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cp的复杂程度已经无法用简介涵盖
ET坑会回来填
tsn文请移步子博@Antoinette_今天吃茶了吗

官配♡@甜死你的抹茶O

【ET衍生】Elapse·流光(Tom Doss/Richard Hayes)(6)

“嘿,Richard,化学作业借我抄下。”

Hayes继续奋笔疾书,头也不抬地说:“书包第二层,自己拿。留下你的代数——哦,还有写作课提纲。”

“嗯?你要提纲干嘛?我还以为你正在写呢。”

“不是。”

“那你在写什么?”

Hayes终于给面子地抬起头,似笑非笑地回答:“保密。”

Sean McCarthy闻言,识趣地交换了一下两人互相需要的作业,默默地走了。

他很明白,当Richard Hayes说出这个词的时候,谁也别想知道答案。

 

Hayes是在写给Doss的信。

眼下已经是五月底,距离他拜访Doss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事实上,他回来的第二天就忍不住想给Doss写信,却觉得这样太过唐突,也不知道写什么好。

于是他选择等到提交历史课学期报告之后,如果结果很好,正好告诉Doss,也算是给他一个交代。

Hayes把那封信反复检查了好几遍,确信得体以后,才带着一份雀跃和期盼把它寄出。

 

 

Desmond和Hal发现自从复活节之后,他们的父亲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酗酒的毛病改了,也不会再一言不合就大吼大叫乃至动手,甚至连厨艺似乎都有几分提高。

他唯一没有改的,就是隔三差五在公墓待上好久,在墓碑前喃喃自语的习惯。

眼看着都要进入六月,Doss还是会经不住回忆起Hayes在这里的两天的各种细节,最后总是会回到Hayes那句话。

“我可以给您写信吗?”

Doss现在每天早晚都要查一遍家门口的信箱,多的时候会达到早中晚各一次,可每次都是空空如也。

问得那么诚恳的样子,看上去也就是随口一说罢了。

“我都说不清我在盼些什么……他要是真给我写,我还得花功夫去回……”Doss耸耸肩,对朋友们的墓碑说着,“说不定只是开玩笑,或者客套……但看他当时的表现又不像……”

某个声音在他的脑海中说话,不知是朋友们冥冥中的提点,还是他自己的潜意识使然。

Doss嗤笑一下,出声反驳了那个念头:“犯什么傻……我才不会主动给他写。况且我连他的地址都不知道。”

长久的默然,原本就没有什么其他的声音来源,在Doss的理解中,却觉得是朋友们不大满意他的态度。

 

思绪紊乱地走回家,Doss在经过门前时,条件反射地打开信箱瞄了一眼。

里面赫然躺着一封信。

Doss屏住了呼吸,暗暗提醒自己这可能只是什么琐碎的信件,却在取出信的瞬间,看见信封上隽秀有力的字体分明地写着自己的名字。

迫不及待地拆开信,Doss直接抽出了信纸的最后一页,盯着落款看了几秒,才敢最终印证自己的期待。

无意识之下,他的拇指已经数次抚过Hayes签下的名字。

他就站在信箱旁边,第一时间把信展读。

Hayes提到了他的报告,Doss花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Hayes最初来找他的原因,就是那份课程报告。Hayes说,他的老师用了很多形容词来形容他的报告,例如别出心裁、资料翔实之类的,最有趣的一句评语莫过于“雄心勃勃得有些危险”,并且最终他拿到了最高分。

Hayes还说,他知道他现在的一份课程作业只是微不足道,但他相信在未来他一定能够带来更大的改变和影响。

Doss把Hayes的信翻来覆去地读了四遍,从看内容,到慢慢欣赏起Hayes的字体,到了最后,他每细读一句话,就在心里默默地想应该如何回复,就好像两个人正在对话一般。

等到他烦躁地发现供他阅读的光线有些不足,才意识到连太阳都已经开始落山。

 

Doss回那封信用了整整三天。

他读的书不多,提起笔时还有严重的陌生感,甚至想不起来上一次这么做是什么时候,下笔后笨拙的字体让他更加挫败。

因为涂画或者句法错误而报废的信纸已经塞满了整整一纸篓,Doss终于如释重负地完成了这封信。

 

 

