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cp的复杂程度已经无法用简介涵盖
ET坑会回来填
tsn文请移步子博@Antoinette_今天吃茶了吗

官配♡@甜死你的抹茶O

【ET衍生】Elapse·流光(Tom Doss/Richard Hayes)(23)

要出去比赛了。。接下去会消失一周嘤嘤嘤

争取白色情人节回来给小天使们发糖,么么哒~

---------------------------------

 

Hayes再不是那个默默无闻、行事低调的副手,现在他才是代表CIA站在公众和政府面前的人,更是全美情报体系的首脑。

消息公布的当天,Doss毫不意外地接到了两个儿子的电话,他们原来仅知道Hayes在CIA身居高位,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他们既熟悉又陌生的人有朝一日会真正意义上地攀上美利坚的权力塔尖。

Hal甚至跟Doss开玩笑说,怀拥Hayes的Doss才是身居幕后的那个位高权重者。

但是Doss多少理解,Hayes今天的位置,得来有多么不易,内中又掺杂着多少无奈的因素。

Hayes很明白自己的处境,他也知道为什么Lilian McCarthy在有数个潜在新任局长人选、尘埃未定的情况下就明示看好他——

因为猪湾行动的挫折,新任总统刚一上任就对CIA不满,必然会有所行动,因而他会倾向于选一个弱势的局长——一个至少在他眼里弱势的人。Hayes在过去的十年里,表面上都只是埋头苦干,直至营造出了点胸无大志的假象,自然符合肯尼迪的要求。而Hayes又从战略情报局时期一直做到现在,原本就是二把手,把Hayes提拔上来,当然就更加合理了。

无论如何,Hayes打定主意要做一番事业,心里也拟定了一些对策,但事态没过多久就变得有点不受控制。

Hayes没有料到肯尼迪的行为比他预判的更加过分,当然肯尼迪也没想到Hayes根本没有臆想中的那么听话。

肯尼迪先向CIA宣战,虽然已经撤掉了三名正副局长,他决意继续对猪湾事件清偿倒算。他成立了针对CIA的特别调查组,把整个机构从上到下都折腾得苦不堪言。

事实上,根据当时的估计,如果肯尼迪愿意派出军队,整件事情仍然有很大的成功可能,与其说登陆地点的泄密是一个重大打击,肯尼迪的意料之外的见死不救才是致命的。

Hayes在之前的十多年里已经明白,为什么Sullivan当年在明知Philip Allen的污点的情况下仍然不支持他对Allen采取行动——Allen在和白宫、国会和政府的周旋中都颇有一套,在这十几年里顶住了外来的一系列质疑和压力,让CIA有了充分的发展空间,直至今日这样壮大。

而且Hayes同样清楚,CIA如今的确已经具备了与白宫抗衡的实力,但只要肯尼迪下定决心,仍然足以决定CIA的存亡。

最合适的对策就是在适当的范围内坚持自己的计划,也正巧给总统先生心上时不时扎上一根刺。

行动处的人对于暗杀卡斯特罗这一方案有着不同寻常的执着,Hayes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让他们去做;62年10月,CIA在无授权情况下向古巴派出了三支突击队。

肯尼迪大发雷霆,他已经慢慢看清Hayes绝非他当初想象的那么老实,可是Hayes每每都摆出一派纯良无害的表情,叹气耸肩说他如今已经威信全无,根本管不住手下的人。

肯尼迪纵使窝了一肚子的火,也只得作罢,他心知肚明,CIA已经横行惯了,这是他们的集体意志,哪怕撤换局长,得到的结果比起现在大概只会更差不会更好。

 

肯尼迪和CIA之间的战争继续升级。他专门授意自己的弟弟、司法部长罗伯特·肯尼迪来对付CIA,同时向卡斯特罗伸出橄榄枝、提议和平谈判,又开始撤回进驻越南的军队,让CIA原本在越南的行动也濒临破产,还剥夺了CIA秘密行动的权力,禁止其实施大火力行动。

CIA内部对肯尼迪的怨愤日益升高,但Hayes作为局长的威严和控制力却不减反增。

Hayes已经明确表现出了他和CIA的利益始终站在一边,CIA多年来的秘密行动越过总统已成惯例,即使在当下,Hayes对这些行动仍然持默示乃至明示允许的态度。

Hayes深明,罗伯特·肯尼迪事务繁多,不可能抽出太多时间来与中情局为敌,而此时的肯尼迪更是已经把连任事宜提上日程,暂时给了CIA一定的活动空间。

然而,如果肯尼迪获得连任,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

“他会撤掉CIA。”

