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衍生】Elapse·流光(Tom Doss/Richard Hayes)(15)

“嗨,晚上好,Tom。”

“Richard?!”电话那头惊喜的声音让Hayes忍不住笑了,“等等……我这现在是晚上八点,你那里应该是……虽然我不知道你在哪,你那现在起码是夜里一点,可能是两点……”Doss的关注点让Hayes始料未及,而他的话语里不能再明显的关心让Hayes的笑意越发明显,“你还在忙吗?”

“没,刚结束,就想跟你说说话。”Hayes往桌上一趴,直接枕在了他刚看完的文件上,温柔的声音里甚至带了几分撒娇。

其他那些上司下属同僚之类,如果看见精明强干的Richard Hayes流露出这种神态,可能第一反应是自己误服了什么致幻剂。

“Richard,你注意不要太辛苦了……还有,你这边还安全吗,我在报纸上看见……唉,你知道现在报纸上铺天盖地都是什么样的消息吗?我有时候索性想想别看了,但是……”

Hayes知道,Doss心里现在可是同时牵挂着三个人的安危。

“Tom,放心,至少我这里很好,不用为我担心。”Hayes是不能明示透露自己的所在的,但他在答这句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故意夹杂了点英式口音。

德军对英国本土的轰炸已经结束,有着英吉利海峡的阻隔,不列颠岛或许现在是整个欧洲区划内最安全的地方。

Doss自己当年参战的时候,曾经和英国人打过交道,必然能识别出来。

果然,Doss默契地在电话那头轻笑一声。

Hayes的目光突然停留在Doss为他戴上的那枚戒指上,想起了之前和Doss匆匆别过,忘记和他说的一件事。

“Tom……我上次没来得及告诉你……你在我十八岁的时候送我的那支钢笔,在我大学里被别人弄丢了……”

“Richard……”Hayes失意的语气听得Doss既心疼又感动,“你去上大学的时候竟然还带着,我简直没办法形容我是多么高兴……没事的,你想要的话,我买个五十支、一百支送你,你想要的任何东西,只要我做得到——哪怕做不到的,我也会努力……”

Hayes抓紧了听筒,感受着满心涌动的喜悦,就好像Doss现在真的在他身边,在他耳旁温柔絮语。

最后还是Doss先提出,“你那里已经太晚了,早些休息吧。”

Hayes扬起嘴角,轻声要求道,“吻我。”

“好的……我爱你,Richard。”

在停顿的间隙,Hayes也同样将唇轻轻地印在话筒上。

Hayes扬着嘴角挂了电话,揣测着英国人要是知道他们的公物被用成了这样会不会犯心脏病。

 

 

1945年5月,德国投降。

穿过柏林城的断壁残垣,Philip Allen颇有感触地对走在他侧后方的Hayes说:“人们都说战争结束了,真的是这样么?不……苏联人已经蠢蠢欲动,这是新一轮战争的开始。”

Allen这句话说得感慨万千,暗示意味十足。但他没有想到,此刻在他身旁不动声色点头的Hayes,在短短几个月后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1945年10月1日,战略情报局正式解散,其情报部门并入政府的战略情报部。

10月2日,Hayes上班的唯一目的,就是提交辞呈。

然后,曾经在战时独当一面的海外情报局二把手就这样轻描淡写地走出了所有人的视线,仿佛凭空消失。

 

 

距离Doss上一次见Hayes,已经过去了三年。

Doss早早地等在前院,在Hayes停车后,他就迫不及待地帮Hayes拉开车门,像当年一样,把Hayes抱进了屋。

他们紧紧地相拥,第一时间吻上彼此,连多余的一秒钟都不愿浪费。

唇舌绞缠着跌进了沙发,他们却也并没有急切地进行下一步,而是就互相依偎着,感受对方久违的真实温度。

Hal和Desmond都已经从战场上平安归来,成家自立,而Desmond更是凭着徒手救下数十人的壮举,成为了战争英雄。

经历了那么多磨难和波折,终于在此刻,一切都臻于完美。

Hayes其实在九月份就回国了,但由于工作的原因,一直都没能抽出时间来见Doss。

而在他们通的最后一个电话中,Hayes潇洒地宣布自己辞职了。

“Richard,虽然你不能说你之前做的是什么,但是我可以猜到,你一定是个很重要的人。你现在……真的不会觉得可惜或者不甘心?”

Hayes笑着摇摇头,在Doss的怀里窝得更深,“那种生活……让我感到困惑。没错,我之前的确身居高位,所做的也都是‘伟大’、‘了不起’的事情。但是代价是什么?你没有可以相信的人,你怀疑一切,朋友下一刻可能就会背叛……Tom,我手上也是有人命的,敌人,还有自己人……到了必要的时候,这一行的行规里对同类相食同样生冷不忌。”

Doss心疼地把他搂得更紧,Hayes微微抬头,和Doss对视,说得更加认真:“以前的我可以不在意,我知道有更伟大的利益值得为之牺牲,而且现在我是还相信这一点,可那是只有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我可以把一切当作游戏和赌博,我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安危……但现在有你在我身边,而且,你想想,过去的十一年,我们都因为各种原因浪费了、错过了,可现在回头看看却像短短的一瞬间一样……人一辈子能有几个十一年呢?Tom,我已经尽了我的义务,也找到了足够的刺激,我刚刚参与了人类历史迄今为止波及最广的战争……而现在,我只是想好好地和你在一起。”

