的打算上下篇完结的。。然而澳网的故事写多了,对澳网还是最有感情的(虽然今年三次元澳网虐死,咳咳这个不提

开始真正意义上的满世界虐狗,终篇的虐狗程度还会提升2333

上篇和正文请戳

-------------------------

 

Elrond在澳网的第一轮亮相之前,全世界都还被蒙在鼓里。

直到在转播他的第一场比赛的时候,镜头突然在Elrond的亲友席上捕捉到了一个不得了的身影。

时值日场的最后一场,阳光还有些刺眼,那个金发的男人戴着墨镜,表情淡然。

然而离这个人搞出个大新闻都还不到两个月,又有谁会错认?

而且这一次,Thranduil Mirkwood又不依不饶地搞了个更大的新闻。

场间休息的时候,转播镜头直接对准了Thranduil,后者发现自己的脸被投影在球场上方的大屏幕上时,摘下墨镜,纡尊降贵地直直看了一眼镜头,标志性的眼神慵懒中带着锋利。

那一刻,世界触电了。

 

于是那一场赛后新闻发布会里,没有人关注比赛的情况,记者们为了争一个抢先提问权,手臂都快举到天上去了。

虽然无论让谁先问,第一个问题都不会有区别。

“请问Thranduil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还在你的亲友团中观看比赛?”

Elrond之前曾经旁敲侧击地请示过Thranduil,如何应对这个必然会来的问题。

Thranduil正大光明地指示:“实话实说。”

脑海里刚掠过那幕,Elrond脸上就浮现出一个暧昧的微笑,现场其他人都屏息凝神,本能性地确定Elrond的回答一定有料。

“因为他是我的恋人。”

现场齐齐抽气,甚至有一两个记者吓得滑下了座椅。

总算还有见过世面的反应过来追问了一句:“什么时候的事?”

“去年十二月开始的。”

Elrond的微笑越咧越大,下面又多了几个阵亡人员。

“所以,是Thranduil退役以后?可以简要谈谈你们的……呃……恋爱过程吗?”

“是否在Thranduil退役之前你们就已经有这方面的想法?Thranduil的退役决定又是否与此有关?”Elrond还没来得及回答,就有一个女记者语气突兀的补充了这个问题,那记者趴在前面一排的椅背上,几乎像是吊着最后一口气也要把这个问清楚。

Elrond不紧不慢地四周环顾了一下,享受地回味着他早已准备好的答案。

“如果一定要追溯到这份感情的萌芽,或许从我们十八九岁就开始了——注意我说的是‘或许’,因为我也说不清一个具体的时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心里就认准,只想跟他在一起,幸运的是,我基本确定他也是这样想的。但是你们可以想象,如果我们在这之前就确立关系,会遇到多大的尴尬和质疑——”

“所以说Thranduil的确是因为这个考虑才决定退役的?”又一句全无礼节的插话,问话人语气虚弱,显然是已经脑补出了万字苦情故事。

Elrond也没有为这句打断而生气,继续玩味地笑,仿佛他现在只掌握这一种表情,“其实我也这样想过。然而很遗憾……这是对我自己的高估,也是对Thran的低估。这么多年,你们应该也多少了解他,一旦他确定的事情,没有什么能让他改变主意,我也不能。Thranduil亲口说,如果他愿意,他可以跟我竞争到四十岁——所以,他只是找到了他在人生下一阶段更想做的事情。他从四岁开始练球——换作在座的各位,连续从事一项职业长达二十四年后,你们会不会也想换换口味呢?”

Elrond娓娓道来,提起Thranduil的名字时别样的温柔,足以让全场沉默。

突然有人隐隐地悟到了什么,不怕死地问道:“那么一个月前悉尼一家当地报纸抓拍到的那位——”

他的问题还没有问完,Elrond就盯住了他,眼神深不见底。

这一眼,简直是Thranduil附身了!

冷场足足五秒,Elrond突然笑了一声,又恢复了属于他自己的温文态度,“没错。的确是我和Thran在一起。只不过,我必须得在此谴责刺探我私人住宅的行为。如果需要,以后在公众场合你们应该就可以获得大量素材。”

这句话信息量太大,有两个年纪大些的记者悄悄从口袋里摸出了救心丸和降压药。

发布会结束,好不容易活过来的记者们已经摩拳擦掌地准备赶稿报道这个爆炸性消息。

虽然写完稿可能需要去挂个眼科,他们很怕自己永久性地瞎了。

 

这件事情连续发酵了一礼拜,从前世界第一和现世界第一的爆炸性恋情,到Thranduil在Elrond之后的每一轮比赛中依然雷打不动的出现,都是天天见报的内容。

然后等这些内容没新意了,就又有人开始挖掘他们从前的比赛中若有若无的暧昧。当然如Thranduil所料,的确有人开始怀疑他们之前的对决中有没有放水或者操纵比赛的嫌疑。

Thranduil和Elrond在职业生涯的对决达到了惊人的45场,Thranduil以23胜22负略微占优。当然,这也是Elrond注定无法超过Thranduil的一项数据了。

