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衍生】Elapse·流光(Tom Doss/Richard Hayes)(14)

“……前天晚上,我又梦到他了……梦见他和我非常开心地生活在一起,我搂着他醒来,吻他,给他做早餐……我大概已经知道这是梦了,我醒来的时候在哭,而且甚至有那么一会没反应过来是谁在那抽抽搭搭的……昨天晚上的梦就更糟了。我梦见Hal……呵呵,这孩子穿上军装,神气活现的样子,真的和我们当年一模一样……然后我梦见……子弹打穿了他的胸口……”Doss回忆着梦境,一阵眩晕,颤抖着扶住了老友的墓碑,“毕竟是我的亲儿子,我梦到的这种死法还是相当仁慈的不是么……哈,我还能再失去什么呢?”

他真不该这么问的。

Desmond小心翼翼地走近,清了清嗓子,“我猜我能在这里找到你。”

然后,他的次子也告诉他,自己已经参军了。

冰凉的感觉蔓延他的全身,而他只有一遍遍地指出他的孩子的天真幼稚,指出他那套仁慈不杀生的理念和战争是多么的格格不入——虽然他早已明白这都是徒劳。

那一晚他再次大醉到不省人事。

就像一场庆祝自己彻底一无所有的绝望狂欢。

 

 

Desmond拒绝持枪的坚持最终把自己送上了军事法庭。

就像每一个对孩子了如指掌的长辈一样,Doss对这件事早有预料,却总是在事情实际发生之前抱有侥幸。

据Desmond在电话里说,军方给他开出的条件是,只要他当庭认罪,就会被开除军籍,平安回家。

但如果他不认罪,基本必然逃不过牢狱之灾。

就算Desmond说他的辩护人已经让他选择与军方达成交易,但Doss总觉得Desmond不会照办。

Doss从未这样痛恨过自己的无能为力。

事实上,他隐隐约约地能想到一个人,就是他战后留在军队的老队长,但是他们已经多年没有联系,他现在根本没把握这位老队长究竟人在哪里、在做什么、能不能说上话。

或者可以先找那个人……他肯定有关系……

然而Doss甚至排斥想起AlexO’Keefe。

他排斥能让他想起Hayes的任何人。

说起来,还正是因为这一层联系,他当年才会认识Hayes……

强行打断了自己的胡思乱想,Doss勒令自己,现在是正事要紧。

Doss刚翻找起电话本,竟听见有敲门声传来。

Doss本来都没想理会,那声音渐渐变得沉而缓,有种无法拒绝的压迫意味。

他应门时还带着一丝不耐烦,当他看见门外站着的人时,彻底愣住了。

眼前的人已经完全褪去了他记忆中的青涩,嘴角微微含笑,沉静而神秘。

“你……”Doss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Hayes会在这里出现。

他的心里本该涌动的喜悦完全被惊愕占据,尤其是在他坚信Hayes已经彻底斩断他们的关系,找到了新的恋人的时候。

Hayes一副对Doss的反应了若指掌的样子,从公文包里抽出证件,开口时是公事公办的腔调:“联邦调查局。”

Doss皱了眉头,一时都有些不相信,“这是什么把戏吗?”

“证件你可以自己查验。Doss先生,我的确是为了公干而来,”Hayes说得一派闲适,不请自入,“你儿子可是搞了个不小的麻烦,而我正是为这件事来的。”

“他在杰克逊堡,距离这里几百公里的地方。”Doss干巴巴地提道,他正和Hayes独处这个念头让他心里五味杂陈,只得用突兀的话语来掩饰。

“我知道。”Hayes只是淡淡地回答,Doss无法从他平静的表情中读出更多的信息。

一时静默,Doss几乎感觉他是被逼着说话的,“你对Desmond的行为……怎么看?”

这句问句基本是下意识的产物,Doss心头泛起淡淡的苦涩。

他重视Hayes的想法,已经成为一种本能。

“我没有必要去赞同,但是我尊重他的信仰和理念——这原本就是这个国家的立国之本,建国之父已经在他们的立法文本里充分体现了这种精神。他的权利,是受到宪法保护的。”

Doss无奈地轻笑一声。Hayes侃侃而谈的时候,让他无法抑制地回想起从前。

“把这个去告诉军事法庭的人吧,跟我说又没有用。”对于儿子的担心、对于面前人复杂的感情、对于再次相见的猝不及防在心头纠成一团,让Doss说话的语气有些冲。

Hayes并没有直接回答,脸上的浅笑越发明显,“当年你和我舅舅共同的上司,Musgrove队长,现在已经成为了将军,”他不紧不慢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在这个地址,可以找到他。你或许应该快点动身,毕竟,还有二十四个小时,就要开庭了。”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Doss越发不解,接受Hayes的施惠已经开始让他不舒服,心里的某个角落甚至觉得Hayes是故意的。