在这之后,Hayes和Doss基本保持着每月来往一封信的频率。

Hayes给Doss讲述学校里的事,讲他新看的书,他的暑期旅行,还有他对国内外大事的见解。

而Doss则告诉他,自己正在努力戒酒,在做饭方面又如何学了两手,以及他在和两个儿子的相处中有什么进步,以及两个小鬼身上发生的有趣的事。

Hayes从来不在有别人在场的时候看Doss的来信。

他已经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表情,但唯有在读Doss的信的时候,会忍不住微笑起来。

进入11年级以来,Hayes过得就比较辛苦。为了申请大学做准备,Hayes选了好几门很有难度的课程。Hayes很快发现,每当觉得有些苦闷的时候,只要盼着Doss的来信,或者拿出他的旧信读一读,就会开心很多。

渐渐地进入冬天,白昼变得越来越短,越发令人抑郁。Sean McCarthy已经连续一个礼拜一脸苦相地叼着面包圈,在第一节课的上课铃打响之前赶作业了。

某一天他终于忍无可忍地问了Hayes一句,他们的时间表明明相同,为什么Hayes看上去还这么自在。

Hayes也的确答不上来是为什么。

他总不能告诉McCarthy,他有而McCarthy没有的,是他放在自己枕头下面的Doss的来信。

 

 

1933年12月8日是一个周五,Hayes还有两天就要满十七周岁。

在这天的午饭时间,Hayes被叫到了办公室,说是他舅舅托人找他。

Hayes在听到“舅舅”的时候就起了些猜想。Alex自从结婚以后,和他们家的联系就少了很多,不大可能有什么事情需要找自己,莫非……

勒令自己不要妄想过度以免失望,但Hayes仍然在听到对面人声音的那一刻,得到了他最想要的答案。

“Doss先生……”Hayes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在办公室里一蹦三尺高了。

“我想你已经猜到,并不是你舅舅要找你,但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找你来接电话。”

“您是怎么知道我学校的电话的?”

“有一种东西叫做黄页。”Doss的语气看似不经意,Hayes还是能听辨出他声音里带着的笑意,还有一丝紧张。

正如他自己一样。

“其实也没什么了不得的事……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费这个事,可是谁让我知道了呢……后天就要过生日了吧?我顺便想到了就来祝福一下,反正我也不知道你家里电话,所以……”

Doss的话乍一听轻描淡写,但Hayes越听越觉得他的每个字、每个停顿,似乎都是排练好的。

Hayes用手背抵住脸颊,一来用手上的微凉给发烫的脸颊降温,二来抑制住自己越发明显的微笑,以免太引人注目。

“谢谢您,Doss先生……其实……这就是我今年最好、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说到礼物……你还没有收到信么?”

“还没有。”

“啧,邮差的速度……”

“可不可以先告诉我,信里有什么?”

“你收到了不就知道了?”

“Doss先生……是想给我惊喜么?”Hayes蓄意放沉了音色,尾音扬起,多多少少带了些诱惑的意味。

他几乎能听出来,Doss原本就有些失序的呼吸是如何彻底滞住了。

“哟,Richard,瞧你这样子,是在跟小女朋友讲电话呢?”一声中气十足的调侃打破了方才的暧昧气氛。

Hayes恼火而无奈地转头,发现正是自己上一学年写作课的老师。

“我有点急事要给家里打电话,如果你不介意……”

“哦,当然,Bouchard夫人。不好意思我的确讲得太久了。”Hayes礼貌地点头致意,带着几分不舍和Doss告别。

 

Hayes在当天放学后,就收到了他的信。

信封里装着一个硬质的东西,Hayes小心翼翼地取出,是一个木质挂饰,雕刻的图景是连绵的山脉。

Doss说,这是他自己亲手刻的,是弗吉尼亚的蓝岭,这个挂在Hayes的车上应该会不错。他还说,这地方离他们那不远,山上的风景很好,家里的两个小子偶尔还会疯跑上去看日出或者日落。

Hayes拿着挂饰端详了许久,轻轻抚过上面平滑的刻痕,想象着Doss在制作它时的样子。

一小时后,Hayes决定,他得找个更好的地方放它。

不然,要是这个挂在他的后视镜上,他并不觉得自己还能好好开车。



TBC



弗吉尼亚,蓝岭

图源《钢锯岭》,自截(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貌似高清的资源清晰度还是好悲催orz

评论(34)
热度(39)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