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xcessive Sweetness·甜度超标(四)

贺岁档倒数第二弹~下一更完结~

------------------------------

 

他和Elrond之间有什么东西变质了。

Thranduil是做食物的行家,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绝对是可信的。

接下来两天,他都尽量减少和Elrond的照面时间。反正他现在已经基本放心Elrond不会把工作间炸毁了,于是直接把半成品留给Elrond最后加工、放进烤箱,然后他自己亲自在工作间外照看大堂。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Gil-galad过来看Elrond,Oropher也一起来了,Thranduil自动把他的来意也划入了“看Elrond”一类。

事实证明Thranduil还是很有觉悟的,Oropher没跟他说几句,就也跟着Gil-galad进了工作间,和Elrond谈心去了。

 

Gil-galad的第一反应当然是问Elrond在这里都干些什么、心情怎样。

Elrond给出了和他之前回答Galion时相同的答案。

Gil-galad和Oropher都有点惊讶。从Gil-galad的角度,Elrond之前的精神状态如此压抑,强行给他找了这么一份收入微薄的工作,只是想让他转移一下注意力,现在事情也并没有解决,没想到Elrond不但心情好了很多,甚至都有点自得其乐的意思。

而Oropher奇怪的是,他对自家儿子的脾气了如指掌,而且从之前Thranduil向他抱怨的情况,Elrond决不可能在Thranduil手下还有好日子过。

而且听Elrond对Thranduil的评价,简直让身为亲爹的Oropher都有些幻灭——Elrond形容的一个那么优秀的人,真的是自家儿子吗?

Gil-galad倒听得越发有兴致,嘴角甚至勾起了一抹玩味的微笑,直截了当地问道:“你是喜欢上他了吗?”

Elrond给问得浑身一震,还没开始组织语言,就听到Oropher的一声暴吼:“你说什么!?”

Elrond有点惊恐地回过头去,心想自己应该怎么回应Oropher,却发现怒目圆睁的Oropher只是死死盯着Gil-galad,好像都没有自己这个实际上的当事人什么事。

拜托他本人还没回答好吗……

Oropher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抄起擀面杖,给人的威压比起Thranduil来有增无减。

Gil-galad已经反应过来Oropher要做什么,噌地站了起来,一边躲避一边试图跟Oropher讲道理。

“诶我不过只是问了我儿子一个问题……他都还没回答,你发什么火啊……”

Oropher却充耳不闻地继续抡上去,Gil-galad低头躲过,竟然带出了簌簌风声,“你听他刚刚说的话,可能是不喜欢吗?!我本来只是想做件善事——”Oropher左右开弓,Gil-galad偏头惊险地避过Oropher的左勾拳,“你说得那么可怜兮兮的,现在好了——”Oropher又是一个扫堂腿,逼的Gil-galad原地一跳,“你家小子非但没寻死,还打起了我家Thran的主意——”Gil-galad退到水槽边,在身后摸索着一样可以防身的东西,“现实版的农夫与蛇啊——”Gil-galad胡乱抓紧了某个棒状物横在身前防御,却绝望地发现那是一根香蕉,“又一出引狼入室的悲剧啊!”

Oropher一边恶狠狠地感慨,一边高高地举着那根擀面杖。Elrond看他这样下去是要来真的,赶紧站起来劝架,眼睛的余光突然瞟到烤箱里的一个派在默默燃烧。

“不好了,起火了!”Elrond一声惊呼,立刻赶到烤箱边把那个燃着的派抢救出来。

 

Thranduil起先听到工作间里一阵鸡飞狗跳,都懒得去管。可能那就是两位长辈独特的交流感情的方式吧。直到里面清楚地传来那句触碰他神经的“起火了”,才急急地跑进去看。

Thranduil进去的时候,Elrond正狼狈地从烤箱里把一个正在着火的派转移出来,自家爹一手举着擀面杖把Elrond的爹逼到了水槽边上,愣愣地看着那个派,而Gil-galad则无力地建议要不要拿点水来。

不过那火本来就不大,现在慢慢地开始有小下去的趋势,Thranduil直接上去一吹,就灭了。

那个派的表面一层黑炭,焦味混杂着一丝糖的甜味窜入Thranduil的鼻腔。

Thranduil狐疑地打量了一眼,“我应该没做过这玩意吧?”

Elrond低了低头,满怀歉意地解释着:“这个是我做的,就是一个实验。”

Oropher把手里的擀面杖背到了身后,怀疑Thranduil这是要暴走的节奏。

然而Thranduil只是轻笑了一声,“什么时候你也有做实验的本事了?你想做什么,‘火焰派’吗?之前火焰冰激凌倒是火了一阵。”

“是棉花糖。就是一直叫我‘坏人叔叔’的那个小女孩有一天提的,我想象了一下,棉花糖因为受热融化掉的那个口感,如果加进派里的话,应该是不错的。”

Thranduil竟然开始认真思考起来,“嗯……这个如果和浆果类搭配起来,应该会好吃……”

在Oropher和Gil-galad诧异的目光下,Thranduil径自去拿了把餐刀,过程中还说笑着,“你现在能耐了啊,都会自己摸索新品了。你要是一开始就入了这一行,估计我们这帮人已经没饭吃了。烤棉花糖……我还挺怀念那个口感的……”