面对Hayes的剖白,Doss几近失语,只有用一个个亲吻来表达自己的安慰和喜悦。

 

 

Hayes借前一份职业的便利,给自己弄出了一份中规中矩又十分可信的档案,在林奇堡市政府的经济发展办公室谋了个文员的职位。

比起他之前的工作,这份所谓的“职业”简直就和休假无异,工作内容非常简单,多数情况下迟到早退随意,甚至可以自说自话地做四休一。

这就给了他和Doss足够多的时间相处。他和Doss一起去商店买食材,各自使出浑身解数烹饪最好吃的菜肴喂给对方,最终往往是Hayes拿出多年不练、手艺生疏的理由向Doss认输;他们轮流推着割草机给花园除草,在巨大的噪音下扯着嗓子说话,仍然由于听不清而鸡同鸭讲,然后一起大笑出声;他们也去了Doss的老友安息的公墓,趁四下无人,Doss牵起Hayes的手,欣慰而骄傲地宣布道,他们终于在一起了;他们还会一起钻研报纸上的填字游戏,见多识广的Hayes一直都是主力,他从身后弯腰抱着Doss的脖子,嘴唇擦过Doss的耳廓,指挥Doss填写,时间长了往往都会擦枪走火,也没有人会在乎今天的字谜有没有做完。

更重要的是,他们在这段时间里,近乎疯狂地索求着对方,像是要把之前错失的岁月尽数补回来一般。

在这间房子里,已经找不出任何一处,是没有见证他们最亲密的温存的。

 

然而,这样的生活过了一个多月,Hayes就开始觉得少了些什么。

其实他从心底里知道,自己是闲不住的人。

Hayes从某一天开始,突然对室内装潢起了兴趣,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又一圈,指点着某件家具应该移个位置、某两样东西好像不太搭、某个角落应该放一点装饰品之类的,而Doss也就跟在他身后连连称是,Hayes要是对某样东西发表了意见,他第一时间就会处理。

花了三天时间把室内弄得别有洞天,Hayes的目光又转向了室外。他亲自上阵,又花了四天,把整栋房子的外墙全都粉刷了一遍。

后来,Hayes又有了和Doss比划两招的习惯,Hayes受过系统训练,而Doss则是有实际经验,两个人也的确能缠斗一阵。不过这样的过招到最后往往都失了正经,以Doss把Hayes圈进怀里,或者Hayes搂住Doss的脖颈而告终。

 

 

时间渐渐地往冬天走,Hayes原本是有些畏寒的,这几天也就越发喜欢躲在被子里,由Doss紧紧抱着。

一天晚上,Doss吻了吻Hayes的额头,问道:“你是不是觉得现在的生活有点无聊?”

Hayes的第一反应是否认,但这显然是不诚实的。而且Doss既然这样问,说明他已经察觉了。

“我得承认,我之前高估了自己的适应能力。但是这是我亲自做出的选择,理由也很充分。而且,我前几天一直无理取闹,你都陪着我……”

“这是我的荣幸,Richard。你把你的未来交给了我,那我就会尽全力,让你的每一天都能过得开心……”

 

第二天早上,Hayes在半梦半醒之间,下意识地往Doss的方向蹭,却发现身边空无一人。

Hayes满是疑问地下了楼,透过客厅的窗户,发现昨夜突降了一场大雪,现在窗外是白皑皑的一片,而Doss竟然正站在前院里堆雪人。

Hayes反应过来之前,Doss就兴冲冲地进了门,二话不说地给他套上雪靴、披上大衣,拉着他出了门。

“Richard,你看,”Doss满是炫耀地让Hayes看他刚刚堆起的两个雪人,“像不像我们两个?这个是你,那个是我。”

Hayes心里想说的实话是他实在没觉得这两个雪坨跟他们本人有哪里相似了……如果实在要说,那就是Doss指着代表他的那个雪人,比代表Doss的那个雪人少许高上一点。

不,这并不是唯一的区别。

Hayes反应了几秒,才发现Doss说像他的那个雪人看起来最奇怪的地方在哪——Doss用两根树枝,给那个雪人嵌了两条大粗眉。

“我的眉毛……有这么粗么?”

Hayes哭笑不得,Doss还在一旁强调道:“你看,这里是不是特别像?”

然后,还在洋洋得意的Doss就被Hayes用一个雪球正中面门。

“Richard Hayes!”Doss有仇必报,也捏起一个雪球,朝Hayes逃跑的方向砸去。

因为两人都手法精准,也没有认真地躲避,他们都挨了对方不少下攻击,在他们不约而同大笑着停手的时候,头发上都已经沾满了雪。

他们靠近了对方,打量着对方如同头发已经花白一般的样貌。

“我们就这样,一起变老,多好。”Hayes说出了此时他们心中共同的想法。

世间最为朴实而动人的告白,非相携白首莫属。

 

 

TBC

 

在这里勘个误。。前面第12章提及的海局的毕业年份应该是39年,因为数死早误写为40年(五年大学亏得我算得出来的orz所以第13章里,《特务风云》原片里40年在鹿岛的聚会发生在海局毕业一年后

评论(38)
热度(40)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