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衍生】Elapse·流光(Tom Doss/Richard Hayes)(8)

心中的回忆已是汹涌澎湃,而那些历历在目的事件精简在Hayes的叙述中,却只不过是寥寥几句而已。

“我收到录取通知是在今年四月初……半个月后的复活节,我又去找他……那一段时间,可以说是最开心的日子……”

Hayes的声音听上去仍然平稳,只有相熟多年的Sean McCarthy能辨别出其中的一丝颤抖。

McCarthy自从Hayes开口以来,就一直紧攥拳头,指甲陷进拳心,用力之大,几乎把皮肤掐破。

他从来都不知道Hayes心里竟然有那么一个人存在。

 

***

 

Hayes到Doss家的那天,一如两年前一样,下了一场大雨。

Doss家的前院满是泥泞,汽车开过的时候,都能碾出明显的痕迹。

Hayes刚打开车门,Doss就迎了上来。

Doss张开双臂,Hayes会意地扑进他的怀抱。

Doss根本没让Hayes踩一脚泥,直接把他抱到了屋子里。

 

“吁,还比我想象的轻一点,”Doss在门廊把Hayes放下,举起胳膊拉伸了一下,“你最近有好好吃饭吗?啧,好像还又比去年冬天高了一点,你现在多高了?”

“6尺2寸。”

“呵,马上就要比我高了。”Doss重读了“马上”这个词,强调的仍然是Hayes现在并不比自己高。

Doss脚步轻快地拿来茶壶,给Hayes倒了杯茶。

最近这两年,可能是因为改了生活习惯,心情也好的原因,Doss看上去比原来年轻了许多。当然Hayes觉得,三十四岁的年纪,本身就仍可以算在“年轻”之列。

“所以你最后决定去哪里了?别跟我说是波士顿,那地方冬天能冻得你连家都不认得。”Doss端起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口,问起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当然不会。我申请哈佛的目的就是为了最后拒掉他们,”Hayes这句狂傲的打趣让他们两个人都笑了一阵。他完全无视了另一个杯子,拿过Doss刚刚喝过的那杯抿了一口,“我父母都是耶鲁的……所以,其实从一开始就没什么悬念。”

“呵,纽黑文,好不了多少。不过的确是好学校,我还是祝贺你。我为你骄傲,Richard。”

说出最后一句的时候,Doss深深地望进Hayes的眼里,也伸手握住那个杯子,同时覆上了Hayes的手。

Hayes站起来,绕到Doss的身后,弯下腰,双手环住Doss的肩膀,把自己的脸颊和他的相贴,“你不光担心的是气候……你觉得我离你太远……我会一直写信的……我放假就来找你,每个假期都来……”

“傻,你假期就不休息?不去别的地方?没有别的朋友需要社交?”Doss笑着揉了揉Hayes的头发,“而且,车要开那么久,也不怕辛苦。”

Doss的关心听得Hayes心头越发悸动,他浅浅一笑,正中下怀般地问:“那么,答应我一个要求好不好?”

“什么?”

“和我一起拍张照片。正好学校送了我们一人一本相册做毕业礼物。”

Hayes的表情中满是期盼,Doss断然不可能有拒绝他的念头。

 

两人照一张合影,这样想对方的时候都可以拿出来看。

想法是很好,但直到他们进了照相馆,老板略带好奇地问了一句:“你们二位是……”他们才意识到没有想好托词的严重性。

还是Hayes灵活机变,一副明知故问的神色反问道:“您觉得呢?”

“父子?”

被猛地一惊的Doss只能用轻咳来掩盖自己的情绪,Hayes也差点嗤笑出声,表面上还硬装出了被冒犯的神色,“当然咯。难道我们长得不像?”

两个人长得像才有鬼。不过这个时候老板自觉理亏,打趣着说了句实话:“这年头老子和儿子的关系都有你们这么好就好了……想想我家那两个小崽子……”

 

出了照相馆,两个人终于绷不住地大笑出声。

“还是你脑子快,”Doss笑得大喘气,拍着Hayes的肩膀称赞着,“我当时脑子里还在转一些莫名其妙的亲戚关系……比如表弟的媳妇的侄子什么的……”

Hayes顺了口气,半是炫耀地讲着自己的骗人经:“人往往有一个自己的预设,诱导他把自己的预设说出来,然后顺着他说,比自己凭空编的成功率大得多——因为所有人的潜意识都坚持自己的是对的。”

Doss看他飞扬的神色,觉得又坏又可爱,忍不住一把将Hayes拉进了旁边的一条小巷。

“哼,‘父子’?有这样的‘父子’吗?”Doss按着Hayes的肩膀把他轻推在墙上,身体前倾,掠去了他的呼吸。

Hayes对这突如其来的一个吻既惊讶又兴奋,他放松了自己,任由Doss的舌撬开了自己的口腔。

地方虽然隐蔽,但并不保证不会有任何人经过。在公共的场所接吻带来几分别样的刺激,但也注定不能延续太长。

“已经挺晚了。要不要在外面吃点?还是回去?”Doss看着天色,征求Hayes的意见。

“回去。你做给我吃。”

“好。”

 

 

两年里,Doss的厨艺的确有令人惊叹的进步,Hayes也并不吝惜自己的赞美。

他们原本是相对而坐,吃着吃着,竟然慢慢挪到了对方的旁边。

Hayes浅笑着咬去Doss叉子上的羊排,Doss伸手从背后环住他,把他搂到自己身侧。

 

原本这一天就应当这么结束。Doss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回想着从两年前开始,他和Hayes之间发生的一切,直到今天。

他想的人却突然出现在他卧室门口,都没有知会一声,直接上床躺在了他身边。

Hayes侧身搂住Doss的腰,说得冠冕堂皇,“我睡不着。”

“你就当我信了吧。”Doss笑着,仍然配合着Hayes的动作,把他圈进了怀里。

“我还记得,两年前那次。晚上我喝醉了,第二天醒来,你就坐在我床头,握着我的手……”

Doss一下子愣了,“你竟然知道?我本来以为是我们都睡着的时候松开了,不然你怎么会……我的意思是说,你居然还像没事人一样,没有反感,没有觉得我居心不良?”