Edward Wilson将一份报告呈到Hayes桌上。他曾领导反间谍部多年,Hayes亲自把他提拔成了整个情报处的负责人。猪湾事件中,由于他的儿子在偶然听到他们的谈话后,又被苏联方面的女特工诱骗,才导致了登陆地点泄密。

这件事的知情者寥寥,在Hayes这层就被永远压了下去。

后果已经造成了,任何的措施都不会有意义。

Hayes同样也认可,揭破Allen受贿的证据、让自己登上局长之位,Wilson要算是头号功臣,于是也就乐得做个人情,直接把Wilson的儿子调回总部,反正此子的行为已经证明了他一点都不适合出外勤。

“行动处的人对这份东西特别热衷,他们认为应该由我拿给你看。”

Hayes没有翻开报告,嘴角勾出一个惯常的深浅莫测的微笑,“具体内容?”

“对肯尼迪总统的心理和行为分析,最终指向的结论是他在连任后一定会撤掉CIA——而他连任本身也是个大概率事件。”

Hayes的表情未变,“所以呢?”

Wilson直直地跟他对视,“你明白的,Hayes先生。”

“你觉得呢,Edward?”

“实话是,我已经不知道应该再相信什么了。”

Hayes笑意更浓,“‘相信’本身就是个伪命题,你认为对的,就是信了;你认为不对的,就是不信,”他把报告原封不动地推回Wilson面前,“告诉行动处的人,我什么都不知道……就像我不知道他们着手准备用美人计去杀卡斯特罗一样。”

 

 

Hayes成为CIA局长的两年来,工作中暗流涌动、世界局势纷繁复杂,但他只要回到家里,仿佛就可以把一切的纷纷扰扰关在门外,只余下他和Doss之间的小世界。

“昨天报纸上报导你了,”Doss接过Hayes的风衣,挂在衣架上,顺手把他搂过来,另一只手展开放在凳子上的报纸,“这张照片附得,啧啧,真是让人望而生畏。”

“在外人眼里,我就是这副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Hayes冲着Doss的耳边吹口气。

“正好。我才不想让他们见到我眼里的Richard,谁都别跟我抢。”

“这句话听起来好熟。”

Doss搂着Hayes进了餐厅,在他的耳廓轻啄了一下,“你十八岁那年,在山顶上,对我说过类似的话。”

 

Doss知道Hayes这个局长当得并不容易,就连他也能从报纸里看出一点端倪——对内面临总统的不信任,对外面临纷繁复杂的国际局势。但从Hayes的表现里,Doss多少放下心来,看上去Hayes在大多数情况下都能应对良好,至少他现在有自由施展的机会。

Hayes有两次非常明显的情绪波动,也都被Doss看在眼里。

第一次在62年的10月,更确切地说,从八月底开始,Hayes就有些心事重重。8月29日,CIA的侦察机在古巴发现了苏联迄今最先进的地对空导弹。

“苏联人已经在我们的卧榻之侧布置了致命的武器。”

Hayes面对Doss,没有讳言。虽然话本身说得模糊,但Doss在这件事上着实比白宫还要更早得到消息。

10月份的时候,CIA已经确定,苏联人把核弹都运到了古巴,射程可以直接打击华盛顿。

肯尼迪震怒,CIA内部强烈主张武力轰炸,但肯尼迪仍然决定先封锁古巴,和苏联谈判。

162枚核弹蓄势待发,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不知那根细丝何时断裂。

在莫斯科有一个投向CIA的苏联间谍,CIA高层交给他的任务就是,如果苏联即将向美国发射核导弹,他将传递一个特殊信号,美国就会先把在欧洲的核导弹射向莫斯科。

Hayes已经一连几天没有回家。他自然是不希望收到那个信号的,他们的战略叫“先发制人”,但到了那个时候,也无法挽回美国本土即将受到的打击,美苏核战爆发,半个地球都会陷于毁灭的境地。

在连续工作的第五十个小时,Hayes给Doss打了个电话。

“Richard,你还好吗?”苏联在古巴布置攻击性核弹的消息,肯尼迪已经通过电视讲话广而告之,再加上Hayes这些天的高压工作,Doss显然明白情况危急,但接了电话后,第一句仍然只是问Hayes好不好,语气关切,更带着难能可贵的平稳和轻松,“你大概什么时候能回家?还记得之前我的熔岩蛋糕做塌了,你笑了我好久吗?我这两天好像琢磨出来了,你回来以后我做给你吃。”

