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衍生】Elapse·流光(Tom Doss/Richard Hayes)(13)

1940年7月,骷髅会成员在缅因州的鹿岛聚会。

例行的餐会结束后,Hayes在大厅里和几位位高权重的先生们社交完毕,就及时避开了摩拳擦掌想来邀舞的女士们,一个人躲进了后面的花园。

事情已经过去一年,然而相关的念头仍会时不时地困扰他。

那个人……连再见一面的机会都不愿意给他。自己在这念念不忘,或许那人已经没事人一样地继续他的生活了?

天知道,那个人是不是一开始就只是把自己当个孩子,陪自己玩一场勉为其难的游戏,然后等形势无法收拾之前赶紧抽身走人?

或者一切的确是真的,但那人就是要固守什么所谓的“保护”理念,铁了心要彼此折磨?

Hayes颤抖着吸了口气,给自己点了根烟。

一个熟悉的身影穿过草地,几乎是疯跑着接近他。

“嘿,借个火,”Sean McCarthy也拿出一根烟,对Hayes比划道,他的气还没喘匀,大大咧咧地痞笑着,“哎哟那些如狼似虎的女士们……我看Russel议员的女儿好像特别喜欢Wilson,那个大木头在她面前简直像被牵着耍把戏一样……”

McCarthy心知那一天的真相,却从来没有对Hayes讲起。Hayes在毕业典礼结束的第二天早上就发现McCarthy脸上挂了彩,而后者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昨天走回去的时候和两三个混混起了点冲突,喝高了情绪激动,就干了一架。

Hayes也并没有起疑,就像他对McCarthy那样,只要McCarthy有意瞒他,他也同样看不出端倪。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从私人八卦聊到国家大事,忽然有一个中年人靠近了他们,手里举着一杯香槟向他们致意。

来者名叫Philip Allen,12届毕业的骷髅会成员,此前和他们有几次接触并且对他们都赞赏有加。

“Allen先生。”两人步调一致地问好。

“不错的选择,年轻人就该多享受享受新鲜空气,”Allen随意寒暄了一句作为开场白,然后将目光转向Hayes,“Hayes先生,有人想见一见你。”

 

Allen把Hayes带到了树林旁的一栋小木屋里,一位老者在壁炉前端坐,气度不凡。

Hayes大致已经对事情有了自己的猜测,他也在家里的照片中见过这张面孔。

“William Sullivan将军,”Hayes主动点出了对方的身份,礼貌地微微欠身,“不胜荣幸。”

老者笑了两声,对Allen赞许道:“不错,你的眼光果然毒辣。”

“那么,Richard,你是明白人,我就跟你开门见山,时间不早,后面还有好些人我想亲自见见。战火马上就要烧到我们头上,无论我们愿不愿意,实情就是如此。而要占得先机,我们就必须要有自己的千里眼顺风耳……你明白我的意思。总统命令我设立一个独立的海外情报机构,Philip已经慷慨同意挑起这副重担,而我们在挑选爱国、聪明、可靠的年轻人作为他的左膀右臂。对于你这个年纪的绅士们,Philip尤其欣赏你和Sean McCarthy——你和McCarthy先生应该认识很久了吧,从你们……几岁开始?”Sullivan一口气说到这里,暗暗观察Hayes对这些信息的接受程度,哪怕看对方仍然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仍然刻意提了个不大紧要的问题作为缓冲。

Hayes心知肚明,试探已经开始。他波澜不惊地一笑,以寻常谈话的态度礼貌地回答:“八岁。”

Sullivan满意地点点头,继续说下去:“那么你们对彼此的长处短处也应该非常了解了。至少根据我听到的情况,你们的能力相当,但McCarthy的机变和手腕比你更胜一筹,而你的缜密和果决也是他比不上的。我们希望从你们中间找一个人做Philip的副手,而我们也一致认为你是更加合适的人选——相信我,Philip其实是很想把你们两个都收在门下的,但如果一下子挖走Abraham Murray的两位金童,你大概也可以想象,他或许会把我们的家都掀翻的。”

Hayes静静地听着,在适当的时候点头表示认可。这位高官的确已经对他们了若指掌。

Sullivan对面前的年轻人冷静有礼的态度越发认可,心道自己的决策正确,顿了一顿,向Hayes发出了要约:“我一直觉得,优秀的年轻人应当出去走走,开开眼界。Richard,你意下如何?”

