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cp的复杂程度已经无法用简介涵盖
ET坑会回来填
tsn文请移步子博@Antoinette_今天吃茶了吗

官配♡@甜死你的抹茶O

【ET衍生】Elapse·流光(Tom Doss/Richard Hayes)(12)

Hayes在大四那年发现一个很有趣的人。

Edward Wilson。他在和其他人一起去送骷髅会的邀请函的时候,此人正在剧院里表演一出反串的滑稽剧,逗得满堂观众大笑不止,包括Hayes他们几个西装革履的高年级生也忍俊不禁。

他们在后台找到Wilson,此时他摘掉了假发,但脸上还画着夸张的大浓妆,身上穿着那条亮黄色的戏服裙。

在和他握手的时候,Hayes故意揶揄:“做女人是什么感觉?”

没想到Wilson挑挑眉,机灵地回嘴:“怎么,你想知道?”

Hayes仍然是笑着的,神秘而危险。

三年过去,他以为自己已经忘记,或者麻木,却轻易地被一个陌生人独特的说话方式再度开启了某些熟悉的记忆。

Wilson的谈吐有些木讷却又富有个性,莫名其妙地就让他想起了那个人。

 

Edward Wilson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在此后的大半生里都受到这位学长的“特殊照顾”,只是因为这么一个不幸的巧合。

新人在泥浆里摔跤是一个传统的仪式,理论上它代表在旧世界中死亡和在新世界中重生,然而现在越发有演变为让老人们看笑话的趋势。

而那些人不但站在高处大声喧哗鼓掌,之前调侃着问他“做女人是什么感觉”的那个人,竟然还在旁边人的哄闹下朝他撒尿。

在Wilson六岁那年,他的父亲自杀,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他父亲不是死于意外事故,并且藏起了父亲留下的那封信。

Wilson将这个秘密交托给了兄弟会,尔后那个初见时就笑里藏刀,之后还故意冲着他小便的人,竟然主动来跟他打招呼。

这个叫Richard Hayes的家伙似乎并不相信他从来没有打开过他父亲留下来的信,当他再次强调回答的时候,Hayes仍然反问了一句“你真的没有?”表面上仍然像是谈笑,却让人充满了压迫感。

Hayes跟Wilson讲述了他从他自己父亲那听来的,关于Wilson的父亲自杀一事的了解。

于是,Wilson知道了三件事:第一,他的父亲当年八成叛国了;第二,Hayes的父亲身居高位;第三,Richard Hayes这个人,不好惹。

 

Hayes故意欺负Wilson的行为,McCarthy都看在眼里。关于Hayes的所作所为,他们当天散会后还能就此笑得前仰后合。

“你看他的脸……就跟见了鬼似的……”McCarthy一直发笑,还没有顺气,“我估计他以后看见你都要躲着走……不过说真的,他是哪点惹到你了?”

Hayes仍然在笑,眼神却骤然变冷,“他那副傻劲,让我想到个老熟人。”

Hayes的话虽然模糊,但已经足够让人会意。

McCarthy再也笑不出来了。

 

 

转眼已经是1939年5月,他们的大学生涯即将结束。他和McCarthy,就这几年的经历,都已经被相中进入联邦调查局工作。

有那么一件事,目前困扰着Hayes。

他想让那个人看见他完成学业的样子。他想在离开校园前最后任性一次,赌一把。

辗转难眠整整两天以后,Hayes思考的结果最终凝练在了一张明信片上。

那是一张印着学校风景的纪念明信片,一般出售给游人,或者由本校的学生寄送给亲友。Hayes只在上面写了毕业典礼的时间和地点,并且署上了自己的名字。

 