Hayes噗嗤一声笑了,“要说‘居心不良’,明明是我先抓住你的手的——没错,这一点我还有印象。当时我没有完全睡着,心里特别不踏实,感觉握住了你的手以后就安心了,”他毫无保留地说起了心里话,“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觉得特别踏实,特别幸福……”

“说起来,都是因为我跟你讲那么血腥的东西,之前还对你发火,连枪都拿出来了,”Doss想起那时的事情,还是难掩自责,“都是我不好,Richard,以后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我决不会再伤害你,也决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Doss的怀抱收紧了,一边轻吻Hayes的额头,一边诉说他的承诺。

他们后来就不着边际地聊了起来,Hayes说起他收到的各个学校的录取通知,说起量毕业袍的尺寸,又说起一些人邀请毕业舞会舞伴时发生的糗事。

Doss提问:“一定有很多姑娘想请你跳舞吧?”

“多……最吓人的一次一直排到了教室外面的走廊上。不过Sean McCarthy也有份,我一般拿他当挡箭牌。”Hayes如实陈述,又马上止住话头,担心起Doss会不会介意。

Doss察觉到了Hayes的想法,又吻了吻Hayes的眉骨,“但没有一个姑娘有我的待遇。”

Hayes笑着把头埋进了Doss的肩颈,在温柔低语的环绕中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正是好天气,Hayes提起Doss曾经说过带他爬山,Doss也一口允诺。

还没好好地走上十分钟,Hayes突然来了玩心,跟Doss说:“我们比赛,看谁先到山顶!”然后还没等Doss回答,就跑得没影了。

Doss失笑,也加快了脚步,欣然应战。

 

四十分钟后,Hayes气喘吁吁地攀上最后几级不规整的阶梯,却猝不及防地撞进了一个怀抱中。

Hayes不敢置信,他一开始的时候明明抢跑了,后来也没见Doss赶上来,所以Doss怎么可能先到的?

Doss此时带上了一丝坏笑,“谁告诉你只有一条路了?身为当地人还是有那么些好处的。”

“你!”Hayes有些气恼地推了Doss一下,随后又跟上一步,搂住Doss的脖子,报复般地吻了上去。

比起半年前的那次蜻蜓点水,比起昨天的那次浅尝辄止,Hayes也不知道哪里学会的技巧,灵活地与Doss的舌头相缠,轻轻地吮咬住Doss的上唇。

Hayes来路不明的吻技激起了Doss心中某种源自于怀疑的嫉妒,但Doss并没有发问,以后也没有这个打算,只是不甘地托紧了Hayes的后脑,强势地夺取了这个吻的上风,让Hayes只能通过紊乱的鼻息来获得一丝空气。

Hayes终究还是青涩得不会换气,Doss把他吻到几乎窒息,方才放开。

嘴唇已经被吻到红肿,Hayes偏偏还是要摆出一副尽在掌握的神色,让Doss越看越想笑。

Doss这次决定礼尚往来,带着和Hayes如出一辙的表情和Hayes对峙,终于换来后者羞赧地别过了头。

Hayes佯装生气不理他,退后了一步,远眺脚下一片开阔连绵的葱茏。

山风将Hayes的额发吹得微乱,呼吸平复后的Hayes感到一阵神清气爽,兴奋得高喊了一声,然后竟然听到了声音的回响。

Hayes曾经见过车水马龙的都市,游览过优雅的名胜古迹,也没少在林间露营体验一把自然的气息,却从来没有在一览众山的地方,无拘无束地和大山一唱一和、一酬一答。

Hayes大声说了好几句没什么意义的打招呼的话,玩得不亦乐乎。

Doss也从未见过Hayes这么释放自己,只是在一旁温柔地看着他笑。

Hayes回望Doss,突然来了想法,深吸口气,用尽全身的力气,以手扩音,宣布道:

“我,Richard Hayes,爱Tom Doss!我要和Tom Doss永远在一起,永远!!!”

Hayes的话语在山间回荡,蓝岭山脉的一座座峰峦将他的表白口口相传,回荡着久久不去。

Hayes的气还没喘上来,他弯下腰,双手撑住膝盖,有些期待地看着Doss。

Doss还沉浸在惊讶和感动中,他收到Hayes的眼神,挑了挑眉,“你认真的?”

“从未这么认真过。”

就在Doss憋足了气,想要同样喊话回去的时候,却倏地被Hayes的一个吻堵住。

像决意要占一次上风一般,Hayes主动撬开了Doss的牙关,Doss刚刚那一吻吻得暴烈,Hayes也有样学样,毫无保留地献上他的唇他的舌他的呼吸,近乎把所有的力气赌上,直到浑身无力地瘫软在Doss怀里。

Hayes的下巴搁在Doss肩上,喘息了一会,顺势解释道:“我改主意了。我又不想让他们听到了,你是我一个人的……”

Doss轻抚着Hayes的脊背,“那么,我就只说给你一个人听,”他凑到Hayes的耳边,“Richard Hayes,我爱你。”

 

 

TBC

评论(22)
热度(35)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