Hayes心知肚明,这虽然是问句,但已经达到了半命令的程度。Sullivan的分析也的确在理,无论从当前的形势,还是为自己的发展考虑,接受都是最合理的选择。

更重要的是,他心里近来的确有那么一些感性的召唤,让他离开这个熟悉的环境,或许那些过于疼痛和沉重的记忆可以借此被缓解。

后来Sullivan招募其他人的时候,没有人决定得这么快,而Sullivan也给其他人留下了斟酌的时间。

只有Hayes是个例外。

“我同意,Sullivan将军。这是我的荣幸。谢谢您给我这个机会。”

最后Sullivan和他握手的时候,已经掩不住赞赏的笑意,“叫我Bill。”

 

McCarthy已经大概听到了一些风声,也猜到了Hayes被带走后和谁谈了什么。

而他们只是默默地并肩而立,抽起当晚的第四支烟。

最终McCarthy仍然没忍住,打破了沉默:“虽然和前线不能比,但还是危险的,现在的欧洲,基本已经被炮火轰得没一块完整地方了。你……你拒绝吧,我去。”

“他们的偏向其实很明确,我也答应了。”Hayes简简单单地一句话,就打破了McCarthy最后一丝侥幸,他嗤笑一声,开了句玩笑,“而你甚至连德语说得都没我好。”

McCarthy举起双手示意理亏,陪着他一起笑,却满是苦涩。

仍然有乐声从大厅里隐隐约约地传来,McCarthy听辨了前奏,浮夸地耸耸肩,“他们怎么奏这么丧气的曲子。”

《Brother, Can You Spare a Dime?》,流行于大萧条期间,传达的是这一时期的迷茫和绝望。

随着曲调,McCarthy忍不住轻声哼唱出来,“Once in khaki suits, gee, we looked swell…And I was the kid with the drum…Say, don't you remember, I'm your pal. Brother, can you spare a dime?”

曾经年少恣意,觉得自己能得到一切,觉得他们两个就是世界的中心,觉得对方会一辈子和自己无忧无虑地比肩而立,只有彼此。

Brother, can you spare a dime?

McCarthy要的自然不是那一枚在他们眼中毫不起眼的渺小银币,而是Hayes哪怕有一丝一毫的柔情和回应。

而就像这首歌无望吟唱的那样,想必听到这个问题的人,也只会无谓地擦身而过。

“Richard,如果你能赏我一支舞的荣幸该多好……就算是满足我最后一个要求……”McCarthy终究忍不住,说出了他隐忍而卑微的渴望。

Hayes脸上淡漠的微笑闪烁了一下,仍然是维持住了,“你知道吗,Sean,所谓‘长大’,给我上的最生动的一课,就是世界上的很多事情是我们无法控制的……有时候我们最想要的,偏偏得不到。”

 

 

Hayes接到他的调令是两个月以后,彼时德国刚刚开始对英国本土的疯狂轰炸。

他的父亲知道他这次的目的地正是伦敦,一连几天脸色都有些沉重,但也没有明说。

Hayes在起行前最后一遍整理他的东西,却猝不及防地在他的书堆里找到了一本书。

是十三岁那年,Doss给他买的那一本。

他原本以为他和Doss之间所有的回忆,除了那支被人弄丢的钢笔外,都已经被他牢牢地锁在了抽屉里。

他竟然忘了这个。

其实这本书,可能才真正算预示一切开始的信物。

猝不及防被勾起的回忆最是疼痛,Hayes捂着心口,被搅动的情绪激得干呕了两下,好不容易重新找回了呼吸,却发现眼角已经湿润。

最终,他简单粗暴地选择把这本书也一起藏进抽屉,就好像这样也能把自己的那份感情也牢牢封锁住一样。

他知道这是自欺欺人。

 

