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衍生】Elapse·流光(Tom Doss/Richard Hayes)(10)

“……我在他那里过完了整个假期,回来,和他写信,盼着高中结束,暑假到来。但是等我真的去了,前三天过得很开心,除了他仍然在‘那件事情’上搪塞我。直到第四天,他白天出去了一趟……”

Hayes的声调平铺直叙,乍听起来甚至有些乏味。

而这个时候的McCarthy,终于忍无可忍地掐破了自己的手。

他已经大致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

 

天刚微亮,Doss就轻轻松开了环着Hayes的双臂,悄悄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只是细微的一点动静,却还是让Hayes睁开了眼睛。

“抱歉,我马上得出发了。”

Hayes眯着眼点点头。Doss刚想下床,却被他拉住。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Hayes慵懒而暗示地一笑。

Doss已经熟悉了Hayes的小把戏,在Hayes的额头印下一吻。

Doss帮Hayes重新掖好被子,后者心满意足地重新睡去。

Hayes要是知道之后发生的事情,这个清晨他绝不会放Doss离开。

 

 

Doss今天是答应了Anna,他已故妻子的姐姐,载她去看她入狱的表弟。

这两年,因为Doss自己改掉了从前的一些坏习惯,Anna也不再在关于她两个外甥的事情上批评Doss,不过Desmond和Hal放假的时候仍然喜欢到他们的姨妈家去。

无论如何,Anna在这些年对两个孩子而言就好似半个母亲,这个忙Doss也觉得应该帮。

 

Anna的表弟叫Frank,Doss之前和他见过一面。说起来也的确冤枉,他本来是被人挑衅,还手的时候不慎用力过猛,打伤了人被判的刑。

Doss本来都没当回事,毕竟只是轻罪,关不了多久。Anna和她表弟说话的时候,Doss只是远远地站在一旁,直到Anna一声惊呼,捂嘴低泣起来。

Doss忍不住靠近了去查看,却正听见Frank颤抖着对Anna讲述他的遭遇,“……每天,有的时候甚至一天两三次……十几个人,他们会把我按在地上……那些等不及的,还会逼我用手,用嘴……我反抗,他们就打我,然后会更加,更加……”Frank说着也哽咽起来,把脸埋进了拳头里。

这之后的话,Doss都听不见了。

冰凉的感觉从他的脊背窜上,遍布全身,最后直直刺进了他的心里。

他从前听闻过一些关于监狱的传言,却没想到有一天会如此身临其境地被确认。

他其实一直都知道,他和Hayes之间的事,最坏的结果可能是什么。

他简直无法想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Hayes身上。

他还那么年轻,那么俊美,如果到了这种地方,其他的人会怎么对他?

浑身发冷的感觉愈加剧烈,Doss几乎感到自己的血液都凝固起来。

如果他出了事,就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不,绝不能,绝不能这样下去了。

 

Doss都不记得那一次会面是怎么结束,他们怎么回到车上,他是怎么让车发动。

他沉浸在自己可怕的顿悟中,他甚至不能想象半天前他怎么敢搂着Hayes入睡,他是怎么敢亲吻Hayes,又是怎么敢对Hayes表白……

渐渐有新的念头浮出水面,他早该明白的那些。

Hayes是完美的,无论是家庭,相貌,还是前途——是的,前途,他正是大好的年华,即将进入国内最好的学府,未来一片光明,充满着无限的可能。

而他自己呢?他都没有一份正经体面的职业,将来也注定了会这样浑浑噩噩地下去。他甚至比Hayes大了十六岁,一代人的距离,几个月前在照相馆,他们还真的被认为是“父子”……

所以他难道要自私地困住Hayes,耽误他,甚至毁掉他?

