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衍生】Elapse·流光(Tom Doss/Richard Hayes)(17)

1947年10月的华盛顿,一对夫妻将车停在了一家配件店门前。

这家店开了一年有余,老板自己还会修车子,价钱公道,技术也过硬,在远近已经有了些名气。除了这位老板经常下午很早就打烊回家之外,简直是业界良心。

听到夫妻俩描述的问题,老板思忖片刻,就钻入车底,一边检查,还和他们闲聊起来。

话题不知怎么就引到了烹饪上,老板用带着点南部口音的英语侃侃而谈,“……其实罐头咸牛肉是好东西,还可以用来做派,加点胡萝卜和西芹……听起来是不是有点英式?没错的确是英国人的菜谱,但也没那么糟糕……不过毕竟不新鲜,我最近开始尝试鸡肉派,加青豆、胡萝卜和土豆,味道不错,而且营养方便……”

他说完后,也正好鼓捣完毕,告诉那两夫妻:“我跟你们说,你们听到的怪声,是变速箱的问题。油泵漏油了,因为供油不足,所以那些零件的润滑就不够,磨损已经很严重了。我的建议是直接把变速箱整个换掉,当然可能有些人会觉得这个还不算严重,只换油泵就可以。你们可以自己决定。”

Tom Doss解释完毕,掸掸工装裤上的灰,把脏兮兮的工作服脱了下来,露出里面的旧衬衫,在高高捋起的袖子下,手臂的肌肉清晰可见。

两夫妻对视了一眼,女主人拿了主意:“以您的意见为准吧。”然后还别有深意地对她的丈夫说:“你看,像人家这样才能叫做男人。”

在场的两位男士都有些尴尬地笑了两声,Doss对两人提道:“这可能要个半天。你们急用的话我傍晚之前应该能弄好,现在你们大概可以去散散步逛个街什么的。”

暂别了两夫妻后,Doss钻到车底开始大修。

于是,破天荒提早下班的Richard Hayes本想绕到Doss的店里去找他,第一眼打量却发现空无一人。

Hayes进店逛了一圈,满心的疑惑里又渐渐带了一丝紧张。

这时候又进来一个人,张望了一下,也问道:“老板呢?”

Hayes耸耸肩以示不知道,开始观察周围的情况,自言自语地排除道:“周围并没有什么打斗的迹象……”

然后Hayes到Doss的柜台前查看,“账本摊开,笔套没有套回去,说明是匆匆离开的……没有其他可疑的东西……”

另外一个人已经看懵了,任由Hayes继续推理,“目前从门口的鞋印来看至少能辨别出五个不同的人,两女三男,都是正常的步幅,没有拖拽的痕迹……”

然后Hayes大步走到后门查看,“锁是完好的,还有一点生锈,应该没有人用过后门……所以只有可能是从大门出去的,但是他的车还停在门口……”

旁边那人听得一愣一愣的,觉得身边这个人来历不凡。然而……

想找人正常的做法不是应该先喊一声吗?

Hayes好像也反应过来了,他走到门口,喊了一声“Tom”,也没有回应。

于是,他继续研究起门口的蛛丝马迹。之前那个路人也认定了Doss不在,自顾自走了。

Hayes虽然比较肯定没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但还是有些挫败地靠在门边,实在想不出Doss去哪了,却在无意中一转头,看Doss正从车底钻出来。

Richard Hayes,新成立的中央情报局伟大的行政助理局长,居然自娱自乐地当了一回睁眼瞎,还白白在脑内推理演绎了一大堆。

Hayes心里懊恼,表面上却还维持着一脸愉悦的笑容。

“Richard,”Doss擦了擦满是机油的手,坏笑了一下,“我听到你叫我了,但是我想让你再找一会……”

Hayes佯装生气走进了室内,Doss也随后跟了进去。

Doss本想去抱Hayes,但看了看自己一身脏痕,有点犹豫。

Hayes却根本没有在意那一身昂贵的西装,主动抱紧了Doss。

正在Doss自我感觉最好,想要吻上Hayes的时候,对方却眯着眼退开。

“你今晚在卧室,也别想找到我了……”

“嗯,我们好久没用过沙发了,可以接受。”

Hayes不禁反思Doss这两年跟自己在一起真的是学坏了,红着脸捶了一下Doss的肩膀,坦然承认自己这一回是败给Doss了。

 

 

