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衍生】Elapse·流光(Tom Doss/Richard Hayes)(9)

他们坐在山顶的一块大石上,Hayes的头靠着Doss的肩,突然想起了什么,打破了沉默。

“Tom,我有两个问题。”

“嗯?”

“去年我过生日的时候,你怎么就突然出现在我家附近?地址你是知道,但是你等到我的时机,也太巧了一点。”

“那是因为我前一个周五就到那里了。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你们家的作息,哪里可以藏……别忘了,我当过兵,潜行和侦查是必修课。”

Hayes听得触动,直接用一个吻表达了他的心情。

“还想问什么?”

“嗯,还有……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觉得喜欢我的?”

“你真想知道?”

“想。”

在Doss露出一个坏笑的时候,Hayes本来就该有所准备的。

“就是你喝多了,抱着马桶吐的时候……觉得你特有豪气,特别勇敢。”

Hayes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又羞又恼地捶打起Doss,Doss一边笑着说“你自己要听的啊”,一边只是象征性地阻止Hayes的动作,两人扭在一起,从石头上滑到了草丛里。

Hayes闹得有些乏了,趴在Doss的胸口,撑起上身,Doss也问他:“那你对我呢?”

有自己糟糕的表现在先,Doss并没指望Hayes给什么正经答案,没想到Hayes望向一旁,煞有介事地思考起来。

“很难说……有很多让我印象深刻的时候,比如你跟我讲战争的故事,比如我握着你的手醒来……但是最开始——呵,说起来很疯狂……是你用枪指着我的时候。那个时候,我的命就是你的……”Hayes拉过Doss的手,按上自己左侧胸膛,Doss能感觉到那颗年轻心脏的有力搏动,“你感觉到了吗?你可以让它继续跳动,也可以让它停止……我的心是你的……”

Hayes态度很认真,可是说着说着却带上了蛊惑的意味。Doss不知道Hayes是哪里学来的这种说话方式,他的声音原本就低沉悦耳,再在句尾加上适时的停顿,音量渐轻,慢慢带了气声……

Doss感到无法呼吸,全身的热量开始燃起,并且不断升高、汇集……

Doss咬咬牙,空闲的一只手搂住Hayes,带着他坐起身来。

“Richard,地上凉。”Doss找了句没什么底气的理由,不敢和Hayes再靠近,故意绕到Hayes的身后,帮他拍掉衣服上沾着的泥土。

Hayes看出Doss的窘迫和犹豫,也并没有说什么。

 

 

Hayes从浴室出来,用毛巾擦着半湿的头发,身上只披着一件浴袍。

他把毛巾往床边的椅子上一担,倾身倒在Doss的床上。

Doss的呼吸一顿,掩饰般地探身从椅子上拿回毛巾,帮Hayes继续擦头发,“不擦干会着凉的。”

Hayes枕在Doss胸口,任由Doss动作,满意地感知到对方的呼吸越发粗重。

Doss把毛巾扔回椅子上,Hayes也翻了个身,貌似老实地躺在了他身边。

Doss刚开始松口气,Hayes就撑起头说:“我腿酸……”带着一丝鼻音,很有些撒娇的意味。

Doss一愣,Hayes挑眉一笑,真诚却诱惑,“Tom,你说你是不是应该给我揉揉?谁让你今天抄小路作弊?”

然后,Hayes翻身仰躺在Doss身边,姿态放松。

Doss甚至已经无法确定,Hayes这样做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

“小腿……还有膝盖疼……”Hayes哼声说出自己不适的地方,完全没有给Doss拒绝的机会。

Doss几乎开始觉得是他自己想多了。

既然只是膝盖以下的话……

Hayes的一双腿结实而修长。Doss引着他把腿屈起一点,轻轻揉按起他小腿的肌肉来。

感觉手心的温度足够暖和,Doss把他的手掌覆上Hayes的膝盖,以此来缓解Hayes膝盖上的痛感。

Hayes微眯起眼,显得舒适而享受。

Doss小心翼翼地放平Hayes的另一条腿,后者拉着他的胳膊让他躺下,重新枕回他的胸膛。

Doss松了口气,忍不住严厉地谴责起自己之前的过度理解。

却在此时,Hayes抓住了他的手,引着他的手抚上自己的大腿。

“大腿也酸……”

Doss整个人瞬间僵住了。他刚刚真是大错特错。

Hayes按住Doss的手一路上探,浴袍的下摆开始滑落,唯一的遮蔽岌岌可危。

“Tom……”Hayes低低地唤着,尾音上扬。

这是近乎可称之为明示的暗示。

Doss能鲜明地感到体内的欲望是如何烧灼起来,即将失去控制。

可是他不能……还不是时候……

Doss制止了Hayes流连在他腰际的手,用尽力气说出最后一句完整的话,“我该去洗澡了。”

