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衍生】Elapse·流光(Tom Doss/Richard Hayes)(22)

Doss独自一人在二楼卧室整理床铺,思绪紊乱,在铺完被子后甚至彻底停下了动作,僵立在原地,和自己焦灼的情绪斗争。

对于Hayes的冷静和睿智,世上可能没有人比Doss体会更深了,而无论发生了什么,能把Hayes逼成这样的,必然是再严峻不过的情况。

他担心Hayes,又为没有办法帮他排解而懊恼。但正是这种关头,他自己又断断不能先乱了阵脚。

他想得入神,没有听到Hayes悄然进了卧室,直到后者从身后抱住了他的腰。

Doss转过身,把Hayes搂进怀里。

两个人就静静地相拥,没有解释,没有道歉,多年来的默契已经让一切的言语都显得多余。

Doss抱得用力,Hayes觉得身上都传来些许痛感,但在此刻却让他觉得格外安全。

过了几分钟,Hayes轻轻说话,“带我去一个地方好吗?”

Doss笑着把一个吻印在他的太阳穴上,“非常荣幸。”

 

Hayes半夜去找的,是Edward Wilson。

在刚刚冷静下来的过程中,Hayes想到了一件已经搁置了十多年的事。

他在灵光一现的刹那,甚至不敢置信为什么自己花了这么久才反应过来。

他在怕Philip Allen栽害他,却忘了他自己很久以前就已经掌握了Allen实打实的罪证。

最有力的防御,是主动出击。

Sullivan将军当年让他“暂且放下”,并没有让他从此停手。

而且,Sullivan那时是不愿看到新生的CIA分崩离析,这个理由如今也再不存在——

他们现在,本身就处于存亡的边缘。

McCarthy曾有一次暗示过,Allen的问题和财产有关,那么这些年来,很可能是持续发展、愈演愈烈。

此时距离Sullivan将军离世,已经七年了,而他对这件事,显然早已有了预见和安排。

最终会有人给Allen致命一击。

而Hayes在十四年前的那次圣诞聚会中已经观察到,在Sullivan告诫他暂时收手后,唯一和Sullivan有过私下接触的就是Wilson。

这是一个十分合乎逻辑的选择。

Wilson平素行事低调、寡言少语,头衔比他们低一级,相比于Hayes不易引人注目,但也足以接触高层的决策圈。

既然如此,现下Hayes和Wilson都面临同样的威胁、掌握同样的武器,如果联合Wilson,应当有一举翻盘的机会。

 

据Hayes所知,Wilson通常在十一点半才会离开办公室,将近十二点到家。

Hayes让Doss把车停在Wilson家对面的马路上,看房子里还是漆黑一片,就自己在前院等着。

没过多久,他就看见Wilson步履沉重地走近,显然心事重重,对方甚至只顾低头看路,完全没有注意到他。

在Wilson自顾自开门的时候,Hayes主动上前,沉声开了腔,“你好啊,Edward。”

Wilson惊诧地转头,并没有太掩饰自己的几分不耐,“Hayes先生,你来干什么?”

从大学开始,Wilson略显木讷的谈吐总是莫名让他联想到Doss,所以他总忍不住带着几分恶作剧的心态,无伤大雅地捉弄一下他。而且Wilson知道,是Hayes手下的人杀死了他的导师。

所以Hayes心知肚明,Wilson不可能对他有好感。

但是在他们这一行里,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定律:他人在你面前流露情绪的多少,和他对你的防备程度成反比。

Hayes微微一笑,胸有成竹。

“只有屈指可数的人,在行动开始前知道我们具体会在古巴的哪里登陆。我们中的一个人没有保守秘密……而我知道,那个人不是我。”

Hayes观察着Wilson的表情,对方把戒备都写在了脸上,然而他未曾闪烁的眼神说明了,他对这句话并没有任何意外,换句话说,他从来没怀疑过是Hayes泄的密。

就像Hayes也本能地相信不是Wilson出卖了他们一样。

Hayes没有给Wilson反应的时间,暗示性十足地追加了下一句话,“Allen先生想要一份这次参与行动的人员名单……而我手上没有。”

这句话听起来毫无道理,Hayes和Wilson共同参与了这次的决策和执行,Hayes不可能自己没有。

缩略去冗余和错误的信息,Hayes这句话传达的本质意思是:他需要Wilson对某件关于Allen的事情采取行动。

Wilson也在第一时间领会到了这句话里危险的内涵,他打开门,半个身子藏到了门后,敷衍地回答:“告诉Allen先生我会亲自给他的。”

