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Friend or Foe·亦敌亦友(网球AU)·番外:三年之后(下)

番外上  番外中

-------------------------------

 

在强势赢下澳网以后,Elrond又慷慨地退掉了500积分的迪拜公开赛,打算空降北美春季大师赛。

Elrond还特地说明了一下,这是他家Thranduil的指示,现在年纪也上去了,得少打点比赛。

当然了,Thranduil的话就是圣旨。而且现在有Thranduil陪他练,Elrond还真没必要参加那么多比赛。

 

然而Elrond那两站北美硬地赛的成绩都挺惨的,印第安威尔斯二轮出局,到了迈阿密直接一轮游。

可是发现这两站Thranduil不在Elrond身边以后,全世界都对Elrond表示理解。

虽然到了Thranduil自己国内,但Thranduil这段时间拍电影去了,在某部魔幻剧里客串一位精灵国王。

据说导演在选角困难症发作的时候偶然看了去年的美网决赛,被Thranduil的气场震得五体投地,于是下定决心一定要请Thranduil来演。

Thranduil的戏份杀青那天,正好传来Elrond首轮出局的消息,最后那场又正好是一场战争戏,饰演敌军国王的演员后来说,Thranduil那杀气简直能把人吓得跪下。

 

Elrond输完比赛后的记者会,还真有记者大着胆子,坏笑着提问:“对于你这两站的表现,Thranduil有什么评价?”

Elrond长叹扶额,嘴角却还有一抹甜蜜的笑,“我被他严厉批评了。”

一半的记者兴奋得骚动,另一半记者瞪向那个人——你这不成心给他虐狗的机会吗?

 

 

结果Thranduil一恢复现场督战,Elrond就再度进入神挡杀神的状态,红土季的第一场比赛,Elrond一个不小心,就把一名刚转入职业的小选手打了两个六比零。

那个还没满十八岁的小孩在赛后握手的时候居然直接把脑袋埋进Elrond的肩膀哭了起来。

然后Thranduil的脸绿了。

大概哭了二十多秒,那孩子直起身子,对Elrond抽抽嗒嗒地说,他从十岁起的偶像就是Thranduil,待会能不能让他给签个名再合个影。

这下轮到Elrond的脸绿了。

 

 

Elrond在红土赛季一路高歌猛进,最终来到了法网公开赛的决赛。

多年以来,法网都呈现Elrond和AzogOrcs分庭抗礼的形势,也一直是Thranduil老大难的一项赛事,直到去年Elrond在半决赛阻击了Azog五个多小时,虽然最终还是因为状态稍差一点落败,却最终帮助Thranduil在决赛轻取,从而完成了他的全满贯拼图。

今年又是Elrond和Azog在决赛狭路相逢,尤其对于Azog来说,有些仇人相见的意味。

但这场比赛的确是Elrond打得更好,结果也没什么悬念。不过Azog在比赛过程中多次向裁判抱怨,在赛后仍然猛烈抨击,Elrond“故意”戴在左手上的戒指强烈反光,严重影响他接发球。

细心的人很快发现,Thranduil手上也有同样的戒指,于是这是情侣对戒无误。

Elrond在被问及的时候,也大方承认,当然同时也象征性地道歉了一下,表示这枚戒指已经戴了两个月了,可能是今天阳光过于强烈,因为之前似乎也没听对手抱怨过。

一方面还是对Azog输不起的反讽,另一方面,仍然是赤果果的秀恩爱。

当天的记者会上,Elrond有两句特别突出的名言。

第一句:“我这种一年到头漂泊不定的人,当然要拿枚戒指把爱人拴住。”

第二句:“等到情侣戒换成婚戒的时候,我应该会考虑朴素点的款式。”

 

 

当年的温网倒是没什么大事,大家对Elrond的连胜以及他和Thranduil之间的秀恩爱已经有些麻木了。

最吸引人注目的一件事,反而是全英俱乐部某天差点发生的踩踏事件。

原因是那天Elrond有一场公开训练,而他训练的搭档,是Thranduil。

那天Thranduil的兴致特别好,虽然他事后也有那么些后怕。

完成常规项目后,Thranduil就开始跟Elrond炫起技来,惹得围观众人连连鼓掌。

然后Thranduil在休息时间主动帮Elrond擦汗,在他耳边说着悄悄话,说完后还在Elrond的耳廓上啄了一口。

激动的粉丝越聚越多,Gil-galad原本只是去买杯饮料,结果试图穿过人群时被挤倒在地。

Oropher见状不妙,赶紧把已经给踩了两脚的Gil-galad拎了起来,直接打电话报警。

相比起来,Elrond在几天后赢下他的第五座温网的新闻,都没有这一条的关注度高。

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Elrond会不会延续这个势头,征服他从未赢得的美网,实现职业生涯的全满贯,也是令人瞩目的年度全满贯。

 

 

两年前,Oropher和Gil-galad隔空进行过一场很掉节操的对话,主题是比赛期间是否可以有x生活。Oropher是坚定的反对者,而Gil-galad的态度比较和缓。