是时候结束了……愚昧的幻想应该破灭了……

Hayes还年轻,他会忘记,他会找到真正适合他的人。

Doss的心脏揪痛得让他无法呼吸,双手颤抖,指尖麻木,连方向盘都握不稳。

路上有那么几个惊险瞬间,Anna尖叫着让他小心,Doss充耳不闻。

有那么微妙的一刻,Doss的确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死。这样,他和Hayes的感情能在它最美好最绚烂的时候戛然而止,Hayes会悲伤,但也会放下,然后去过他应有的人生。

至少他不用亲口对Hayes说出任何残忍的话。

如果不是两个儿子还没有成年,这当真会成为Doss考虑的一个选项。

 

 

Doss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黑沉的乌云在天穹聚集,昏暗之中酝酿着一场狂风骤雨。

一开门,Hayes从门后闪出来,钻进了Doss的怀抱。

Doss咬着牙推开了他,面色苍白,“我有话跟你说。”

Hayes已经看出Doss的神色不对,跟着Doss进入了客厅,和他相对而坐。

Doss张了张嘴,似乎这个动作就要用尽他全身的力气。

“Richard,我们结束吧。”突兀的语词被掷进两人之间的空气里,使之瞬间变得凝重。

天边响起隆隆雷声,沉闷而不祥。

Hayes心口仿佛被刺中一般,表面上却仍然镇定,“为什么?”

“我觉得我也并不是那么喜欢你。”Doss在说出这个理由的时候,甚至都不敢和Hayes对视。

“这是个玩笑吗,Tom?我没见过比这个更蹩脚的了。”Hayes的语气轻松,却已经看透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我不喜欢你。”Doss又重复了一遍,听上去却比刚刚那句更没有底气。

“是吗?”Hayes危险地一挑眉,站起身来靠近了Doss,“你尽可以再说一遍,”Hayes弯下腰,嘴唇凑近了Doss的耳朵,Doss顿时僵直了身体,“你的肢体动作,你的眼神,你的呼吸……它们都在告诉我,你在撒谎……”

Doss努力了片刻,才干巴巴地交代了底牌:“这和喜不喜欢没关系。你知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这句问句说完,Doss才找回了底气,几乎吼出了压抑着的下一句,“你知不知道,我在对你做什么?!”

紧张和不解在Hayes心里汇成了愤怒,他冷哼一声回了嘴:“我一直都知道。怎么到了今天,这种事反而成了新闻了?如果我之前表达的不够清楚,我就明说一次:我一直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我也知道最坏的后果是什么。不就是进监狱吗,那又怎么样?你今天不过是去了一趟监狱,有改变任何事情吗?有什么事情因此变糟吗?”

Hayes的无畏也进一步点燃了Doss的火气,“因为我亲耳听到了那里面会发生什么!你——”

Hayes冷冷地打断了Doss的话,“你先别这么激动,让我们从头来想一想,关起门来你知我知的事情,为什么会被发现?”

“那你认为,那些被抓起来的人,都是怎么回事?而且你以为不会有人发现?”疼痛使人清醒,Doss觉得自己的思路从没这么流畅过,“你又以为,这只是判刑的事情?如果我在院子里抱着你的时候有人看见了,如果我们那天在山上被人看见了……你还记得那家照相馆吗?那个老板怀疑了!别人会觉得这是一种疾病,一种道德败坏,他们会怎么样歧视你非议你?”

“‘别人’……”Hayes夸张地叹口气,绝望地翻了个白眼,“你说的那些‘别人’都很蠢,人云亦云、头脑空空,什么是他们的‘道德’?‘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用石头打她’,这个道理都还没有吃透的人,又凭什么挥舞着他们所谓的教义去指手画脚?”

Doss一时语塞,怒火交杂着无力感侵蚀着他的内心。Hayes太聪明、太高傲,却也太天真,“省省你的自以为是,Hayes先生!我真是受够了你的狂妄自大。世界不是围着你转的,你就像一个玩火的无知小孩,等到烫着了才知道叫疼!”Doss绞尽脑汁地搜刮着他能想到的最刻薄的话,却在用这些话伤害Hayes的时候,自己先心痛如绞。

而他甚至连这个目的都没达到。

Hayes竟然笑了起来,越发冷静,“Tom,你可以说得再狠一点。这种话两年前就已经对我没有用了。你摸着你的心告诉我,这是你真正想说的话吗?”

