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xcessive Sweetness·甜度超标(三)

Elrond吭哧吭哧地从后门拖进来两麻袋水果的时候,Thranduil正守着烤箱,全神贯注地在平板电脑上玩切水果。

这游戏如今早就过气了,偏偏只有Thranduil五六年如一日地还在玩。

据Thranduil自己说,他有的时候就凭连击切中的水果来获得新品的灵感。

而在对话中得知Elrond玩这个从来没有超过一千分以后,Thranduil又对他进行了无情的嘲笑。

听到Elrond进来,Thranduil头也没抬,疯狂地切完石榴后,淡淡地吩咐道:“再去买五斤百香果,五斤猕猴桃。”

Elrond任劳任怨地去了,连问题都没有多问一句。

 

二十分钟后,损友Galion来访,Thranduil玩腻了切水果,开始第二十遍重温《理发师陶德》。

Thranduil专心致志地看着那些来剃须理发的倒霉蛋被理发师一刀毙命,扔到楼下去做肉派的情景,让Galion心里直发毛。

听到有人走近的声音,Thranduil瞟了一眼,发现是Galion而不是Elrond,吐槽了一句:“那家伙慢死了。”

Galion扶额,“你又怎么压榨他了?”

“我让他买几斤百香果和猕猴桃,快半小时了人还没回来。”

“……如果去你进货的那家农庄,单程就要将近一小时啊。”

“我又没让他上那去,买几斤做个实验而已,他要是跑到那边去,就简直是笨得要命了。”

Galion简直要替Elrond感到绝望,“他去了那边你要说他笨,他要是随便去外面水果摊买你万一又骂他说‘我的水果都是固定地方买的,谁让你去这种乱七八糟不靠谱的地方买’……”

“所以我说做实验的和正经用的水果不是一个标准啊……幸好你没给我打工,Galion。”Thranduil回嘴回得冠冕堂皇。

Galion的内心也的确是崩溃的,他自己还庆幸不至于沦落到给Thranduil打工的下场呢。

不过Thranduil最近的难伺候程度真是见长。

Galion正感慨,Thranduil突然悠悠地来了一句,“你说我要是开始做肉派,会怎么样?”

Galion顿时产生了让他自己毛骨悚然的联想——Elrond和Thranduil,竟然巧妙形成了被社会亏欠的落魄分子加上恶趣味的馅饼师的组合,和电影里如出一辙,会不会也经营起杀人越货的勾当然后开始做人肉馅饼?

被自己过度夸张的脑补吓了一跳,Galion大叫一声就打算夺门而逃,结果正好和买完水果进来的Elrond撞个满怀,Galion赶紧退开两步连连作揖,“壮士不要杀我……”

Thranduil和Elrond极为合拍地缓缓转头,用看疯子的眼神从上到下把Galion打量了一遍。

Galion还沉浸在自己的小剧场里,这期间Thranduil站了起来,从Elrond手里接过水果,问Elrond水果是哪来的,Elrond回答他说是附近一家水果大卖场的,Thranduil也就没再说什么,洗了两个以后自顾自地切起来。

Galion这时候才慢慢缓过来,宣布自己需要一份黄桃派压压惊。

 

Galion坐在吧台前,Elrond给他端派,Galion忍不住对他吐槽:“Thranduil对于《理发师陶德》这部片的热爱,不会让你觉得困扰么?我刚刚不小心代入了你是陶德,Thranduil是洛薇特夫人。”

于是Elrond一下子理解了Galion刚刚那句脱线的“不要杀我”,一本正经地回答道:“不用紧张,电影里不是说了,要找外地的旅人下手,因为那样他们失踪了也不会有人追查。你明显不符合条件。”

Galion给噎得哭笑不得,突然来了坏心,想反将Elrond一军,“说起来,你给Thranduil干活,还挺愉快的吧?”

Galion内心已经帮他答了“才怪”,没想到Elrond却说:“嗯,的确很愉快。”

Galion悄悄地托住自己的下巴让它不要脱臼,满脸的不敢置信,“怎么可能?我们讨论的可是Thranduil,人送外号‘烘培界的凯撒’,你知道他对你是个什么评价吗?”

