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人品守恒定律(上)

只是一块小甜饼,然而因为比完赛总是睡不醒以及好吃懒做所以今天只能码出前半段orz

祝小伙伴们白色情人节愉快~^_^

-----------------------------

 

(1)

“Elrond,你听说了吗,之前在维林诺大学办的那个比赛培训,主讲人是国际刑事法庭至今最年轻的法官诶,也是阿尔达人,名字叫Th……啥啥的,反正挺拗口。”

Elrond点开消息框,阅读了好友Lindir发来的话,打字回复:“原来如此……现在我觉得更遗憾没能去了。”

“谁叫那是在期末考试期间谁又叫我们学校搞得那么诡异的时间表考试周那么晚而且这个穷酸学校也不会为这种事给我们报销食宿感觉根本进的是假大学好吗……”

Lindir发过来一段连标点都没有加的长串吐槽,显示他的心情已经相当不好。

“话说你研究的第二个话题写完了吗?我们昨天说到对检方很有利的那个案子?”

“嗯,我写了一个很粗糙的第一稿。但是昨天夜里Annatar找我说他没看懂……”Lindir发了一个掀桌的表情,“半夜十二点,还跟我就一个语法问题纠缠不清整整二十分钟。”

Elrond长叹口气,扶住额头。

“真是搞错没,Annatar现在根本状况外,还一直搞得自己很懂的样子,还要乱七八糟地指点你几句,谁封他做队长了吗?”

“谁让他是唯一的研究生呢?而且人家可是有‘大赛经验’。”Elrond也忍不住讽刺地回了一句。

“呵呵,首轮出局的大赛经验吧。当时说得好好的,赛队里的人一律不许实习,我们本来有很好的机会都推掉了,他可好,每天把自己实习到晚上十点,还理直气壮,有事情找你永远都是在吃饭或者睡觉的时候,他以为他是谁啊?”

“唉,没办法,都已经是既成事实了,我们准备也是为自己准备的。”Elrond只得这样回应,这套大道理他自己看着都有点空洞无物。

 

 

(2)

“据说那个Thranduil法官人很凶,之前培训课的时候,因为有人问了很蠢的问题,还纠缠不休,就被Thranduil狠狠地怼回去了,那个言辞犀利的程度,直接把对方说哭了……这次他好像也在评委名单里……”

“他虽然很严厉,但是讲的真心好啊!给我见一次大佬的机会吧,死而瞑目!”

“要死你自己死……别连累我们整个队……”

一个月后,以Annatar、Elrond、Lindir、Erestor组成的中土大学代表队如逃难一般身心俱疲地来到几百公里外的维林诺,靠着在截止期限前一分钟强行发出了一份格式极度错乱的书状才没有被取消参赛资格。

而他们如此狼狈的罪魁祸首,显然是在截止期限前三个小时还在赶时间拼凑内容的Annatar。

赛前会议中,Elrond他们听到了坐在他前面的一支赛队中两女一男的对话。

Annatar浮夸地望天祈祷,“求我明天第一场别碰到这个传说中的人物……”

“你或许可以考虑先把你的庭辩稿背背熟。”吐槽担当Lindir不客气地指出。

 

 

(3)

第二天第一场是Annatar代表检方上场,Lindir坐在他旁边,充当赛中递纸条的研究员,而Elrond和Erestor在下面看比赛。

昨天晚上终于有了点紧迫感的Annatar来了次大崩溃,拽着他们演练,直到半夜一点多,终于把问题“搞清楚”为止。Elrond现在觉得有点头重脚轻,半眯眼睛揉着太阳穴,而下午就要上场的Erestor一脸严峻地默默背稿。

知道这场的三个评委法官入席的时候,Elrond才终于精神了。

这场比赛的辩方和被害人代表方的两支队都来了超过四个人旁观比赛,不知看到了这三个人中的谁,都齐齐发出抽气声。

而Elrond根本无暇顾及他们为什么抽气,或者是因为看见了谁。

因为他只看见了一个人。

这次比赛的法官都是穿着法袍的,然而衣服的质地显然不太好,尤其是一左一右一个老头和一个中年人,穿起来简直像道袍一样喜感。

唯独中间那个最年轻的法官,生生地将这件山寨衣服穿出了贵族的味道。

他一头耀眼的淡金长发,颇有些不羁地蓄长,几乎及腰,被一条和衣服颜色相衬的黑色缎带束在脑后。

就好像从文艺复兴的油画中走出来一般,复古、优雅、生动。

那法官开口主持庭审,那个时候,Elrond已经忘记了一切。

低沉悦耳的声音,仿佛沉淀着智慧,也带着桀骜不驯的意味和不容侵犯的威严。

 

