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衍生】Elapse·流光(Tom Doss/Richard Hayes)(21)

时值1959年冬天,Richard Hayes在将近午夜时走出CIA总部大楼,室内外的温度差异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呼出的气息在干冷的冬夜凝成一团白雾。

一辆汽车在台阶下停住,里面走出来一个熟悉的人,向Hayes挥手。

Hayes点点头,上前跟他打了招呼,“Sean。”

“Richard,好久不见,”Sean McCarthy往车门上一倚,看着门口问道,“你出来的时候看见Lily了吗?”

“没有。不过应该快了。”Hayes一开始就猜到McCarthy是来接自己妻子回家的。

“唉,血汗工厂CIA,”McCarthy摇头晃脑地抱怨着,“‘伟大的’卡斯特罗‘同志’一上台,简直是拆散家庭、减人阳寿……听说你们这里好多人都已经面如土色、半死不活,不过我看你倒是一脸滋润,你们家Tom呢?”

“他这几天太辛苦了,我就没让他来。”Hayes没有刻意克制自己脸上浮现出的一丝微笑,直教McCarthy看得眼睛疼。

Hayes之所以能这么有精神,全都靠Doss照顾得好。

自从Hayes到CIA任职之初,Doss就保证了Hayes除了工作不必要担心任何事情,Hayes任何时候回家,都有热腾腾的食物,困了就在Doss的怀里睡着,满心的安全和幸福。

而在今年一月卡斯特罗政权上台,距美国海岸仅有百余公里的古巴成为苏联势力的桥头堡后,Hayes不仅工作繁忙,有时还会被深夜一个电话叫回办公室。

每当这时,Doss都会和Hayes一起起来,在他走之前赶着煮一杯咖啡,然后用拥抱和亲吻把他送出家门。如果Hayes困极了,Doss就会亲自开车把Hayes送去。

旁人只道精神奕奕的Hayes简直有些可怕,却不知道背后支撑着他的那份温暖。

 

 

1961年4月17日,在CIA一年多的策划之后,美国雇佣军在古巴南部的长滩和吉隆滩登录,试图武力颠覆卡斯特罗政权。

CIA的几位最高官员围坐在一间会议室里,全神贯注地等着前方最新的报告。

Hayes面无表情地观察了和他同坐的正局长Philip Allen和另外几位副局长,轻轻吐出一口气维持自己的平静。

心里的某个角落,他对这次行动总有一些不祥的预感。近几年中情局着实成功实施了几起针对有威胁政权的政变,但正因为如此,他明确感觉到整个中情局上下,从决策层到实施者,都有些警惕不足而轻慢有余。

在前期行动中,他们使用的武装力量仅限于雇佣军和来自古巴的流亡分子——这一点勾起了他关于朝鲜战争的一些糟糕的回忆。

而他们关于古巴的情报则主要依赖当地的反政府分子,他们对古巴国内的民众情绪和自身武装力量的报告十分鼓舞人心,但不知道这些主观的陈述到底要打几分折扣。

甚至,据他所知,Allen在向刚刚上任的总统汇报这桩行动的时候,也有意地放任,甚至进一步夸大了情报的不实,以获得肯定。肯尼迪的态度原本摇摆不定,是在Allen的一再保证下,才在4月14日批准了这项计划。

此刻在Hayes身边的同僚甚至一致认为,即使他们的先遣部队失败,没有造成古巴国内起义的假象从而便于美国军队插手,肯尼迪也会同意派出正规军。

电话铃声突兀地响起,沉浸在自己心事中的Hayes也难免被吓了一跳,作为离电话最近的人,他不动声色地接起来。

负责在前线指挥的Edward Wilson报告,雇佣军正面遭遇了古巴军队,对方就好像早已做好准备,只待他们进入包围圈一般,派出的战机被击落,登陆的船只也被击沉。

原本环环相扣的计划在第一步就受到重大打击,几乎已经不可能成功。

Hayes神色凝重地放下电话,向办公室里的所有人宣布了结果。

几个副局长或是神色惊恐,或是懊恼地叹气,Allen也无法再保持冷静,噌地站起,夺过电话,接通了白宫。

他们仍有一线希望,那就是肯尼迪愿意派出海军陆战队,强行以武力入侵。

Hayes只在电话这头听了Allen跟对面的几句交涉,就知道已经毫无希望。

他早就看出,肯尼迪也不愿让美国和古巴陷入直接对抗,虽然无论有没有由头,所有人也能看出幕后的主谋是谁,但肯尼迪偏偏就要一厢情愿地选择掩耳盗铃。

 