Doss收到这张明信片的时候,几乎不敢相信。

但是那背面明明白白是Hayes的字体,他不能再熟悉。

算算日子,Hayes也要毕业了。

Hayes即将走出这所名牌学府,可以体体面面地步入这个社会的精英阶层。

他原本以为Hayes忘了。

可现在他又说不准,是他心里的庆幸还是无奈占了上风。

Hayes本来就不应该和他再有瓜葛。

可是Doss无法抵御这个诱惑。他想要见证Hayes这么重要的一刻。

和上次一样,远远地看着就好。

 

 

自然,Hayes的期望,远远不止让Doss远远地看着。

他盼了一整天,却没有见到那个他心心念念的人。

当天晚上,一众人到校园旁边的酒吧去庆祝,满心失落的Hayes只知道一杯杯地把自己灌醉。

就像那个人喜欢做的那样。

众人散场时,Hayes已经接近神志不清。

McCarthy一直在一旁看着,对Hayes的行为早已有了猜测。

那天早上Hayes寄明信片的时候,他在旁边。虽然没有直言问起,但他确信自己看到那上面写的是弗吉尼亚的地址。

为什么Hayes还放不下那个人?

又为什么,那个人只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让Hayes失望?

然而眼下,McCarthy只有暂且放下自己的愤怒,先把Hayes送回租住的公寓。

 

Doss实际上暗中跟了Hayes一整天。

从他接过学位证书,到他和其他那些年轻人一起,神采飞扬地把学士帽高高抛上天空。

Doss不知道自己仍然逗留的意义是什么,但就是贪心地想多待一会,甚至在酒吧外蹲候了整整三个小时,只为再看Hayes一眼。

而他看到Hayes出来时,是被一个金发男生扶着的。

他从早间的观察就已经得出结论,在他看过的所有Hayes身边的朋友中,这个人和Hayes的关系最为亲密。

亲密得过了头。

那男生一路之上流露出的保护姿态,和温柔的眼神,都是Doss不能再熟悉的。

这个人对Hayes,用意绝不止朋友这么简单。

说不清是担心还是妒忌,Doss忍不住又跟得紧了些。

 

McCarthy在穿过两条街后,就发现后面不远处跟着一个人。

他在拐弯的时候刻意用余光瞟了一眼,跟踪者大概四十左右的年纪,脸上的表情凝重。

他有了一个疯狂的猜测。

恶质的冲动涌上,McCarthy故意靠着Hayes的耳边说话,显得更加暧昧亲昵。

直到在公寓门前道别,McCarthy揽住了浑身无力的Hayes。

既是渴望已久的本能,也是临时预谋的示威。

Hayes却不动声色地轻推了他一下。

即使这个时候,他竟然还有一丝清明神志。

他竟然还记得拒绝他。

强压住心头涌动的愤怒和不甘,McCarthy只是贴着Hayes的耳边道了晚安,叮嘱了几句好好休息一类的话,然后目送Hayes走进了门,并且在他眼前关上。

 

可是从Doss的角度看来,他们告别前说话的姿势,就像McCarthy在抱着Hayes亲吻。

他愣怔地站在原地,等到McCarthy下了门前的台阶,才想起来自己应该离开。

太迟了。McCarthy在离他十步远的地方,叫了一声:“Tom Doss?”

McCarthy原本只有五成把握,对方却连否认的意思都没有,只是皱了皱眉反问:“你怎么知道我?”

McCarthy没有回答他,走到他面前,冷笑着自我介绍了一下:“我叫McCarthy,Sean McCarthy。”

McCarthy故意朝Doss伸出手,在Doss决定要不要和他握手前就把手收回。

Doss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警惕而愤怒。

McCarthy也不打算跟他客套,单刀直入:“我知道你是谁,也知道你和Richard之间发生过什么。”

“你为什么知道?”

Doss的反问倒是让McCarthy觉得很有趣。同样的问题,如果问他,他会本能地先扰乱对方的前提,给出个诸如“发生了什么,你倒是说说看”这种话来探对方的虚实。像Doss这样,听上去咄咄逼人,实际上却已经把一切都交代了。

难道,Hayes喜欢的,就是他这一点吗?