“我是来公干的意思。”Hayes走到厨房,熟门熟路地给自己倒了杯水,“这算政府征用,我会开清单给你补贴的。”

 

虽然心里已经被重重的疑惑和激烈的感情搅得翻江倒海,Doss不得不和Hayes达成的共识是,现在Desmond的事前才是最要紧的,现在还不是和Hayes对质的时候。

Doss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启程。

他甚至穿上了被他尘封已久的那件军装。

他急急忙忙下楼的时候,Hayes就坐在客厅的正中,端着水杯,兴味十足地打量他。

“我以前都没有亲眼看过你穿军装……下士军衔,两次授勋……不得不说,你这样的确非常吸引眼球……”

Doss只觉得此时的Hayes变得陌生,甚至可怕。他冷冷地评价道:“Richard,你变了。”然后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Doss恶劣的态度是对心中渴望的抑制和掩饰,对于他现在言行的负面评价只能更加突出Doss对过去的留恋。

Hayes胸有成竹地笑了笑。

对于这桩原本一纸文书就可以摆平的事情,他偏偏选择了最为复杂的解决方式。

他从前就知道Doss父子之间有芥蒂,或许让Doss参与其中,能让他为自己的孩子做一件事,也让他的孩子体会到来自父亲的爱,就是这件事最大的附加意义。

他和Doss之间的问题除外。

经McCarthy说出实情后,Hayes同样也有气。既然他给Doss寄了明信片,自然是希望和Doss见上一面,谁成想他一整天躲躲闪闪地做隐形人。而McCarthy那么明显的一面之词,他本人当时只有一墙之隔,Doss难道就这么甘心放弃,连敲门求证一下都想不到吗?

收敛起脱缰的思绪,Hayes走到了电话前,开始了对整件事的调度。

 

 

“……好的,长官,对那位穿着旧式军服的中年人放行是吗?”

“……他在法庭外被拦住了——哦,他挣开拦他的人,推门进去了。”

“……对,他退出来,案件还在审理。”

“结果出来了,无罪判决。”

Hayes满意地放下听筒。

 

 

虽然事情有惊无险的解决,Doss在回程的路上越想越不对,他总觉得这件事情有蓄意设计的痕迹。

回家推开门,毫不意外地发现Hayes还在,他用右手托着一只苹果,同一只手的拇指和食指捏住水果刀,以炫技一般的姿势在削苹果皮。

心头郁积的无名之火突然被点燃,“Hayes先生,我知道当年的事情是我罪有应得,不过你的这种炫耀和嘲笑是不是可以适可而止了?”

Hayes不是没料到Doss这种态度,他削完了整只苹果,他左手捏起呈条状未断的果皮,扔进垃圾桶,一边明知故问,“什么意思?”

“从你的毕业典礼开始……你就是故意想让我看到你最光鲜的一刻,故意让我看到你的新男友。那也就算了,我说了,我活该。但是为什么过了两年,你还要再来刺激我?”

“你看到的都是你自以为看到的东西——”

破天荒地,Doss竟打断了Hayes的话,“我‘自以为’?我看到你们抱在一起,我看到他亲你。不仅如此,他跟我说——”

“他跟你说?”预料到整件事情的进程并不等于在身处其中时能保持冷静,Hayes的情绪竟然也被搅动起来,“别告诉我你没听出来,他当时多么偏执多么绝望,这你也能相信吗?”

“呵,我为什么不相信?‘Sean’这个名字,我都听你提过不下十次八次了,学校里和你一起恶作剧的是他,带你喝了第一口酒的是他……而且,他竟然知道那些……”Doss说到这里时顿住了,他心里坐实这一切的最根本原因,其实是他和Hayes之间如此私密的事情都被那个人所知。

“这和你以为的不一样。我加入了一个秘密社团,再具体的情况我也不能说了,我只能说,每个新人入会的时候都被要求分享自己心底最隐秘的秘密。而我是想不出来……埋在我心里的秘密,哪个比这个更珍贵、更令人难忘……”Hayes的声音渐轻,其中的暗示意味也不能再明了。

“不……Richard,你不能……你不能在这么久以后,突然,突然……”在狂喜席卷了Doss的同时,熟悉而痛苦的念头也同样浮现出来,横亘在两人之间那个理由,仍然存在,“其实,我倒希望你放弃……不要让我拖累你……”

“够了,Tom。前一秒还沉浸在自己的误会里生闷气,后一秒又开始用那套陈腐的理由推开我,我简直没见过比这个更可笑的自相矛盾。如果你觉得十八岁的我做出的选择是没有效力的,那么现在,二十六岁的我再选一次,我想要的东西没有变,我愿意赌上我的前途、我的一切。我告诉你,这些年我没有和任何人在一起,因为我不想勉强自己。我会这样下去,从十八岁,到二十八岁,到三十八岁……”Hayes说完,缓缓后退,“我接这个任务,虽然有刻意,但更多是巧合。天意给我们这个机会,而你却无动于衷……”