行动彻底失败,刚上台不久的肯尼迪政府遭受重大质疑,肯尼迪一面在全世界的冷眼中辩称美国政府没有支持此次行动,一面对CIA的失误大动肝火,声称要把CIA挫骨扬灰。

古巴人知道他们要从哪里登陆。而这个信息是高度机密,在行动之前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知道。

所以,在这几个人之中,有人泄露了秘密。

而真正的泄密人被确定之前,所有的知情人都无法洗清嫌疑。

 

 

Lilian Clement,或者说早该叫她Lilian McCarthy,在四天后的早晨,专门进入Hayes的办公室,给了他一个甜甜圈。

“Sean跟我早上多买了一个,他说这是你们以前常买的,就让我给你带一个。”

Hayes心知肚明这远不止一个甜甜圈的事,于是淡淡地道了谢,接了过来。

在他们毕业后同时进入FBI的那年,没少光顾过那家店,Hayes端详着外面的包装纸,在店铺图标的下面,用圆珠笔草草地写着几个数字,乍一看像是取餐的单号。

但是Hayes了解,那家店从来不标记单号。所以意思很明显,McCarthy要找他会面,而这些数字就是时间。

 

晚上十点差两分,Hayes装作买夜宵的样子,踱进那家店要了杯咖啡。

两分钟后,McCarthy准时现身,两人默契地装作巧遇,McCarthy说笑着,也点了一杯“老规矩”。

然后,McCarthy靠近Hayes,脸上完全没有了轻松的表情,“总统要对你们这边展开彻底清洗。”

Hayes耸耸肩,这也就是心里一直预料的情况被坐实了而已。

McCarthy心知Hayes对这一点并不吃惊,但还是不得不提醒他,“我听说的更细节的情况是,Philip Allen被要求提供一份名单,谁是‘不再需要’的人。”

Hayes的眉头稍稍紧了一下。本来这一点也合情合理,Allen本身就是局长兼中央情报主任,总统的所有意志,自然也是通过他上传下达。

但结合这次显然有人泄密的情况、Allen自己不算清白的操行,而Hayes既是这次行动潜在的泄密者,也是Allen从十年前就开始忌惮的人,如果Allen蓄意扔出一个替罪羊,Hayes显然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McCarthy看着Hayes越发暗沉的眼神,于心不忍,也无法改变,却又必须提醒他。

“说起来,你怀疑这件事跟Allen有关吗?”

Hayes摇摇头,“不能确定。虽然他的确在我怀疑列表的头一位,但从他的行为来看,这么重大的事,他还不至于把整个CIA卖掉。”

“不过你知道,总统的怀疑列表上,第一位是谁吗?”

“Edward Wilson。”Hayes几乎是用肯定的语气说出了他的猜测。

“呵,真的没有事情能瞒过你,”在这种关头,McCarthy还是忍不住赞赏地轻笑,“老爹有前科的人,又在行动的第一线,真是无妄之灾……不过,你确定他是无辜的吗?”

“不敢确定。不过直觉告诉我不是,”Hayes也笑,但笑容是说不出的冰冷,“他是因为父亲叛了国……但在人格证据方面,我真的不比他强多少,不是吗?”