庭辩开始后,辩护方第一个发言,脸色都有些不对,结结巴巴地说了两句后,就被那个金发法官打断了。

第一个问题毫不留情地就问了一个很深的法律适用问题,显然对方根本始料未及,结结巴巴地答了半句,显然是不知道答案。

那选手有些惶恐地问,“我可以继续吗?”

法官毫不留情地说:“不可以,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选手硬着头皮又猜了两句,每次都被冷冷地打断:“你说得不对。”直到他丧气地承认自己根本不知道这个问题为止。

“那么辩护方对法庭的第一个呈请就根本没有法律依据,完全不成立,开始说第二个吧。”

每一个准备比赛的人都知道,这法官一下子就枪毙了原本讲稿里起码占几百字、达到了三分之一篇幅的内容。

辩方选手只得哭丧着脸开始第二个呈请,结果又没说两句,直接被开始深究援用判例的具体剧情。

“你引用的是审判庭还是上诉庭?知道这个案子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吗?”

“呃……这个……”

“最终被告人在上诉阶段被判无罪。推翻了你引用的这个审判庭的案例。”

“对不起,我们在赛后会做更多研究的……”

“你们本该在赛前做好研究。”

整个赛场的气氛变得越发凝重和紧张,连另外两方的选手,都忍不住为辩方点蜡,同时也在提心吊胆着自己这方接下来发言的时候会遭遇什么。

最后,辩方准备好的整场陈词被否定了百分之七十,原定二十分钟的陈词时间,在十分钟刚过的时候就草草收场,而且其中百分之六十的时间,又都是被法官连珠炮似的发问占据掉的。

Elrond和Erestor默默交换个眼神,觉得Annatar怕是要不妙了。

因为检方席是完全背对观众的,他们看不见Annatar的表情,但他们猜不会好看到哪去。

至少刚刚发完言的这个辩方,虽然原本长得挺黑,一张脸生生地被问白了两个色度。

 

 

(4)

Annatar最后的结局并不算难看,因为Annatar心理素质不错、挺擅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而且其中问到的很多问题都是Elrond和Lindir他们曾经研究过的,Annatar抱佛脚把结论记下了。

赛后,Annatar原本伪装出的胸有成竹的模样一扫而光,生无可恋地抱怨着:“真是要吓尿了啊……这场中间这法官什么来历?就喜欢噼里啪啦地乱问问题,根本就不想让人好好说话。你说这次别是维林诺大学自己想赢,就派个什么研究生之类的来充当评委,故意跟我们过不去吧?”

“研究生?”Lindir嘴角一抽,斜了一眼脑洞大开的Annatar。

“你看这个人跟我们一样的年纪啊。长得还那么好看,典型的绣花枕头……”

“但他问得都很在点子上啊,”还没轮到Lindir反讽,Elrond竟然忍不住抢话,“你说他不灵,他问的问题,不都是我们之前专门研究过的么?”

Elrond这句话一说,Annatar再自以为是,也自知理亏,而Lindir和Erestor惊讶的地方在于,做惯了老好人的Elrond居然有一天会真的板着脸跟人针锋相对,还是短期之内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人。

Elrond自己也说不清楚,他不是没遇见过比Annatar更糟糕的,却很少有过这么明显的反应。

可以说他积蓄的是之前一个寒假加上昨晚只睡了四个多小时的火气,但他自己知道,真正把这个火点燃的,是Annatar对一个他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的评价。

Elrond想知道那个人是谁。

他好像隐隐有了猜测。只不过这个时候,他还不能把这个猜测坐实,也并不知道坐实这个猜测后又能意味着什么。

 

 

TBC

评论(47)
热度(77)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