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衍生】Elapse·流光(Tom Doss/Richard Hayes)(20)

开学第一天还是咸鱼翻下身。。

--------------------------

 

1950年7月,美国参与朝鲜战争。CIA自战争伊始,就着手在北朝鲜安插人员,司职渗透、游击和救援等,然而行动并不顺利。

随着苏联和中国的参与,形式越发不容乐观。Hayes已经连续三天没回过家。

凌晨两点,趴在桌上补眠的Hayes被一阵胃痛惊醒。他本来睡得就不太踏实,纷乱的思绪和棘手的事务即使在睡梦中也不依不饶地在脑海中重放。他更记不得上一餐是什么时候吃的,加上腹部令人窒息的绞痛,他心里忍不住涌起了些许烦躁和委屈。

几乎是下意识地拿起电话,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就拨了出去。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起,都没有给Hayes反悔的机会。

“Richard?”Doss的声音听上去非常清醒,还带着欣慰,一时就让Hayes有些内疚,“你还好吗?什么时候能忙完回来?”

“Tom,我胃疼……”Hayes根本不想让Doss担心,但是这句话非常自然地冲口而出。

“Richard,你必须回家休息。我马上来接你。”

“不用——”

“我不是在和你商量。我现在就过来,你不出来我就在门口等你。”Doss的声音仍然关切,同时也带上了火气。

Hayes挂掉电话,无奈而甜蜜地笑了起来。

 

Hayes刚坐上车,Doss也不说其他,只是拿一条毯子往他肚子上一盖,递给他一杯热水。

Hayes原本是预备好Doss的提问以及他自己的解释的,没想到Doss只是将唇凑上来,在他眼睛闭合的时候吻了他的眼睑,说了一句“先休息一下”。

Hayes心里反倒翻搅起来,“Tom,我……”

“好了,我都懂,”Doss发动了汽车,柔声劝道,“我知道你忙、压力很大,但是以后不许再这么透支自己了,就当是为了我,好吗?”

Hayes心知自己理亏,轻轻点头以示允诺,然后转移了话题,“我不在的这几天,你没有偷喝酒吧?”

自从上次Doss扭伤腰,来了一番自己已经老了的伤怀之后,他们两个人就决定,与其悲观而被动地感慨,不如积极地改变一些东西,比如各自改掉那些不健康的习惯。

Doss早已不再酗酒,但因为早年的不加节制,Hayes给他下的命令是完全戒掉。

而Doss同样给Hayes提出的要求就是戒烟,自从他观察到Hayes的一个坏毛病是在压力大或者需要思考的时候喜欢抽烟之后,虽然他也的确被Hayes抽烟时的气质惊艳过,但身体终究还是头等大事。

“当然没有,你记得你上个月自己喝掉最后一瓶红酒以后我们就没有再买过吗?倒是你,这几天是不是又抽烟了?”

“没,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别提抽烟了。”Hayes有气无力地答完,觉得有些心虚,于是打开Doss带给他的水杯,掩饰般地喝了一大口。

Doss也没有多说什么,“回家我给你煮燕麦粥。油腻不消化的东西暂时少吃。”

如果不是Doss正在开车,Hayes此刻很想直接靠在Doss身上,给他一个吻。

 

Hayes对自己怎么回到家里,又是怎么被Doss扶上床的这个过程几乎没有印象。

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了一阵,就感到Doss轻轻地把他推醒。

Doss竟还以道歉开场,“抱歉Richard,但你得先吃点东西。”

Hayes的手指搭上了Doss端碗的手,“我该说谢谢才是。”然后打算自己把碗和勺拿过来。

结果Doss笑着摇摇头,“你躺好就行。”

Hayes立刻会意,坐起一点,心满意足地接受着Doss的喂食服务。

Doss看Hayes此时眼睛都不大睁得开,半梦半醒地咀嚼着,既感到心疼,也觉得可爱,忍不住俯下身去吻了他的额头和脸颊。

Hayes把一碗粥吃完后,Doss匆匆把空碗放到楼下,又立刻赶回楼上,甚至都不想离开Hayes再多一秒。

Doss上床抱紧了Hayes,他知道很多事情无法改变,很多话也不必说,只有用这个拥抱来表达内心的感情。

Hayes蜷在他怀里,虽然已经是随时可能沉入睡眠的状态,却并没有好好闭上眼睛。

“怎么了?还在想工作的事情?”

“嗯……这是一方面,还有就是,我想醒着多体验一会被你抱着的感觉……”

Doss的心狠狠一抽,“你啊……你现在说什么也得先睡觉,等到醒了再想其他,还有……”他翻身压上Hayes的身体,“我不能只是抱着你,我得做点什么保证你能好好睡觉……”

 

 

1952年秋天,Hayes终于接受了Doss的建议,称病南下林奇堡度假。

Hayes原本坚持特殊时期工作优先,然而Philip Allen的态度让他彻底恼火。

CIA在北朝鲜的渗透行动声势浩大,派出千余人,却毫无收效,甚至被若干个双面间谍耍得团团转。偌大的首尔分部,百余名特工,竟然连一个通晓韩语的人都没有,简直是笑话。

首尔分部的继任负责人向华盛顿回报,首尔分部根本“毫无希望”,可CIA竟亲自派遣一位官员前去,强调分部必须维持,以免“丢脸”。

而且Philip Allen继续了首尔分部前负责人的论调,大力赞扬CIA在朝鲜半岛的“行动得力”。对于他这种虚张声势的行为,Hayes自然是有气的——正局长先生对外不遗余力地粉饰太平,而烂摊子都甩给他这个副手收拾。

Hayes曾经和他的学弟、目前担任反间谍部负责人的Edward Wilson简单交流过这件事,而后者竟对Allen的做法持肯定态度,“宣传同样是一种有力武器,可以扰乱敌人的眼睛。”

Hayes冷冷一笑,“可是现在,我们扰乱的是谁的眼睛?我知道你当年在英国的第一桩杰作就是通过电台散播希特勒有梅毒的假消息,但是我们现在做的是什么?是不是更像一个有梅毒的人不遗余力地昭告全世界说他身体健康呢?”

