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xcessive Sweetness·甜度超标(二)

“Elrond,你或许可以跟我解释一下,你买的这是什么?”Thranduil打开Elrond买的苹果,检查了两个,问话的语气略带危险。

Elrond则完全不明就里地回答:“苹果啊。”

“……我问你,我买苹果是用来干嘛的?”

“做苹果派啊。”Elrond回答得越天真,Thranduil越火大。

“所以说,是要放进去烤的对吧?”

“是啊。”Elrond居然还回答得理直气壮。

Thranduil深呼吸好几下,维持着最后一丝风度,“通常来说,做派馅是需要软一点的苹果的。你应该已经注意到,那家农庄特地把两种苹果分开的,价格也不一样。”

Elrond一下严肃地站直了,“对不起,这是我没有意识到。我还特地挑的最新最脆的,你看看差价多少,我赔。”

对方认错态度这么好,Thranduil的火这下是直接发不出来了,他只好摆摆手,示意算了。

 

 

客观来说,Elrond之前在学界颇有成就,还是有道理的,至少他的观察力和记忆力相当过硬。

只是断断续续地旁观过Thranduil做派的过程,两天后Elrond就主动请缨说能不能帮他做,因为流程他已经完全熟记了。

时值工作日,店里的人也不是太多,Thranduil就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允许了。

Thranduil很仁慈地提供了现成的面团,生怕搅拌器在Elrond手里也能成为杀人凶器。

看Elrond擀平面皮、把苹果切丁的动作,虽然有些别扭,但还是挺精准的。

“没想到你动手能力还可以嘛。”Thranduil不咸不淡地称赞了一句。

“嗯,我上学的时候,是需要学解剖学,还要做实验的。”Elrond不无骄傲地回答。

Thranduil的嘴角猛地抽了一下,几乎感觉“解剖”和“实验”两个词玷污了他的厨房。

不过很快,Elrond意识到一个重要问题的时候,Thranduil露出了意料之中的优越微笑。

“这个……应该加多少糖?”

Thranduil回了一句每个优秀厨师能把人噎死的口头禅,“适量。”

“……没有标准吗?不用定量吗?”Elrond迷茫地睁大眼。

Thranduil欠扁而潇洒地一耸肩,“我就是标准。”

Elrond倒也不恼,很是敬畏地接受了Thranduil的说法,同时在工作间里转了一圈,找到了一个被弃用很久的电子秤。

然后他用手机搜了一下,一个这么大的派大致需要加多少糖,小心翼翼地称量起来。

Elrond摆弄化学试剂一般的手法让Thranduil莫名的头皮发麻。

之后的步骤完成的中规中矩,在Elrond快把馅料盛装完毕的时候,大堂里来了客人。

Thranduil示意Elrond继续,自己出去招呼客人。

等到他回来,Elrond已经把自己的作品送进了烤炉,温度和定时都没有什么问题。

 

之后的时间里,Thranduil一心一意地琢磨着当季新品,大堂里的情况就交给了Elrond打理。不知什么时候,大堂里突然传来争论声,其中Elrond的声音尤其明显,听上去特别激动。

天哪难道是这家伙和顾客起冲突了?

Thranduil头大地跑出去查看时,Elrond还在不遗余力地对一对老夫妻强调着:“所谓‘高尿酸血症’就是我们所称的痛风,这种药,无论起了什么花里胡哨的名字,主要成分是别嘌醇,它是通过抑制——”

那对老夫妻头摇得如同拨浪鼓,坚决不接受Elrond的说法,“明明电视上那么多专家都认可了!报纸上也刊登了,怎么可能是骗我们的?”

“这个的确是骗人的!那些专家有几个人是真的?业余演员穿身白大褂,然后拿一些大家听不懂的名词忽悠老百姓而已!你们听我说,它的本质就是别嘌醇,分子式C5H4N4O,机理是通过抑制黄嘌呤氧化酶的活性,使尿酸生成减少,从而防止尿酸结石的沉积……”

“小伙子,你神神叨叨说些乱七八糟的,我们又怎么知道你不是骗人的?而且你不过是个馅饼店打工的,你懂什么?”

Elrond愤愤地想反驳自己明明才是业内专家,却猛地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想起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一时语塞。

赶到的Thranduil把他拉开,面色不善。

Elrond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冒失,揣测着Thranduil大概会和这对夫妻道歉,会严厉批评他,甚至或许会开除他。

可是Thranduil的反应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激烈,跟那两名顾客说的话都算不上一句道歉,听上去更像是一句解释:“他的确知道点这方面知识,有点过分激动,给你们添麻烦了。”

Thranduil不卑不亢的态度似乎并没有让对方太满意,不过对方还是表示理解地点了点头。

 

Thranduil的确是恼火的,不过听了几句Elrond和那对夫妻的对话,似乎Elrond还是在做好事。

为了缓冲,Thranduil还是多余地丢给Elrond一句:“解释。”

“我无意中听到他们谈论一种新药,最近好像是吹嘘得挺厉害的。但是我问了几句,就发现是换汤不换药的假货,换了个唬人的新名字,价格就翻了好几倍。”

“关你的事吗?”