“Hayes先生,结果出来了,苏联人送来的那根断指的确是那位倒霉的卧底先生的,”黑发的女职员一身干练的套装,把报告双手呈在Hayes桌上,用语却不大严肃,“其实他挺幸运的,手指被切断的时候已经一命呜呼了。”

Hayes淡淡地点点头,示意知道。

中情局以设立一家咖啡公司为掩护,派遣特工假充农学专家的身份,在印度与苏方势力展开较量,没想到不出两个月,那位特工的手指就被装在咖啡罐里,寄给了Edward Wilson。

女职员却没有就此打住的意思,维持着递报告的姿势,弯下腰,双手撑到了Hayes的办公桌上,压低了声音,“这家‘麦因’公司,之前不是正打算安排Allen局长进董事会么?”

Hayes心里微微警醒,她竟然明确点出了自己萦绕在心头的疑云,表面上却只是冷峻而警告地看了她一眼,“在这个地方,Clement小姐,乱说话可能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的。”

她只是扬扬眉,退到了门口,自信地回应道:“确切地说,在这个地方,看不透真相的人,和不知道正确的话应该对什么人说的人,才会死得最快。”

Sean McCarthy推门进来的时候,正好听到这句话,兴趣盎然地挑起了嘴角。

名为Clement的女子说完,向素未谋面的McCarthy点头致意,“午安,长官。”然后出去带上了门。

McCarthy盯着关上的门好几秒,忍不住吹了声口哨,“我一直说,聪明才是最极致的性感。”

心知McCarthy是来谈公事的,Hayes只是静静地等着对方切入正题,没想到McCarthy仍然没有进入工作状态,“刚刚那姑娘叫什么?”

Hayes默默叹了口气,知道McCarthy是那种不满足好奇心就不会说正事的人,“Lilian Clement,哥伦比亚大学毕业,三个月前进入情报组,中情局正式建立以后分配到我手下工作——我告诉你这么多,已经足够你把人家祖上哪一代移民新大陆都给扒出来了,不是吗?”

“话说她怎么知道我是‘长官’的?她以前见过我?对我一见钟情?”

Hayes翻翻眼睛打断了他过于活跃的思维,“她是能进出这个办公室级别最低的雇员,所以任何在这里出现的人都是她的长官。”

McCarthy倒是并不失望,“所以我刚刚说,聪明才是最极致的性感。”

Hayes开始有点不耐烦,伸出手,言简意赅,“资料,McCarthy部长。”

McCarthy长叹一口气,交出了手中的文件夹,“遵命……这是对第三次抓捕行动失败的详细过程和分析……”他看Hayes一本正经地翻看资料,脸上又浮现了坏笑,“话说,Tom Doss,‘勇猛’吗?”

Hayes抬头,也不气恼,反而回味无穷地微笑着,“你绝对想象不到的……就像攻城拔寨的斯巴达勇士,孔武有力、不眠不休……”

McCarthy自然是皮厚的,他不敢置信地盯着Hayes,“我才不信。如果是这样,你现在根本不可能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里。”

Hayes仍然保持着笑容,眼神却越发锋利起来。

心知自己有些过分,McCarthy心虚地摊摊手,“谁让你们一夜之间就把我们的海外情报网全拿去了,总得让我排遣一下悲愤之情吧?”

“我们真应该把你们的境内执法权一起拿走——不,直接把你们吞并得了,”Hayes意有所指地看着资料,“两个月三次行动,搞不定一个亡命天涯的苏联人?”

“笨是一种绝症,没救的,”McCarthy理亏地叹口气,“我甚至都指明了这是CIA的Hayes局长‘特别关注’的,结果他们出任务的时候倒没见得上心,反而失败以后有那么两个哥们眼眶都红了,就差给一家老小写遗书了——你想想你当年在FBI混了一年,留下了多可怕的名声。”

“或许你们招人时候的智力测试应该改革一下了,我当年用了四分之一的时间答完,为了照顾其他人的感情又趴着睡了一觉,在时间走了一半的时候才交的卷。”Hayes的关注点重新又集中到文件上,说得毫不留情。

“你们又好得了多少?”McCarthy终究有些不服气,“我可是听说那个手指的故事了,戴着学校的班级戒指去卧底?他是多想不开要找死啊?”