Hayes眯起眼,放下他的最后一根稻草,然后便被一股力道压在了墙上。

 

他们疯狂地接吻,纠缠中碰歪了桌椅,倒进了沙发。

Doss翻身把Hayes制住,Hayes引导着他褪下自己穿得一丝不苟的西装。

事隔多年,一度已经断绝了希望,却最终走到这一步,这样的认知让两个人都禁不住颤栗起来。

Doss如同虔诚的朝圣者,用唇舌着膜拜身下人的每一寸肌肤。

Hayes的那副冷静淡漠的面具也早已不再,他用自己的呻吟喘息,向Doss坦白着自己最真实的渴望,最真实的欢愉。

直到他们面临最后一步的时候,Doss俯在Hayes身上,有些尴尬地轻笑出声,“我这还真的没有‘那个’……”然后他有点侥幸地挑眉看着Hayes。

Hayes轻笑一声,“我通常只做最坏准备,不做最好准备。”

于是,Doss家里所有搭点边的膏状物都遭了殃。

牙膏被挤出了大半管,浴液翻倒在地,肥皂浸在了水里,剃须膏被打开盖子扔在一边……

甚至唯有一片狼藉,才能衬得上他们这场失而复得的狂欢。

客厅、浴室、厨房……等到他们想起应该回到床上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Hayes的眸子早已失焦,只知道无力地攀附着Doss的身体。

实在受不住的时候,他会让Doss轻些慢些,却从来没有说过推拒的话。

 

Hayes浑身酸软地蜷在床上,刚恢复一些体力,就玩味地看着Doss说:“不得不承认,我有点意料之外,没想到你这么‘厉害’……”

“Richard,那是因为在我的心里、梦里、本能里,无时无刻不希望能占有你。”Doss这句话说得极其自然流畅,让Hayes都不禁面红耳赤。

而Doss联想到Hayes之前说他这些年从来都没有和别人在一起,所以这是他的第一次……

Doss心中触动,碍于Hayes已经透支了太多体力,只是给他裹上了被子,紧紧地抱进怀里。

Hayes的眼睛眨动,似乎并没有要睡的意思。

Doss已经有了猜测,毕竟Hayes这次来的理由是公事。

“你明天一早就要走吗?”

Hayes轻轻点头。

“你现在还住在以前那边吗?或者在华盛顿?”

“不是,我……”Hayes说出实情的时候有些犹豫,但知道自己不想瞒也不可能瞒,“我最近在欧洲,这一次只是偶然回来。”

“‘欧洲’?!”果然,Doss吃惊而担忧地瞪大了眼睛,“我以为你是FBI?”

“只是临时任务。我的确吃的是政府的粮,但是工作性质和内容……”Hayes有些抱歉的打住了,保密起见,他只能说到这里。

Doss表示理解地点点头,手上搂得更紧,“我只要你平安就好,只要你平安。”

“说实话,危险程度比起前线还是小巫见大巫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Hayes仰头,和Doss交换了一个亲吻。

 

他们后半夜都没有睡,相拥着说了很多这些年的事情,直到天边现出微光。

Hayes按照时间表收拾停当,他们在门口吻别。

但他还没走出两步,就被Doss叫住。

“再等一会。”Doss说完,转身跑上了楼。

两分钟后,Doss从楼上下来,手里捏着一个布包。

Doss把布包打开,想说得随意一些,却难掩忐忑,“这个……是我祖母留下的戒指,我只是突然想到,你或许愿意……”

那只是一枚不起眼的银戒指,Hayes却惊喜地睁大了眼,笑着伸出手,让Doss给他戴上。

女式的戒指正好戴进Hayes的小指,Hayes端详了一下,玩笑道:“这真是最聪明的掩人耳目,‘独身主义者Hayes’。”

Doss陪着他发笑,牵起他的左手,从小指开始,一根根细致地吻过。

他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深深地叹口气,“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对于Hal和Desmond……我已经有了最坏的心理准备,现在连你也……”

“Tom,”Hayes叫了他的名字,捧起他的脸颊,“我的确不能跟你瞎保证什么盲目乐观的话,但是我可以跟你保证的是,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跟你一起面对。至少为了实现这个承诺,我会尽一切努力保证自己的安全。”

Doss抱紧了Hayes,在告别前,和他最后一次唇舌相缠。

“那你一定要安安全全地回来。一定。”



TBC


小伙伴们情人节快乐吖~(私以为这一章内容还是挺配得上这日子的233

评论(41)
热度(43)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