Thranduil说着,用餐刀拨开棉花糖烧糊的表层,挑起了里面已经融化的部分,稍微尝了点,“你的温度设置的太高,时间也太长,所以烧起来了。放到最上面烤得黑乎乎的也不美观……不过如果放在里面做夹心层的话……”Thranduil抿着糖丝,自言自语,然后很自然地把还沾着糖的餐刀送到Elrond嘴边,还很小心地注意拿刀背去触碰Elrond的嘴唇。

Elrond心情大好地舔去了餐刀上的棉花糖,似乎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他们完成了一次间接接吻。

已经绝望得无力说话的Oropher和已经震惊得无力说话的Gil-galad默默地站在一旁,觉得自己的存在有点多余。

 

 

Thranduil之后两天的精力都用在发明他的棉花糖派上,也没心思去理顺他和Elrond之间那些事。

第三天傍晚,Thranduil如释重负地从烤箱里端出一个草莓棉花糖夹馅派。

直到Thranduil把Elrond叫进来一起试吃的时候,他都还没怎么多想。

Elrond小心翼翼地叉起一块,仿佛在对待艺术品一般,放进嘴里细细地咀嚼。

“你觉得怎么样?”

Elrond深吸口气,有些欲言又止,酝酿了两次以后终于开口:“对于你做的东西,我真的没办法给出太客观的评价。在我看来,都是好的。”

几天以来Thranduil努力在压抑、在逃避的暧昧气氛就因为Elrond的一句话,就开始有了愈演愈烈的趋势。

“哼,能不能说点有用的。”Thranduil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已经弱得连他自己也听不下去了。

“那你自己尝尝?”Elrond问着,又叉了一块喂给Thranduil。

而Thranduil也毫无异议地接受了。

五秒钟后,Thranduil言简意赅地评价:“太甜。”

“棉花糖本来就已经这么甜了,草莓馅里加的糖还是有点多,”Thranduil先是客观地分析,随后话锋一转,“说起来最近这段日子……我放糖的时候就一直不大有准头……”他直直看向Elrond,“总是太甜……”

Elrond浑身一僵,Thranduil似笑非笑地靠近了,近得连呼吸都要交融起来。

 

偏偏在这个时候,Elrond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Elrond本来没想理会,Thranduil的手伸到他腰侧,Elrond原以为Thranduil是要拥抱他,没想到是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塞进他的手里,“先接电话。”

Elrond有点挫败地照做,在心里把这个不长眼在这种关头打来电话的人骂了十遍八遍,却在屏幕上看到了自己原本带的一个研究生的名字。

“嗯,Lindir,你好……你说什么……我提醒你,这种事非同小可——可是……就算你发现是他们……”

Elrond的脸色不断变得严峻,Thranduil从他的只言片语中已经推断出了谈话的主题。

“……我现在不是很确定了……即便如此——”

明摆着是有人发现了Elrond被人陷害的证据,但Elrond现在的表现显然是犹豫了。Thranduil听不下去,一把抢过Elrond的电话。

“你好,请问是不是你发现了这家伙被人陷害的证据?这家伙现在脑子有点不正常,你直接跟我说……我是谁?我是他的监护人……”

折腾了半天,Thranduil算是听明白了,这个叫Lindir的硕士生在Elrond被陷害离职以后转到了另一个副教授Angmar,也是Elrond的死对头的名下,他某一天无意听到Angmar和一个叫Azog的讲师,和他们学院的副院长Sauron的谈话,才明白陷害Elrond的事情这三个人都有份。

“……你都录下来了?很好……我知道,需要更直接的证据。没问题,这个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保持联系。再见。”

Thranduil挂了电话,有点严厉地看着Elrond,“你在犹豫个什么?他提的Azog什么玩意的,就是那天来店里找事的那两个吧?”

“嗯……那个瘦高的是Angmar,那个壮实的是Azog。我之前也相当怀疑Sauron也有份,如果院里没有行政领导参与,怎么可能都不听我辩白,而且还能一口咬定是我通过我的邮箱实名提交的?”

“所以现在都坐实了,只是需要更多的证据,但你好像有点不情愿的样子?”

“我担心Lindir。他是个特别优秀的学生,我不能让他赌上自己的前途,去惹这些人。”

Thranduil仍然定定地看着他,仿佛一眼就能看穿Elrond没有交代全部的理由。

“唉,好吧……”Elrond叹口气,“其实是我有点厌倦了……你也看过那些人是什么样子的了……我不确定我是不是要回去……最重要的是,Thran,我在这里的这段日子,在你身边的这段日子,真的很开心、很开心。”

Elrond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几乎有些孤注一掷,他迎向Thranduil的目光,绝望而执着。

“矛盾吗?你回去教书,就不能在我身边了吗?”Thranduil有点恼火地反问,等到自己问完,才发现似乎一不小心说得太多了。

“Thran……你的意思是……”Elrond一下子有些懵了,找回自己思绪的同时,一个大大的微笑已经在他脸上咧开。

“我的意思,还不够明显吗?”

Thranduil红着脸,主动在Elrond的脸颊上印了一个吻。

 

 

TBC

话说烤棉花糖很好吃的,夹饼干和巧克力吃2333那次我在火上烤,一烤得着火就忍不住笑而不是去灭火。。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评论(36)
热度(73)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