“既然我懂,我就有责任告诉他们。”

Thranduil在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甚至产生了一种人格分裂的微妙感觉。作为商人的Thranduil,对Elrond这种过于博大的情怀嗤之以鼻,但心里的其他角落,却对这个老套的答案有点触动。

“我想我有点明白,为什么别人想要害你了。”

Thranduil玩笑般地说出这句话,却在话音未落时就觉得不大恰当。

Elrond却也不生气,一板一眼地答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后悔。”

Thranduil越想越不服气。

明明每次搞出事情来的都是Elrond,但是Elrond总是态度非常诚恳地承认和改正了。

这就让Thranduil更加郁闷,明明每次他都是生气的,但Elrond的这种态度,又每每让他的火憋着发不出,反过来显得要是他发火,就特别无理的样子。

 

很快,Elrond的苹果派出炉了,Thranduil几乎算是逮着了一个报复的机会。

首先,拿出烤箱的那个派,上面一层面皮皱皱巴巴的,好像一张满是皱纹的脸。Thranduil把它从烤炉里拿出来放到桌上,就无良地笑了起来。

Elrond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大作”,也有点不明白情况。

Thranduil笑够了以后,才好好和他解释:“你如果想用饼皮把馅料完全蒙上,得在中间用刀开个口——你应该看我做过。大学者应该知道热胀冷缩的常识,如果在烤炉里面受热以后,里面的空气肯定会膨胀,然后把上面这层饼皮顶起来撑开,如果不切个口把空气放出去,你说怎么可能不做成这种满脸皱纹的?”

Thranduil好不容易顺畅地说完了一大段话,又因为那个派过于喜感的样子,继续捧腹大笑。

Elrond有些挫败,不过同时表示虚心接受批评,并且带着一丝侥幸说,“切开来吃的味道应该还是可以的。”

Thranduil半是怀疑半是揶揄地去切派,尝了第一口就不客气地评价道:“太甜。”

Elrond还有些不敢置信,“嗯,怎么会?我严格按照配方上给的量加的糖。那就是那个配方有问题,我下次换一个。”

Elrond较真的态度让Thranduil觉得越发有趣,“你要是按照那个做,永远都做不出好派。我之前跟你说‘适量’,并不只是为了拿你开心。而是你加的糖要根据作为馅料本身的水果的甜度来调整,比如这一批苹果都是偏甜的,就要适当少加点糖,至于调整多少,完全就是凭经验的事情。你一个专业学了几年才做到精通?每一行都是一样的。”

Elrond全神贯注地听着,Thranduil怀疑如果旁边有笔记本,他都会直接用笔记下来。

不过Thranduil还是很没有道理地觉得不爽,Elrond的态度越谦逊有礼,他反而觉得越没趣。

 

 

Thranduil实在不应该在心里抱怨Elrond“没趣”的。

两天以后,Elrond就在他的微波炉里制造了一场“有趣”的火灾。

Thranduil深呼吸了半天,发现鼻腔里满是刺鼻的烟味,咬牙切齿地问道:“你刚刚在干什么?”

“我想加热一杯速食意面……可能是忘了放水……对不起,Thranduil。我会清理,如果微波炉坏了我赔你新的。”

“你在二十分钟前刚吃过午饭。”Thranduil不打算接受他的道歉,不客气地指出这个事实。

“是的,但是你还没吃过,所以本来我想……”

好极了,Thranduil积聚到一半的火气又发不出来了。

只是这一次,他生生地觉得有什么东西卡在了喉咙口。

就好像Elrond前两天做失败的那份派齁到他了。

 

 

TBC

1. 仅有围观经验的我表示,如果做派的时候面皮是完全蒙上的,的确要在上面开个口,但是不开口的后果我是猜的,不确定会不会炸orz

2. 关于别嘌醇的乱码来源于渝工商经处字〔2015〕15号行政处罚决定书orz一家药厂搞垄断被查了,这是案件是事实认定部分。。

3. 那种速食面是Macaroni and Cheese,一种杯面,里面加了调料和水后,往微波炉里加热就煮熟了,没有加水在微波炉里转烧起来的事情是我的真实经历orz

评论(43)
热度(67)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