Doss显然明白现在情势的严峻,却仍然用这些最平凡而温暖的细节安慰着Hayes、给他希望。

Hayes不由得眼睛一酸,不得不闭了闭眼来控制情绪,“……好。但愿三五天能解决吧。”Hayes说这话时,并没有什么底气。

可能都没有下一个三五天,可能下一刻就是世界末日。

对于在战争末期美国在日本投放的两颗原子弹所造成的破坏,Hayes是有第一手资料的。虽然他也算曾在战争一线,但这些东西给Hayes造成的震慑,是其它东西比不上的。

“Tom……我爱你,很爱很爱。”

这么多年了,这句话在他们之间甚至可以算作多余。

但如果他们不够幸运,Hayes希望能用这句话作为诀别。

Doss轻笑一声,意味复杂,明显已经理解了Hayes的用意,“那么,不吻我一下吗?”

霎时,就好像回到了那一年战火纷飞的欧洲。

“好……”Hayes笑着应下,虔诚地把唇贴向听筒。

“Richard,我爱你。”

 

10月28日,苏联宣布从古巴撤出攻击性武器。

Hayes只能撑到把自家的门打开,就瘫软在了迎上来的Doss的怀里。

Doss心疼地抱紧了他,反反复复地抚着他的背来平复他因脱力而显得急促的呼吸。

“泡个澡?还是先吃东西?”

Hayes口齿不清地嘟囔着,“我要一边吃一边泡澡……”

“好。”Doss答应着Hayes孩子气的要求,蹲下身,托住Hayes的腿弯,直接把他抱了起来。

“诶……你小心闪着腰。”突然被举高的Hayes惊了一下,清醒了一些,轻轻捶了下Doss的肩膀提醒他。

“你别小看‘老人家’。”Doss拿自己打了个趣,稳稳地抱着Hayes向浴室走去。

 

Hayes放松地半躺在一池温水中,Doss当真端来了餐盘,拖来一个矮凳放在Hayes手边,把餐盘放了上去。

Doss叉起一块意面喂给Hayes,Hayes笑着张嘴,直接握住了Doss拿叉子的手。

然后,Hayes的笑容渐渐隐去,手上握得更紧。

“你知道吗……我们本来在莫斯科有眼线,是苏联的叛变间谍,如果苏联要发射导弹,他会给我们一个信号,我们就会先打击苏联。但是这个人被捕了,他为了报复,骗克格勃说这个信号只是一个联络信号,让他们把这个信号发给我们在莫斯科的联络员……那个联络员收到信号,自然是以为苏联要发射核弹,但在他把消息传回来之前,就被逮捕了……我之前根本无法相信,有一天我竟然会为自己人被苏联人逮捕而庆幸……不然,我们就会把核弹射向苏联,现在半个世界,可能都会变得像地狱一样……”

Hayes从来不会把这么细节的事情告诉Doss,严格来说这已经属于他不能透露的范畴。

唯独在这件事情上,他不想自己隐瞒。

“前几天我忍不住想,我怕的不是末日本身,但如果在末日来临的时候,我不能在你身边,那会是我最大的遗憾。”

“那么,与其后怕没有发生的事情,不如为事情没有那样发展而感到幸运,怎么样?”

Doss轻柔的话语终于缓和了Hayes内心多日的焦虑,Hayes直起身,和Doss交换了一个吻,“大哲人Tom Doss……我见过那么多口若悬河的先生们,但论说服力,我只服你。”

 

 

而Hayes第二次明显反常的表现,是在一年多之后。

1963年11月21日,Hayes回家的时候,显得心事重重、无精打采。

Hayes在桌边坐下,甚至说自己“懒得吃”。Doss也不多问,坐到他旁边,把他搂过来,主动把食物送到他嘴边。

那一天的风很大,从窗隙中时不时可以听见风声的咆哮,后院的树木被吹得簌簌作响,残叶和断枝漫天飞舞。

Hayes就静静地靠在Doss怀里,半晌轻声说出一句:“要变天了。”

Doss并没有评论什么,只是用力把Hayes抱得更紧。

 

 

TBC

 

本章历史事件的记述出自《CIA美国中央情报局全传》

CIA与刺杀肯尼迪有关并不是我的脑洞(我没这么大胆orz)而是一个一直有的阴谋论,这次就照这个说法来了。。

评论(44)
热度(38)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