不过,胜负场数如此平均,在别有用心者看来就更加显得可疑。

然而,在重温了Thranduil和Elrond之间的每一场比赛后,不但这样的质疑没有了,转而铺天盖地的一种论调就是,这么精彩的时代结束了简直是网球史上的一大惨痛损失。

他们互相之间的比赛,都尽了一百二十分的努力,用俗语说,那简直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肉搏。从初出茅庐时的狭路相逢,到功成名就后捉对厮杀,几乎没有任何一场不精彩。

整个赛事的第一周,Elrond和Thranduil都牢牢地占据着头条,甚至没几个人再关心赛果,哪怕有几个种子选手爆冷出局都没人在意了。

 

等到大家模模糊糊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一下就到了决赛了。

Elrond Rivendell,四届赛会冠军,对阵后起之秀,网坛传奇Celeborn Lothlorien的堂侄,Haldir Lothlorien。

作为近两年最被看好的新星,Haldir对阵Thranduil胜多败少,但从来没有在Elrond手上拿到过哪怕一盘。

因为一般来说,在半决赛赢完Thranduil以后,决赛就会碰到Elrond,而后者会格外卖力地给新人上一课。

谁让他淘汰了Thranduil。

而这一场比赛,Haldir显然是憋足了劲想要拿下这个冠军,第一盘战况胶着,一直缠斗到抢七,Elrond才以微弱优势拿下。

这也是Thranduil在旁观Elrond的比赛的时候,第一次显出紧张的表情。

而所有在看转播的人觉得自己的三观又被刷新了一次——Thranduil自己在场上打球的时候,哪怕遇到最强有力的挑战,哪怕陷于再困难的境地,都不曾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Elrond赢下第一盘的时候,Thranduil竟激动地站了起来,连连鼓掌。

第二盘的走势几乎是第一盘的翻版,Haldir没有泄气,反倒是Elrond在第二盘后半段开始有些保守。更糟糕的是,Elrond在5比6的关键局时,连连失误,最终以5比7输掉了第二盘。

坐在Thranduil旁边的Galion无辜地被捶打了好多次,而Thranduil的表情也是严肃得可怕。有些人甚至怀疑,Thrandui现在是不是恨不得亲自捋袖管上。

在第二盘丢掉以后,Elrond也有些心虚地朝看台方向望了一眼,正好对上了Thranduil愤怒的眼神。

于是,第三盘中的Elrond脱胎换骨,什么球都敢打,运气似乎也无条件地站到他那边,能弹网的就不挂网,能压线的就不出界。

有些频道的解说甚至忍不住调侃,快给个镜头给Thranduil,是不是他在看台上作法呢。

6比2,第三盘Elrond血洗Haldir。

然后,Elrond又往Thranduil的方向瞄了一眼,这次后者肯定地点点头,Elrond脸上都能笑出一朵花来。

盘间休息时,刚刚一盘丢得气闷的Haldir忍不住向裁判投诉,“这是场外指导!”

裁判同情地耸耸肩,“你我都很清楚,Lothlorien先生,这个充其量叫眉目传情,”然后还是决定转头教育一下Elrond,“Rivendell先生,您或许可以考虑收敛一点。”

 

这个插曲没有影响什么,越打越顺的Elrond没有悬念地拿下第四盘,赢得了他的第五个澳网冠军,大满贯数量也追平了Thranduil的十三座。

而在此之后的颁奖仪式上,Elrond的冠军感言,堪称虐狗经典。那一席话已经提前宣告当年很多言情剧的扑街。

“首先,我要感谢的是本次赛事的组织方,感谢现场这么多热情的球迷,感谢辛勤付出的每一位工作人员,感谢本次赛事的赞助商。谢谢你们,是你们让这一切变为了可能——呵,这已经是我第五次站在这里捧起这座奖杯,开场白可能有些流于套路,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全场发出赞赏的笑声,但还是有人能察觉出来,这和Elrond一贯的风格并不相同,那种带着些犀利和自矜的幽默简直颇有Thranduil的风骨。

“当然了,我刚刚的列举有一个失误——看,‘熟能生巧’这种词也不尽然,因为我忘记了感谢我的团队——严重的非受迫性失误,伙计们,请接受我诚挚的歉意。”

全场又是一阵大笑,不过已经有人隐隐察觉出Elrond的用意。

果然,Elrond之后加重了语调,“不过今年,我的团队的确不是那么好感谢的,因为其中多了一位,对我而言有着很重要、很重要意味的人。

“这个人,在去年这个时候——确切地说,在三个月之前,还是和我隔网相对的对手,也是我在这些年的职业生涯中,遇见的最伟大、最伟大的选手之一。我真的非常非常庆幸,他现在能站在我的身边,支持我、鼓励我——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知道Elrond想提的是谁。全场静默,期待着Elrond念出他的名字。

“我的爱,我的恋人,Thranduil Mirkwood。”

 

TBC

评论(24)
热度(68)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