Hayes继续向他施压,“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Edward。”

Wilson继续着关门的动作,“我们才不是一条船上的,Hayes先生。”

Wilson仍然没有掩饰紧张而排斥的态度,Hayes更有把握,勾起嘴角,声音悠远,意味深长,“我们在一条漏水的破船上,我们只能一起淹死,或者一起得救……像我们这样的人,不会让对方淹死的。”

Wilson把门关上,Hayes最后对自己笑了笑,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开。

他已经向Wilson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接下来就静候对方会如何行动了。

借Wilson之手并不是最直接最便利的方式,但是是最安全的方式。

他完全可以从McCarthy那里要来全部的证据,然后甩到Allen面前逼他主动辞职。但Allen多年前就对他有所戒备,说不定自己在拿资料的半路上就被Allen先手干掉——即使没有,如果他主动出面,难保不激起Allen的愤恨,采取什么激烈的行为,结果两人同归于尽。

当Allen把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的时候,Wilson就可以获得先手。就算是最糟糕的情况,Allen仍然垂死挣扎,那个时候也不会波及到Hayes头上。

午夜的街道万籁俱寂,星空之下,Hayes大步穿过草地,沉浸在对Sullivan深谋远虑的惊叹中。

Sullivan说过,“等到时机合适,你会成就属于自己的伟大。”

“Bill Sullivan,如果事成,我会去给你献束花的。”Hayes在心里默念。

 

Doss一直坐在车里,隔着马路观察着Hayes从等候到交涉,最后离开的全过程。

Hayes独自一人走路的时候,双手插兜,气质不凡,孤傲挺拔的身影宛如一名国王。

Doss甚至在那么远的距离上,都能感到Hayes给人带来的威压。

然后,当Hayes走回来的时候,那种凛冽的气势便慢慢敛去,嘴角的弧度未变,但表情却越发柔和,终于像是一个真正的微笑。

当Hayes钻进副驾驶座的时候,Doss探身抱紧了他。

每当这时,Hayes就不再是那个运筹帷幄的CIA高官,而只是他的Richard了。

Doss知道Hayes现在的表现,是事情进行得比较顺利的意思,也没再多问,渐渐地松开他,发动汽车驶离。

这个时候,Hayes主动发话:“Tom……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很多的话一开始也就说明白,现在都已经没有必要了……但是今天,我还是想再感谢你一次。如果不是你的包容、你的支持、你的坚强,我走到今天这一步,可能早就崩溃……或者我甚至不可能走到今天。我刚刚做了那件事,成功的把握是八成,但如果不是你那么冷静,如果你逼问我,甚至跟我吵架——相信我,我们有很多人家里是这样的,我也不可能清醒过来,想到这一招。呵……反正讨论点我同事的家长里短严格来说并不归《国家安全法》管,我今天就多说一点……你看到刚刚我去找的那个人了吗?”

“嗯,看到了,戴眼镜,一副书呆相。”Doss听着Hayes的剖白,伴着几分感动,心情也轻盈了起来,现在直接开始开玩笑。

Hayes也笑了,“其实我觉得那个人有点像你……木木的,我在大学就认识他,每次跟他说话都忍不住想起你,所以没少拿他开涮。”

“我跟他哪像了!”Doss严正抗议。

Hayes仍然一脸坏笑,讲起了八卦,“总之,这个人的婚姻家庭情况简直是个反面典型。他在大学里谈过女朋友,但因为在一次聚会里下半身思考,所以被迫娶了他不喜欢的人。结婚以后他就去了欧洲,两个人聚少离多,回国后也根本合不来,他甚至有点以工作为由逃避家庭的意思,反过来他的妻子就更加不理解,两个人的矛盾愈演愈烈……有一个俄国间谍和他是老对手,有一次拍到了他和旧情人死灰复燃的照片,寄给了他妻子——啧啧,这招的确挺狠,他妻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直接在大庭广众之下把照片甩了他一脸,高声指责……从此之后,他妻子好像就搬回了娘家。而他儿子可能因为从小缺爱,太想得到他父亲的肯定,就跟随着他父亲的步伐加入了CIA……我并不觉得他乐于见到这一点,事实上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不希望自己的亲人踏进这一行……现在他儿子被派在中美洲,他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他这么晚回家,一方面是因为他的确忙,另一方面……从另一种意义上说,他还有家可回吗?家里黑灯瞎火,没有一个人,没有人问候他、照顾他、替他分担……”