当时搞得Thranduil和Elrond都挺尴尬的,说实话,这个讨论对他们自己根本没有现实意义,彼此都一心想着等他们谁退役了,好好谈一场恋爱。

当然这和他们在某一次喝高了以后,通过电话做了一些不可言说的事情并不矛盾。

而当这个问题产生了现实意义之后,Thranduil是坚决拥护Oropher的理论的,在比赛期间直接和Elrond分房睡。

Elrond倒没有太多反对,他也意识到自己在某方面着实缺乏自制力。

 

这个情况一直持续到Elrond即将参加美网决赛前的那个晚上。

Thranduil能看出来,在准备决赛的这两天,Elrond的心事要更多一些。

毕竟是如此重大的荣誉,又是自己从未拿过的冠军。

Thranduil在那天晚上跟他道晚安时,也刻意地放柔了态度。

结果他出门之前,被Elrond拉住了。

“Thran……我有点紧张。”

听Elrond这样说,Thranduil反而有些释然。比起憋着,还是说出来的好。

“你今晚留下好不好?不做别的,你给我抱着就行了。”

Thranduil几乎没怎么想就心软了,他轻笑着主动投入Elrond的怀抱,“好。你想想,我赢了六届美网,我就是你的吉祥物。”

那一晚,Elrond抱着Thranduil,倒是睡得挺踏实。

反而是Thranduil失眠了大半夜,一方面是为Elrond紧张,另一方面则生怕自己无意识做了什么惹着Elrond的动作。

 

 

创造历史注定不会是一件轻易的事,Elrond的这场决赛也是例证。

Elrond再次对上Haldir,后者这次比年初澳网时斗志更盛,卯足了劲不想让Elrond如愿。

而这一场两人的状态都属上佳,时不时有精彩绝伦的击球,比分也是交替上升。

第一盘第十局的时候,Elrond在Haldir的发球局拿到破发点,原本在多拍中已经占了上风,可是球突然被叫了出界。

Elrond提出挑战,回放显示这是一个压线好球,裁判判决这一分重赛。

Thranduil愤怒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在他看来,这一分已经形成死球,Haldir根本回不过来,理应判Elrond直接得分。这样的一个误判,可能直接葬送这个关键局,从而对整盘甚至整场比赛产生影响。

Thranduil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有观众发现了Thranduil的状态,扯着嗓子喊了一句“Mirkwood先生生气了”,结果全场哄笑,还有人开始嘘起了裁判。

因为Elrond和Thranduil的关系,法拉盛俨然成为了Elrond的主场。

 

此后的比赛,虽然还是十分艰苦,但Elrond明显是人心所向,在关键时刻的表现也更加平稳。

发球胜赛局经历四个平分后,Elrond赢得冠军。

Elrond如释重负地躺倒在这片他之前八年未能征服的场地上,接受着如潮的欢呼。

等有人反应过来,想去看看Thranduil作何表态时,Thranduil已经不在他的座位上。

很快,镜头捕捉到Thranduil竟然在翻越栏杆,一路下到最底层的看台。

Elrond笑得灿烂,走向Thranduil所在的看台下。

最低的看台离地仍然两米有余,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下,Thranduil矫捷地跃下,被Elrond稳稳地接在怀里。

Elrond随即把Thranduil打横抱起,Thranduil双手搂上他的脖颈。

在全场的惊叫和欢呼中,他们持续深吻了三十秒有余。

Galion事后开玩笑说,今年决赛的录像,如果不把他俩那一幕剪掉,起码得标个PG13的分级。

 

 

正常情况下,历年的美网冠军都会登上帝国大厦,跟奖杯合照。

然而这一年刊登出来的Elrond的夺冠照片,却是他单膝跪地,捧着奖杯向Thranduil求婚。

Elrond把戒指藏在了奖杯里。

全世界只知道Thranduil最终脸颊微红,浅笑着答应了他。却没有人知道,Thranduil在答应之前,俯下身去在Elrond耳边说了什么。

“你捧着我拿过六次的奖杯向我求婚,是不是太没诚意了一点?”

Elrond的心砰砰狂跳,给Thranduil一下子问懵了。

Thranduil坏笑着,继续说道:“你忘记把你写的那份‘求婚计划清单’收起来了。这一幕应该是清单上的Plan C。我本来以为你会选在昨天赢球以后向我求婚的那个选项。”

Elrond双颊发烫,老实承认:“我昨天赛前太紧张,忘记把戒指塞球包里了。”

Thranduil轻笑一声,“不过我很感谢你没有采用往我的早餐吐司里塞戒指的那个方案,我今天早上吃得特别小心,生怕稀里糊涂地被噎死。”

眼看Elrond被逗得越发窘迫,Thranduil这才停止了玩笑,正色道:“总而言之,我同意了。”

 

 

两个多月后,已经被逼的在室内都要戴墨镜的Galion向Thranduil请示他和Elrond的婚礼要不要让媒体进场。

“都可以放进来,礼金要交,但得想个方案别让他们互相踩死。”

Thranduil侧躺在沙发上,靠在Elrond怀里,懒懒地回答。

 

 

END

比赛与x生活的讨论是真实存在的,印象里贝克尔还有谁参与了233

美网冠军的奖杯貌似是有盖子的(x不确定它能不能打开藏东西(x

说好了年前平它两个坑的然而坑怎么越来越多了orz

评论(29)
热度(87)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