 

Hayes一行人伴着天上飞机的轰鸣和防空警报的啸叫到达伦敦,开始同英国情报机构的求学与合作。

其他人初来乍到的时候,多少都对空中盘旋的威胁感到紧张,或者对成天处在高频率的噪音中表示反感,唯有Hayes就像个没事人一样,闲适得如同在鹿岛度假一般。

Fredrick博士是英国情报界的元老,在此期间给了美方人员相当多的帮助和指导。他之前曾经在耶鲁任职,还是Edward Wilson的导师,Hayes本人也曾经选修过他的一门课。

Fredrick终于有一次忍不住当面评价Hayes,“你简直是生来就适合做这一行的。你足够聪颖,足够冷血,足够果断……对你,我不像对其他年轻人一样,担心他们在这个肮脏的行当里失去心、失去灵魂,你原本就没有心。”

Hayes的唇角勾出一个惑人而冰冷的笑,颔首回应:“Fredrick博士果然名不虚传,一语中的。”

他当然已经没有心。

他亲口对Doss说过的,自己的心是他的。他可以让它继续跳动,也可以让它停止。

Doss的确把它拿走了。Doss的确让它不再跳动。

 

Hayes给手下的技术人员最大的一次惊吓,是他们在跟他介绍隐形墨水的时候。

这一配方产生于一战时期的海军情报局,具体的成分至今保密,用于传递秘密情报的不时之需。

这可比民间的那些土方子难以破解多了。

Hayes在白纸上写了一行字,然后将纸举起来对准光源,观察良久,的确看不出任何端倪。

他当年成功识破了Doss那个小把戏。

Hayes不动声色地从技术员手里要来专用的照明灯,照出了他刚刚写下的字,点点头,又把照明灯还了回去。

原本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没想到Hayes突然发问:“你们能保证,这种东西万无一失吗?”

他们的长官毫无预兆地发出质疑,表面上是淡笑着随意一问,眼神却变得无比冰冷。

技术员们霎时紧张起来,也不知道Hayes这是玩的哪一出。

然后,Hayes拿起写过字的那张纸,不紧不慢地把它撕得粉碎,一时间Hayes的办公室里只剩下纸张撕裂的声音。Hayes的动作优雅,却充满了不祥的威压。

“我只是随便一问,这并不是我的专业范围,”Hayes轻声补充,话语里约莫有点弦外之音,“毕竟……如果你想藏起来的内容被人看去了,很多事情就都不同了,不是么?”

Hayes依然带着冷峻的微笑,看着技术员们尴尬地打着圆场,战战兢兢地退出他的办公室。

他刚刚在那张纸上,写下的是Tom Doss。

 

1942年6月,苏、英、美三方就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事宜达成初步共识。

战略情报局就此搜集到大量情报,有待传回美国本土,其重要程度甚至已经让Philip Allen不敢冒密电码是否会被破译的风险。

Hayes之前对于隐形墨水是否保险的质疑也传到了Allen的耳朵里,不管他的质疑是否有道理,终究还是在Allen的心里埋下了疑窦。

Allen踌躇许久后决定,让Hayes亲自携带相关文件,面交Sullivan将军。

 

这是Hayes一年多后,再次踏上美国本土。

他进入Sullivan将军的办公室的时候,又恰巧碰见了老熟人。

“Richard!”McCarthy那一瞬间甚至连礼仪都顾不上,喊了他一声。

Hayes总觉得McCarthy这个时候表现出的除了惊喜以外,还有某些其他的东西。

Sullivan知道Hayes的来意,不动声色地从他手中接过密封的档案袋,寻常地寒暄道:“很高兴见到你,Richard。一切都还好吧?你们两位小伙子,也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