说着说着,Hayes的笑容转淡,最后完全收起,抿着嘴若有所思,“所以,Tom,我讲这么多,你知道我想说什么的……”

“有你在我身边,我简直没有办法形容我是多么幸运。”

Doss实在忍不住要有所表示,于是他的右手松开了方向盘,和Hayes的手紧紧相牵。

 

 

一天后,Lilian McCarthy再次带着食物走进了Hayes的办公室。

一个精致的盒子被放在Hayes的办公桌上,上面画着异域风情的花纹,还有他们谁也看不懂的阿拉伯文字。

“我姑妈带回来的阿拉伯零食,送给您。”

Hayes挑起眉,“除了你和Sean看不懂这上面的配方,怕自己吃死所以扔给我之外,还有更好的理由吗?”

McCarthy夫妇不会无端送给他东西,就像前天那个甜甜圈那样。

Lilian听懂了他的问题,几不可查地点点头,转而又说起另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当然是给您做个人情,希望您能准五天的假,我女儿参加学校的舞蹈队,要在纽约比赛。”

Hayes耸了下肩,“也罢。但只怕等你回来,CIA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Lilian神秘一笑,双眼有神,“不会。只不过等我回来,CIA怕是要改朝换代了。我到时候可能没办法第一时间向您道贺,所以不妨提前——祝贺你,Hayes局长。”

Lilian甚至没给他时间说什么自谦的废话,就退出了办公室。

Hayes谨慎地认为她设想的情况过于理想,但她这些年表现出的惊人的判断和洞察力,多少还是让Hayes又多了几分信心和安稳。

再者,必然有他们两夫妻已经知道的情况,而他还不知道的,藏在这个盒子里。

Hayes打开盒子,在食物和油纸之间,夹着一张上面画满符号的牛皮纸,配上满盒子的阿拉伯语,乍一看倒也不大显眼。

不过Hayes一看就笑了,这是他们高中时候发明的一种非常简陋的转换密码,用来传递答案的。

Hayes很快得到了令人振奋的信息——Wilson自己也有在FBI的熟人,McCarthy注意到,他早些年零散搜集的一些关于Allen贪污受贿的资料被整理和补充后带出,并且在他们的一个联络点被一个据形容长得很像Wilson的人提走。

Hayes轻松地长吁口气,拿起一个貌似青豆酥的东西端详了一阵,鼓起勇气塞进嘴里,觉得味道还过得去。

 

 

Philip Allen在他的车后座发现一盒他最喜欢的巧克力时就心道不妙。

有些颤抖地打开盒子,里面赫然夹着一张他在瑞士银行的存款单。

他对自己苦笑。他防备了Hayes十几年,最后竟是被Edward Wilson翻了船。

他之所以确定,是因为在45年战后柏林的苏统区,他曾在Wilson面前拿出过这种巧克力,笑谈了两句他关于巧克力与嘉奖的童年记忆。

他也不是没有怀疑过Wilson,也不是没有试图争取他的支持。

“我到底做了些什么?我们为什么要让自己陷于这种日薪微薄、又得时时防着被人监视的职业呢?”

当然,现在他是彻底不必做下去了。

 

 

1961年5月,Allen和另外两位副局长辞职,对外的说法都是由于猪湾行动的挫折。

原行政助理局长Richard Hayes,在45周岁未满的年纪,被任命为新任局长,登上了美利坚的情报之巅。

位于弗吉尼亚州兰利的新总部大楼即将完工,就像是在迎接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在堆满建材的走廊里,Hayes碰到了Wilson。

Hayes说:“有一个参议员曾经问我,当我们谈起CIA的时候,为什么不在前面加定冠词the——我回答说,你会在‘上帝’这个词面前加the吗?——我们是同样的独一无二、无所不能。”

Hayes十六岁那年,曾经在Doss的朋友们的坟前许愿,要在所有人看不见的地方,用自己的努力让这个国家有所不同。

他可以肯定地说,他做到了。



TBC





忍不住甩截图了,我海局实在是舔不够嘤嘤嘤

因为剧情需要和叙事角度不同,所以这章里电影里涉及到的原台词的涵义有部分改变。最后关于中情局前为什么不加the的原台词停在will you put the in front of God?最后一句加的是我自己的理解,就是独一无二的事物前不需加the(语法早就扔光了欢迎小伙伴讨论指正233

评论(15)
热度(39)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