“我大致了解。但这是因为我作为一个外行人,表现的确没办法让他满意的原因。Thranduil能接纳我,本身也只是出于长辈的人情,他肯容忍我到今天,其实我已经很感激了。”

Galion简直不敢相信当今世界上还有这么谦卑和感恩的人,Elrond应该作为道德楷模被立碑纪念。

但Galion还不甘心,“那你从私人角度,你觉得Thranduil这个人怎么样?你随便说,我不会告诉他的。”

“Thranduil是一个做事特别认真、精细的人,也是一个特别有才华的馅饼师……他做的东西的确很好吃。”

Elrond说话的态度简直有点虔诚。Galion内心崩溃地吃了一大口派,莫名其妙地觉得口感腻得慌。

根本就是这家伙助长了Thranduil的气焰。

 

 

Elrond积极的态度终究还是得到了回报。

他已经连续五天没有惹Thranduil生气了。而且不知从什么时候,他已经可以和很多常客熟悉地攀谈了。

那个曾经被他吓哭的小女孩还是叫他“坏人叔叔”,但这已经变成了一个无意义的称谓,她已经不再怕他,还被他逗笑过好几次。

有必要的时候,Elrond还是会忍不住发挥他的专业常识,大多数人也会愿意听两句。

这一天,Elrond正巧又和两名老太讲起药的问题。

“……它们的品名不一样,但是主要成分是一样的,区别在剂量上……没错,有的时候医生给开的药也不能尽信,得长个心眼看看副作用,尤其是需要长期吃的,比如有些药会导致血小板下降,有些病人吃着吃着心血管药,最后落得个贫血……”

两名老太非常认真地听着,最后忍不住问了句:“你知道得这么多,是专门学过吗?”

Elrond还没有回答,就有一个拖腔拖调的声音插了进来:“没错,这位不但学过,还在国外名校读出的博士,原来还是副教授呢。”

Elrond在回头之前,就听辨出那个声音。正是之前一个对他怀恨在心的同事,Elrond怀疑这个人有九成的可能参与了加害他的事情。

“就是就是,好久不见啊,Elrond教授。”另一个同事也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故意提起他已经不再拥有的职称。

“真巧啊,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我们还一直担心你的近况呢。”

“唉,你说,你原来前途一片光明,怎么就一时糊涂去抄人家论文呢?”

“可是无论如何,我们一直还在那鸣不平呢,这种惩罚也太重了。不过现在看来,你的情况还……挺‘好’啊。”

两人一唱一和,演出了一场恶意满满的双簧。

多日没有生过气的Elrond现在愠怒地眯起了双眼,“这件事是谁做的,真相如何,你们心知肚明。”

那两人愣了一拍,本来还想继续开口嘲弄,却看见Thranduil抄着擀面杖循声而来。

Thranduil打量了一下对峙的几个人,转向那两个不速之客,语气圆滑而讽刺:“不好意思,本店禁止宠物入内。”

那两人面面相觑,“哪来的宠物?”

Thranduil故作震惊地睁大眼,“那么明显,很常见的品种啊,学名衣冠禽兽——说的就是二位,衣冠穿得再好,改不了本质是禽兽。”

那两人脸上一块青一块白,显然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Thranduil,骂人还骂的这么犀利。

Thranduil貌似无意地往店外的街角一瞟,所有人却都已经发现那里有个警察岗亭。

而且Thranduil的身高本身就足够有威压,手上一根擀面杖随时还有可能当作武器,那两个人虽然发怒,但也不敢动粗。

 

目送Elrond那两个来找事的前同事灰溜溜地离开,Thranduil发现Elrond已经不在旁边。

推开工作间的门,Thranduil发现Elrond正面对一个角落站着,肩膀微微颤抖。

Thranduil猜想他是哭了。结合刚刚的场景和一开始自家爹的话,Elrond大概就是被那两个人陷害的,他现在过得那么不如意,这些人却又要来伤口撒盐,不难过怎么可能?

Thranduil的第一反应是有些后悔,之前真不该对Elrond的态度那么差的;第二反应是有点尴尬,他真的只习惯把人往不好了说,不会把人往好里劝。

可是等到Thranduil走近,试探着想要把手搭上Elrond的肩膀的时候,却发现Elrond竟然在笑!

还没等Thranduil反应过来,Elrond就一转身抱住了他,力气大得要命,而且还在不停地笑。

“谢谢你……Thran……谢谢……你刚刚实在是太帅了!”

Thranduil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居然还笑得出来还敢抱我还敢抱得这么紧还敢连我全名都省了……

开玩笑,Thranduil现在手上可是攥着擀面杖的。

然而Thranduil在发现自己的脸越来越红、越来越烫的同时,行动力也渐渐丧失了。

最终Thranduil只是用擀面杖轻轻敲了下Elrond的脑门,无力地说了句“你发什么神经”,带着满脸的潮红,继续做他的派去了。

 

 

TBC

评论(39)
热度(63)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