 

他们当年搬走之前,Hayes精明地把Doss的老房子租了出去,直到今天他们仍然依此享受着一笔稳定收益。

通过协商,租客同意暂时搬走半个月,于是他们又住回了当年的房子里。

这栋房子承载着独属于他们的、鲜明而意义非凡的回忆,他们又像当年一样,在每一个角落拥抱接吻;他们去拜访Doss已故的朋友,在墓前讲述他们的故事,报告他们一切都好。

Doss的小儿子Desmond一家也拜访了他们。Desmond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六岁的儿子,小名叫Tommy。

Hayes看着小Tommy的样子,笑着说这孩子的轮廓像Doss。

大人们对Tommy介绍Hayes的时候,只说他是爷爷的朋友,Hayes轻松地说这种说法也并没有什么错。

但他们在交谈的时候,无意中提及了Hayes在CIA工作。

原本撇开工作内容,Hayes在CIA工作这件事本身并不是什么机密,但近两年由于CIA过度夸张的自吹自擂,Tommy已经产生了CIA是个很厉害的机构的认知,甚至在饭桌上一板一眼地举手说他将来要替CIA工作。

Hayes的眼中一瞬有复杂的情绪闪过,他表面上笑得和蔼,问道:“你为什么喜欢CIA?”

“因为CIA可以保护大家!CIA在外国对付坏人,这样坏人就不会伤害我们。而且CIA会用智慧解决问题,而不是去用暴力,爸爸妈妈说杀人是最坏最坏的行为。”

Hayes暗暗好笑,这的确像是Desmond夫妇会教育出来的孩子,也的确反映了CIA的宣传给一般公众造成的印象。

“那么,Tommy,我问你一个问题,”Hayes微微正色,而Tommy一脸期待地望着他,“你能不能保守一个秘密,而这个秘密或许很可怕,你不能把他告诉任何人,你最亲近的人也不可以。”

Tommy被这句话暂时震住了,对他而言过于复杂的语句让他需要更多时间来理解,而当他隐隐约约理解以后,开始发现这个问题设定的情形相当可怕。

Hayes仍然笑得一派云淡风轻,又多少透着些不祥,“你或许需要考虑一下这一点。”

 

吃完饭后,Hayes就躲到了楼上,Doss发现他的异常,就跟上去找他。

感觉到Doss走近,Hayes抢先发了话,“Tom,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吓他,但是……”

“嘘,Richard,不用多说,我懂,”Doss从身后抱住他,“你是在为Tommy好,Desmond也能理解的。”

Hayes还是觉得自己有必要进一步表明立场,“我至今一直坚信我做的事情是正确的,但是这里面的牺牲实在太大了……我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把CIA发展壮大,但绝不是身边亲近的人……这就是私心,没什么可否认。”

“但是我喜欢你的‘私心’……”Doss吻了吻Hayes的耳垂,见他渐渐平静,却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忍不住问他,“报纸上提的你们在朝鲜半岛的行动,并没有你们对外说的那么顺利,对吗?不然之前的停战谈判为什么没有成功?为什么只见战役变得更多更激烈?Richard,我懂的不多,但我曾经是个军人,对于战争的事,多少还剩一点直觉。”

Hayes给说得浑身一僵。他完全没有透露给Doss半点,可是Doss仍然靠他自己准确地得出了结论。

而这又正是他不能和Doss讨论的话题,也不能向Doss确认他的猜测。

Doss看穿了他的为难,柔声安抚,“是我不该提的。你不用回答。你只用告诉我,你现在心里有没有好受一点……或者我能做什么让你的心里更好受?”

Hayes在他怀里转过身来,“你知道的。”

Doss会意地吻上他,舌头灵活地滑进Hayes的齿间。

在接吻的间隙,Hayes玩笑道,“你得和Desmond好好沟通一下,如果他还想抱孙辈,就别让他儿子进CIA……这帮人和正常人的共同话题太少,容易打光棍……”

Doss配合地笑了一声,回了一句,“那显然Richard Hayes先生是‘这帮人’中的个例咯?”然后他加剧了唇舌间的侵略,彻底终止了Hayes这句略带凄凉的玩笑。

 

 

每一天以类似的模式过去,数年的时光转瞬即逝,连Hayes也已经步入了不惑之年。

他有一次调侃道,Doss现在因为生活健康,保养得当,有越活越年轻的趋势,而他自己却已经到了一眼能被人看透年纪的程度,或许终有一天外表看上去会比Doss还老。

而那一次,Doss指指自己已经开始变得灰白的头发,笑着跟他说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直到某天早晨,Hayes在镜子里细细地打量自己,突然发现鬓边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了许多白发。

他对自己笑一笑,竟是兴奋地冲下楼去,抱住了正在做早餐的Doss的腰。

“Tom你看,我也有好多白头发了,我和你一样了。”Hayes几乎有些炫耀的态度,眸色闪亮,Doss霎时仿佛又看到了那个神采飞扬的少年。

Doss侧过身把他揽进怀里,在他的鬓角烙下一吻,揉了揉他的头发,“你这个傻孩子。”

一如他十八岁,他三十四岁那年一样。

 

 

TBC

评论(23)
热度(41)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