Hayes礼节性地回复,而McCarthy甚至都顾不上和他点头,他捏了捏手中的文件夹,下定了决心,“Sullivan将军,我有个不情之请。您看‘这件事’我是不是可以偷个懒,拜托Richard来做?最近我手下的伙计们已经忙得昏天黑地了,您知道的,这世道艰难啊……反正本来Richard就是回来公干的,再耽误他一两天时间,应该也不算过分吧?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应该就和休假一样轻松。”

Sullivan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这本不像McCarthy的作风,但他说得倒也有几分道理,这份差事的确有些莫名其妙。

Sullivan一个眼神示意,McCarthy就把手上的文件夹交给了Hayes,“Richard你自己决定,要不要帮Sean这个忙。总的来说,就是有个新兵蛋子太敬畏宗教,一再拒绝持枪,把自己搞上了军事法庭……你想想如果这件事情被媒体刺探出来,一见报,在这种关键时期会造成多负面的舆论影响……”

Sullivan兴趣缺缺地介绍着背景,Hayes狐疑地和McCarthy对视一眼,后者却只是努努嘴示意他打开文件夹自己看。

Hayes一瞬僵住。事件的主人公名叫Desmond Doss。如此熟悉,如此巧合。

Hayes愕然地看了McCarthy一眼,一时几乎没控制好自己的表情,幸而Sullivan还沉浸在自己的讲述中,没有察觉。

“……他是满足了自己的道德感,不过谁又乐意和这种人并肩作战?但话说回来,杰克逊堡的那些家伙也真的是山高皇帝远,应该发给他们人手一本宪法好好读读,他们这明明就是对于下属抗命恼羞成怒的报复……”Sullivan也发觉自己抱怨得有点多,清清嗓子给Hayes下了指令,“总而言之,第一,给那些军方官员们上堂宪法课,了结这个愚蠢的官司;第二,控制好当地的媒体,不要给他们咋呼的机会。”

“好的,我明白了。”Hayes已经恢复了沉着,还开了句玩笑,“举手之劳,我拒绝的话Sean该说我不讲义气了。”

 

“所以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知道,为什么要让我去?”从Sullivan将军处离开后,Hayes立刻问McCarthy,握着文件夹的手也开始颤抖。

“Richard,你不觉得,这是天意么?”McCarthy的笑容近乎凄凉。

“我和他不会再有交集。”

“好了,不要自欺欺人了,Richard。我从你刚刚翻开文件夹的反应就能看出来。我……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随后,McCarthy一五一十地交代了,他们的毕业典礼那天Doss的确是去了,又跟他狭路相逢,他和Doss打了一架,还故意让Doss误会他和Hayes已经在一起了。

“……所以,恨我吧,Richard。虽然我很肯定那是我这辈子唯一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情,也会是最后一件。”

Hayes的表情一开始还十分复杂,最后却归于平静。

“谢谢你,Sean。”对于这整件事情,Hayes竟然给出的是这么一句话。

面对McCarthy的一脸不解,Hayes淡淡地解释道:“我也没什么好怪你的。你我从很早的时候就很清楚,对人性不必有过高的期许。你本可以瞒我一辈子,所以我还是要谢谢你。”

McCarthy哑然失笑,“果然是典型的Hayes式回答。那么……保重了,Richard。”

“保重,Sean。”

命运以一种奇特的方式展开,终究仍不肯解开他和Doss之间的那个结。

 

 

TBC

 

注:Philip Allen和William Sullivan都出现在《特务风云》,是海局的上司,有历史原型

Fort Jackson,杰克逊堡,位于南卡罗来纳,美国陆军基地,钢锯岭的相关情节就发生在这个地方,电影里门口出现了门匾(x

评论(18)
热度(43)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