Hayes突然又抬了头,目光灼灼,McCarthy本以为他要生气了,没想到Hayes轻声说起话来,态度严肃:“人笨不可怕,人聪明了还坏,才可怕。我刚刚告诉你Lilian Clement的信息,我也需要你礼尚往来,帮我查一个人。”

McCarthy明白事关重大,但在Hayes用手指蘸着杯子里的水,在桌上写下了Philip Allen的名字的时候,McCarthy还是惊异地瞪大了眼睛。

但两人相熟多年,McCarthy深知Hayes不会胡来,郑重地点了点头,以示自己会加以注意。

 

 

十一月底的一天,Hayes在晚上八点多回到家。

一般Doss都会在门口迎他,厨房里也会传来各种食物的香气。

然而这一天晚上,屋里格外安静,只有餐厅里亮着一盏孤灯。

Hayes本能地觉得有异,在公文包中摸出枪,在看到餐厅里的一幕的时候,顿时震惊了。

一把椅子上瘫着一个不省人事的人,额头肿了个大包,鼻梁有血,露在外面的皮肤也多处挫伤,被拧成一条的桌布牢牢绑着,而Doss右手抄着个平底锅,架势一看就是在看守这个人。

而让Hayes揪心的是,Doss的左臂上有一个不浅的刀口,已经被他自己用袖子扎住进行了简单处理。

“怎么回事?”

“这个人有问题,借口说是送包裹,没想到我一开门,他手上就拿了针一样的东西来对付我,跟他打了好大的一架,我把他制服了。我不知道你的工作电话,而且如果这个人有备而来潜入你的房子,背景一定不简单,我也不敢贸然报警。所以我就把他绑在这里,他一有恢复意识的迹象我就再把他敲晕,省得再弄出事来。”

Hayes小心翼翼地碰了碰Doss受伤的胳膊,心里交杂着心疼、骄傲和后怕,之后才想起来查看椅子上被绑着的这个人。

让他惊讶的是,撇去这个人满脸的伤,这正是他在资料照片上看得不能再熟的那张脸,在FBI手里漏网数次那个的苏联间谍。

Hayes退进客厅,没有让Doss和那个人脱离视线,直接打电话给McCarthy的办公室。

得到的回答是对方已经下班,Hayes也并不意外,把电话打到了McCarthy家里。

结果对方还是一副不耐烦的不正经态度,“哎呀Richard,怎么这么不是时候,我现在正和Lily——”

事情关系到Doss,Hayes在那一瞬间暴怒,直接爆了粗口,“Sean McCarthy,我对你怎么勾搭我的下属不感兴趣!你现在,马上,带着你手下的饭桶死过来!你们抓不到的俄国佬,今天直接摸进了我家!”

Hayes的怒火收到了效果,十五分钟内,McCarthy就带着人手赶到。

McCarthy甚至带来了医疗人员,给Doss处理伤口。

在Hayes问起前,McCarthy就解释:“能让你激动成那样的,必然是他出什么事了。”

 

FBI的人全部离开以后,Hayes第一时间到Doss身边去查看他已经被包扎好的左臂,神色仍然有点凝重。

Doss知道,Hayes多少有些自责,觉得那是他自己带来的危险;Doss也知道,Hayes从来不会在别人面前那么愤怒激动,只有自己受伤才会引动Hayes那么剧烈的情绪波动。

“你当初给我机会了,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而且你看我多厉害,听你刚刚的话,那可是FBI都抓不到的人。”Doss说完,用右手将Hayes揽进怀里,吻了吻他的鼻尖。

Hayes心里有些酸涩,到了这个时候,竟然Doss还反过来安慰自己。

“不过呢……我的胳膊疼死了……”Doss话锋一转,过度夸张的呻吟一听就有假装的成分,“大概,只有Richard吻我才能好。”

Hayes笑了一声,将自己的嘴唇与Doss的相贴,接吻中口齿不清地说,“我在此……给Tom Doss先生颁发奖品……以表彰Doss先生的英勇事迹……”

Doss还没来得及问,Hayes就把他推在了沙发上,跨在他身体两侧,满脸蛊惑的笑意,不紧不慢地松开了自己的领带……

他的喘息,他的呻吟,他满面的潮红,他难耐的颤抖……都只属于Doss一个人。

那的确是Doss此生得到的最好的“奖品”。

 

TBC


林肯纪念堂前的广场,私照

据说中情局创始之初的总部在林肯纪念堂附近,61年搬到华盛顿和弗吉尼亚交界处的兰利

个人从资料里的理解,CIA专门负责境外情报,在美帝境内是没有执法权的,而FBI有,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境内抓人一定要FBI出动的原因

评论(33)
热度(42)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