他甚至顾不上观察Hayes的表现,就逃也似地离开了这个危险的范围。

 

Doss摔上浴室的门,欲望已经灼烫到无法忽视的地步。

他仍然忍不住揣测Hayes在情动时候的表情,一定会比他被自己吻到缺氧时更加诱惑……

Doss几乎没做什么努力就自己发泄出来,转而更加厌恶自己的反应和想法。

他才十八岁……那么完美,那么无瑕……

某种程度上,Doss就像对待一件易碎的珍品一般看待Hayes,任何人都不能触碰,不能打破。

包括他自己。

Doss用一整盆冷水当头浇下,仍然不能平复失序的喘息。

太快了。在此之前他们拥抱和亲吻的次数,Doss都能准确地数出来。

Richard,Richard,Richard……一直都是他在主动,不是么?是Richard先来找他,是Richard先给他写信,是Richard先吻他,甚至刚刚也是Richard先……

所有人都说年轻人有冲劲,但在这些冲劲,甚至是冲动背后,又会留下多少后悔?

他真的想好了吗?他不会后悔吗?

一旦做了那件事,就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他会痛,会被弄伤……

再者,世人都说那是反自然的行为,Hayes是否真的准备好了,和他一起堕入罪恶,和他一起面对被唾骂、被放逐的危险?

哪怕Hayes自己愿意,至少不是现在,不该这么轻率……

 

Hayes仍然躺在Doss的床上,一动不动,只有思绪纷乱。

Doss不想碰他。

不,说“不想”,未免太过武断。Hayes看得分明,Doss刚刚明明已经被自己勾起了反应。

他没少跟Sean McCarthy讨论过荤段子,知道同性之间应该怎么做。

对于这件事情,他是想好了的,包括它意味着什么,包括可能有什么后果。

就好像谁会在乎一样,他可是十五岁就开始喝酒的人。

他从来都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

而且,除去那些,这件事难道不是两人之间情到深处的自然结果么?

Hayes不理解他哪里做错了。

Hayes不理解Doss为什么要逃。

 

Hayes侧身瞪着墙壁,想得入神,没有注意到Doss回来了。

Doss也已经犯难了好几分钟,拿不准应该怎么面对Hayes。Hayes现在背对他躺着,让他更加紧张。

他踌躇着,最后打算如实以告。他吸口气,清了清嗓子,“Richard,你想听我解释吗?”

“解释。”Hayes只是淡淡地吐出这个词,听不出愤怒,却让Doss心里更没底。

“Richard……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这样,就好比……你想像一个圣诞节的姜饼屋——”

“Tom,我是大人了,别跟我打这种小孩子的比方。”

“Richard……你听我说下去好吗?”

Doss的声音里几乎有委求的意味,Hayes也没有再打断。

“我说这个的意思是,如果它做得很漂亮,就像一件艺术品一样,你去吃的时候,是不是会有点不舍得?因为你不得不去破坏……就算,就算它的目的是用来吃的,就算那是一个必然的结果……”Doss太想让自己的话听起来有说服力,最后反而越发结巴,“所以……我对你的感觉……为什么我现在不能……我不想你受伤,Richard。”只有作为结论的那句话,Doss说得斩钉截铁。

Hayes终于翻过身面对Doss,脸上还带了点笑意。

“但是,Tom,就像你说的,‘必然的结果’,如果不先破坏,怎么能得到之后的东西?”

Doss被这句话激得又是下腹一热,Hayes实在是太会诱惑。

他本身,就是致命的诱惑。

Doss咬咬牙,尽量平稳地说着他的另一个理由:“Richard,你还太小,才十八岁——”

“你十八岁的时候已经在战场上和人拼命了。”Hayes不假思索地抢白,话音刚落就发觉自己犯了错误。

还没等Doss反应,Hayes赶紧找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该提这个的,对不起……”

Doss却全无怪Hayes的意思,Hayes的这句道歉反而听得他越发心疼。

“Richard,等你再大一点,好吗?”Doss俯身紧紧搂住Hayes,想把他所有的疼惜都通过动作和话语传达。

Hayes沉浸在Doss表达的感情里,钻进Doss的怀中,没有再提异议。

“那我要等多久?”

“比如……等你十九岁?”

“太久。今年暑假怎么样?”

“……好。”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他们交换了一个亲吻作为达成合意的标志,Doss把被子拉过Hayes的肩头,哄着他入睡。

 

 

TBC

评论(36)
热度(41)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