Hayes有个同性恋人。

在之前,别人对这一点只有三种态度:事不关己、不敢深究、或者根本不知情,但事到如今,如果有人想蓄意抹黑Hayes,难免会把这事也抖出去。

他们的必修课里面,包括如何让一个有罪的人显得无辜,同样,让一个无辜的人显得有罪,自然也易如反掌。

“反正……留意蛛丝马迹、保持自己的行为一切如常,这些也不用我跟你说了,”McCarthy无奈地叹口气,“总之,保重,Richard,”然后他又强挤出一个轻松的笑,“我一直觉得你像只猫,九条命的那种。”

“借你吉言。”Hayes回以一个笑容,表示感谢地点点头,率先走入了晚春的夜晚沉闷潮湿的空气中。

 

 

Doss能明确地感觉到,近来Hayes非常沉默寡言、显得心事重重,甚至这两天还会在睡梦中低声呻吟起来,听上去痛苦而压抑。

Hayes也不能告诉他具体遭遇了什么事情,Doss只有更紧地拥抱他,平时用各种办法逗他开心。

把所有的恐惧和歉疚都藏在心里的Hayes,被一段录像压下了最后一根稻草。

Edward Wilson收到一盘录影带,很可能和此次行动的泄密有关。

模糊的图像上有一男一女在绞缠,女声充满诱惑地低声说道:“真正相爱的人之间没有秘密……”

Hayes只能捏紧双拳,才能控制全身的颤抖。

真正相爱的人之间没有秘密。

他能体会到,这句话作为一个掘出秘密的引子,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有多致命的杀伤力。

 

这天Hayes回家的时候,神色格外阴沉。

Doss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上前去把他紧紧拥在怀里,忍不住关切道,“Richard,怎么了?”

Hayes近乎慌张地摇着头,激烈的情绪在心里翻腾起来,让他几乎要窒息。

Doss看得越发心疼,用力抚着Hayes的背,“没事的,没事的……你不用说……只是……”他顿了顿,终究还是没忍住,“我看报纸上和电视上报道的古巴的事……是和你们有关,对吗?行动不顺利?”

原本只是好意的提问,Hayes却突然失控,推开了Doss,“你不要再问了!”

Doss也没有半点生气的意思,反而道起歉来,“对不起,是我不该问。你想不想吃点东西?或者泡个热水澡?”

没成想Hayes的反应越发激烈,连他自己都无法解释,“不要管我了!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什么还要关心我……我什么事情都不能跟你说,我可能……我可能会害死你,你知道吗?!你就不能让我一个人待着吗?!”

Doss知道,他这时说什么也没有用。他想说的那些,Hayes必然知道,而Hayes现在遇到的问题,也显然是自己没办法帮他解决的。

于是Doss只是放任Hayes失神地躺在沙发上,默默地煮了一壶咖啡,又切了两块玉米面包,一起放在茶几上,然后把院门旁单人沙发上担着的毯子拿来,也放在Hayes手边,就轻轻地上了楼。

更加强烈的负疚、压抑和一丝幸福让Hayes的胃都翻搅起来,他只得侧过身来,蜷起身体,似乎这样才能抵御全身心的不适。

Wilson在情报学上的导师,Fredrick博士,当年失去了英国人的信任而被清洗,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他的性取向引发了英国人对于他泄密的担忧。

这件事当时由Hayes一手组织,而他做得干净利落、毫无心理负担。他一直都很清楚,他们这一行,一旦出了事甚至可能出事,就是宁可错杀一千、不肯放过一个的逻辑,那个时候他以为他已经和Doss彻底错过,也丝毫不惧因果,心想哪怕相同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也大不了就是一死。

然而现在不一样,如果Allen真的诬陷,哪怕误认是他泄密,可能Doss也要被卷进去。

可是Doss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太不公平了……

Hayes的心跳变得更加剧烈,让他真正不能接受的,就是这个可能性。

而当狂乱达到顶点之后,Hayes又试图让自己清醒起来。

咖啡的香气悄然钻进鼻腔,Hayes深呼吸了两下,坐起身来,探身拿过杯子,捧起来喝了一口。

他似乎想到了办法。

 

 

TBC

 

就是搞个小事情,猪湾事件的梗见《特务风云》,反正最后海局非但没出事还升职了,电影已经剧透了233

一个关于猪湾事件的小彩蛋:在这次入侵之后,古巴向联合国安理会提议美国的这次入侵非法,结果被作为常任理事国的美帝一票否决。。

评论(20)
热度(42)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