Doss泄气地放软了语气,“Richard……你轻视也好,不在乎也好,但是多数人就是那么认为的,他们会让你身败名裂,他们会让你——”

“那你要我说多少遍?我不在乎,我更不怕。”

Hayes又一次没让Doss说完,脸上依然带着笑,显得越发胸有成竹。

Doss再次发怒,Hayes的坚持和自己话语的苍白无力让他越发急躁。

“你不在乎是因为你不懂!我告诉你,刚刚那些就是我真正想说的话。你不在乎,你不怕,是因为你根本不了解你会面对什么!你现在被所有的人捧得高高的,你说你不怕被他们鄙视、被他们踩在脚下,你的‘不怕’有意义吗?好,那我就让你知道……”Doss下了狠心,猝不及防地捉住Hayes的肩膀,把他往墙上一推,扭过他的身体背对自己,“你不怕进监狱是吗?那我就告诉你,你会遭遇什么……”

Doss粗暴地捉住Hayes的手腕,一手把它们禁锢住钉在Hayes的头顶。Hayes已经知道Doss想做什么,甚至都没有反抗,反而带上了一丝得逞的冷笑。

Doss决意亲手毁掉一切。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得到点教训,然后彻底憎恨自己。他让把Hayes摆成面壁的姿势,只是不敢面对他心碎的表情。

“好,那你让我看着你。我要看着你的眼睛。”Doss伸手扯上Hayes的皮带的时候,后者要求道,声音镇静得可怕。

这句话的效果几乎比一声断喝还要来得恐怖,Doss一瞬间反应过来自己在干什么,赶紧松开了Hayes。

他发誓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

他发誓自己决不会伤害他。

“不……不……”Doss后退,拼命地摇着头。

Hayes的声音第一次带了哭腔,“就算是这样,你都不愿意碰我……”

“你现在既然是这样一副嘴脸,一开始为什么要答应我?为什么要对我好?”Hayes冷冷地质问着,这几乎是他最后的筹码。

“是我错了,”没成想,Doss一口认了下来,“是我从一开始就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是我耽误了你。你随便怎么恨我,都可以。”

他毫无保留地否定了自己,也自始否定了他们的感情。

Hayes没想到Doss真要做到如此彻底的程度。

“你是个懦夫,Tom Doss。”Hayes头脑空白,下意识地说着可怕的话。或许把Doss激怒,他就还有机会,可是他甚至都已经看不到还可能有什么机会。

“没错,我是。我从来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勇敢,如果你曾经是那么想象的话。”

闪电划过,惊雷破空。少顷寂静后,是大雨瓢泼而下。

一如一切开始的时候,在此刻重又归零。

 

***

 

“……我想这就是结束了,我至今的唯一一段、最刻骨的爱情,或许也将是最后的一段。”

Hayes的最后一个音节飘散在静默的空气中。越到最后,他的语气听上去反倒越发事不关己。

从某种角度上,Hayes的这个故事,作为骷髅会入会时的秘密,也只能算作是平淡无奇。在这里,已经有太多关于背德、仇恨、死亡、背叛的故事被分享。

古希腊人认为,以追求真理和精神共鸣为目的的同性之爱是高贵的。

秘密社团源起于古希腊,想来任何秘团,也终究免不了要带一点一脉相承的精神与风骨。

Hayes爱过的是谁,也不会有人介意。

可是平白无故地,几乎所有在场的人都觉得这个故事听完后心里发闷。

 

入会仪式结束后,Hayes有礼有节地和几位前辈学长交流完毕,就看见McCarthy近乎鲁莽地大步走来。

“Richard……”McCarthy只是叫了他的名字,Hayes就知道他想说什么。

“Sean,这件事到此为止。”Hayes还带着和别人谈话结束的一丝笑容,眼神却瞬间变得凌厉起来。

McCarthy心里也憋了火。为什么他从来不知道?为什么那样一个人可以得到Hayes的心?他到底还有没有机会?

McCarthy正走神的时候,Hayes的声音又从耳边传来,低沉而飘忽。

“你待会可能得再给我一支烟。”

 

 

TBC

 

还是想要啰嗦地ps一下:

1. “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用石头打她”出自《约翰福音》,就是耶稣审判一个通奸妇女时候说的话

2. 关于古希腊的同性恋文化,偶然找到了这么个很有趣的东西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509098 不过骷髅会是否有这种文化我是瞎掰的(其实我理智上更倾向于是没有的,因为美国建国之初就是基督教文化占优势orz

3. 关于骷髅会也去扒了一贴http://blog.sina.com.cn/s/blog_1365c2c410102vg6o.html 入会年龄方面我原来基于电影的理解(大一或大二)和这个贴子(大三)有出入

4. 我保证他们真没完。。

评论(28)
热度(45)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