可是这种愚蠢有什么好?为什么是这样一个乍看上去就一无是处的人……他有哪一点配得上Hayes?

McCarthy就着心中的愤怒,不怀好意地一笑,“是他告诉我的。”

Doss的眉头皱得更紧,“他为什么会告诉你?”

“因为我们的关系‘好’啊,特别好的那种……”McCarthy拖了长音,已经起了些蓄意误导的念头。

“你……”Doss顿时瞪起了眼睛,深吸了两口气才能平稳地说话,“你不要害了他。你可以对他好,不……你必须对他好,”Doss知道自己的话既混乱又无理,但还是忍不住这么说,“但是,不许你更进一步……不许你碰他……”

McCarthy噎了一下,随后大笑出声,“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在这里发号施令?我害他?你为什么不想想你是怎么对他的?我告诉你,晚了。我和他已经什么都做过了……”

McCarthy恶意地眯着眼,靠近了Doss,轻声细语地说出最后一句话。

Doss脑中的弦霎时绷断,在反应过来之前,就狠狠地一拳砸在McCarthy的脸上。

Doss单方面的攻击很快演变为双方的对抗。Doss胜在有实战经验,而McCarthy胜在年轻力壮,两人一时胶着。

Doss一边用尽全身的力气和McCarthy扭打,一边盛怒地指责:“你怎么敢?!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你万一害得他身败名裂,你万一——”

“没有这样的万一!”McCarthy接住Doss的拳头,低声咆哮,“我倒要看看谁敢抓我们,谁敢起诉我们?呵,倒是你,你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我真是看不出来,Richard喜欢你哪点?而你竟敢,你竟敢辜负他——”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Doss的力道明显松弛,McCarthy抓住机会,抬起膝盖把Doss顶出三步远。

两人正身处两栋房子之间一个阴暗狭窄的通道,McCarthy顺势就把Doss按在墙上,用他的言语和拳头,把他四年来积蓄的愤怒全都发泄在他认定的始作俑者身上。

“你知不知道他这几年过得多痛苦?他封闭自己,他不再愿意相信别人,压抑自己的所有感情!”

McCarthy说出这句话的时候,Doss已经放弃了所有反抗的念头。

“他变得就像一个没有心的人!唯独在所有联想到你的情景,他的那种眼神,那种表情,简直要让人心碎!你想想,你对他做了什么?!你说啊!”

“你既然之前回应了他,给了他希望,又为什么突然把一切拿走?他那么好,那么完美,你是怎么忍心推开他?!你怎么忍心让他伤心?!你愚蠢!懦弱!无能!残忍!”

McCarthy的话是对Doss最为无情的审判,Doss沉浸在心口剧烈的绞痛中,甚至都感觉不到身上的痛楚。

“你说!你有种说话啊!你哪一点配得上Richard,你哪一点——”

McCarthy吼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满脸血污的Doss忽然准确地抓住了他的前襟,沉稳而有力。

“我是配不上他。你现在得到了他的心,我祝贺你,因为在我看来这是全世界最珍贵的荣誉。但是……如果你伤害了他,我不管你是什么达官显贵,我会让你下地狱。”

Doss说出最后那句话的时候,眼神中带着凌厉的杀意,给McCarthy带来一阵冰冷的顿悟。

这个男人,是真的在战场上博过命染过血的。

“这一点轮不到你来说。”McCarthy花了几秒钟找回气势,反唇相讥。

“我希望如此。”最终仍然是Doss说了最后一句话,侧头瞟了一眼Hayes的公寓所在的那栋楼,转身离开。

 

 

TBC

 

嘤嘤嘤大家不要生发小的气,他不是坏人orz

下一章就会有转机的,我保证~

Edward Wilson此人就是《特务风云》的男主,被学长落下一辈子的心理阴影233以及撒尿梗是电影原梗,不是我干的。。

评论(43)
热度(39)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